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9.第349章 无需庇护
    见李剑元向着萧云走去,旁边的李子龙,陆元也是跟随而来。

     至于一些半步元丹及真元境的修者则是缓缓尾随。

     在众人向着萧云走来时,一股异常凌厉的剑势也是如同云雾一般向前倾覆而下。

     在这种剑势下,那些还在排队的人一个个都退到了旁边,似乎生怕被卷入这场是非中。

     到了现在,许多人都对这群突然出的剑修感到颇为畏惧。

     因为那为首的几人太强大了,一个个身上剑势逼人,连元丹境修者都感到心悸。

     至于一些普通修者在这种气势下感觉灵魂都要被刺穿,根本不敢久留。

     而在众人退开的时候,那眸光也是有意无意的都汇集在了萧云身上。

     凭借着那强大的感知力,众人都可以发现那南海剑派的人弟子似乎与此人有仇啊!

     “这南海剑派颇为霸气,据说上一届的弟子曾经在南区也过很不俗的表现。”

     “这小子是谁,怎么会惹上一群这么狂霸的剑修者?”

     “才准元丹境而已,这小子多半要惨了。”

     “他似乎与寂无一道,寂无应该会维护他吧?”

     “我看难,为了这么一个人得罪这群剑修太不值得了,再说了,那南海剑派为首的那人气势极强,人站在那里就如一柄利剑,可刺透苍穹,只怕寂无与之也是在伯仲之间。”

     李剑元一步步走来,气势凌人,立即引起了一群人议论。

     在这些人看来萧云一个准元丹境的修者如今被这等人物给盯上了那种下场必将颇为凄惨。

     望着那一步步走来的李剑元,就连寂无的眉头都紧紧皱了起来。

     凭借着灵识感知,寂无赫然发现那李剑元也踏入了元丹二重巅峰境,两人的修为可谓不相上下,在加上这李剑元本身具有剑武魂,然后自身对剑道的造诣也是不凡。

     剑道,可谓是武道之王,代表着锐利,不可抵挡。

     如此一来,想要战胜此人太难了。

     “元丹二重巅峰?”萧云眉头轻挑,嘴角间只是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对于李剑元那步步紧逼的强大气势,他似乎并不以为意。

     这李剑元的确不凡,境界也高,可是他比萧云也足足大了一岁半。

     萧云自信若是给予自己相同的修炼时间及资源,他一定可以超越此人。

     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因为对方境界高就感到自卑。

     “你就是萧云?”李剑元步子停下,如同王者君临天下,身上一股凌厉的气势弥漫开来,使其长发舞动,迎风飞扬,他那双如同有着剑光闪烁的眸子冷冷的斜瞥着萧云说道。

     这李剑元英俊不凡,此时那模样就如王者睥睨一个蝼蚁,语气中尽是质问之意。

     李子龙等人停在了李剑元的身后,并没有跟上来。

     因为他们知道此时是这李剑元的主场,没有人敢去枪他的风头。

     “不错。”萧云傲立于原地,被那李剑元如此逼视着他依旧是不为所动,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波澜,这般淡定的模样倒是让得远处一些不认识萧云的修者感到诧异不已。

     “那李剑元可是元丹二重境的修者,被此等人物逼迫,这小子怎么还没有一丝感觉?”

     “他不怕死吗?”各派的修者皆以颇为怪异的眸光将萧云盯着。

     那模样就好像看到一个怪物一样。

     要知道,这青年可是只有准元丹境啊!

     “难道他指望寂无出手?”有人心中狐疑。

     不过这些人也只是在旁边猜测,并没有多言。

     倒是寂无等人眉头都紧紧皱了起来。

     方鼎与陈千岚等人神经绷紧,都围在萧云的身边,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对于寂无等人,李剑元直接就是无视,他始终只是盯着萧云。

     “很好。”李剑元眸子微眯,嘴角掀起一丝冰冷的弧度将萧云盯着,旋即冷幽幽的说道,“听说你天赋不凡,曾经力败我南海剑派的陆元,薛烁,却不知你可敢与我一战?”

     “这家伙竟然直接挑战萧兄?”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一片哗然之声。

     “他可是元丹境的修者啊!”

     “真是不要脸!”闻言,北玄宗,北苍门,海岚宗各派的弟子皆是一脸冷厉。

     一个元丹二重境的修者竟挑战准元丹境的修者这不是欺负人吗?

     就连旁边那些看戏的修者也是感到不耻。

     “呀!”

     在萧云的肩膀上,伊伊呲牙咧嘴,眸中有着凶光闪烁,若不是萧云示意它早就出手了。

     “阁下身为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以此实力挑战准元丹境的萧兄,我看不合适吧。”寂无一步迈出,站在了萧云前面,他双眸凌厉,盯着前方的李剑元一字一句的说道。

     虽然他认为萧云不凡,可毕竟靠的是那小兽,为外力。

     若是双方挑战,让这小兽出手应战显然是不合乎情理,不然就算胜了也将被人诟病。

     如此,对萧云名声也不好。

     再者,身为这几个门派中修为最高的人寂无也认为自己应该在这时站出来才是。

     若真的萧云出手,只怕是拼尽全部底牌也难以取胜。

     可是他却不一样了,他自信可与李剑元一战!

     “你是何人?”李剑元眉头一挑,双眸中有着剑光闪烁,凝视着寂无冷冷的说道。

     “北玄宗,寂无!”寂无双眸深邃如星河,脸上波澜不惊,他与那李剑元眸光对视,一字一句的说道,同为天才,对于这李剑元他没有感到一丝畏惧,反而有着几分火热。

     只有这样的对手才让他感到战意凛然。

     “北玄宗,寂无?”李剑元眸子微眯,旋即颇为冷淡的说道,“你要为此人出头?”

     “他是我的朋友。”寂无眉头轻挑,话语很简单,可是表明了他的态度。

     “只怕你会因为交了这样的朋友而后悔。”李剑元双眸冷厉说道。

     “修行至今,我还从来没有后果过。”寂无眸光略冷,语气颇为坚定,在他身上有着一股荒寂的气息弥漫而出,在这一刹那间,这片虚空的气氛变得颇为诡异了起来。

     “寂家,荒寂武魂!”李剑元眸光一凝,对寂无身上这股气息似乎也有所了解。

     “荒寂的气息!”南海剑派的李子龙等人眉头也是微微跳动了那么一下。

     对于南荒一些势力他们也是略有了解,北玄宗寂家的荒寂武魂更是早就有所听闻。

     “没有想到这寂无竟然真的会庇护那个青年!”

     “那小子是什么人,竟然会让寂无不惜得罪南海剑派的强者出面庇护。”

     在感受着那股荒寂的气息后,各派的弟子先是略微惊讶了一下,旋即便是露出满脸诧异。

     众人实在难以明白那个青年有什么值得寂无出手的。

     “寂兄,此乃我个人的私人恩怨,就不麻烦你出手了。”只是在众人心中狐疑时萧云却是耸了耸肩蓦地开口,那话语并不高,可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简直如同惊雷炸响。

     “什么!这不用寂无插手?我没有听错吧!”

     “他是疯了吗?难道他以为自己可以应付那元丹二重境的强者?”萧云的话语立即在附近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刚才众人还在羡慕萧云竟然有这等天才庇护呢。

     可是眨眼间,这小子竟然拒绝了。

     如此反差让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以准元丹境的修为去对抗那等剑道强者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萧师弟是说不用寂无插手吗?”听得此言,就连天元宗的一些修者也是眸露惊讶。

     “这李剑元可是不凡啊!”万行山眉头紧紧一皱也是露出几分凝重。

     “萧师兄想怎么样?”王磊一脸担忧,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萧师弟……”杨海芯美眸眨动,想要劝说萧云。

     “我想我还无需别人庇护。”萧云淡淡一笑,那话语不高,却已经表明了他的决心。

     如此,众人也只有随他了

     “无需庇护?”可是在旁人听来这话却有些狂妄了。

     一时间,无数人都带着满脸诧异的眼光将萧云给盯着。

     不仅如此,就连南海剑派的人也是被萧云这态度给震了一震。

     “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和李师兄争锋?”许多南海剑派的弟子眸露好奇。

     “这小子简直是狂妄至极。”李子龙咧嘴一笑道,“他真的以为自己在丹元台获得了冠位就天下无敌了吗?哼,那是因为真正的强者没有出现才会被你这猴子占山为王。”

     不仅是李子龙,就连朱剑鸣与薛烁也是被萧云这话给震了一震。

     他们都踏入了元丹境,可是却也不敢说自己能与李剑元一战。

     毕竟双方的境界差距在那里,岂可轻易越级一战?

     同时绝顶天才,有时候境界的一丝差距也能让人难以望其项背。

     所以这薛烁也只能等境界提升在争夺南海剑派天才之名。

     “呵呵,不错,看来你的确有几分骨气,放心,我不会以境界压你,对付你还无需如此。”听得萧云此言,李剑元眸中略出几分诧异,旋即便是朗声一笑颇为傲然的说道。

     “不以境界压我?”萧云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笑,也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那么便请吧。”李剑元眸光一凝,做出请的手势,在这校场的中心处俨然有着几个演武台,那里正是供各派弟子交手之处,在这南元城不可私下斗殴,只有上比赛台决战。

     事实上,在那高台处,几位来自天都域的长者早就关注到了此间引起的波澜。

     只是因为他们也颇为好奇,所以也并没有干预此事。

     对于南海剑派的底蕴,这些人心中了然,可是如今一个元丹二重境的修者却去挑战一个准元丹境的青年,如此诡异的事情怎能不让他们感到好奇了?所以这些长者也想看看两人的交锋。

     见李剑元向着萧云走去,旁边的李子龙,陆元也是跟随而来。

     至于一些半步元丹及真元境的修者则是缓缓尾随。

     在众人向着萧云走来时,一股异常凌厉的剑势也是如同云雾一般向前倾覆而下。

     在这种剑势下,那些还在排队的人一个个都退到了旁边,似乎生怕被卷入这场是非中。

     到了现在,许多人都对这群突然出的剑修感到颇为畏惧。

     因为那为首的几人太强大了,一个个身上剑势逼人,连元丹境修者都感到心悸。

     至于一些普通修者在这种气势下感觉灵魂都要被刺穿,根本不敢久留。

     而在众人退开的时候,那眸光也是有意无意的都汇集在了萧云身上。

     凭借着那强大的感知力,众人都可以发现那南海剑派的人弟子似乎与此人有仇啊!

     “这南海剑派颇为霸气,据说上一届的弟子曾经在南区也过很不俗的表现。”

     “这小子是谁,怎么会惹上一群这么狂霸的剑修者?”

     “才准元丹境而已,这小子多半要惨了。”

     “他似乎与寂无一道,寂无应该会维护他吧?”

     “我看难,为了这么一个人得罪这群剑修太不值得了,再说了,那南海剑派为首的那人气势极强,人站在那里就如一柄利剑,可刺透苍穹,只怕寂无与之也是在伯仲之间。”

     李剑元一步步走来,气势凌人,立即引起了一群人议论。

     在这些人看来萧云一个准元丹境的修者如今被这等人物给盯上了那种下场必将颇为凄惨。

     望着那一步步走来的李剑元,就连寂无的眉头都紧紧皱了起来。

     凭借着灵识感知,寂无赫然发现那李剑元也踏入了元丹二重巅峰境,两人的修为可谓不相上下,在加上这李剑元本身具有剑武魂,然后自身对剑道的造诣也是不凡。

     剑道,可谓是武道之王,代表着锐利,不可抵挡。

     如此一来,想要战胜此人太难了。

     “元丹二重巅峰?”萧云眉头轻挑,嘴角间只是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对于李剑元那步步紧逼的强大气势,他似乎并不以为意。

     这李剑元的确不凡,境界也高,可是他比萧云也足足大了一岁半。

     萧云自信若是给予自己相同的修炼时间及资源,他一定可以超越此人。

     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因为对方境界高就感到自卑。

     “你就是萧云?”李剑元步子停下,如同王者君临天下,身上一股凌厉的气势弥漫开来,使其长发舞动,迎风飞扬,他那双如同有着剑光闪烁的眸子冷冷的斜瞥着萧云说道。

     这李剑元英俊不凡,此时那模样就如王者睥睨一个蝼蚁,语气中尽是质问之意。

     李子龙等人停在了李剑元的身后,并没有跟上来。

     因为他们知道此时是这李剑元的主场,没有人敢去枪他的风头。

     “不错。”萧云傲立于原地,被那李剑元如此逼视着他依旧是不为所动,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波澜,这般淡定的模样倒是让得远处一些不认识萧云的修者感到诧异不已。

     “那李剑元可是元丹二重境的修者,被此等人物逼迫,这小子怎么还没有一丝感觉?”

     “他不怕死吗?”各派的修者皆以颇为怪异的眸光将萧云盯着。

     那模样就好像看到一个怪物一样。

     要知道,这青年可是只有准元丹境啊!

     “难道他指望寂无出手?”有人心中狐疑。

     不过这些人也只是在旁边猜测,并没有多言。

     倒是寂无等人眉头都紧紧皱了起来。

     方鼎与陈千岚等人神经绷紧,都围在萧云的身边,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对于寂无等人,李剑元直接就是无视,他始终只是盯着萧云。

     “很好。”李剑元眸子微眯,嘴角掀起一丝冰冷的弧度将萧云盯着,旋即冷幽幽的说道,“听说你天赋不凡,曾经力败我南海剑派的陆元,薛烁,却不知你可敢与我一战?”

     “这家伙竟然直接挑战萧兄?”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一片哗然之声。

     “他可是元丹境的修者啊!”

     “真是不要脸!”闻言,北玄宗,北苍门,海岚宗各派的弟子皆是一脸冷厉。

     一个元丹二重境的修者竟挑战准元丹境的修者这不是欺负人吗?

     就连旁边那些看戏的修者也是感到不耻。

     “呀!”

     在萧云的肩膀上,伊伊呲牙咧嘴,眸中有着凶光闪烁,若不是萧云示意它早就出手了。

     “阁下身为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以此实力挑战准元丹境的萧兄,我看不合适吧。”寂无一步迈出,站在了萧云前面,他双眸凌厉,盯着前方的李剑元一字一句的说道。

     虽然他认为萧云不凡,可毕竟靠的是那小兽,为外力。

     若是双方挑战,让这小兽出手应战显然是不合乎情理,不然就算胜了也将被人诟病。

     如此,对萧云名声也不好。

     再者,身为这几个门派中修为最高的人寂无也认为自己应该在这时站出来才是。

     若真的萧云出手,只怕是拼尽全部底牌也难以取胜。

     可是他却不一样了,他自信可与李剑元一战!

     “你是何人?”李剑元眉头一挑,双眸中有着剑光闪烁,凝视着寂无冷冷的说道。

     “北玄宗,寂无!”寂无双眸深邃如星河,脸上波澜不惊,他与那李剑元眸光对视,一字一句的说道,同为天才,对于这李剑元他没有感到一丝畏惧,反而有着几分火热。

     只有这样的对手才让他感到战意凛然。

     “北玄宗,寂无?”李剑元眸子微眯,旋即颇为冷淡的说道,“你要为此人出头?”

     “他是我的朋友。”寂无眉头轻挑,话语很简单,可是表明了他的态度。

     “只怕你会因为交了这样的朋友而后悔。”李剑元双眸冷厉说道。

     “修行至今,我还从来没有后果过。”寂无眸光略冷,语气颇为坚定,在他身上有着一股荒寂的气息弥漫而出,在这一刹那间,这片虚空的气氛变得颇为诡异了起来。

     “寂家,荒寂武魂!”李剑元眸光一凝,对寂无身上这股气息似乎也有所了解。

     “荒寂的气息!”南海剑派的李子龙等人眉头也是微微跳动了那么一下。

     对于南荒一些势力他们也是略有了解,北玄宗寂家的荒寂武魂更是早就有所听闻。

     “没有想到这寂无竟然真的会庇护那个青年!”

     “那小子是什么人,竟然会让寂无不惜得罪南海剑派的强者出面庇护。”

     在感受着那股荒寂的气息后,各派的弟子先是略微惊讶了一下,旋即便是露出满脸诧异。

     众人实在难以明白那个青年有什么值得寂无出手的。

     “寂兄,此乃我个人的私人恩怨,就不麻烦你出手了。”只是在众人心中狐疑时萧云却是耸了耸肩蓦地开口,那话语并不高,可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简直如同惊雷炸响。

     “什么!这不用寂无插手?我没有听错吧!”

     “他是疯了吗?难道他以为自己可以应付那元丹二重境的强者?”萧云的话语立即在附近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刚才众人还在羡慕萧云竟然有这等天才庇护呢。

     可是眨眼间,这小子竟然拒绝了。

     如此反差让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以准元丹境的修为去对抗那等剑道强者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萧师弟是说不用寂无插手吗?”听得此言,就连天元宗的一些修者也是眸露惊讶。

     “这李剑元可是不凡啊!”万行山眉头紧紧一皱也是露出几分凝重。

     “萧师兄想怎么样?”王磊一脸担忧,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萧师弟……”杨海芯美眸眨动,想要劝说萧云。

     “我想我还无需别人庇护。”萧云淡淡一笑,那话语不高,却已经表明了他的决心。

     如此,众人也只有随他了

     “无需庇护?”可是在旁人听来这话却有些狂妄了。

     一时间,无数人都带着满脸诧异的眼光将萧云给盯着。

     不仅如此,就连南海剑派的人也是被萧云这态度给震了一震。

     “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和李师兄争锋?”许多南海剑派的弟子眸露好奇。

     “这小子简直是狂妄至极。”李子龙咧嘴一笑道,“他真的以为自己在丹元台获得了冠位就天下无敌了吗?哼,那是因为真正的强者没有出现才会被你这猴子占山为王。”

     不仅是李子龙,就连朱剑鸣与薛烁也是被萧云这话给震了一震。

     他们都踏入了元丹境,可是却也不敢说自己能与李剑元一战。

     毕竟双方的境界差距在那里,岂可轻易越级一战?

     同时绝顶天才,有时候境界的一丝差距也能让人难以望其项背。

     所以这薛烁也只能等境界提升在争夺南海剑派天才之名。

     “呵呵,不错,看来你的确有几分骨气,放心,我不会以境界压你,对付你还无需如此。”听得萧云此言,李剑元眸中略出几分诧异,旋即便是朗声一笑颇为傲然的说道。

     “不以境界压我?”萧云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笑,也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那么便请吧。”李剑元眸光一凝,做出请的手势,在这校场的中心处俨然有着几个演武台,那里正是供各派弟子交手之处,在这南元城不可私下斗殴,只有上比赛台决战。

     事实上,在那高台处,几位来自天都域的长者早就关注到了此间引起的波澜。

     只是因为他们也颇为好奇,所以也并没有干预此事。

     对于南海剑派的底蕴,这些人心中了然,可是如今一个元丹二重境的修者却去挑战一个准元丹境的青年,如此诡异的事情怎能不让他们感到好奇了?所以这些长者也想看看两人的交锋。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