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7.第317章 力战元丹
    这个法印能有两丈方圆大,栩栩如生,如同一个人的手掌。

     在这法印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些玄妙的纹路。

     只是纹路之间却有着一股极端浓郁的寒气弥漫开来,这些寒气冰冷彻骨,似乎随时都可以冰封天地,如今这法印悬浮在空浓郁的寒气倾覆而下,更是多了几分冰封天地的味道。

     这是一门普通的武学,可是在元丹境的邱雨寒施展出来后气势变得异常强大了起来。

     萧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法印当中的寒气似化为了一个无形的天网,要将之封困。

     当那法印凝聚成形后,邱雨寒眸光一凝,双手引动,便催动着那巨大的法印当空镇压而下。

     嗡!

     巨印镇压而下,虚空在颤抖,浓郁的寒气完全将萧云笼罩,那巨印就如同一座冰山,携带着无上之势,镇压而下,如此强悍的气势足以碾压准元丹境的修者了。

     在加上那法印中所弥漫出来的那股凛冽寒意,就连普通的元丹境修者都要避其锋芒。

     这些寒气可以冰封,延缓人体内丹元的流转,连丹元都不能正常流转又岂能一战?

     在这种寒意下,让得感知身形也将受到阻碍,战力将大大下降。

     这就是灵体的优势。

     相比而言,寒灵体,火灵体,等等灵体都有着各自的独特之处。

     在这种优势加持下也就给了他们越级而战,凌驾于同级修者之上的资本。

     而现在,邱雨寒所面对的对手却是一个准元丹境的修者,双方的差距也就更大了。

     呼!

     望着那当空镇压而下,似可冰封天地的掌印,远处观战的修者都是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饶是众人远在千米之外,可是依旧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寒气该是多么的恐怖。

     甚至许多的人眉头都凝结起了寒晶,一些真元境的修者感到了冰冷刺骨的寒意。

     “元丹境一击,威力的确不凡。”萧云眸子微眯,心中略微感慨。

     在那法印落之下之际,那种力量也是让兄萧云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元丹境修者一击下来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堪比,那种压力让人感到无力。

     不过在这种压力下萧云却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一股浓郁的战意从他血脉当中激发而出,旋即不知觉的加持在身上,他双眸火热,长发飞扬,脚掌蓦地向前迈出一步。

     嗡!

     萧云一步迈出,那片虚空也是蓦地一颤,旋即他手指轻点虚空。

     天炎指!

     萧云一指点出,只见得一道紫炎从那指尖掠出。

     这指炎很细,才不过手指粗,可是当中却蕴含着一股炙热的波动,在掠过虚空时留下一道道涟漪,所过之处虚空都在扭曲,与此同时,这一指当中似还拥有着一股浓郁的战意。

     有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刷!

     一指划过虚空,那紫光绽放时让得虚空中的那些寒气都化为了水雾,重重水雾蒸腾而起,在当中一道紫芒却是洞穿而出,直接向着那当空镇压而下的巨掌穿透而去。

     这指芒凌厉如刃,透出一股极为凌厉的气势。

     可那法印却更加惊人,气势浩瀚如山,上面寒气缭绕,似要演化一方冰雪天地。

     望着这一幕,远处那些观战的修者都屏住呼吸。

     “萧师兄这一击能击溃那气势浩瀚的法印吗?”段灵儿芳心扑通狂跳,玉手紧紧握起显得紧张不已,那元丹境的邱雨寒气势太强了,那法印镇压而下浩瀚的波动已经席卷了四方。

     萧云那一指看似凌厉无比,可是气势内敛,倒是显得有些势弱了。

     就在众人惊讶之时,那紫芒已经洞穿了重重寒气,与那巨大的掌印撞击在了一起。

     砰!

     当指芒撞击在那掌印上时,虚空为之一颤,旋即一声猛烈的巨响也是随着响彻天际。

     在无数道眸光的注视下,那指芒撞击在掌印上,寒气和火炎在交锋,重重波纹震荡开来交织着火与寒气的波动,这种两极的气息席卷开来,让得四方的空气变得怪异了起来。

     不过这种纠缠并没有持续太久,在那紫芒的冲击下,那法印开始崩裂,竟然有着一道道裂纹浮现,那镇压而下的气势也是完全停顿了起来,以肉眼看去,可以看到在法印与指芒交锋的所在,寒元之气被不断的焚为虚无,那法印上的纹路也开始模糊。

     法印虽然气势汹涌,可力量太过分散了,难以面面俱到。

     这指芒却不一样,所有的力量几乎都凝聚在了一起,以点破面,完全可以达到出乎意料的效果,再加上萧云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以及无暇天炎的优势,那邱雨寒法印中所蕴含的寒元又如何能挡?

     无暇天炎岂是是那尚不精纯的寒元可比啊!

     何况水火还是相克了。

     嗡!

     法印崩裂绽放出恐怖的寒元之气,简直就如同那喷涌的山洪倾覆而下,那道紫芒也是被这种洪流给淹没,最后化为了一股恐怖的余波震荡开来,这种余波只是瞬息便覆及了整个比赛台。

     呼!

     浩瀚的余波如同不可抵挡的洪流,席卷天际,远处的树木都为之折毁化为了齑粉。

     附近那些围观的修者许多身形皆是一颤,差点被掀飞。

     “如此波动,太强了。”许多真元境修者暗自咂舍,为之感到震撼。

     而此时,在那余波当中的两人身形皆是一震。

     强悍的余波席卷出来,将邱雨寒也是掀飞了出去。

     不过身为元丹境的他对此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寒元盾!”邱雨寒演化出一个寒元盾,浓郁的寒元之气瞬息就凝聚成一面盾牌,如同一面冰强抵挡在身前,将那恐怖的余波给尽数抵挡了下来,不过在这种余波冲击下,那冰墙最后也是崩碎。

     而在另外一边,萧云也在承受着强大的压力,不过他运转吞天诀及天炎神铠诀硬是将之抵挡了下来,连那逆元天镜都没有用,可以想象,他此时的**该何等的强大。

     在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巅峰后,天炎神铠诀的威力也是大增,已不在在应付那邱玄嵘时那般了,此时凭借这神铠与吞天诀的配合,他已经可以勉强抵挡下这种余波。

     当然,在这余波下他的气血也是在翻滚,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

     可偏偏就是这种压迫使得萧云血脉中一股潜藏的力量在不断的苏醒,一股凛冽的战意在慢慢的激发,那就如同一个沉睡的战神,在受到了外界的力量干扰后终于是要苏醒了。

     只是这种干扰的力量得掌控好,若是太强,萧云根本抵挡不了,血脉都直接爆裂了。

     若是太弱,根本不能激发那潜藏的血脉。

     而此时显然是刚刚的好。

     “来,继续一战!”在这种战意下,萧云气势如虹,他长发舞动浑然忘记了双方的境界差距,有的只是一股浓郁的战意,莫名间,在他血脉中似有着一种力量在融入他的心神。

     在这种力量的加持下他的气势也在不断的飙升。

     咚!

     萧云一步踏出,待得脚掌落地,整个比赛台为之一颤,在他身上一股强大的战意迸发而出化为无形的波动将那席卷而来的余波震散,如今的他就如同一尊战尊势不可挡。

     嗡!

     当那余波震散之际,在萧云身前随之泛起了一阵涟漪,那就如同一股洪流冲击在石岸上一样,有着骇浪惊起。

     “这萧云好强大的气势,竟然抵挡住了邱雨寒的那一击。”

     “刚才他好像并没有动用其它法器抵御,只是用肉身力量抵挡住了那股洪流啊!”在见到萧云颇为霸气的将那席卷而来的余波给震溃后,那远处的观战者皆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那种余波就连邱雨寒都不得不演化出元气巨盾抵挡,可这萧云却以肉身力量硬撼,如此霸气的一幕简直让得附近这青年的血液都开始在沸腾,感到无比的振奋。

     任那惊涛骇浪袭来,我自以一己之力硬撼。

     这该是何等的霸气?

     男儿便当如此!

     许多青年眸露火热,不由对那屹立在比赛台那浩瀚余波中的青年充满了敬意。

     这才是值得崇拜的对象。

     “这天炎神铠诀不愧为火元峰老祖留下的神诀。”高台上,那些观战的长者皆是暗暗点头,对萧云这等恐怖的防御力也是感到惊讶不已,这青年防御强悍至此,同级中谁能与之争锋?

     “他自身也是不凡。”曹老殿主微眯着眼睛,说道,“经过刚才这次交锋这萧云的气势在攀升,似乎他体内的潜力在不断的被激发,他简直就如同一个专门为战斗而生的武尊。”

     曹老殿主之前也见过萧云和陆元一战的情况。

     那一次萧云也是如此,越战越强,最后逆转了局势,力败对手。

     这种人物不是天生为战斗而生的武尊又是什么?

     欧阳尘也是微微点头,凭借着强大的感知力,他也是能看出萧云体内气息的波动。

     唯有那邱玄机眉头微中,那古井无波的眸子中似掀起了一丝涟漪。

     虽然这只是第一次交锋,可邱雨寒已经动用了元丹境的力量,却并没有占据上风。

     如此看来,邱雨寒想要压制萧云显然也有些难度了。

     “如此强悍的防御,倒是让人感到惊讶啊!”望着那战意越发浓郁的萧云,邱雨寒也是略感惊讶,不过他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波动,刚才那一击他只是试探性的出手罢了。

     身为元丹境的他不仅有着极高的灵体值,自身天赋也是不凡。

     “既然如此,那么这次就让你见识下我的真正实力吧。”邱雨寒眸光一闪,旋即身子一动,那体内如同有着洪流在奔涌,一股浩瀚的寒元之气便如同大海一般从他丹田内迸发而出。

     当这股寒元气席卷而出的刹那,这片天地为之变色,一种彻骨的寒冷涌入了无数人心底,远处的修者都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到了这一刻,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冰冷彻骨。这个法印能有两丈方圆大,栩栩如生,如同一个人的手掌。

     在这法印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些玄妙的纹路。

     只是纹路之间却有着一股极端浓郁的寒气弥漫开来,这些寒气冰冷彻骨,似乎随时都可以冰封天地,如今这法印悬浮在空浓郁的寒气倾覆而下,更是多了几分冰封天地的味道。

     这是一门普通的武学,可是在元丹境的邱雨寒施展出来后气势变得异常强大了起来。

     萧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法印当中的寒气似化为了一个无形的天网,要将之封困。

     当那法印凝聚成形后,邱雨寒眸光一凝,双手引动,便催动着那巨大的法印当空镇压而下。

     嗡!

     巨印镇压而下,虚空在颤抖,浓郁的寒气完全将萧云笼罩,那巨印就如同一座冰山,携带着无上之势,镇压而下,如此强悍的气势足以碾压准元丹境的修者了。

     在加上那法印中所弥漫出来的那股凛冽寒意,就连普通的元丹境修者都要避其锋芒。

     这些寒气可以冰封,延缓人体内丹元的流转,连丹元都不能正常流转又岂能一战?

     在这种寒意下,让得感知身形也将受到阻碍,战力将大大下降。

     这就是灵体的优势。

     相比而言,寒灵体,火灵体,等等灵体都有着各自的独特之处。

     在这种优势加持下也就给了他们越级而战,凌驾于同级修者之上的资本。

     而现在,邱雨寒所面对的对手却是一个准元丹境的修者,双方的差距也就更大了。

     呼!

     望着那当空镇压而下,似可冰封天地的掌印,远处观战的修者都是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饶是众人远在千米之外,可是依旧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寒气该是多么的恐怖。

     甚至许多的人眉头都凝结起了寒晶,一些真元境的修者感到了冰冷刺骨的寒意。

     “元丹境一击,威力的确不凡。”萧云眸子微眯,心中略微感慨。

     在那法印落之下之际,那种力量也是让兄萧云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元丹境修者一击下来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堪比,那种压力让人感到无力。

     不过在这种压力下萧云却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一股浓郁的战意从他血脉当中激发而出,旋即不知觉的加持在身上,他双眸火热,长发飞扬,脚掌蓦地向前迈出一步。

     嗡!

     萧云一步迈出,那片虚空也是蓦地一颤,旋即他手指轻点虚空。

     天炎指!

     萧云一指点出,只见得一道紫炎从那指尖掠出。

     这指炎很细,才不过手指粗,可是当中却蕴含着一股炙热的波动,在掠过虚空时留下一道道涟漪,所过之处虚空都在扭曲,与此同时,这一指当中似还拥有着一股浓郁的战意。

     有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刷!

     一指划过虚空,那紫光绽放时让得虚空中的那些寒气都化为了水雾,重重水雾蒸腾而起,在当中一道紫芒却是洞穿而出,直接向着那当空镇压而下的巨掌穿透而去。

     这指芒凌厉如刃,透出一股极为凌厉的气势。

     可那法印却更加惊人,气势浩瀚如山,上面寒气缭绕,似要演化一方冰雪天地。

     望着这一幕,远处那些观战的修者都屏住呼吸。

     “萧师兄这一击能击溃那气势浩瀚的法印吗?”段灵儿芳心扑通狂跳,玉手紧紧握起显得紧张不已,那元丹境的邱雨寒气势太强了,那法印镇压而下浩瀚的波动已经席卷了四方。

     萧云那一指看似凌厉无比,可是气势内敛,倒是显得有些势弱了。

     就在众人惊讶之时,那紫芒已经洞穿了重重寒气,与那巨大的掌印撞击在了一起。

     砰!

     当指芒撞击在那掌印上时,虚空为之一颤,旋即一声猛烈的巨响也是随着响彻天际。

     在无数道眸光的注视下,那指芒撞击在掌印上,寒气和火炎在交锋,重重波纹震荡开来交织着火与寒气的波动,这种两极的气息席卷开来,让得四方的空气变得怪异了起来。

     不过这种纠缠并没有持续太久,在那紫芒的冲击下,那法印开始崩裂,竟然有着一道道裂纹浮现,那镇压而下的气势也是完全停顿了起来,以肉眼看去,可以看到在法印与指芒交锋的所在,寒元之气被不断的焚为虚无,那法印上的纹路也开始模糊。

     法印虽然气势汹涌,可力量太过分散了,难以面面俱到。

     这指芒却不一样,所有的力量几乎都凝聚在了一起,以点破面,完全可以达到出乎意料的效果,再加上萧云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以及无暇天炎的优势,那邱雨寒法印中所蕴含的寒元又如何能挡?

     无暇天炎岂是是那尚不精纯的寒元可比啊!

     何况水火还是相克了。

     嗡!

     法印崩裂绽放出恐怖的寒元之气,简直就如同那喷涌的山洪倾覆而下,那道紫芒也是被这种洪流给淹没,最后化为了一股恐怖的余波震荡开来,这种余波只是瞬息便覆及了整个比赛台。

     呼!

     浩瀚的余波如同不可抵挡的洪流,席卷天际,远处的树木都为之折毁化为了齑粉。

     附近那些围观的修者许多身形皆是一颤,差点被掀飞。

     “如此波动,太强了。”许多真元境修者暗自咂舍,为之感到震撼。

     而此时,在那余波当中的两人身形皆是一震。

     强悍的余波席卷出来,将邱雨寒也是掀飞了出去。

     不过身为元丹境的他对此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寒元盾!”邱雨寒演化出一个寒元盾,浓郁的寒元之气瞬息就凝聚成一面盾牌,如同一面冰强抵挡在身前,将那恐怖的余波给尽数抵挡了下来,不过在这种余波冲击下,那冰墙最后也是崩碎。

     而在另外一边,萧云也在承受着强大的压力,不过他运转吞天诀及天炎神铠诀硬是将之抵挡了下来,连那逆元天镜都没有用,可以想象,他此时的**该何等的强大。

     在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巅峰后,天炎神铠诀的威力也是大增,已不在在应付那邱玄嵘时那般了,此时凭借这神铠与吞天诀的配合,他已经可以勉强抵挡下这种余波。

     当然,在这余波下他的气血也是在翻滚,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

     可偏偏就是这种压迫使得萧云血脉中一股潜藏的力量在不断的苏醒,一股凛冽的战意在慢慢的激发,那就如同一个沉睡的战神,在受到了外界的力量干扰后终于是要苏醒了。

     只是这种干扰的力量得掌控好,若是太强,萧云根本抵挡不了,血脉都直接爆裂了。

     若是太弱,根本不能激发那潜藏的血脉。

     而此时显然是刚刚的好。

     “来,继续一战!”在这种战意下,萧云气势如虹,他长发舞动浑然忘记了双方的境界差距,有的只是一股浓郁的战意,莫名间,在他血脉中似有着一种力量在融入他的心神。

     在这种力量的加持下他的气势也在不断的飙升。

     咚!

     萧云一步踏出,待得脚掌落地,整个比赛台为之一颤,在他身上一股强大的战意迸发而出化为无形的波动将那席卷而来的余波震散,如今的他就如同一尊战尊势不可挡。

     嗡!

     当那余波震散之际,在萧云身前随之泛起了一阵涟漪,那就如同一股洪流冲击在石岸上一样,有着骇浪惊起。

     “这萧云好强大的气势,竟然抵挡住了邱雨寒的那一击。”

     “刚才他好像并没有动用其它法器抵御,只是用肉身力量抵挡住了那股洪流啊!”在见到萧云颇为霸气的将那席卷而来的余波给震溃后,那远处的观战者皆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那种余波就连邱雨寒都不得不演化出元气巨盾抵挡,可这萧云却以肉身力量硬撼,如此霸气的一幕简直让得附近这青年的血液都开始在沸腾,感到无比的振奋。

     任那惊涛骇浪袭来,我自以一己之力硬撼。

     这该是何等的霸气?

     男儿便当如此!

     许多青年眸露火热,不由对那屹立在比赛台那浩瀚余波中的青年充满了敬意。

     这才是值得崇拜的对象。

     “这天炎神铠诀不愧为火元峰老祖留下的神诀。”高台上,那些观战的长者皆是暗暗点头,对萧云这等恐怖的防御力也是感到惊讶不已,这青年防御强悍至此,同级中谁能与之争锋?

     “他自身也是不凡。”曹老殿主微眯着眼睛,说道,“经过刚才这次交锋这萧云的气势在攀升,似乎他体内的潜力在不断的被激发,他简直就如同一个专门为战斗而生的武尊。”

     曹老殿主之前也见过萧云和陆元一战的情况。

     那一次萧云也是如此,越战越强,最后逆转了局势,力败对手。

     这种人物不是天生为战斗而生的武尊又是什么?

     欧阳尘也是微微点头,凭借着强大的感知力,他也是能看出萧云体内气息的波动。

     唯有那邱玄机眉头微中,那古井无波的眸子中似掀起了一丝涟漪。

     虽然这只是第一次交锋,可邱雨寒已经动用了元丹境的力量,却并没有占据上风。

     如此看来,邱雨寒想要压制萧云显然也有些难度了。

     “如此强悍的防御,倒是让人感到惊讶啊!”望着那战意越发浓郁的萧云,邱雨寒也是略感惊讶,不过他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波动,刚才那一击他只是试探性的出手罢了。

     身为元丹境的他不仅有着极高的灵体值,自身天赋也是不凡。

     “既然如此,那么这次就让你见识下我的真正实力吧。”邱雨寒眸光一闪,旋即身子一动,那体内如同有着洪流在奔涌,一股浩瀚的寒元之气便如同大海一般从他丹田内迸发而出。

     当这股寒元气席卷而出的刹那,这片天地为之变色,一种彻骨的寒冷涌入了无数人心底,远处的修者都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到了这一刻,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冰冷彻骨。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