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6.第386章 前四之战!
    咚咚!

     巨钟光芒闪烁,将那邹荀给护持住,然后那一道道戟芒却是毫不留情的斩在那钟身上,那强大的攻击力震荡出一阵恐怖的波动,巨钟嗡鸣,音波如雷,使得里面的邹荀也是气血翻滚。

     随后只见得那巨钟一颤,直接被震飞出了比赛台,旋即那邹荀也是就此摔落于地。

     如此,这一战也就代表着他输了!

     咚!

     当邹荀落地后,那天灵钟也是化为一个小钟坠落于地,发出那清脆的钟鸣之声。

     听得这声音,那各派观战的修者都是不由怔了那么一怔,脸上的表情为之凝固。

     又一个元丹三重境的修者败了?

     连败两名元丹三重境修者,如此战绩让人惊讶。

     “这萧云真厉害啊!”

     众人眸露异光,皆带着满脸复杂的光芒将那比赛台上的青年盯着。

     “这是因为他有着一件强大的灵器,催动了里面的血脉之灵才能获胜。”就在众人被萧云这惊人的战绩给震了一震的时候,一道略显冷硬的声音也是响彻了开来。

     这是一个那天灵门的弟子。

     “不错,不过是占着有强大的灵器罢了。”天灵门的弟子出声附和。

     这邹荀为他们天灵门的最强者,代表了一派的颜面,此时却被一个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击败让他们感到脸上无光,所以从心中对此有着一种抵触,不想承认这次失败。

     “笑话!”然而,就在天灵门的人开口后,旁边荒盟的人也是出言反驳。

     “一群自欺欺人的家伙,灵器等级固然重要,可是一个元丹境的修者所催动出来的血脉之灵却能横扫元丹三重,你以为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吗?哼,没有足够强的灵魂力,贸然释放出这么强大的血脉之灵只会被反噬,你们看到了萧云有被反噬的迹象吗?”

     此时萧云屹立在比赛台上,长发飞扬,眸光清澈,如同星河深邃,让人无法看清边际,哪里有着一丝被反噬的迹象?俨然就是一副强者方才有的飘逸气势啊!

     “没有足够强大的灵魂力,谁敢催动这么强大的血脉之灵?”闻言,荒盟的一些青年纷纷开口,他们也算是有着见识的人,自然知道那灵器当中的血脉可不是那么好催动的。

     对于萧云的获胜,那高台上的丁域使和范域使脸上却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波澜。

     似乎对于这个结果他们早就有所预料。

     比赛台上,当那邹荀落败后,一道光芒又是向着萧云没来。

     他手掌一翻,那腰牌便是将那光芒吸收。

     越级两级而战,获胜,奖励积分四百,累计积分一千七百八十!

     “一千七百八十了吗?”看着这些数据,萧云那眸子当中有着些许喜色涌现而出。

     当积分增加后这淡银色的腰牌,那颜色也是深了一些。

     随后,萧云身形一动,便掠向了待战台。

     现在他已经算是闯入了前四!

     在接下来,寂无和那谢子玄毫无悬念的胜出。

     在这个待战台上也就剩下三人了。

     至于刚才淘汰的三人,他们也将与另外几个被淘汰的人争夺第五到第十的排位。

     萧云,寂无,谢子玄以及那一直处于决赛台的李剑元将进行最后的决战。

     这将是一场真正的王者之战!

     而这场王者之战也无疑成为了整个演武场的焦点。

     比赛并没有那么急着进行,萧云等人在落定待战台后皆在闭目凝神恢复元气。

     这是为了保证他们恢复到绝佳的状态,在进行颠覆一战。

     唯有如此,才算是公平。

     四个人,分别盘坐在一边,皆在默默调息。

     就连萧云也在温养心神,希望可以达到最佳的状态。

     这两次大战萧云可似胜得毫不费力,可实际上催动那血脉之灵却耗竭了不小的灵魂力,若想继续取胜,所以他就必须一直保持着一个巅峰状态才行,这一次的敌人一个个都是天之骄子,他可是不能有着一丝松懈啊!

     而在萧云等人闭目凝神,暗自恢复气息的时候,附近的比赛也是一场场的结束。

     终于,在一个时辰后,那高台上的丁域使,双眸一凝,视线便是在萧云等人身上扫过。

     在感受到了这眸光后,萧云眼皮微动,便是从那种修炼的状态下退了出来。

     寂无,谢子玄眉头一动,紧闭的眸子缓缓睁开,旋即眸光便迎向了那高台上的丁域使。

     无形中,他们皆是深深吸了口气,似乎也知道马上就将迎来一场真正的巅峰对决。

     “接下来,便开始进行最后的对决吧!”丁域使眸光凌厉,声音如雷,说道,“你们四人进行对决,胜者将角逐第一,败者则相互一战,确定第三以及第四的名额。”

     “终于要进行最终的对决了吗?”当这声音落下后,场中那些观战的修者那眼角也皆是亮了起来,对于南区排位战而言,最为精彩的部分无疑就是这些天之骄子的争锋了。

     刚才的那些比赛只不过是陪衬罢了。

     当那话语落下,萧云等人皆是起身,一个个走到了一起。

     呼!

     那李剑元身如剑光,也是落在了这个待战台上。

     此人拿到了第九层的法牌,所以直接晋级,不过现在却也要进行最后的对决赛了。

     四个青年,皆来自南荒。

     萧云,李剑元,来自南疆。

     寂无,谢子玄来自北原!

     这四人皆是天之骄子,可是相互间似乎也早就有些恩怨。

     在四人对立一起的时候,那寂无与谢子玄相互间的眸光并不怎么和善。

     李剑元与萧云双方间更是已经有着一股凌厉的气机在锁定着对方。

     还没有一战,这待战台上的气氛就已经显得颇为凝重了起来。

     这种凝重的气氛就好像是瘟疫一般扩散开来,让得台下那些观战的修者也是不由紧握起了拳头,对于这驰峰对决,他们心中也是感到颇为期许,甚至有着血液在沸腾。

     此间的四人无疑是南区这四千多名天才当中的王者。

     这种王者之战,可是少有机会看到啊!

     “开始!”当这四人站立在一起时,那丁域使低沉的声音也是随之响彻了起来。

     呼!

     紧随着,萧云等人掌心光芒闪烁,一个光柱便是冲天而起。

     光柱就好像是四条蛟龙一般在待战台上的虚空平盘膝,望着这几条光柱台下的人皆是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他们之间会是谁对上谁了?”几乎所有的人脑海中都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就连那丁域使和范域使也是将眸子紧紧眯起,将前方的虚空盯着。

     若是有人注意,便可以看到那范域使手掌紧握,脸上的神经都似乎绷紧了起来。

     似乎连他都对这次比赛也有些紧张啊!

     因为刚才他才赌了萧云获得第一,如今俨然将到达了将要揭开一切的时候了。

     面对那三个强者,萧云能有机会吗?

     范域使心头也没有太多的把握。

     毕竟这几人都是天之骄子,不到最后谁也难以料到会有着什么样的结局。

     旁边的丁域使却浓眉挑动,显得颇为轻松。

     相比而言,萧云比起那三人底蕴就略显不足了。

     就算他能催动灵器中的血脉之灵,可是别人会没有其它的厉害手段吗?

     嗡!

     也就在此时,那虚空一动,掀起了一股强大的波动,旋即众人便是看到有着两道光柱纠缠在了一起,如此一来也就代表着这场对决赛的对决人员就此尘埃落定。

     只是瞬息,另外两个光柱也纠缠在了一起。

     “会是怎么样的对决了?”台下四千多人眸光转动,带着满脸的火热将前方盯着。

     呼!

     旋即在那一道道眸光的注视下,四个青年便是被一道光纹给分别牵引到了两个比赛台上。

     几乎是同时,四个青年一起落定,然后众人也就看到了对决的双方是谁了。

     “萧云对决李剑元!”

     “这萧云以前就和李剑元有着一战,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遇上了!”

     “这真是冤家路窄啊!”

     “也不知如今双方竭力一战,那萧云可能在现当初的辉煌?”

     “萧云想胜,岂有那么容易?”

     ……

     当那人影落定的时候,那议论声也是在台下响彻了开来。

     萧云对李剑元,寂无对谢子玄,如今阵势倒是引起了许多人的热议。

     萧云和李剑元双方间曾经一战早就被众人所知,此时各派的青年都想知道如今双方竭力一战又会是什么结果,这李剑元可是比萧云高了两个境界,那萧云还能逆袭获胜吗?

     双方间的差距显然牵引了许多人心,让众人对这一战充满了好奇。

     另外寂无和谢子玄的对决也一样引起了一片沸腾声。

     在北原,这两人都是天之骄子,早就名扬各派,很多人都期待他们能一分高下。

     此时在此相遇,总算是满足了北原十大宗派那些青年的心愿了。

     所以此时的演武场气氛俨然达到了一个极高鼎。

     在这种气氛的渲染下,就连别的门派的青年也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在沸腾了起来。

     天元宗,北玄宗,九离天火门,南海剑派,这些门派的弟子更是显得无比紧张。

     特别是天元宗的弟子。

     对于他们而言,萧云能闯入前四已是在进入玄元战场前从来就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如今萧云能与南区天骄争锋,争夺冠位,这让他们感到无比的兴奋,只觉颜面有光。

     在这种兴奋之下,众人也是有些担忧及紧张。

     毕竟萧云只有元丹一重境,别人却个个踏入了元丹三重。

     在这种实力悬殊的情况下他能力压群雄吗?

     虽然都想萧云获胜,可是他们在心中却是知道要获得第一真的是太难,太难了啊!

     咚咚!

     巨钟光芒闪烁,将那邹荀给护持住,然后那一道道戟芒却是毫不留情的斩在那钟身上,那强大的攻击力震荡出一阵恐怖的波动,巨钟嗡鸣,音波如雷,使得里面的邹荀也是气血翻滚。

     随后只见得那巨钟一颤,直接被震飞出了比赛台,旋即那邹荀也是就此摔落于地。

     如此,这一战也就代表着他输了!

     咚!

     当邹荀落地后,那天灵钟也是化为一个小钟坠落于地,发出那清脆的钟鸣之声。

     听得这声音,那各派观战的修者都是不由怔了那么一怔,脸上的表情为之凝固。

     又一个元丹三重境的修者败了?

     连败两名元丹三重境修者,如此战绩让人惊讶。

     “这萧云真厉害啊!”

     众人眸露异光,皆带着满脸复杂的光芒将那比赛台上的青年盯着。

     “这是因为他有着一件强大的灵器,催动了里面的血脉之灵才能获胜。”就在众人被萧云这惊人的战绩给震了一震的时候,一道略显冷硬的声音也是响彻了开来。

     这是一个那天灵门的弟子。

     “不错,不过是占着有强大的灵器罢了。”天灵门的弟子出声附和。

     这邹荀为他们天灵门的最强者,代表了一派的颜面,此时却被一个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击败让他们感到脸上无光,所以从心中对此有着一种抵触,不想承认这次失败。

     “笑话!”然而,就在天灵门的人开口后,旁边荒盟的人也是出言反驳。

     “一群自欺欺人的家伙,灵器等级固然重要,可是一个元丹境的修者所催动出来的血脉之灵却能横扫元丹三重,你以为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吗?哼,没有足够强的灵魂力,贸然释放出这么强大的血脉之灵只会被反噬,你们看到了萧云有被反噬的迹象吗?”

     此时萧云屹立在比赛台上,长发飞扬,眸光清澈,如同星河深邃,让人无法看清边际,哪里有着一丝被反噬的迹象?俨然就是一副强者方才有的飘逸气势啊!

     “没有足够强大的灵魂力,谁敢催动这么强大的血脉之灵?”闻言,荒盟的一些青年纷纷开口,他们也算是有着见识的人,自然知道那灵器当中的血脉可不是那么好催动的。

     对于萧云的获胜,那高台上的丁域使和范域使脸上却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波澜。

     似乎对于这个结果他们早就有所预料。

     比赛台上,当那邹荀落败后,一道光芒又是向着萧云没来。

     他手掌一翻,那腰牌便是将那光芒吸收。

     越级两级而战,获胜,奖励积分四百,累计积分一千七百八十!

     “一千七百八十了吗?”看着这些数据,萧云那眸子当中有着些许喜色涌现而出。

     当积分增加后这淡银色的腰牌,那颜色也是深了一些。

     随后,萧云身形一动,便掠向了待战台。

     现在他已经算是闯入了前四!

     在接下来,寂无和那谢子玄毫无悬念的胜出。

     在这个待战台上也就剩下三人了。

     至于刚才淘汰的三人,他们也将与另外几个被淘汰的人争夺第五到第十的排位。

     萧云,寂无,谢子玄以及那一直处于决赛台的李剑元将进行最后的决战。

     这将是一场真正的王者之战!

     而这场王者之战也无疑成为了整个演武场的焦点。

     比赛并没有那么急着进行,萧云等人在落定待战台后皆在闭目凝神恢复元气。

     这是为了保证他们恢复到绝佳的状态,在进行颠覆一战。

     唯有如此,才算是公平。

     四个人,分别盘坐在一边,皆在默默调息。

     就连萧云也在温养心神,希望可以达到最佳的状态。

     这两次大战萧云可似胜得毫不费力,可实际上催动那血脉之灵却耗竭了不小的灵魂力,若想继续取胜,所以他就必须一直保持着一个巅峰状态才行,这一次的敌人一个个都是天之骄子,他可是不能有着一丝松懈啊!

     而在萧云等人闭目凝神,暗自恢复气息的时候,附近的比赛也是一场场的结束。

     终于,在一个时辰后,那高台上的丁域使,双眸一凝,视线便是在萧云等人身上扫过。

     在感受到了这眸光后,萧云眼皮微动,便是从那种修炼的状态下退了出来。

     寂无,谢子玄眉头一动,紧闭的眸子缓缓睁开,旋即眸光便迎向了那高台上的丁域使。

     无形中,他们皆是深深吸了口气,似乎也知道马上就将迎来一场真正的巅峰对决。

     “接下来,便开始进行最后的对决吧!”丁域使眸光凌厉,声音如雷,说道,“你们四人进行对决,胜者将角逐第一,败者则相互一战,确定第三以及第四的名额。”

     “终于要进行最终的对决了吗?”当这声音落下后,场中那些观战的修者那眼角也皆是亮了起来,对于南区排位战而言,最为精彩的部分无疑就是这些天之骄子的争锋了。

     刚才的那些比赛只不过是陪衬罢了。

     当那话语落下,萧云等人皆是起身,一个个走到了一起。

     呼!

     那李剑元身如剑光,也是落在了这个待战台上。

     此人拿到了第九层的法牌,所以直接晋级,不过现在却也要进行最后的对决赛了。

     四个青年,皆来自南荒。

     萧云,李剑元,来自南疆。

     寂无,谢子玄来自北原!

     这四人皆是天之骄子,可是相互间似乎也早就有些恩怨。

     在四人对立一起的时候,那寂无与谢子玄相互间的眸光并不怎么和善。

     李剑元与萧云双方间更是已经有着一股凌厉的气机在锁定着对方。

     还没有一战,这待战台上的气氛就已经显得颇为凝重了起来。

     这种凝重的气氛就好像是瘟疫一般扩散开来,让得台下那些观战的修者也是不由紧握起了拳头,对于这驰峰对决,他们心中也是感到颇为期许,甚至有着血液在沸腾。

     此间的四人无疑是南区这四千多名天才当中的王者。

     这种王者之战,可是少有机会看到啊!

     “开始!”当这四人站立在一起时,那丁域使低沉的声音也是随之响彻了起来。

     呼!

     紧随着,萧云等人掌心光芒闪烁,一个光柱便是冲天而起。

     光柱就好像是四条蛟龙一般在待战台上的虚空平盘膝,望着这几条光柱台下的人皆是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他们之间会是谁对上谁了?”几乎所有的人脑海中都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就连那丁域使和范域使也是将眸子紧紧眯起,将前方的虚空盯着。

     若是有人注意,便可以看到那范域使手掌紧握,脸上的神经都似乎绷紧了起来。

     似乎连他都对这次比赛也有些紧张啊!

     因为刚才他才赌了萧云获得第一,如今俨然将到达了将要揭开一切的时候了。

     面对那三个强者,萧云能有机会吗?

     范域使心头也没有太多的把握。

     毕竟这几人都是天之骄子,不到最后谁也难以料到会有着什么样的结局。

     旁边的丁域使却浓眉挑动,显得颇为轻松。

     相比而言,萧云比起那三人底蕴就略显不足了。

     就算他能催动灵器中的血脉之灵,可是别人会没有其它的厉害手段吗?

     嗡!

     也就在此时,那虚空一动,掀起了一股强大的波动,旋即众人便是看到有着两道光柱纠缠在了一起,如此一来也就代表着这场对决赛的对决人员就此尘埃落定。

     只是瞬息,另外两个光柱也纠缠在了一起。

     “会是怎么样的对决了?”台下四千多人眸光转动,带着满脸的火热将前方盯着。

     呼!

     旋即在那一道道眸光的注视下,四个青年便是被一道光纹给分别牵引到了两个比赛台上。

     几乎是同时,四个青年一起落定,然后众人也就看到了对决的双方是谁了。

     “萧云对决李剑元!”

     “这萧云以前就和李剑元有着一战,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遇上了!”

     “这真是冤家路窄啊!”

     “也不知如今双方竭力一战,那萧云可能在现当初的辉煌?”

     “萧云想胜,岂有那么容易?”

     ……

     当那人影落定的时候,那议论声也是在台下响彻了开来。

     萧云对李剑元,寂无对谢子玄,如今阵势倒是引起了许多人的热议。

     萧云和李剑元双方间曾经一战早就被众人所知,此时各派的青年都想知道如今双方竭力一战又会是什么结果,这李剑元可是比萧云高了两个境界,那萧云还能逆袭获胜吗?

     双方间的差距显然牵引了许多人心,让众人对这一战充满了好奇。

     另外寂无和谢子玄的对决也一样引起了一片沸腾声。

     在北原,这两人都是天之骄子,早就名扬各派,很多人都期待他们能一分高下。

     此时在此相遇,总算是满足了北原十大宗派那些青年的心愿了。

     所以此时的演武场气氛俨然达到了一个极高鼎。

     在这种气氛的渲染下,就连别的门派的青年也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在沸腾了起来。

     天元宗,北玄宗,九离天火门,南海剑派,这些门派的弟子更是显得无比紧张。

     特别是天元宗的弟子。

     对于他们而言,萧云能闯入前四已是在进入玄元战场前从来就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如今萧云能与南区天骄争锋,争夺冠位,这让他们感到无比的兴奋,只觉颜面有光。

     在这种兴奋之下,众人也是有些担忧及紧张。

     毕竟萧云只有元丹一重境,别人却个个踏入了元丹三重。

     在这种实力悬殊的情况下他能力压群雄吗?

     虽然都想萧云获胜,可是他们在心中却是知道要获得第一真的是太难,太难了啊!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