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1.第431章 禁地
    “诸位师兄,我便进入里面了。”

     萧云风轻云淡的出现在洞窟前,随后他向着程威等人微微示意,便是就此没入洞内。

     “这小子的天赋竟然比谢师弟还强?”肖元杰愣在原地,露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好,如今他进入了里面,岂不是少杰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蓦地,肖元杰眼瞳骤然一缩,感到了一丝不妙。

     按照刚才的情况来看,萧云的天赋明显就高过肖少杰与谢子玄,如今他进入了那洞窟内,很显然,后面两人获得传承的机会将大大降低,这让肖元杰不得不为自己的弟弟担心。

     若是自己弟弟获得了传承,对于他来说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再退一步,就算谢子玄获得了传承也比萧云获得好。

     咚咚!

     情急下,肖元杰步伐迈动,便是向着那台阶迈去。

     砰!

     可惜台阶上的禁制犹在,直接是将他给掀飞了。

     噗!

     肖元杰落地,嘴角有着一丝血迹溢出。

     “该死的禁制!”肖元杰眉头紧锁,将口中的血渣吐出后不由咬牙一骂。

     “萧老弟竟然这么轻易的进去了?”

     至于旁边那程威等人此时却依旧是露出满脸诧异。

     刚才这一切太突兀了。

     这台阶可是足足难倒了八个元丹六重境的修者以及一个元丹七重的强者啊!

     可是萧云几乎是眨眼间就通过了。

     若不是肖元杰又冲击了一次,被震飞了出来,程威还真会以为这台阶的禁制出了问题。

     “禁制没有坏?”见得肖元杰被震飞,那邵子豪却是直接傻眼。

     刚才他还真以为禁制坏了呢。

     不管如何,有人顺利通过了这台阶总算是好事,那李亦眸光一凝,向着旁边的程威说道:“我们也去试试?”

     “恩。”程威点了点头。

     随后,李亦步伐迈出便向着那台阶走去。

     此时旁边各派的修者都在默默关注着他。

     那九离天火门的修者则是无奈的退到了一边。

     刚才试探时他们都略受轻伤。

     特别是那肖元杰经过几番折腾已经不复巅峰的实力。

     此时他们九离天火门已然无法主导全场了。

     在冷哼一声后,肖元杰开始盘膝在地,开始疗伤。

     嗡!

     李亦踏上台阶,一步,两步,最终到第六步时就此被震飞。

     “竟然无法踏上去?”李亦嘴角有血,眸中尽是失落。

     随后郝大友出场,却也在第六层台阶时被震飞。

     接下来程威出场,也未能落足第六台阶。

     ……

     随着一个个人失败,附近的修者陆续上前尝试,结果再也无人成功踏上这台阶。

     “看来我们是与这禁地无缘了。”程威摇了摇头道。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李亦眉头一闪,说道。

     既然无法在这里有所收获,那么就该去别到地方看看了。

     “恩。”点了点头,程威等人就此离去。

     附近别的修者也是各自散去。

     与其在这里呆着,还不如去另外寻找机缘。

     就如这岛屿,上面有着各种异草滋生,若是获得什么灵草对修为有着莫大好处。

     对于他们来说就算寻到了什么灵物助他们突破桎梏,踏入元丹七重也是极好的事情啊!

     “希望少杰能有所收获吧。”最后,肖元杰摇了摇头,也是就此离去。

     在众人各自散去时,萧云却是进入了一个幽深的洞窟内。

     刚进入这洞窟内,萧云就感觉到了一股让他感到发颤的寒意。

     这是玄阴之气浓郁到极点的表现。

     阴到极致,那么就比寒冰还恐怖,直接可以冰封天地。

     “好浓郁的玄阴冥火之气。”萧云心中惊讶之余连忙将眸光向着四方扫视而去。

     前方冥火闪烁,如同鬼火在跳跃。

     通道光芒很暗,可是萧云却可以凭借这些冥火看清一些事物。

     这似乎如同一个山的洞口通道,一直往下面延伸。

     浓郁的玄阴冥火之气正是从通道下喷涌而出。

     这种气流若是对于修炼玄阴冥火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修炼圣地。

     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抵挡这些玄阴冥火之气却十分吃力。

     萧云用心感悟,试着让自己融入当中,与这冥火相合,如此才避免了被侵袭的下场。

     萧云顺着通道往下走了千米后,一个巨大的洞窟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是一个洞窟。”萧云眸光一亮,便是向着四方扫视而去。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洞窟,里面缭绕着浓郁的玄阴冥火之气难以看到尽头。

     这里雾气朦胧,几乎完全被玄阴冥气笼罩。

     不过,当萧云的视线向着下方扫视而去时,两个熟悉的人影便是出现在了眼前。

     这两人赫然就是谢子玄与肖少杰了。

     此时他们就在通道下方的洞窟内。

     只是他们两人皆眉头紧锁,未能继续前进。

     在他们的前面是一条玄阴冥河,里面冥气翻滚,有着冥火闪烁,一股极寒之气弥漫开来,那气息让得谢子玄和肖少杰都是感到头皮发麻,冥河上有着一座长桥通往着前方。

     通过那闪烁的冥火,可以看到在前方有着一个巨大的冥火池。

     而尽头的洞壁上则刻着一幅幅图案。

     虽然难以看清楚这些图案上有着什么内容,可是谢子玄两人却可以猜测出来,这应该是一种武学传承,为这玄阴冥火殿内最有价值的东西。

     咚咚!

     一想到武道传承,这谢子玄那颗心就不由砰然直跳。

     能被玄阴冥火殿刻录在这里的武学岂会简单?

     再者,在前方冥河岸边以及那冥火池内他也看到了许多的灵草在摇曳摆动。

     这些灵草上面有着冥气氤氲,一看就是好东西。

     可惜在长桥前有着禁制。

     刚才他们就打算踏桥而过,却触动了禁制。

     若不是谢子玄催动了底牌,只怕此时已经殒落于此。

     饶是如此,他们两人依旧略受轻伤。

     可是眼见着传承就在前方,他们也舍不得就此离去。

     “师兄,这里的禁制我们只怕破不了啊!”

     肖少杰眉头紧锁,带着满脸愁容看向旁边的谢子玄。

     好不容易通过了台阶,可是却无法到达终点,这让肖少杰感到极为郁闷。

     就连谢子玄也是如此。

     “咦!”就在谢子玄暗自沉吟时,他眉头一挑,带着满脸警惕偏过了头。

     见此,肖少杰是也偏过头向后瞅去。

     “萧云,他竟然也进入了这里!”肖少杰眸露惊讶,双眸紧紧的盯着那顺着通道而下的萧云。

     在肖少杰的眸子当中甚至有着一丝仇意涌现而出。

     当初怎么南区排位战时这肖少杰就败于萧云之手,让他一直心有芥蒂。

     如此见到萧云也进入这里面心中自然不爽。

     谢子玄眉头微挑,瞅向萧云时那眸中也是浮现出一丝凝重。

     对于这个在南区脱颖而出的黑马,他也是心有忌惮,不敢生出小觑之心。

     只是这谢子玄生性高傲,也没有主动和萧云说话。

     萧云顺着通道的那阶梯向着下方一步步走下,待得来到洞窟当中后他淡淡的瞅了一眼谢子玄两人,凭借着灵识感知他已经发现了在前方的长桥上有着特殊的禁制。

     只是对此,萧云并没有露出太多的表情,只是径直向着长桥走去。

     “你怎么会进入这里?”当萧云走过肖少杰身边时,后者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进入这里奇怪吗?”萧云身形微微一顿,眉头挑动,瞅向身边的肖少杰淡淡的说道。

     “这……”听得此言,肖少杰一时哑然。

     萧云的意思很明显,你肖少杰为我的手下败将都进入了这里,我为什么不能?

     在哑然的时候,一股怒火也是从肖少杰的眸子当中涌现。

     萧云直接无视肖少杰的情绪波动,直接向着那长桥走去。

     “师兄。”肖少杰眉头紧锁,瞅向旁边的谢子玄。

     “无妨。”谢子玄摆了摆手示意肖少杰莫要轻举妄动。

     “也好!”肖少杰眸光闪烁,在想到了当初自己触动那禁制差点被禁制攻击抹杀的场景后他嘴角中便是浮现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他到要看看这萧云如何抵挡那禁制之力。

     萧云走到长桥口,他停下了脚步,双眸一凝视线便是落在了桥口上的一些符篆上。

     在桥口有着七层台阶,台阶上刻有符文。

     这些符文散发着晦涩的波动,那种波动让人心悸,似乎不是普通的测试符文。

     七层台阶,每层台阶都刻有符文,密密麻麻的,只要你一落足便将触动这些符文。

     再者,萧云仔细感应而去,可以发现虚空中也有着晦涩的波动传承。

     显然,想要从这里遁飞过去也几乎不可能。

     那么就只有踏过这七层台阶了。

     “这里既然是玄阴冥火殿的传承之地,就肯定可以通过,不然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萧云静下心来,暗自沉吟,旋即继续观察着那些台阶上的符文当中的规律。

     对于阵法符文一道,他也有所涉猎,所以并不着急。

     只要找到了当中的规律,或许自己就可以顺利通过这长桥了。

     “这小子,竟然没有动身!”见萧云木立于桥口不动,肖少杰眸中不由露出一抹失落。

     他可是想借此看萧云的笑话呢。

     “瞧他那认真的模样,莫非是对这符文禁制一道有所了解?”谢子玄却在暗自观察着萧云的表情,那眸光一凝,注意着后者的一举一动,相比而言他比那肖少杰多了几分深沉。

     “诸位师兄,我便进入里面了。”

     萧云风轻云淡的出现在洞窟前,随后他向着程威等人微微示意,便是就此没入洞内。

     “这小子的天赋竟然比谢师弟还强?”肖元杰愣在原地,露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好,如今他进入了里面,岂不是少杰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蓦地,肖元杰眼瞳骤然一缩,感到了一丝不妙。

     按照刚才的情况来看,萧云的天赋明显就高过肖少杰与谢子玄,如今他进入了那洞窟内,很显然,后面两人获得传承的机会将大大降低,这让肖元杰不得不为自己的弟弟担心。

     若是自己弟弟获得了传承,对于他来说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再退一步,就算谢子玄获得了传承也比萧云获得好。

     咚咚!

     情急下,肖元杰步伐迈动,便是向着那台阶迈去。

     砰!

     可惜台阶上的禁制犹在,直接是将他给掀飞了。

     噗!

     肖元杰落地,嘴角有着一丝血迹溢出。

     “该死的禁制!”肖元杰眉头紧锁,将口中的血渣吐出后不由咬牙一骂。

     “萧老弟竟然这么轻易的进去了?”

     至于旁边那程威等人此时却依旧是露出满脸诧异。

     刚才这一切太突兀了。

     这台阶可是足足难倒了八个元丹六重境的修者以及一个元丹七重的强者啊!

     可是萧云几乎是眨眼间就通过了。

     若不是肖元杰又冲击了一次,被震飞了出来,程威还真会以为这台阶的禁制出了问题。

     “禁制没有坏?”见得肖元杰被震飞,那邵子豪却是直接傻眼。

     刚才他还真以为禁制坏了呢。

     不管如何,有人顺利通过了这台阶总算是好事,那李亦眸光一凝,向着旁边的程威说道:“我们也去试试?”

     “恩。”程威点了点头。

     随后,李亦步伐迈出便向着那台阶走去。

     此时旁边各派的修者都在默默关注着他。

     那九离天火门的修者则是无奈的退到了一边。

     刚才试探时他们都略受轻伤。

     特别是那肖元杰经过几番折腾已经不复巅峰的实力。

     此时他们九离天火门已然无法主导全场了。

     在冷哼一声后,肖元杰开始盘膝在地,开始疗伤。

     嗡!

     李亦踏上台阶,一步,两步,最终到第六步时就此被震飞。

     “竟然无法踏上去?”李亦嘴角有血,眸中尽是失落。

     随后郝大友出场,却也在第六层台阶时被震飞。

     接下来程威出场,也未能落足第六台阶。

     ……

     随着一个个人失败,附近的修者陆续上前尝试,结果再也无人成功踏上这台阶。

     “看来我们是与这禁地无缘了。”程威摇了摇头道。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李亦眉头一闪,说道。

     既然无法在这里有所收获,那么就该去别到地方看看了。

     “恩。”点了点头,程威等人就此离去。

     附近别的修者也是各自散去。

     与其在这里呆着,还不如去另外寻找机缘。

     就如这岛屿,上面有着各种异草滋生,若是获得什么灵草对修为有着莫大好处。

     对于他们来说就算寻到了什么灵物助他们突破桎梏,踏入元丹七重也是极好的事情啊!

     “希望少杰能有所收获吧。”最后,肖元杰摇了摇头,也是就此离去。

     在众人各自散去时,萧云却是进入了一个幽深的洞窟内。

     刚进入这洞窟内,萧云就感觉到了一股让他感到发颤的寒意。

     这是玄阴之气浓郁到极点的表现。

     阴到极致,那么就比寒冰还恐怖,直接可以冰封天地。

     “好浓郁的玄阴冥火之气。”萧云心中惊讶之余连忙将眸光向着四方扫视而去。

     前方冥火闪烁,如同鬼火在跳跃。

     通道光芒很暗,可是萧云却可以凭借这些冥火看清一些事物。

     这似乎如同一个山的洞口通道,一直往下面延伸。

     浓郁的玄阴冥火之气正是从通道下喷涌而出。

     这种气流若是对于修炼玄阴冥火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修炼圣地。

     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抵挡这些玄阴冥火之气却十分吃力。

     萧云用心感悟,试着让自己融入当中,与这冥火相合,如此才避免了被侵袭的下场。

     萧云顺着通道往下走了千米后,一个巨大的洞窟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是一个洞窟。”萧云眸光一亮,便是向着四方扫视而去。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洞窟,里面缭绕着浓郁的玄阴冥火之气难以看到尽头。

     这里雾气朦胧,几乎完全被玄阴冥气笼罩。

     不过,当萧云的视线向着下方扫视而去时,两个熟悉的人影便是出现在了眼前。

     这两人赫然就是谢子玄与肖少杰了。

     此时他们就在通道下方的洞窟内。

     只是他们两人皆眉头紧锁,未能继续前进。

     在他们的前面是一条玄阴冥河,里面冥气翻滚,有着冥火闪烁,一股极寒之气弥漫开来,那气息让得谢子玄和肖少杰都是感到头皮发麻,冥河上有着一座长桥通往着前方。

     通过那闪烁的冥火,可以看到在前方有着一个巨大的冥火池。

     而尽头的洞壁上则刻着一幅幅图案。

     虽然难以看清楚这些图案上有着什么内容,可是谢子玄两人却可以猜测出来,这应该是一种武学传承,为这玄阴冥火殿内最有价值的东西。

     咚咚!

     一想到武道传承,这谢子玄那颗心就不由砰然直跳。

     能被玄阴冥火殿刻录在这里的武学岂会简单?

     再者,在前方冥河岸边以及那冥火池内他也看到了许多的灵草在摇曳摆动。

     这些灵草上面有着冥气氤氲,一看就是好东西。

     可惜在长桥前有着禁制。

     刚才他们就打算踏桥而过,却触动了禁制。

     若不是谢子玄催动了底牌,只怕此时已经殒落于此。

     饶是如此,他们两人依旧略受轻伤。

     可是眼见着传承就在前方,他们也舍不得就此离去。

     “师兄,这里的禁制我们只怕破不了啊!”

     肖少杰眉头紧锁,带着满脸愁容看向旁边的谢子玄。

     好不容易通过了台阶,可是却无法到达终点,这让肖少杰感到极为郁闷。

     就连谢子玄也是如此。

     “咦!”就在谢子玄暗自沉吟时,他眉头一挑,带着满脸警惕偏过了头。

     见此,肖少杰是也偏过头向后瞅去。

     “萧云,他竟然也进入了这里!”肖少杰眸露惊讶,双眸紧紧的盯着那顺着通道而下的萧云。

     在肖少杰的眸子当中甚至有着一丝仇意涌现而出。

     当初怎么南区排位战时这肖少杰就败于萧云之手,让他一直心有芥蒂。

     如此见到萧云也进入这里面心中自然不爽。

     谢子玄眉头微挑,瞅向萧云时那眸中也是浮现出一丝凝重。

     对于这个在南区脱颖而出的黑马,他也是心有忌惮,不敢生出小觑之心。

     只是这谢子玄生性高傲,也没有主动和萧云说话。

     萧云顺着通道的那阶梯向着下方一步步走下,待得来到洞窟当中后他淡淡的瞅了一眼谢子玄两人,凭借着灵识感知他已经发现了在前方的长桥上有着特殊的禁制。

     只是对此,萧云并没有露出太多的表情,只是径直向着长桥走去。

     “你怎么会进入这里?”当萧云走过肖少杰身边时,后者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进入这里奇怪吗?”萧云身形微微一顿,眉头挑动,瞅向身边的肖少杰淡淡的说道。

     “这……”听得此言,肖少杰一时哑然。

     萧云的意思很明显,你肖少杰为我的手下败将都进入了这里,我为什么不能?

     在哑然的时候,一股怒火也是从肖少杰的眸子当中涌现。

     萧云直接无视肖少杰的情绪波动,直接向着那长桥走去。

     “师兄。”肖少杰眉头紧锁,瞅向旁边的谢子玄。

     “无妨。”谢子玄摆了摆手示意肖少杰莫要轻举妄动。

     “也好!”肖少杰眸光闪烁,在想到了当初自己触动那禁制差点被禁制攻击抹杀的场景后他嘴角中便是浮现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他到要看看这萧云如何抵挡那禁制之力。

     萧云走到长桥口,他停下了脚步,双眸一凝视线便是落在了桥口上的一些符篆上。

     在桥口有着七层台阶,台阶上刻有符文。

     这些符文散发着晦涩的波动,那种波动让人心悸,似乎不是普通的测试符文。

     七层台阶,每层台阶都刻有符文,密密麻麻的,只要你一落足便将触动这些符文。

     再者,萧云仔细感应而去,可以发现虚空中也有着晦涩的波动传承。

     显然,想要从这里遁飞过去也几乎不可能。

     那么就只有踏过这七层台阶了。

     “这里既然是玄阴冥火殿的传承之地,就肯定可以通过,不然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萧云静下心来,暗自沉吟,旋即继续观察着那些台阶上的符文当中的规律。

     对于阵法符文一道,他也有所涉猎,所以并不着急。

     只要找到了当中的规律,或许自己就可以顺利通过这长桥了。

     “这小子,竟然没有动身!”见萧云木立于桥口不动,肖少杰眸中不由露出一抹失落。

     他可是想借此看萧云的笑话呢。

     “瞧他那认真的模样,莫非是对这符文禁制一道有所了解?”谢子玄却在暗自观察着萧云的表情,那眸光一凝,注意着后者的一举一动,相比而言他比那肖少杰多了几分深沉。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