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8.第468章 元婴境兽傀?
    “这里肯定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萧云盯着那处散发着诡异气息的光纹心中暗忖道。

     越是感应,萧云越发觉得这个符文有些奇怪。

     只是若贸然行动一旦触动了禁制,陷入了里面可就将得不偿失了。

     可天堂与地狱往往只有一线之隔,你若不选择又如何改变未来了?

     “拼了。”萧云牙关一咬,便是试着去破开那个符文。

     如今他虽然实力增强了不少,可是九离天火门依旧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着他。

     为了不再受人压迫,不再忍气吞声,萧云必须要有个抉择,必须要抓住每个机会。

     嗡!

     一道指芒向着那凹槽前的光纹洞穿而去。

     当这指芒射出的时候,萧云的心也是猛烈的跳动了起来,显得很紧张。

     他那另外一只手掌紧紧握起,双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

     按照惯例,一旦出手,要么是光纹被击溃,顺利获得了机关兽。

     要么就是实力不够难以撼动这光纹。

     当然,这都是好的结果。

     那坏的结果就是触动阵纹,引来强大的攻伐。

     甚至有些光纹会直接化为一个阵法气旋将修者吞没。

     嗡!

     指芒将那光纹洞穿,使得那片虚空泛起了一阵涟漪。

     “破开了?”感受着那光纹的变化,萧云的眼睛一动不动,显得很紧张。

     光纹如同玻璃一般破碎,随后一股极为晦涩的波动就如同洪流一般从那里面倾覆而下。

     呼!

     晦涩波动席卷而出,旋即就如同应该气旋将萧云给淹没。

     那种力量,简直就如同山洪爆发,根本不可抵挡。

     萧云顷刻就被淹没,然后一股强大的牵引力就将他给摄入虚空。

     而那石壁上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旋。

     这气旋内散发出一股浩瀚的波动,不断旋转时如同沟通了另外一番空间。

     “这会是什么地方?”萧云的身子不受控制的被摄入虚空,当感受到那股波动后他心头也是咯噔一跳,感到忐忑不安,只是下一刻,他的身子便没入了那个气旋内。

     嗡!

     那气旋泛起了一阵涟漪,然后逐渐的内敛,直到消失不见。

     待得气旋消散后,那里恢复如常,依旧是应该石壁凹槽,里面置放着一尊机关兽。

     在机关兽的前方有着光纹闪烁,散发着晦涩的波动。

     可是萧云的人影去已然消失不见。

     而刚才产生的波动,自然惊动了旁边的不少修者。

     可是这些人在瞧得这个石壁所在后,却皆是有着诡异的光芒闪烁出来。

     甚至在魂天门那些弟子眸中还有着讥笑浮现。

     “这小子竟然也进入了那机关殿。”

     “呵呵,据说这里面可是有着元婴境的机关兽存在啊!”

     “就凭他也想去争夺那元婴境的机关兽?黄师兄他们可是已经进入了这里面多时。”

     “这小子斩了我魂天门不少高手,若是黄师兄见到了他一定会将之斩于这里面。”

     “也该是让他饮恨于此的时候了。”

     魂天门的修者瞅向萧云消失的那个石壁时,那脸色显得颇为阴森,皆是恶狠狠的开口。

     刚才他们已经发现了萧云到来。

     只是碍于萧云实力不弱,也没有人敢出手。

     “独孤流云师兄在里面,这萧云进去想必也难有收货。”

     “这萧云也是有魄力,竟然敢孤身一人来此闯荡!”旁边千机门的人却是淡然一笑。

     就在之前,独孤流云与千机门的几位天才已经进入了里面。

     也是因为有着这些强者的进入,所以这些人都干脆不在去搀和了。

     毕竟,若是实力不够,就算里面有好东西也不是他们可以染指的。

     甚至还会因此带来杀身之祸。

     所以两派的修者也很自觉,自己在外面寻找机缘。

     萧云被那个气旋吞没,真的如同来到了一个深渊,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恐怖的气息。

     在这种黑暗下,人心中的惊恐与彷徨皆是从那心底喷涌而出。

     饶是萧云一向颇为镇定,可是在这种未知的命运下心中也难免有着几分焦虑。

     不过这种焦虑很快便是随着一声巨响消散。

     砰!

     巨响传来,如同惊雷炸响,又如同两座巨山在相互撞击,发出那惊天之声。

     在这声音传来的时候,一股浩瀚的波动也是如同海潮一般席卷开来。

     萧云还身在那个黑暗的气旋内,便是感觉到了那种恐怖的波动。

     只是当这波动传来,他心中的恐惧,彷徨却是在一点点的消散而去。

     “在里面有人在战斗!”萧云心中一喜。

     既然有人在战斗,那么就可以说明他进入的不是一个绝地。

     这是一个巨大的殿宇,里面此时那虚空当中有着光芒闪烁,一场猛烈的大战正在进行。

     砰!

     那是一尊充满了冰冷气息的机关巨兽,它形似猛虎,就如此盘踞在空,那机械一般的巨掌向前拍出,那恐怖的气息波动弥漫开来,让得这片虚空都扭曲了起来。

     那种气势俨然达到了元丹七重境修者才有的威力。

     在这种波动的肆虐下来,下方一个平台上,哪里所站立的十几名修者身形一颤,直接便是被掀飞了出去,最后一个个撞击在那石壁上,颇为狼狈的摔落在地面。

     不过好也有着两个修者,却还算不错,身形只是狼狈后退,并没有摔倒在地。

     这当中一人是魂天门的黄飞翔,此时在他的身前有着一尊古铜色的巨兽也是被震飞而来,这赫然是他上一次衍星门开启时所获得的一具机关兽傀,只是此次他的目标更大。

     另外一个人却是姜恒。

     这姜恒身上光芒闪烁,有着符文绽放出来,竟然将那种恐怖的余波化解了大半。

     身为魂天门此届弟子的领头人,他手中所拥有的底牌显然也极为不简单。

     “这机关兽好厉害!”姜恒落地,那双深邃的眸子当中有着精光闪烁,凝视着虚空道。

     在那里,有着一尊雄壮的机关兽屹立,那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耀眼夺目让人忌惮。

     这是一尊极强的机关兽,若不是因为年月久远,阵法的力量已经减弱,不然绝不是黄飞翔等人可以与之争锋,也是如此,这让黄飞翔等人看到了希望,只要耗尽了控制这机关兽那阵纹的力量,他们就可以渡过此地,通往前方的那个高台了。

     在那里,赫然有着七个石台。

     这是摆放机会兽傀的地方。

     只是如今这些石台上有着六个为空,只有一个石台上摆放着一尊高达九尺的巨兽。

     而在这巨兽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波动却是让得这整个空间都变得无比的压抑。

     那种感觉,就如同面对着一个盖世强者,让人由心的无力,甚至连心神都在颤栗。

     这赫然是一尊元婴境的兽傀。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望着前方高台上摆放的那尊机关兽傀,黄飞翔那眸子当中有着火热的光芒涌现,那手掌也是不由紧紧握了起来,当初有不少人进入了此地。

     可惜,因为这两尊机关兽的阻止,使得很多人无功而返,甚至还有人殒落在此。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了。

     此次控制这机关兽的阵法威力逐渐下降,只要他们耗下去就有机会踏入前方的高台。

     如此,便可获得一尊元婴境的机关兽傀。

     这机关兽是阵法控制,为死器。

     可是机关兽傀却不一样了,只要将自己的心神烙印在当中便可操控其作战。

     在黄飞翔眸露火热时,那旁边的姜恒也是露出满眼灼热的光芒。

     对于这一刻,他也是等了许久。

     为此,门中的长辈甚至还给了一个杀手锏,为的就是这一刻。

     不过此时前方有着机关兽阻止,让他有些无奈,并没有急着动用杀手锏。

     毕竟那种东西用一次,威力就减弱一分,不到关键时刻岂能出手?

     现在让黄飞翔出手正好借力了。

     所以他一直不动声色,假张在旁边帮忙,协助黄飞翔对付那机关兽。

     只要获得了那尊兽傀,那么以后在玄元战场,他也可以横扫一方了。

     最重要的是这兽傀是在玄元战场获得,他可以凭此参加百宗大战一举踏入天都域。

     想到那兽傀时姜恒体内的气血都似乎要沸腾了起来。

     “只是那些人?”在那种近乎兴奋的情绪下,姜恒眉头微微一皱,瞅向了这个空间的另外一边。

     在那里也有着恐怖的波动弥漫开来。

     放眼望去,可以看到一群修者正在与另外一尊机关兽傀进行大战。

     那些人正是千机门的人。

     此时独孤流云与千机门的人也正在对付一尊实力达到元丹七重的机关兽。

     本身就拥有着元丹七重的独孤流云在对付这尊机会兽时明显就要轻松许多。

     “我们动手吧。”那黄飞翔眸光流转,视线不经意也是瞅向了旁边的千机门修者。

     “只要我们再出些力,这尊机关兽傀也坚持不了多久了。”那千机门的存在让他感到了压力。

     “是!”魂天门那些被震飞的修者皆是露出满脸凝重,开始结成一个阵势。

     这是七个元丹六重境的强者,他们皆是催动魂元。

     魂天剑!

     浩瀚的魂元从这七个修者识海内席卷而出,随后在他们的牵引下,以一个玄妙的阵法融合在一起,化为了一柄魂元巨剑,这巨剑一闪,当即便是向着那阻拦在前的机关兽斩去。

     嗡!

     巨剑斩下,那虚空颤抖,有着猛烈的剑风肆虐开来。

     那等气势比起元丹七重境的修者丝毫不差。

     便是在这巨剑斩来时,那尊阻止在前的机关兽猛的出手,那金属浇铸而成的巨掌当空便是向着那柄魂元利刃拍去,只是瞬息,两者就在这片空间发生了猛烈的撞击。

     呼!

     一股猛烈的波动席卷而来,这种波动,充斥着整个空间。

     “好强的波动!”在空间那平台后面的石壁上,一阵涟漪泛起,随后萧云便是凭空出现。

     当他出现的刹那,就感受到了那种恐怖的波动。

     然后他那眉头一挑,眸光便向着前方扫视而去,那眸子当中有着几分期许之色浮现。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