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5.第475章 恍然大悟
    “那几个字蕴含着大奥义,不应该是绝阵才是。”萧云喃喃自语,露出满脸不解。

     虽然心中为此感到不解,可是此时地他少了几分茫然,开始在沉思。

     因为萧云觉得先前自己应该是先入为主,将这里想成了一个绝地,才导致思绪有所偏差。

     一旦将这里当成了绝地,只是一门心思的想着如何出去,想着自己的出路在哪里,又岂能洞悉这里的奥妙?这就是思绪偏差所带来的差距,会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蒙蔽人地双眼。

     在想明白了这当中的道理后,萧云也不在去寻找什么出路,索性盘膝在原地静心感悟。

     星河浩瀚,萧云就如同当中的一粒尘埃,此时盘膝在那星河当中。

     他双眸禁闭,如同老僧入定,一动不动。

     虽然不动,可是他的心神却已经释放了出去,在以心感应这片天地察觉当中的奥妙。

     有时候用眼睛去看只会让人被那外相所迷惑。

     只有以心感应,才能洞悉当中的奥妙。

     “这些星辰在动!”蓦地,萧云心中一动,嘴角间有着一丝喜色浮现。

     此时他以心感应,竟然发现了这浩瀚虚空的星辰在动。

     要知道,在刚才他只是看到一片冰冷的星空,纵使有着星辰闪烁,可是这些星辰却便没有偏离轨迹,一直如同死物一般悬浮于这孤寂的星空当中,此时它们却动了。

     这些星辰就如同一副画卷,在不断的转动。

     星辰流转,不是一颗在动,是群星在动。

     这些星辰时而流转,化为天狼地模样,有时转动,化为猎豹地样子……

     感应着那些转动变化的星辰,萧云欣喜不已,似乎知道扑捉到了些什么。

     可是想要继续琢磨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看到了一幅幅星辰流转形成的画像。

     “这当中肯定有着某种奥义。”萧云并没有泄气,反而心中很高兴,似乎看到了明灯,终于有了前进的方向,在喃喃一句后他开始用心感应,去寻找这些星辰当中的奥义。

     “这是北斗七星!”

     “这是紫薇星!”蓦地,萧云有所发现,终于是明白了这些星辰组合成的是什么了。

     星辰每一次转动,都会化成一个星座。

     星座流转,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奥义,在演化天地伟力。

     “星座?”萧云仔细的感应着那些星辰的每一个轨迹,每一个变化。

     他心中也在沉思,想要参悟当中地奥义。

     既然这里群星变幻,肯定蕴含着某种规律。

     “星辰?星座?衍星门?”一时间,许多的东西都在萧云脑海里浮现。

     这些事物看似没有联系,可在此时却被萧云以一根线条衔接了起来。

     最后,他恍然大悟。

     “阵法一道源于古时,那时古人从天地之力,天地之象当中参悟出阵法,最后才留下了阵法一道,如七星阵,便是有强者观星辰变化有感才创造出的阵法,以此为基,演化出种种阵法。”

     “这星河浩瀚,星辰运转,正是在演化天地自然之力!”

     萧云心中嘀咕,越是想,脑海中就越发清晰了起来。

     天地之力及万物之象为阵法之源,他此时或许遇到了一个巨大的机缘。

     虽然这里没有阵法,可是却比那些所谓的阵法传承还重要。

     想到这里萧云心中感到莫名的兴奋。

     这片浩瀚星空已然从之前的绝地,变成了他眼中的天大机缘。

     这就是心境的转变。

     随着心境变化,你所看到的事物也将不一样。

     只有沉心静气以心感悟方可看到万物的本质。

     蓦然间,萧云的心境有了巨大的提升,他整个人气质在变。

     如今的他身上多了一种超凡脱俗的味道。

     “我必须细细感悟。”想明白这一切后萧云将心中的杂念抛开,继续感悟这片星空。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缘。

     若是能在此有所收货,对于萧云的成长将有着莫大的好处。

     那种好处绝不是一具元婴境的机关兽傀可以相提并论。

     就这样,萧云闭目,盘坐于这片星河当中,默默地感应着前方那天地星辰的变化。

     ……

     在萧云盘坐那孤寂的星空,感受天地奥妙时,衍星殿内却不时有着修者退出。

     “唉,这里面的阵法太玄奥了,不是常人可参悟啊!”

     “不愧为古老的宗门,里面的阵法布置远远不是我们门派可比。”

     在大殿门口魂天门,千机门,天星门的弟子陆续从里面狼狈的退出。

     众人分别簇拥在一起,等候门人汇集。

     同时那叹息声也是在这片雾气缭绕地校场当中弥漫开来。

     当然,在众人感叹衍星殿内危机重重地时候也有人眸露兴奋。

     因为这些人获得机关兽傀,算是有了一个强大地底牌。

     可是能获得好处地人太少了。

     特别是那些强大的机关兽傀,几乎无人获得。

     有也是个人获得堪比元丹六重境大成的机关兽傀罢了。

     不过对于那些新人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

     众人汇集在一起,并没有贸然离去,都在等候着门中的强者出来,好一起离开。

     嗡!

     那殿门光芒闪烁,又有一个青年走出。

     “是李凡,李师兄!”

     千机门的弟子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青年。

     李凡在千机门弟子当中也算是一个天才了,所以许多人对他也是颇为热情。

     “天星阁?可惜了。”李凡从那大殿内走出,而后回头瞅向殿门,露出满脸唏嘘。

     从机关殿离开后他也前往了天星阁所在。

     可惜,他连台阶都没有上去,最后只得离开。

     这让他深感遗憾。

     这天星阁可是衍星门最重要地传承之地啊!

     “李师兄,连你都没有踏上那云梯吗?”见李凡一脸失落,千机门的修者问道。

     “嗯。”李凡摇了摇头道,“我只踏上十五个台阶,便再也无法前进了。”

     “我连台阶都没有踏上。”旁边有人说道。

     “这么困难?”

     “这天星阁不愧为衍星门的传承之地啊!”闻言,千机门那些根本没有进入那里的修者都是露出满脸崇敬的眸光,连这些天才都无法踏足那天星阁,可以想象这衍星门是何等不凡。

     “也不知郝师兄和独孤师兄进入了那天星阁没有?”李凡望着眼前的大殿喃喃道。

     若是连郝盛林及独孤流云也无法进入那天星阁只怕也没有几个人可以进入了。

     在李凡退出后,天星门的一些天才也从里面走出。

     几乎无人进入了那天星阁。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流逝。

     此时进入衍星殿的人已经出来了许多,就算没有出来的也有大部分人应该是殒落在里面。

     嗡!

     这一天殿门前光纹闪烁,一个青年从里面走出。

     “姜师兄!”当见得这个青年后魂天门的修者带着几分火热连忙迎了上去。

     此人正是魂天门地姜恒,为这一届弟子当中地天才。

     在西南部区域的排位战中他获得了第二名,为魂天门许多弟子所仰慕的存在。

     所以这些人对他都寄予了厚望。

     只是当他们看清楚姜恒的脸色后,气氛也是骤然一变,之前的那种火热光芒开始一点点消散,因为此时他们地姜恒师兄似乎显得很郁闷,俨然是一副没有什么收货的表情啊!

     所以众人也不敢在多问了。

     “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吗?”

     姜恒一脸阴郁,他从大殿走出,然后来到魂天门的弟子身边,扫视了一眼众人后,问道。

     “除了那些前往天星阁的弟子,其他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一个青年说道。

     “那么我们走吧。”姜恒微微点头,在扫视了一眼旁边那千机门与天星门的修者后道。

     在瞅向那千机门的弟子时他那眉头微微一皱。

     “走?”有人露出迟疑道,“我们不等黄师兄了吗?”

     另外几个没有深入衍星殿的修者也是露出满脸诧异。

     “黄师兄已经殒落了。”姜恒叹息道。

     “什么!黄师兄殒落了?”

     魂天门的修者露出惊讶之色。

     一个强者怎么就这么殒落了?

     “姜师兄,这是真的吗?”众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姜恒。

     “不错。”姜恒带着几分凝重的语气说道。

     “我们去中部区域寻找段师兄,只要与段师兄汇集,我们依旧可以在玄元战场称雄一方。”

     如今黄飞翔等老弟子殒落,现在魂天门剩下一些新弟子了。

     所以必须去寻找一个靠山。

     “对,对,我们去找段师兄。”在听得黄飞翔等人殒落后魂天门其他弟子也是吓得六神无主,只是提到那段师兄,这些人一个个眼睛都亮了起来,这可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啊!

     段九幽,为魂天门上一届所留下的天才。

     此人早就已经踏入了元丹七重,便是在中部区域也是一个人物。

     如今过了那么久,想必已经踏入元丹八重了吧?

     “走!”

     姜恒也不在管衍星殿内是否还有魂天门的师兄弟,大手一挥就带领着众人就此离开。

     此时失去了靠山,魂天门的弟子也不敢在这里久呆了。

     特别是此次姜恒出手偷袭了千机门的人,一旦那独孤流云等人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姜恒不敢有着一丝耽搁。

     李凡等人望着姜恒离去,并没有出手。

     对于这姜恒,李凡心中也是有所顾忌。

     当初那缚天印可是连独孤流云都被困住了啊!

     “可惜,若是独孤师兄出来,必可将之斩杀。”李凡叹息道。

     当初若不是这姜恒出手偷袭,或许那机关兽傀就是他们千机门地了。

     嗡!

     也就在这时,那殿门光芒闪烁,又有人出来。

     这是千机门地另外一个天才弟子。

     “谭师兄,你也没有踏入那天星阁?”见得来人也是满脸失落,李凡连忙问道。

     “嗯。”谭正叹了口气,道,“这天星阁当中的奥妙很难参悟啊!”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