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0.第470章 虎口夺食
    灭神之矛!

     当那禁制攻击出现后,萧云几乎是没有一丝迟疑立即催动了灭神之矛,以此反击。

     灭神之矛一出,前方的光纹停滞,那道凌厉的长虹也是气势一缓,然后被一举击溃。

     灭神之矛气势凌人,比起萧云的玄冥之指还要厉害几分。

     这可是一件至宝,锐利无比,那短矛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似可灭神屠魔让人心悸。

     “破了。”一击得手,萧云心中微喜,那后退的身形当即便是向着前方一步迈去。

     刷!

     哪知就在萧云向前迈去时,身后一股浩瀚的魂元如同天幕一般倾覆而下。

     待得他灵识释放出去,便是发现张龙等人联合出手,演化出了一柄魂元刃斩来。

     这柄魂元刃斩下,威力极强,将虚空都斩得扭起了起来,已经堪比元丹七重境一击。

     张龙等人竭力出手,俨然是要将萧云斩杀于此。

     “张龙!”萧云眸光一闪,当中有着森然的寒意涌现,他猛地偏过头,灭神之矛当即便是再次被催动而出,那短矛如黑夜当中的闪电,洞穿了虚空,直接与那道魂元刃发出猛烈的撞击。

     萧云早就料到了魂天门的人会趁机出手,所以也有所准备。

     砰!

     短矛凌厉,虽然不过尺许长,可是那矛神上有着繁复的纹路流转,绽放。

     这些纹路很复杂,散发着古老浩瀚的波动,如同一种神纹,充满了大道的气息。

     只是略微接触,那些短矛便以势如破竹的趋势将那魂元刃击溃。

     那矛身上所绽放出来的纹路似乎有着灭尽一切的气势,真的达到了不可抵挡的地步。

     呼!

     魂元刃被击溃,那交锋的虚空也是撞击出了一片恐怖的涟漪波动。

     这种涟漪荡漾开来,席卷四方,触及了虚空当中诸多的禁制。

     然后只见得那虚空光芒闪烁,如同星光绽放,一股古老的气息如山洪一般的肆虐而来。

     “不好,禁制全面爆发了。”当感受到那股气息波动后萧云眼瞳骤然一缩感到了一丝不妙,那气息太磅礴了,就如同山洪倾覆而下,让人有着一种无法抵挡的趋势。

     萧云才感觉到这股波动,身子就是一颤,被一股恐怖的禁制之力淹没。

     然后他的身子踉跄,如同被洪流淹没,几乎没有一丝抵挡之力,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禁制全面爆发,可不是一道攻击那么简单,那等于是几道,甚至几十道堪比元丹七重的攻击袭来,那种狂霸的攻势,就连那独孤流云等人也是不敢正面与之交锋。

     也是如此,魂天门和千机门的修者都没有选择从这虚空遁飞而行。

     这些人怕的就是在前进时被人偷袭,从而触动了全部的禁制。

     在这禁制攻击下,萧云感觉呼吸一窒,五脏六腑都差点没有被震出来。

     待得那种压迫逐渐减弱时,他距离那化星池也只有尺许的距离了。

     “化星水?”当感觉到下方那翻滚的池水后,他眼瞳骤然一缩,识海一动立即有着一片碧光涌现,与此同时,那噬天兰也是光芒绽放,从他识海内延伸而出,绽放出一片青光将他护住。

     做好这一切后萧云这才松了一口气。

     砰!

     随着一声闷响传出,萧云便是坠落了那化星池内。

     在当他坠落的时候,那池子当中似有着星芒闪烁,池水翻滚,瞬息就将萧云淹没。

     “呵呵,这小子坠落了化星池内必死无疑,这化星池可是连灵器都可以腐化为虚无啊!”

     见得萧云坠落了化星池内,魂天门的修者皆是开怀而笑,感到高兴无比。

     对于他们来说,萧云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郁闷。

     一个后生罢了,可是却让他们屡屡吃瘪。

     现在终于将之抹杀了,那感觉太爽了!

     “终于是出了这口恶气啊!”张龙深深吸了口气,也是感觉畅快不已。

     身为一个老弟子,却连一个新人都对付不了,让他一直闷闷不乐。

     如今总算可以将这个心结解开了。

     “可惜,一个天才,却就此夭折。”在不远处,千机门的李凡不由摇头,那眸子当中有着几分惋惜流露而出,虽然他和萧云没有什么交情,可是对于后者还是有着几分敬意的。

     当初在丹元山李凡亲眼见证了萧云如何凭借那低境界,力败群雄,一举夺得冠位。

     那时,他对这个青年已经是刮目相看。

     在来到了玄元战场,萧云又凭借着低于常人的修为,一举力败李剑元,寂无两大天才,最终获得了南区排位赛第一,这么一件件事情使得萧云在李凡心中的地位提升。

     这个青年已经被他列入了可在百宗大战内大放异彩,争夺前二十排位的人物。

     可惜,如今还没有进行百宗大战呢。

     这个如同星辰一般耀眼夺目的天才就已经夭折。

     这让人感到惋惜的时候,心中也是不甚唏嘘。

     不仅是李凡,就连旁边几位千机门的修者也是微微一叹。

     同为南疆的人士,他们心中对萧云也是略有着几分好感。

     “这个世界便是如此,纵使你惊才绝艳,没有走到最后也是枉然,只有活着才是王者。”

     郝盛林那双锐利的眸子转动,当中也有着些许惋惜流露出来,不过更多的是对这世界残酷的认知,他在收回眸光后便是瞅向了旁边的李凡,说道,“所以你也不用想太多。”

     “只要活着,纵使此时不够惊才绝艳,也有迈入巅峰的那一刻。”

     “我明白。”李凡点头,随后将眸光落在了前方。

     在那里,此刻独孤流云竭力出手,手持着一柄弯刀,向着那尊机关兽傀竭力斩去。

     砰!

     刀芒一闪,如同行云流水,看似乎攻击很轻柔,那闪烁出来的光芒就如情人的手。

     可是当那刀芒落在那机关兽身上时所爆发出来的那股恐怖力量,却又如同水中的洪荒猛兽,那种恐怖的气势弥漫开来,就连那些元丹六重境的修者都是为之心惊胆战。

     此时,李凡等人根本不敢靠近那里分毫。

     “独孤师兄马上要得手了。”李凡眸露欣喜。

     虽然这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可若是独孤流云获得了这机关兽傀,以后他们也可以在这玄元战场有着靠山了。

     到了那时候,再去探寻别的古之遗迹时,谁敢与他们争锋?

     郝盛林微微点头,在瞅了一眼独孤流云那所在的虚空后,视线一转瞅向了另外一边。

     那里黄飞翔也在竭力出手,可是明显没有独孤流云那么轻松。

     不过旁边的姜恒却显得很淡然,凭借着一件极强的护身铠甲,他几乎无惧那机关兽攻击所带来的余波,还可以不时的在旁边偷袭一下那机关兽,给其造成一些小麻烦。

     只是看现在的趋势,很显然,独孤流云会先一步将那机关兽解决掉。

     砰!

     就在郝盛林等人瞅向那黄飞翔时,一声巨响传出。

     随后众人便是看到,一尊古铜色的机关兽身子一颤,猛的被掀翻,然后向着远处落去。

     旋即那机关兽光纹一闪,便是落在了化星池旁边的一条晶石路上。

     至此,它光芒内敛,那股恐怖的气息波动也是完全被收敛了起来。

     “那机关兽被击溃了!”当机关兽归位后千机门的人眸露欣喜,有人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机关兽归位,如此一来他们也就可以安心的从那条晶石路上踏入前方高台了。

     那么!

     这元婴境的机关兽傀也将被他们千机门收入囊中。

     “动身!”独孤流云手持着一柄流云弯刀,他双眸冷厉,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的魂天门弟子,然后身子一动,便是落在了那条晶石小路上,开始向着前方高台走去。

     郝盛林以及一些元丹六重境的修者跟随在后。

     众人一脸警惕,并没有因此放松戒备。

     “想获得机关兽傀,没有那么简单。”蓦地,那正在对付机关兽的黄飞翔眸光一冷。

     张龙等人会意,立即联手,演化出了一柄魂元巨刃向着独孤流云等人斩去。

     事实上他们早就料到了这一刻,也做好了准备偷袭。

     刷!

     巨大的魂元刃斩来,气势汹汹,如同一条长河倾覆而下,要将那晶石小路上的千机门弟子尽数淹没。

     “你这是找死!”感受着那股波动,独孤流云眸光一冷。

     刷!

     他手掌一动,弯刀裂空,直接将那魂元刃击溃。

     纵使魂天门这几人演化出的攻击堪比元丹七重境。

     可是他们又岂能与那独孤流云争锋了?

     他可是踏入了元丹七重巅峰境啊!

     所以千机门的修者根本无惧魂天门的偷袭。

     这就是有着一个高手坐镇的好处。

     “该出手了。”也就在千机门的修者一脸冷峻,偏过头瞅向魂天门那些弟子时,姜恒的手掌一番,在那掌心光纹闪烁,一股极为晦涩的波动也是蓦地弥漫开来。

     “缚天印!”姜恒眸光一冷,那掌心光纹闪烁,化为了一个巨印。

     这个巨印极大,里面刻有繁复的纹路,好像阵纹一样相聚交织,牵引。

     此印才一出现,就有着一股封锁天地的气息波动倾覆而下。

     “不好!”当感觉到这股气息波动后,李凡等人眼瞳骤然一缩。

     “这是元婴境强者留下的法印,上面刻有阵纹,威力极强!”

     千机门的人立即发生了这法印的来头,可惜这一切晚矣。

     只见得那法印光芒一闪,在绽放出一片符文后便是将千机门的修者尽数笼罩。

     “这小子隐藏的好深!”望着那片光纹,独孤流云那眸子当中也是有着杀意流露,这姜恒一直没有表现出强势的姿态,到此时才出手,很显然是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

     此人如此的深沉的心机让人愤怒。

     只是那法印演化出的阵纹真的很强,为元婴境强者亲自刻下的一件杀器。

     算是姜恒的底牌。

     刷刷!

     独孤流云出手,刀芒闪烁,却未能将那符纹击溃,最终被那符文演化出一个阵法所困。

     “两虎相争,正是我出手的时候。”就在此时,在那化星池内池水翻滚,蓦地有着一道人影跃出,在他身上光芒闪烁,一片水花也是溅洒开来,如同雨点一般倾覆而下。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