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风皇的请求
    “这萧云穷凶极恶,不仅伤了九皇子,还将我们给打伤了。”旁边几位长者都开口道,“陛下,你可得替我们做主啊!”

     听得这些人的话语,萧云眉头紧紧一皱,一脸阴沉。

     不过他并没有多说,只是盯着那袁霖以及风皇。

     在这些强者面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重要的是他们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若他们要护短,就算自己在有理也是无用。

     所以萧云并没有多说。

     风皇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几个被伤的皇族长者,随后将视线瞅向了萧云。

     萧云一脸淡然,依旧与那风皇迎视而去,显得颇为淡定。

     “你就是萧云?”风皇眸露讶异,对那少年那淡定的模样感到惊讶,旋即他眸子微眯,语气略显柔和,带着一丝难得的笑容,问道。

     “恩。”萧云点了点头。

     “陛下这是怎么了?”见风皇语气客气,皇族几人都是满脸错愕。

     “呵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才如此年纪,就能力败我族中几位真元境强者真是难得啊!”风皇微微一笑,道,“你的事情朕已经听说了,你放心,将此事的经过说来,朕绝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父皇!”九皇子眉头一皱,长声道。

     风皇的态度让他感到诧异。

     萧云也是有些错愕,不明白风皇有什么企图。

     在萧云狐疑的时候,那袁霖却是向他微微点头,那意思似在说相信风皇。

     略微迟疑,萧云就将此次的事情说了出来。

     闻言,风皇一脸阴沉。

     “混账,你怎可如此利欲熏心,竟要对萧公子出手。”听得此事,袁霖眸光一沉,紧盯着那袁笑,呵斥道,“他可是我袁家的恩人,你此番如此,莫非是要让世人知道我袁家是背信弃义之辈吗?”

     “大伯,我只是想获得那炼丹秘术罢了。”袁笑说道,“只要我获得了这炼丹秘术一样可以为袁家做出贡献,到时候也就不用求他了,大伯,你帮忙将他拿下吧。”

     “混账。”袁霖眸光一冷道,“我们云海商盟,信字为先,怎能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

     听得袁霖这话语,萧云虽然有些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沉默。

     “大伯……”袁笑一愣,不知道自己的大伯为何如此。

     “陛下,你看此事该如何抉择?”袁霖眸光一沉,随后瞅向了身边的风皇。

     “褚儿,萧公子刚才说的可是真的?”风皇一脸肃然,语气略显冷淡瞅向了九皇子。

     “父皇,这萧云本是一个寒门子弟,却在半年前突然一鸣惊人,肯定是得到了什么至强者的传承,如今他身边还有着不凡的灵兽,若是儿臣得到了他的传承肯定能为我皇族增添几分底蕴。”九皇子躬身道,“如今父皇亲来,这一切自然得由您来做主了。”

     九皇子后面的意思显然是说那传承由风皇来分配。

     “这么说你真是在此埋伏萧公子?”风皇的眸光一冷,道。

     “父皇这是怎么回事?”见得父皇这种眸光,九皇子的心咯噔一跳。

     旁边几位皇族的长者也是感到不妙。

     呼!

     蓦地,九皇子只觉眼前光影闪烁,一只巨手似洞穿了虚空顷刻就击向了他。

     一股恐怖的气息倾覆而下,让九皇子内心一阵惶恐,心惊胆战。

     这赫然是风皇出手了。

     “不……父皇!”九皇子眼瞳骤然一缩,露出满脸错愕,连忙惊呼道。

     不远处的十二皇叔也是一脸诧异,不过却并没有妄动。

     砰!

     却见得光影闪烁,一声闷响传出,九皇子就被击飞,口中鲜血吐出。

     咚!

     九皇子落地,他的气息在消散,几乎在瞬息间就变成了一个凡人。

     “丹田被废了?”旁边几位皇族长者都是傻了眼。

     这是怎么回事?风皇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废了九皇子。

     这九皇子可是风皇的亲子啊!

     这让人感到莫名其妙。

     堂堂皇子,就算犯了错也不必如此啊!

     “父皇,为什么?”九皇子落地,嘴角还有着血迹溢出,他艰难的抬头望着虚空的风皇道。

     “孽子,堂堂皇子,竟在此设下埋伏,要夺人宝物,我皇族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也不学学你的几位皇兄,他们是何其刻苦?如你七皇兄,他才比你大一岁而已,却已经踏入半步元丹境。”风皇一脸冷厉道,“瞧瞧你们都做的什么事情,也敢自称为皇室之人?”

     听得风皇话语如此严厉,那几位长者都不敢开口了。

     “皇兄,这未免有些太过了吧?”旁边的十二皇叔眼皮微微一跳,沉声道。

     “老十二,你身为一个长辈就莫要搀和此事了。”风皇眸光一冷,大手拂动一股恐怖的元气波动席卷而出,那几位与九皇子一起的长者体内一颤,丹田尽数被废。

     “带他们下去吧。”风皇一脸冷厉,威严十足道,“将风褚面壁思过,不得出宫。”

     “是!”十二皇叔叹了口气,手掌一拂,一股元气席卷而出,带着九皇子等人离去。

     连风皇都开口了,就连十二皇叔也不敢多说。

     在风月国风皇就是唯一的王者,谁敢忤逆他的意思?

     旁边几人都离去,就剩下袁笑了。

     虽然已经被废了,可是袁笑的身子依旧是忍不住在打哆嗦。

     “大伯。”袁笑心中惶恐,抬望着虚空的袁霖道。

     “你利欲熏心,竟谋害对我袁家有恩之人,让我袁家丢尽了颜面,从此后你就不在是我袁家之人。”袁霖语气冰冷道,“不久后将有人宣布此事,就连你父亲也不得庇护你。”

     “袁家的资源,从此与你无光。”

     “不!”袁笑惊呼,脑海一阵空白,难以接受这事实。

     不仅是袁笑,就连旁边的萧云也感到莫名其妙。

     风皇和袁霖的态度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按理说来,正如袁笑所言只要夺了他的炼丹秘术,袁家的好处更多。

     那风皇出手废了九皇子,那就更让人诧异了。

     “除非他们有求于我?”萧云脑海中灵光一闪,喃喃道。

     除此之外,萧云再也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萧公子,此事老夫也是始料未及,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您能海涵。”袁霖讪讪一笑道。

     “只要这不是袁老的意思就好了。”萧云淡淡的说道,如今此老已经退步,他也不好在咄咄逼人,毕竟人家是元丹境修者,现在的他只有隐忍,不然根本没有说话的份。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实力相差太大。

     元丹境修者太强了。

     “呵呵,萧公子,犬子顽劣,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你见谅。”风皇踏空而来瞅向萧云道。

     风皇的态度让萧云更为诧异。

     “莫非是他有求于我?”萧云心中狐疑。

     “见过陛下。”心中狐疑之际,萧云向着那风皇作揖施礼。

     凭借着气息感应萧云竟然感到这风皇气息深沉如海,比那袁霖不知要强了多少。

     这两人间似乎有着很大的差距。

     这风皇绝对是一尊强者。

     “不必多礼。”风皇落在萧云身边,他眸子微眯,有意无意的瞅向了伊伊以及吞天雀。

     不过风皇的眸光很快就收回,似乎怕因此让这少年有所误会。

     瞧风皇着模样,萧云越发可以确定是此人要求自己了。

     “不知风皇有什么事情用得上萧云?”萧云也不多说,直接道。

     “呵呵,果然是快人快语。”风皇一笑道,“朕此番前来,的确是有事找你。”

     “陛下但说无妨。”萧云说道。

     “听袁老说你天赋异禀,曾经不用丹药就稳住了袁小姐的毒,可有此事?”风皇问道。

     “的确有此事。”听得此言萧云心中了然,想必又有什么疑难杂症要找他治疗了。

     “呵呵,小女数年前突发恶疾,至今未能有治疗的办法,萧公子可否能移驾皇宫?”风皇眸中含笑,眯着眼睛,说道,“你放心,不管你能否替小女的病治好,朕都不会为难于你,毕竟如你这样的天才少年太少了,朕也很是希望看到你能展翅高飞。”

     “去皇宫?”萧云眉头微锁,眸露沉吟。

     虽然风皇此时说的好听,可一旦深入皇宫,那结果谁能预料了?

     只是现在不答应他,自己也没有退路。

     这风皇太强了,只是那股无形的气息就让人心惊肉跳,感到一种由心的无力。

     “风皇为人仗义,胸藏四海,萧公子大可去皇宫一趟,皇室可是收集着天下灵萃,说不定当中也能找到你想要的灵药。”旁边的袁霖淡淡一笑,向着萧云示意,委婉的劝说道。

     “恩。”风皇点头道,“若是萧公子有什么需要,也大可开口。”

     “既然陛下盛情邀请,那么小子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萧云作揖道。

     这风皇为了亲他连九皇子都废了,可见他的决心何其大,若是自己还不识抬举的话,只怕这风皇脾气在好也会发怒,毕竟,凭借此人的实力完全可以强行将他擒入皇宫啊!

     “呵呵,那有劳了。”风皇会心一笑,似对这少年的态度颇为满意。

     旋即他手掌拂动,一片光芒闪烁,包裹着萧云就向着远处的虚空遁去。

     袁霖似是为了让萧云放心,也跟随而去。

     吞天雀光芒一闪,则是没入了萧云体内。

     在皇城的深处,一座巨大皇宫屹立在当中,从虚空俯视而下,可以看到哪里如同一只神凤屹立正遥望着虚空,似要展翅高飞,可惜那神凤隐约间给人一种气势不足的感觉。

     萧云当空望去,见得这气势恢宏的皇宫,心中却是被震了一震。

     这绝对是一个奇观,各族楼台亭阁遍布,金碧辉煌,每一座殿宇都似经过了精心布局,给人一种神秘浩瀚的感觉,在那皇宫深处更是有着一股极为晦涩的气息波动弥漫开来。

     那种波动给人一种如有着神禽在此沉睡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