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2章 神之劫难
    远处虚空一片乌黑,天谴之兽携带着一股浩瀚天威袭来。

     那种天威比起天劫还要恐怖,压得苍穹都似在颤抖,始源一族的修者皆是感到心惊肉跳。

     一种浓浓的不安从那些人身上弥漫开来。

     “大哥哥,天谴兽来了,你快躲起来吧。”在萧云走出屋子时小媛媛走来,她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写满了担忧,似乎这小家伙也是知道这天谴对于族人意味着什么。

     “躲起来?”见得媛媛那紧张的模样,萧云不知为何,心中生起些许伤感。

     在这危险时刻,在这个陌生之地,这个小女孩居然会想到他?

     “是啊!”这时旁边有着几个老人,道,“这天谴之兽极为恐怖,纵使我族有阵法护持也难以抵挡它们的攻击,每次阵法都将会被攻破,不知要死去多少族人。”

     “年轻人,你实力低微还是赶紧躲入那地阵之内吧。”

     那些始源族的老人说道。

     “地阵?”萧云皱眉,露出询问之色。

     “那地阵有着特俗金属护持,天谴之兽无法轻易攻破,你躲入里面应该还算安全。”

     一个老人说道。

     “那老丈你们了?”萧云问道。

     这些老人年纪都很大了,看起来油尽灯枯,可此时却对他这个陌生人如此关心。

     这让萧云心暖。

     “我们已经老了,死不足惜,当在外抵御天谴兽,不然若是无人抵御它们将攻破地阵。”

     一个老人说道。

     “大哥哥,和媛媛去地阵里面吧。”媛媛拉着萧云的手道。

     “我想在此看看先。”

     萧云眉头一弯,不知为何他有着一种莫名的冲动。

     他想看看那些天谴之兽到底是什么模样。

     “你实力不行,天谴之兽一口就能吞了你。”一个老人说道。

     “这里不是有阵法护持么?”萧云道,“我等阵法将破时,在入地阵如何?”

     “也好。”见萧云执意如此,那几个老人只得悠悠一叹,就此离去。

     “天谴之兽?”此时萧云屹立在山渊旁,遥望着远处虚空。

     那里的兽群越发靠近。

     甚至萧云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天谴兽的样子。

     这是一种极为狰狞的巨兽。

     他们全身为暗灰色,长着虎豹之脸,人身,背有双翼,此时皆向着是始源族遁来。

     浩瀚的威压随之席卷而来。

     “小孩妇孺,皆藏在地阵之内,切莫外出,我族所有成年的勇士们,请拿出你们的弓箭,一起对抗天谴之兽,保护家园,我族的延续需要你们!”

     当那股强大的气息波动压过来时,在下方的城堡之内,有着一个长者站立在高台之上振臂高呼,那音波震天,响彻四方,便是连山上的萧云都被这声音给惊动了。

     此时,山上有着不少的壮年男子出去。

     在山巅之上,一个个须发皆白的长者出现。

     这些长者,都年岁极高,不知活了多少岁月。

     此时在一个手持拐棍的长者主持下,他们催动了山巅上的阵法。

     这手持拐棍的长者为始源族的族长。

     小媛媛的爷爷也站立在山巅。

     嗡!

     一个巨大的光幕腾空,彻底演化而出。

     在虚空当中,有着一个个身背箭筒的壮年男子蓄势待发。

     顾小曼此时也屹立在空,露出满脸肃然之色。

     整个始源族都陷入了一种紧张的气氛当中。

     一些躲在地阵内的人也通过阵法,观看着外面的情况。

     砰!

     随着一声巨响响彻开来,天谴兽的进攻就此开始。

     这是成千上万的天谴兽。

     每一头都狰狞无比,它们有着人身,兽爪,那巨爪划过,可撕裂苍穹。

     嗡!

     为首的有几头异常强大的天谴兽,它们在攻击阵法,那眸子当中露出暴戾之色。

     与此同时,这些天谴兽还发出阵阵咆哮,那音波渗人,让人听而感到毛孔悚然。

     望着那些进攻的天谴兽,始源族的人都露出满脸凝重。

     萧云在山腰遥望虚空,那眸子眯起,“这天谴兽,眸光暴戾,发出兽吼,似乎并不会人语,在它们身上,有着诡异的纹路流转,那些符文繁奥无比,蕴含着浩瀚的波动。”

     此时那些天谴兽巨爪划过虚空,都有着一片符文绽放开来。

     这些符文配合着巨爪,有着磨灭道痕的力量,使得始源一族的阵法之威不断减弱。

     “怪不得有阵法护持的情况下这些天谴兽依旧可破阵而入。”

     萧云眸露凝重。

     这些天谴兽有着天生的优势,凭借那些神秘符文,足以破阵。

     此时始源一族的人结成阵势,皆在严阵以待。

     砰,砰!

     巨响震天,那天谴之兽不断出手,使得那阵法光芒暗淡。

     在山巅上始源族几位长者竭力出手,却也是感到了不支。

     不多时,那阵法都开始出现裂缝。

     “大哥哥,阵法快要支持不住了,我们快进入地阵里面。”见得那阵法要破裂,小媛媛那小脸皱起,拉着萧云向着一处山壁所在走去,萧云微微一叹,只得跟随而去。

     这天谴之兽太多了,成千上万。

     地阵位于山腹之内,外面是一个暗灰色金属炼制的大门。

     此时门外有着两个长者守护。

     随着大门开启,小媛媛与萧云得以进入里面。

     此时在这里面有着数千名妇孺聚集。

     这是山巅上的居民。

     在下方城堡当中,也有着一个类似的地阵。

     始源一族,在城堡内有近三万人。

     在这山巅不过近万。

     此刻在地阵内,始源一族的人都将眸光盯着前方的一片光幕。

     这光幕此时正显示着外面的情况。

     萧云进入里面后,先是打量了一下这个地阵的情况。

     地阵很大,宽敞无比,为一种暗灰色的金属构建而成。

     此时在那些墙壁上有着一颗颗灰蒙蒙的晶石闪烁着荧光。

     透过这些荧光,萧云可以看到墙壁上悬挂着许多的弓箭。

     在顶部有着一张暗金色的巨弓,散发出一股晦涩的气息波动。

     那种波动让得萧云呼吸都是不由一窒。

     “这是我族先祖留下的古弓,可惜无人可拉动。”见萧云盯着那古弓发怔旁边一个老妇开口道,“传说若是谁可拉动此弓,可解我族危难,成为能让三大族俯首的纯在。”

     “这弓那么不凡?”萧云眸露惊讶。

     本以为这古弓也就是王道灵器亦或是皇道灵器。

     可听这老妇所言这古弓似乎关系着整个始源族,应当为神器,绝非等闲之物啊!

     此时,许多人不由瞅向萧云。

     就连一些小骇也看向了萧云。

     这让萧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萧云一阵错愕。

     “大哥哥,你能带我们离开这个禁地吗?”

     有几个五六岁的孩童盯着萧云,满脸期许的问道。

     “我带你们离开这里?”萧云苦涩一笑。

     他在这里,实力是最垫底的纯在,连妖兽都对付不了,如何带这些人离去?

     “大哥哥,我们的古祖说有外人将带领我们离开,可是这么多年来就你一人入此。”

     此时小媛媛也是抬头,瞅向萧云,她那双明亮的眸子当中充满了期许。

     如今见得这天谴兽来袭,她也想要带领族人离开此地。

     “你古祖说?”萧云一怔。

     “嗯。”小媛媛点了点头。

     砰!

     也就在此时,巨响震天。

     在外面无尽的天谴兽攻击,将那阵法都击溃了。

     一阵涟漪泛起,那阵法光印生生被撕裂出一个口子。

     然后便有着天谴兽涌入了始源族所居住的区域。

     “出手!”

     也就在此时,一声长喝响起。

     咻!

     当那长喝响起后,那些屹立在空的始源一族的战士皆手持着弓箭,向着虚空射去。

     咻,咻!

     一根根始源箭当空射去,每一道都似可洞穿苍穹,拥有强大的破坏之力。

     那一箭射去足以崩碎山峦。

     这些人的实力皆在宫府境以上。

     呼!

     可是那天谴兽涌入,双翼振动,横扫四方,将一根根箭矢卷飞。

     甚至有些箭矢被卷得倒射而去。

     整片虚空只是见得无穷的箭矢在飞舞。

     那些箭矢山岳都可击碎。

     好在山巅上一些强者出手。

     那媛媛的爷爷大手拂动,将许多倒飞而来的箭矢卷住,而后击向那些天谴兽。

     另外,那手持拐棍的老者也是出手,那拐棍一出,势可崩天,击向那些天谴兽。

     在这些强者的出手抵挡下,那些天谴兽的攻势才略微减弱。

     一些天谴兽也被击杀。

     嗡!

     可是阵法不断崩裂,外面那些天谴兽尽数涌入了始源一族之内。

     这是一群巨大的怪兽。

     如此成群结队的出现,足足有近万头。

     那般数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竭力出手,莫要让这些天谴兽结成阵。”见那些天谴兽涌入了居住区域之内始源族的长者皆是一脸凝重,那媛媛的爷爷全力出手,那大手一动,一片光芒席卷开来要淹没四方。

     不少天谴兽被抹杀。

     吼!

     可是这种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几头强大的天谴兽出现,它们怒吼一声双翼振动,将始源族那些长者的攻击尽数化解,甚至在那巨翼之下,那些箭矢也全部被绞碎。

     仅仅是凭借着那些强大的天谴兽,它们就抵御下了始源族大半攻击。

     而当这几尊天谴兽在抵挡始源族人时,后方的天谴兽则开始凝聚成阵。

     一头头天谴兽展开巨翼悬浮在空,在它们的双翼中有着古老的符文绽放开来。

     这些符文相互衔接,似要化为一个天幕,一股恐怖的大道天威开始从当中弥漫开来。

     那种天威宛若神之劫难,就连躲在地阵内的萧云都是感到一阵心惊肉跳。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