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7章 谁可与之争锋?
    砰!

     当天渊手被赤光淹没后,一声闷响也是骤然响起。

     在那前方虚空,一片赤光爆炸开来,震荡出一片涟漪,恐怖的波动随之肆虐开来,使得虚空都扭曲了起来,波纹席卷,重重叠叠,那扭曲的虚空宛若生起了褶皱。

     那等波动,让人心惊胆战。

     “这波动,要达到准宫府境了吧。”邱浩翔连连后退,眸露惊惧。

     同时,他抬头看去,紧紧盯着那爆炸的中心处。

     却见得那爆炸之处,一道光影闪烁,似有着手掌撤回,然后惨叫声也是骤然响起。

     却见得那名半步宫府境的强者右手一缩,手臂上乌光内敛,那脸庞都因为剧痛扭曲了起来。

     滴滴!

     在他手腕上有着鲜血流淌。

     众人仔细一看,便是发现此人那手掌居然已经消失。

     很显然,刚才萧云那一箭,直接将他手掌都射爆了。

     呼!

     顿时,附近的修者皆是倒吸了口凉气。

     刷刷!

     一道道眸光向着萧云汇集而去。

     那些眸光火热无比,当中的震惊之色也是不言而喻。

     要知道,刚才这影门的强者,只是一手便将那石兽演化出来的虚影给吞没了。

     那气势,何等惊人?

     当初,数名修者出手都无法得逞啊!

     便是这等强者,却被萧云一箭射爆了手掌。

     这差距,实在太大。

     “弓箭?”惊讶之余,众人的视线便汇集在了萧云那右手之上。

     在那里,有着一张赤色的古弓。

     “刚才萧云就是凭借这古弓射爆了那天渊手吗?”邱浩翔眸光闪烁,紧紧盯着那古弓,“瞧这古弓的材质,应该堪比王道级别的灵器了,这萧云居然有这等古弓?”

     他眸露羡慕之色。

     “古弓?”石天岩眸光闪烁,双眸也是紧紧盯着萧云的古弓。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将眸光落在了那古弓之上。

     能凭此一箭射爆天渊手,可以想象,这古弓该是何等的恐怖?

     “若能得此弓,必可助我实力更进一步。”许多人眸露贪念。

     只是众人也知道,这古弓可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此时,最为震惊的莫过于影门的修者了。

     “这小子居然有这等灵器?”那几人面面相觑,一时眸露迟疑。

     此时眸光转动,待得这几人在瞧得那队长被射爆的手臂后,心都是一寒。

     那古弓威力太强了,连半步宫府境的强者都不可抵挡。

     他们才元婴九重,又该如何拿下萧云?

     “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这萧云!”那名队长忍受着剧痛,喝道。

     这七人为影门的影子卫。

     “不惜一切代价?”闻言,剩下几个影子卫,眸光一闪。

     “动用禁器。”那队长沉声道。

     “嗯。”闻言,众人点头。

     当下,七名影子卫手掌皆是一翻。

     众人掌心,出现了一件禁器。

     禁器当中有刀刃,还有元光球,里面封印着强大的能量,一旦触动禁制便将爆发出恐怖的波动,虽然这些禁器威力不大,却也堪比半步宫府境一击,如今七个人一起出手,就连准宫府境的修者都要饮恨。

     “这些人都动用禁器了?”

     “好猛!”

     “他们和那萧云到底有什么仇恨?”见此,不少人心都要跳了出来。

     禁器。

     许多大族子弟都有。

     如石天岩,他也有。

     可这是保命手段,不敢轻易动用。

     如今这七人居然为了对付萧云都在第一时间催动禁器。

     瞧那架势,这些人根本不是来参加万族争霸战,而是来灭杀萧云啊!

     呼!

     七个人,七件禁器,那禁纹流转,开始有着晦涩的波动迸发而出。

     那种波动如同狂涛骇浪,使得那些围观的修者纷纷后退。

     “这下看你还不死?”秦会也是连忙后退,可瞅向萧云时却是狰狞一笑。

     “禁器?”见此,萧云那眉头也是弯了起来。

     当下,他手掌光芒一闪,一根箭矢出现。

     这根箭矢刻着古老的符文,当中所散发出来的波动比起先前那一根明显还要强大。

     在天谴之地时萧云就特地打造了几种类型的弓箭。

     有伪王道级别的,有王道级别的,还有皇道级别的。

     只是怕引人觊觎,所有萧云开始用的是伪王道级别的。

     如今这些人全力出手,他也只得将那根达到王道级别的箭矢取出了。

     箭矢搭在弓上,随着萧云的灵魂力,真元注入当中,上面的符文开始闪烁着光芒。

     而此时,影门的修者也开始出手。

     首先是那六个元婴九重境的修者出手。

     轰!

     铺天盖地的攻击向着萧云倾覆而下。

     刀光裂开,斩出了一道裂纹。

     光球闪烁,有着恐怖的波动席卷开来。

     ……

     在这六人身后,那个断腕的半步宫府境修者也开始祭出一件禁器。

     不过他祭出的禁器却是一尊四方鼎。

     那鼎口倒扣,有着幽纹闪烁,宛若一个深渊,要吞没一切。

     他知道萧云那箭矢威力巨大,故而打算先让那六人削弱那古弓之力,在萧云力竭之时他再趁势出手将之一举拿下,如此,纵使萧云身怀禁器,也无法逃出他的掌控。

     “纵使你七人一起出手又如何?”萧云洞若观火,自然将那人的心思看了出来,不过对此他却无所顾忌,那手中的弓弦一动,长箭裂空,直接向着前方洞穿而去。

     咻!

     一片赤光射过虚空。

     在这赤光当中有着炙热的光芒绽放开来。

     然后众人便是看到,赤光席卷一方,以不可抵挡的气势将影门六人的禁器淹没。

     “这……”见此,影门的七个影子卫眼瞳皆是骤然一缩。

     这根箭矢的威力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这根古箭,威力比刚才的强大了不止数倍!”那个队长也是满脸惊讶。

     此时他那灵器祭出,可不等出手,那赤光已经洞穿而来。

     然后,在无数道眸光的注视下,影门的七个青年皆被那箭光所淹没。

     砰!

     一声巨响传出,虚空颤抖,有着裂纹蔓延,惊人的波动席卷开来,将附近的树木化为齑粉,就连那前方的小径都被波及,有着一片符文绽放开来化为一个封印,抵挡余波。

     咚咚!

     石天岩等人纷纷后退。

     “这一箭好恐怖?”邱浩翔眸露震惊,“只怕这已经达到宫府境的气势了吧?”

     “怎么可能?”秦会被余波震飞,他口中吐血,那眸子当中尽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而当这些人落地之后,前方余波消散,那七名影门的修者俨然化为了一片烟灰。

     七个青年就此殒落。

     而此时萧云手持古弓,屹立于那小径前,他衣袂飘飘,长发飞扬,那眸子当中有着凌厉的光芒闪烁,那光芒当中所携带的寒意使得附近各方势力的修者感到胆寒。

     “太彪悍了!”众人瞅向萧云,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刚才可是有七个强者催动禁器。

     那等威力,连准宫府境的修者都要忌惮。

     可这七人却被萧云一箭灭之。

     “如此底蕴,唯有那些大宗族才有吧?”

     许多人心中暗忖。

     可是萧云明明不是出自大宗族啊?

     “难道他是萧氏宗族眸个大人物的私生子?”有人心道。

     不然他怎么会有这禁器?

     “会不会是那萧六爷的私生子?”一些人小声议论。

     ……

     “都殒落了?”秦会眸光眨动,一脸茫然。

     对于影门这些人的修为他可是清楚无比啊!

     最差的都有元婴九重,当中的队长更有着半步宫府。

     可此时却殒落在萧云之手。

     “你怎么有如此浑厚的底蕴?”

     秦会满脸不可置信的将萧云盯着。

     当初萧云以天幽寒莲灭杀了秦万里。

     这已经很震惊了。

     可他此时还有这等宝物在手。

     一般的人岂有这等底蕴?

     禁器可不是说拿出就拿得出手啊!

     “你下地狱去问吧!”萧云一步迈出,当下手心出现了一根弓箭。

     这是伪王道级别的箭矢。

     咻!

     弓弦拉动,长箭一闪,向着秦会射去。

     “不!”长箭射来,赤光摄人,散发出可堪比准宫府境的波动,那波动震人心魄,秦会当即便是长喝,露出满脸惊恐之色,可惜,箭光一闪,奇快无比,尤甚流星。

     只是光芒一闪,下一刻那箭矢便已经洞穿了秦会的心脉。

     咻!

     萧云手掌一动,箭矢回旋,落在了掌心。

     对于这元婴七重境的修者他甚至不需要催动箭矢当中的禁纹。

     噗!

     而此时秦会心脉破碎,气血喷洒,生机顿觉。

     八个敌人,就此殒落。

     呼!

     萧云手掌一动,那秦会身上,一枚腰牌浮现。

     当中的龙纹闪烁,悬浮在空。

     一共七道龙纹。

     “这是金鼎龙纹!”见此,许多人眼睛一亮。

     金鼎龙纹,若是吸收可增加自己腰牌的龙纹之力。

     只是众人看了一眼那萧云,都不敢妄动。

     “七道龙纹么?”萧云嘴角露笑,取出了自己的腰牌。

     随后,他腰牌上有着符文闪烁。

     那虚空当中七道龙纹似受到了牵引,一下就没入了萧云的腰牌之内。

     不过,这七道龙纹蠕动,最后只是融合成为了一道龙纹烙印在萧云这腰牌之内。

     “此人只达到了七响,龙纹之力不够,七道也仅仅堪比我一道龙纹罢了。”

     萧云心中了然。

     此时,这道龙纹刚好弥补了他耗去的那一道。

     做完这一切后,萧云眸光一动,扫向四方。

     当这眸光所过,附近许多人都眸露怯意,噤若寒蝉。

     在先前众人都对萧云一脸不屑,还有鄙夷。

     如今这些人都深怕萧云记上自己。

     毕竟,连那七人都饮恨在萧云之手,还有谁可与之争锋?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