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4章 坠日之渊?
    随着萧云被空间裂缝吞没,颜氏姐妹也是迈入当中。

     眨眼间两人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何苦了?”

     望着那对姐妹被空间裂缝吞没,杨海芯悠悠一叹,不过心中也是有着一丝莫名的羡慕。

     至少这两人有着那么一个值得她们不顾一切的人。

     可是她了?

     “呵呵,被吞入了空间裂缝当中吗?”远处,秦万里见得此幕后却是放声大笑。

     “如今萧云被空间裂缝吞没,必死!”另外一些天狼山脉的长者也是眸露狰狞之色,他冷幽幽的说道,“如此一来,也就不用担心武宗有后辈子弟崛起来找我天狼山脉寻仇了!”

     “唉。”尹使者叹息,连连摇头。

     本来他想举荐萧云入天宫,哪知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此时,那虚空当中的空间裂缝逐渐愈合。

     当初那荀舵主发出的攻击因为空间裂缝而溃散。

     只是此时他眸光狰狞,望着那愈合的空间裂缝,整个人都要发狂了。

     “一个身具无暇体质,拥有着上古神眸本源印记的天才就这么殒落了?”荀舵主怒吼,那双眸子当中幽光闪烁,宛若有着深渊在搅动,这一次他不惜远来此地,不想会如此?

     “任天渊,老夫要让你生不如死!”荀舵主出手,那九幽天河怒卷,向着那任天渊袭击而去,此刻任天渊气息孱弱,眸子当中光芒暗淡,他竭力出手,却被击飞于空。

     耗竭了大量本源的他根本无法与荀舵主一战。

     “武宗要完了!”

     “真是风云变化莫测啊!”见任宗主已无一战之力,各方势力的修者皆是悠悠一叹。

     就在荀舵主要去抹杀任天渊时,虚空蓦地蠕动。

     一个男子迈步而出。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一个身穿锦袍的男子,他身上有着天宫的标志。

     此人才出现,便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是天宫的人?”见此,许多人心惊。

     “终于来了吗?”尹使者微微松了口气。

     从大战开始之际,他就通知了天宫的人。

     不想这么快有人来支援。

     此人很强,为一尊真正的婴墟境强者。

     “不好,天宫来人了!”影门的修者汇集在一起,皆眸露忌惮。

     “撤!”荀舵主眸光一闪,那大手一动,将任天渊卷入身边,最后向着远处遁离而去。

     “想走?”天宫的使者出手。

     他大手一动,遮天蔽日,要笼罩四方。

     最后,荀舵主祭出一件禁器,虚空发生爆炸。

     轰!

     巨响震天,恐怖的波动弥漫开来,惊天动地。

     影门的修者多数携带禁器,为的就是撤离时所用。

     见影门的人遁走,那天宫的使者并没有继续追寻。

     对于这个势力的人他也是有些忌惮,所以刚才出手时还留了几分力气。

     不然他刚才全力出手,足以碾压影门的人。

     当天宫的强者出现,南幽城这片区域才平静下来。

     只是此时的南幽城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

     南幽城一战,影门殒落了两尊宫府境强者。

     天狼山脉,秦万里被废去了一臂,秦隆天殒落。

     武宗的弟子因为天宫的使者来人,得以幸存。

     只是这一战任宗主被擒,老宗主受伤,耗竭了本源,实力不济,武宗注定衰落。

     随着这一战,天都南部边陲的局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动。

     当然,更多的是为萧云感到惋惜。

     一个天才,却如此殒落,让人轻叹。

     颜诗妃姐妹的重情也是为世人所传。

     不过当所有人认为萧云与那颜氏姐妹将要殒落时,在一片神秘的禁地之内正有着两个少女躺在一张形式古朴的玉床之上,在她们的身前还有着两个绝美的妇人。

     若是萧云在此,便可以认出躺着的两个女子为颜氏姐妹。

     至于床榻之前的那两个美妇,却是两个禁忌一般的人物。

     一个美艳无比,眉宇间充满了魅惑,那一举一动都似可夺了人心魄,让人为之沉沦。

     另外一个绝美冷艳,面若有着寒霜遍布,那双眸子当中光芒闪烁,似可杀人于无形。

     “没有想到在我们这暮年之际,居然会有这么两个丫头也陷入了这坠日之渊。”那个美艳的妇人,美眸眨动,嘴角带着些许笑容,将那床榻上的颜氏姐妹盯着,喃喃道,“这个女子天生媚骨,倒是适合我的衣钵。”

     她眸光微动,将颜诗妃盯着,那媚眼当中尽是满意之色。

     “衣钵?”旁边那冷艳的妇人却是不为所动,淡淡的说道,“你我被困在这坠日之渊多年,一直未能脱困,如今也即将油尽灯枯,有人继承衣钵又如何?难道你还指望她给你去报仇?”

     “师妹,你莫非忘记了坠日之渊每隔五十年那封印将有个薄弱之处,若是合你我之力,自可撕裂出一个口子让这两人离去,若是好生培养,或许也可为你我报仇。”

     那美妇人笑道。

     “送她们离去?”闻言,那冷艳女子眸光微动,旋即喃喃道,“合我二人之力的确可以撕裂那封印,因为要控制封印无法自己逃离,可让这两个丫头离去还是能办到。”

     “只是你以为凭借这么两个人就可以对付那薄情之人吗?”不过,很快她依旧一脸冷艳。

     似乎对于这个提议并没有太多兴趣。

     “当年你我本可掌控局势,若非师妹你最后手下留情,岂会让师兄有活命的机会?”美艳妇人悠悠一叹道,“若这两人真得你我传承,未尝没有机会报仇,至少可以给那老鬼带来些麻烦,让她知道你我尚在世间,你我也不至于整日在这禁地当中长叹,后悔了。”

     “这倒是。”冷艳女子微微点头,道,“只是这个女子资质太低了。”

     很快她又摇了摇头,似乎对颜诗嫣的体质感到失望。

     “师妹修的是无情剑,谈何资质?”那妩媚女子却是摇头一笑。

     “先等她们醒来在说。”那冷艳女子点头,道。

     “她们遇到的空间裂缝并没有什么乱流,伤势不重,应该很快就可以醒来了。”

     妩媚女子笑道。

     此女说话一直嘴角有笑,那狭长的眸子眨动时有着勾魂夺魄之力。

     这等女子任由哪个男人见了都要为之疯狂。

     不大一会,颜诗妃眼皮微动,那眸子缓缓的睁开。

     “这是哪里?”颜诗妃那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旋即那狭长而妩媚的眸子便是睁开了起来,待得眸子睁开,她所看到的是一个晶莹剔透,宛若玉石雕成的屋顶。

     待得眸光一转,她便是看到了一个媚到骨子的绝美女子。

     这种媚没有一丝做作,浑然天成,完全是天生,那一举一动,让人无法忘记。

     就连颜诗妃瞧得这个女子后也是被深深的吸引。

     “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美之人?”颜诗妃心中惊讶。

     旋即她眸光微动,又看到了一个冷艳之极的女子。

     此时那个女子也正盯着她。

     那眸光凌厉无比,似可杀人于无形。

     只是一道眸光而已就让颜诗妃感到了恐惧。

     同时她心中也狐疑不已。

     “这是哪里?”颜诗妃的眸子转动,环视着四方。

     此时的处境让她感到诧异。

     若是自己殒落,身边怎么会有着这样的两个奇女子?

     一个妩媚绝世,一个冷艳摄人。

     两个人宛若两个极端。

     “这是坠日之渊,如今你身在海心寒玉炼制成的宫殿之内。”

     那妩媚的女子笑道。

     “坠日之渊?”颜诗妃眸露狐疑,喃喃道,“我不是被空间裂缝吞噬了吗?”

     “我没有死?”此时旁边的颜诗嫣也是醒来,她眸光转动,露出满脸狐疑之色。

     “你们运气好,遇到的空间裂缝没有乱流,得以活了下来。”妩媚的女子嘴角露笑道。

     “活了下来吗?”然而颜诗嫣却是一脸呆滞,那张娇容上看不出一丝欣喜之色。

     “萧云哥哥了?”她左顾右盼,却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影。

     旋即她心神一动,一面腰牌浮现。

     “若萧哥哥未死,应该可以凭此感知。”她带着满心的欢喜,开始催动腰牌的信息。

     只是几番查询,她并没有发现萧云的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在她腰牌之上已然没有了别人的信息。

     唯有她姐姐颜诗妃的信息而已。

     “这里是坠日之渊,可以隔绝一切的信息。”那冷艳女子淡淡的说道,“再者,你们乃是被空间裂缝传来,若是距离故地太远,这腰牌也无法感应到他人的信息。”

     腰牌上虽有阵纹,可是距离太远,阵纹也将失效。

     除非是盖世强者炼制的腰牌才可以感应浩瀚地域的信息。

     “你们来自哪里?”那妩媚女子问道。

     对于这对姐妹她们也是颇为好奇。

     “我们来自天都域……”颜诗妃开口,简单的说了下自己被空间裂缝吞噬的过程。

     “殉情?”

     闻言那冷艳女子却是一脸淡漠道,“这世间的男人皆薄情寡义,你们如此,值得么?”

     “萧云哥哥不是那样的人。”

     颜诗嫣小嘴抿起,反驳道。

     她依稀记得被空间裂缝吞噬前的场景。

     本来萧云有机会逃离。

     可是他并没有舍弃任可馨离去。

     为了那小师妹他舍死忘生,如此男儿,岂是薄情寡义之辈?

     她的萧云哥哥还是以前的萧云哥哥,从未改变。

     所以她不容许别人说萧云一句坏话。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