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6章 南幽乱【求月票】
    任天渊牵引来武经之力,气势攀升,他与荀舵主一战,已经不分上下。

     只是那荀舵主毕竟是准婴墟境强者,他已经要触及婴墟境了,想要将之击败却并没有那么容易,也就导致任天渊也只是堪堪与之争锋,想要将此老击败并没有那么容易。

     轰隆隆!

     此刻武宗之内,巨响震天,大战惊人。

     太上长老与另外一个宫府境的强者交手,倒是稳住了局势。

     另外一边,大长老等人主持阵法,联合那数以十万计的修者抵御秦隆天等人的攻击。

     双方的交手倒是不相上下。

     然而武宗边缘,光芒闪烁,那几个留守在外的强者遁来。

     当中有人为宫府境的强者,他手持着一柄暗黑色长刀,直接向着大长老等人杀去。

     刷!

     那刀芒惊天将那阵法一举破裂。

     “杀!”当阵法被破,另外一些准宫府境的强者当即杀入人群当中。

     顿时那阵法溃散,不能力敌。

     “说,那丫头在哪?”那名宫府境的强者出手,抓住一个元婴境修者的脖子道。

     “我死也不说。”那人态度坚决,宁死不从。

     “无知。”那宫府境的修者冷哼一声,“你不知道我影门的人最擅长搜魂之术吗?”

     当下他眸光如幽,有着恐怖的符文侵入对方脑海。

     一些信息被他所知。

     “什么!那丫头还在南幽?”当得知这信息后,此人勃然大怒。

     通过搜魂,影门的强者得到了一个消息。

     那便是任可馨等人前往南幽还未归来。

     这个消息显然与天狼山脉提供的有所相差。

     “这是怎么回事?”此人眸光一闪,瞅向了旁边的秦隆天,那眸子当中尽是质问。

     “回大人,或许这是我族通报的消息有误,还请您息怒!”秦隆天冷汗淋漓连忙说道。

     “消息有误?”那人语气冰冷,厉喝道,“这等消息,也会有误?”

     “大人,当下要做的应该是拿下那丫头。”秦隆天冷汗淋漓,连忙开口。

     此时他也知道事情败露,只求转移视线。

     不然要是影门怪罪下来,他们天狼山脉也将遭殃。

     “南幽在何地,给我坐标!”那宫府境的修者沉声道。

     当下,秦隆天连忙将坐标告知。

     “还好不远!”此人微微点头。

     “撤!”随后,这宫府境的强者带领着几个修者连忙遁出了武宗。

     “什么!那丫头不在此地?”此刻,炬使等人都得到了这个信息。

     闻言,众人神色皆变。

     此时大战已启,若是打草惊蛇,那丫头逃跑了怎么办?

     “若是那丫头逃离了,唯你是问。”炬使大怒,瞅向秦万里。

     随后他竭力出手,遁出了武宗。

     那荀舵主也是竭力出手,打算撤退。

     “给我留下。”任天渊出手,连忙阻止此人。

     “就凭你也想留我?”荀舵主冷哼一声,他祭出一件王道灵器,击退武经,然后整个人宛若一条天河,向着远处遁去,最后,他也是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影门的人来的突然,走得也快。

     “这些人都退了?”见此,武宗的人诧异不已。

     “他们得知了任小姐的消息。”有人开口,露出满脸凝重。

     “什么!”听得此言,任天渊脸色大变。

     他眸光开阔,似要洞穿天地。

     在武宗外,影门那率先撤退的宫府境修者催动了一个阵盘,此时俨然在沟通空间之力。

     “这是传送阵盘,可助人随身传送!”见得那个阵盘,任天渊一脸肃然。

     传送阵盘。

     这是类似传送阵的存在。

     只是这等宝物可以随身携带,相比而言,比起传送阵还高级。

     一般的人根本不可得到这等宝物。

     可是影门的人达到一定级别却皆有一件。

     “馨儿!”见得影门的人催动了阵盘,任天渊眸光一闪,他的心都似要跳了出去。

     显然,这些人打算要去南幽,擒拿任可馨。

     “不,我绝不能让馨儿一事!”任天渊眸露绝然,在喃喃一句后,步伐迈动,向着武宗内的传送阵所在遁去,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这个女儿,绝不能让她被命数所伤。

     “天渊!”老宗主开口。

     “馨儿命不该如此,我必须救她,哪怕是死!”任天渊步伐迈动,只留下这么一句话,旋即便消失在众人视线当中,下一刻,他出现在了那传送阵所在,他大手一拂,元晶石注入阵眼之内。

     嗡!

     阵法随之开启。

     “老宗主,我们怎么办?”见任宗主要开启阵法,前往南幽,大长老一脸肃然。

     “宗主远离武宗,将难以牵引武壁古经之力,纵使可以牵引也不如刚才十分之一,届时,他定将无法与那影门的人争锋!”

     二长老露出满脸担忧。

     刚才任宗主之所以可与荀舵主争锋,完全因为武经。

     若是远离武宗,古经加持的力量减弱,他只怕难以力战。

     同样,老宗主若是离开武宗,那战力也将下降。

     对于武宗的强者而言,离开一战,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我已年迈,死不足惜,天渊为我一手带大,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老宗主遥望着远处虚空,叹息道,“若是天命如此,那么便让老朽尽最后一分力气吧。”

     叹息一声后,老宗主也遁向了那阵法所在。

     “这……”见此,大长老等人一脸悲伤。

     那太上长老也是眉头紧锁。

     他想迈步,跟随而去。

     只是,若是他殒落在外,武宗再无宫府境强者坐镇,日后必将覆灭。

     最后太上长老顿步,没有跟随而去。

     因为武宗必须留下一尊强者。

     “我们去看看。”二长老眸光一闪,决定去南幽。

     他们不过半步宫府,准宫府境,就算殒落,也影响不了大局。

     “我们也去。”在武宗虚空,有青年迈步而出,皆是一脸肃然。

     虽然他们知道自己去也无用。

     可是如今两位宗主皆以离去,他们也想去一观。

     就算是送别吧。

     “好,愿意去的就去吧。”大长老眸光一闪,在准备离去时,他顿住脚步,瞅向四长老,道,“只怕此后我武宗将要落魄,不知未来局势如何,若有天才弟子想离去,可任由。”

     一个宗派若是没有强者坐镇,距离覆灭不远。

     特别是如今得罪了影门,难以保证这些人会否来此灭宗。

     故而大长老有此一言。

     “你们谁若想退宗,可自行离去。”太上长老也是悠悠一叹,那老眼当中露出几分悲伤,向着远处那些后辈子弟道,“若是有谁将来有所成就,可来光复武宗。”

     “我等誓死与宗门共存亡!”

     “我等誓死与宗门共存亡!”武宗内音波震天,许多人不愿退宗。

     这里让他们成长,皆是不舍。

     离开了武宗,他们又该去哪?

     “好,好!”大长老点头,道,“骨气可佳,只是宗门的延续更重要。”

     留下这么一句话,他就此遁离。

     此刻,武宗之内,那阵法闪烁,任宗主已经离开此地。

     老宗主也跟随离去。

     在武宗之内,气氛显得格外凝重。

     山风拂动,宛若一曲悲歌奏响。

     在刚才,众人已经见识了荀舵主等人的实力。

     在武宗内任宗主与老宗主凭借着古经加持之力还可与之一战。

     可离开了武宗,他们又如何自保?

     对方可是有着四尊宫府境强者,一尊准婴墟境强者啊!

     不难想象,那两位宗主将会沦落到什么下场。

     所以,众人皆悲,却又是无能为力。

     因为宫府境以及准婴墟境的强者太强大了,远远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触及得了。

     此时,南幽城。

     在古城之外,到处都是苍莽巨山,此时在耀眼的天际,有着旭日升起。

     温煦的阳光照耀在那古城之上,使得那些布满沧桑痕迹的古迹在次浮现于眼。

     此时,城内一片安静。

     随着终极盛会的落幕,各派修者那绷紧了许久的心也是好不容易放松了下来。

     武宗的弟子更是带着满脸欢喜,好好的休息了一天。

     昨天,对于武宗而言,是一个难得的日子。

     评级盛会获得第一,注定将成为南部边陲最为瞩目的宗派。

     萧云获得拜入天宫的资格,更是让武宗多了一分希望。

     若是这个青年在天都崛起,只要他念及旧情,想必也是能让武宗辉煌一时。

     对此,吴殿主感到很满意。

     只是这种喜悦并没有保持太久,当那旭日初升之时,一道宗门传来的消息让他大惊失色。

     “宗门巨变!”当得到这消息后,吴殿主的眸光彻底阴沉了起来。

     当即,他召集了杨执事等几位长者。

     “什么?宗门发生了变故?”听得此事,杨殿主等人皆是一惊。

     “天狼山脉,带着一个叫做影门的势力杀入了我武宗之内。”吴殿主一脸肃然说道。

     “那现在宗门如何了?”杨执事问道。

     “如今,那些强者已退,只怕是杀来了这南幽城!”吴殿主满脸凝重,说道。

     “什么!”闻言,那几位长者皆是一脸诧异道,“他们杀来南幽城干什么?”

     这让人诧异。

     “那些人是要擒拿馨儿道。

     “擒拿馨儿小姐?”杨执事等人一脸诧异。

     嗡!

     也就在此时,南幽城外,那虚空当中,人影蠕动,影门一个强者带着几位准宫府境的修者杀来,在他身边,还有着秦隆天,这赫然是那第一个从武宗撤离的宫府境强者。

     【月底求月票,今天晚上12点后将在加更一章】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