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86章 离别【求月票】
    “告辞!”

     天妖古城,各族的皇者,后辈相互告别。

     在寒暄一番之后,各族的皇者带着自己的后辈子弟陆续离开这片天妖断脉之地。

     而萧云则是与吞天雀一起回到了褚氏一族。

     吞天雀族内。

     “如今我的道伤已经恢复!”在一处大厅之内,褚父眸子当中有着精光闪烁,整个人都充满了一股皇者之势,此时距离萧云等人从那天妖古回来已经有十天了。

     期间,萧云取出了涅槃心莲的一片叶子,供褚父服用。

     凭借着这片叶子,褚父的道伤逐渐愈合。

     而到了今天,它不仅完全愈合,那气息还比以前更加强大了起来。

     这可是吸收了神之精气孕育而成的神萃。

     再者,涅槃心莲不比别的神萃。

     此物当中有着涅槃奥义。

     涅槃带着生机,让人浴火重生。

     这种神萃用来修复根基是最好不过了。

     “呵呵,老十三,你道伤恢复,想必不久后便可踏足皇道了!”那褚老皇眸露笑容。

     “三个月后,我将冲击皇道!”褚父一脸自信。

     它天赋本就极高,只是在出入禁地时被伤了根基,一直没有寻得合适的灵萃修复。

     可在这期间,它也是生生的踏足了准通天境。

     这二十年来,它积蓄的已经足够了,称皇已是指日可待。

     “恭喜父亲!”旁边,褚天霞一脸笑容。

     父亲能恢复根基,让她高兴不已。

     褚天鸣此时也是颇为兴奋。

     这些年来它流落在外,心里一直牵挂的便是那受伤的父亲。

     自己身为儿子,却不能侍奉在身边,还要让老父担心,它很是自责。

     如今父亲根基恢复,吞天雀别提多高兴了。

     “这次多亏萧公子了!”褚父脸露笑容,瞅向了萧云。

     “伯父为天鸣的父亲,萧云与天鸣为生死兄弟,这也算是为它尽一点心意罢了。”

     萧云淡然一笑。

     “天鸣有你这样的兄弟,是它的福气。”褚父点头,一脸笑容。

     吞天雀失踪六年,如今归来,**被毁,在得到这个消息时褚父那心中也是自责。

     可此时看来,它却是暗暗庆幸。

     经过这次磨砺,自己的儿子已经变得更加的坚韧了。

     不仅如此,它还结交了一个如此出色的兄弟,以后那成长道路想必也将顺畅许多。

     萧云所展现出来的天赋与底蕴,可是有目共睹啊!

     “父亲,只怕再过些时候,我将要远去。”见父亲这般高兴,吞天雀本不想开口,可最后却还是将心中的打算说了出来,神殒禁地,吞天至尊的传承,九转神丹所在……

     这些,它都要去一探。

     不仅是它,也是为了萧云。

     它也是知道,萧云一直想要为那小师妹复活。

     可要为她复活,九转神丹显然是最佳之物了。

     再者,萧母也在姚氏自绝,萧父如今生死未卜。

     如今的萧云,只怕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天都域了。

     “远去?”闻言,褚父神伤,不过稍许之后,它便是恢复了神色,那眸中露出难得的慈爱之色,“你要离去也可,不过在外面一切小心,若不能成为至强者也是无妨,在这里,你还有着一个父亲,还有着一个氏族,我们会为你遮风挡雨。”

     “当然,若你有事,也可知会我们。”褚父道。

     “是啊!”褚天霞道,“小弟,你若有事,大可叫上我们。”

     “叫上你们?”闻言,吞天雀苦涩一笑。

     它要去神殒禁地。

     它要去天都域。

     妖域与天都域不知相距多远。

     当中不知隔了多少禁地。

     “可惜人族不能与我妖族相通。”那褚氏的老皇也是微微一叹。

     “父亲,叔祖,你们就别担心,孩儿定会安然归来的!”吞天雀眸光略显红润,说道。

     “嗯。”褚父点头,而后道,“离别之前,你与天霜再去见一面吧。”

     “是!”吞天雀点头。

     ……

     “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在褚氏的一处山巅,吞天雀瞅向旁边的萧云。

     “半个月后吧!”萧云道。

     “好,半个月后,我去孔雀城一趟。”吞天雀说道。

     “好!”萧云点头。

     接下来,他开始闭关。

     在天妖古域,萧云可谓是收获不小。

     在入古域时他本来就可以突破了。

     在天妖古域,他出入涅槃海,让他积累得更加的浑厚了。

     不仅如此,在凤凰崖时,借助那涅槃碑,他‘转世’九十九世,更是感悟颇深。

     特别是第一世,他直接修成了神灵。

     虽然对于这一世的记忆已经模糊,可是萧云心中依旧残留着那么一丝感悟。

     如今,归来之后他就一直在闭关。

     也仅仅是褚父恢复根基后才出来一下而已。

     眨眼间,半个月便过去。

     而萧云将那感悟,将自己的底蕴已经积蓄到了一个巅峰。

     这天,在吞天渊之内,那虚空当中有着浩瀚的劫云凝聚。

     而萧云此时则屹立在一处山巅。

     在他头顶有着浓郁的劫云凝聚。

     “好强大的天威!”当劫云凝聚,那天威笼罩,使得吞天雀一脉许多人为之动容。

     轰!

     待得一声巨响落下,一道劫光降下。

     天劫,就此开始!

     这次天劫极强!

     萧云的战武魂与元婴及灵魂融合,使得他这劫威也是骤然提升。

     轰!轰!

     雷声不断,劫云不散,似乎永无止尽。

     萧云沐浴在雷海,感悟着那天劫之力。

     “如此多的劫雷,简直是见所未见啊!”

     “这是婴墟境修者该渡之劫吗?”吞天雀的族人都瞧得惊呆了。

     那天劫不时演化出宫殿,巨人落下。

     甚至当中还出现了麒麟与凤凰的影子。

     如此多劫雷,就连王者都为之动容。

     “这青年集如此多神通一身,真是不简单啊!”褚氏许多老皇也是微微一叹。

     这天劫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才结束。

     终于,劫云消散,天威不在。

     山巅之上,萧云双眸微眯,那身上有着劫纹被不断的融入体内。

     浩瀚的天地元气也是向着他汇集而来。

     在这天地元气的补给之下,萧云的气势在不断攀升。

     “婴墟五重,这家伙又一次渡过了两劫!”山巅远处,吞天雀暗道。

     “真是个怪物啊!”许多褚氏的后辈子弟忍不住喃喃道。

     待得吸收了足够的天地元气之后,萧云身上的气息才不断的内敛。

     “婴墟五重!”感应着自己此时的境界,萧云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如今他踏足婴墟境已经有一年多了。

     这个速度,说快不快,可若是相对于萧云这种将自身底蕴积累到极境的人而言却很快了。

     虽然只是婴墟五重,可他的战力却要超越诸多婴墟九重,乃至是准神通境的修者。

     可以说萧云的底蕴绝非常人可比。

     “我们去孔雀城吧!”当吞天雀遁来后,萧云说道。

     “好!”吞天雀点头。

     而后,在褚天霞的陪伴下,众人凭借着传送阵来到了孔雀城。

     五天后,孔雀城。

     在孔雀族一处大殿之内,萧云等人依次落座。

     孔雀公主,孔七公子赫然在列。

     如今距离天妖古域已经过了一个月。

     此时孔七公子与孔雀公主赫然在十天前踏入了神通境。

     除此外,大殿之内,还有着几个青年。

     这些青年当中,七杀公子,麒麟公子,麒麟公主,凰女,赫然在列。

     只是此时它们,已经踏足神通境了。

     这些人都是天之骄子,本来就可以踏足神通境了。

     当初它们迟迟没有突破,就是想要入天妖古域寻找神灵传承。

     如今它们在天妖古域有所收获,在闭关一个月后,很自然的突破了。

     此时,这些人会来此,皆是听到了萧云要离开的消息。

     “萧兄要离开妖域?”麒麟公子眸露诧异,询问道。

     “正是!”萧云点头道。

     “妖域与人族万年来已断了往来,你如何归去?”那七杀公子也是眸露肃然。

     “我们将穿过禁地,前往天都域!”吞天雀说道。

     “穿过禁地?”麒麟公子一脸惊讶,说道,“你说的是那片古神禁地吗?”

     “正是!”吞天雀点头。

     “那里可是很危险啊!”闻言,麒麟公子,微微一叹。

     “古禁地?”旁边,那神凰公子也是一脸肃然。

     那片古地,比起天妖古域不知要凶险多少倍。

     纵使皇者也不敢深入当中。

     想要穿越禁地,前往人族谈何容易?

     孔七公子也是微微摇头。

     它早就知道了萧云和吞天雀的打算。

     对此,它并不赞成。

     只是这两位执意如此,它也不好多言。

     孔雀公主更是舍不得吞天离开。

     只是,吞天却执意如此。

     它不仅仅是为了吞天至尊的传承,不仅是为了九转神丹。

     它更是为了萧云。

     若它不带路,只怕萧云真的无法前往天都域了。

     所以不管如何,这次它必须去那古之禁地闯一闯。

     孔雀公主心中虽然不舍,却也只得任吞天雀去了。

     毕竟,她也算是被萧云救过。

     既然萧云执意要离开,自然得帮。

     本来她也想去那古禁地,可是吞天雀执意不让她去。

     “今天,或许便是我们最后一聚了。”萧云向着众人举杯,心中也有些不舍。

     他来妖域才一年多两个月而已。

     可是这期间发生的事情却让他难以忘怀。

     从那海域到麒麟神殿,再到孔雀城,天妖古域。

     麒麟公主开始对他要打要杀,到如今的情意绵绵。

     期间的经历,他感觉宛若一场梦。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