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报仇雪恨【求月票】
    伊伊出手,神力流转,将那准通天境的强者束缚。

     在这种神力之下,这准通天境强者那元婴乃至真元都已不受控制。

     甚至,这幽袍男子感觉自己的灵魂意识都有着呆滞。

     在这种情况下,他知道,自己完了。

     这下他彻底落入了敌手。

     而当这幽袍男子身子呆滞时,附近那恐怖的波动骤然消散。

     大战,似乎就此停止。

     “就这么结束了?”感受着那莫名消散的恐怖波动,远处的修者都一怔一怔的。

     在他们看来,这等强者大战,不应该是天崩地裂么?

     可怎么这么快就没有动静了?

     “大人的气息似乎在内敛啊?”

     “难道影门的大人败了?”而那刚才还一脸欢喜,等候着看萧云如何殒落的天狼山脉修者此时却是一个个愣在了原地,在他们眸子当中有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涌现。

     与此同时,一种恐惧也是随之从心底涌现。

     若这来自影门的大人都无法将这青年拿下,那么他们天狼山脉又该至于何地了?

     “一切该结束了!”

     当那准通天境修者被拿下后,萧云那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伊伊,控制好他!”而后他眸光一动,说道。

     “呀!”伊伊点头,将这准通天境强者摄入了吞天塔内。

     然后小家伙也进入了当中。

     呀!

     在塔内,小家伙开始收刮这尊强者身上的宝物。

     而外面,萧云眸光一动,视线却是落在了远处。

     那里正有着天狼山脉的修者汇集。

     “不好!”当感受到了萧云的眸光后,秦山眸光一沉,暗叫不妙。

     “撤!”当下他大手一卷,立即包裹着他的儿子,遁向远处。

     “今天,天狼山脉一族,一个人也别想逃!”当这些人遁逃之时。那低沉而冰冷的声音便是从萧云的口中吐出,这音波如雷,向着九霄,落入了这天狼山脉每个人耳中。

     当这声音震荡开来后,一股恐怖的波动随之弥漫开来。

     却见得萧云身子一闪,便是出现在了数十里之外。

     “秦山,死!”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而后。那正遁逃的秦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束缚。

     在这种力量之下,他的遁飞速度骤降。

     同是婴墟境。可他与萧云的差距却如有鸿沟。

     “是萧云!”被他所包裹遁飞的秦飞回头,当中瞧得那追来的人后,那眼瞳一缩。

     “好快!”他露出惊惧之色。

     双方间本有数十里距离。

     可只是眨眼间,这萧云就已经出现在身后。

     如此速度,骇人听闻。

     咻!

     也就在这秦飞心中惊骇时,一道指光一闪,便是向着他们洞穿而来。

     嗡!

     指光一闪,所过之处,虚空崩碎。泛起了一阵涟漪。

     当那涟漪震荡开来之际,秦山乃至秦飞便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元乃至灵魂都似要冰封,而后一股死亡的气息开始缭绕在心头,仅仅只是瞬息,那指芒便将他们洞穿。

     而后光影暗淡,待得指芒消散之后,那片虚空已经不见了秦山与那秦飞的踪迹。

     天狼山脉无数的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人殒落。

     “族长!”

     “秦飞公子!”顿时。悲呼声传出。

     “这便是萧云之威吗?”天狼山脉的人一个个眸露惊恐之色。

     连族长都殒落了,他们又当如何?

     “这萧云好强!”远处,各派的修者都一脸忌惮。

     “快逃!”天狼山脉的人皆想遁逃。

     “你们逃得了吗?”萧云眸光一冷。

     衍星图!

     一声轻喝声传出,而后在萧云识海之内,一副画卷便是延伸而出。

     这是衍星图,为当初萧云在玄元战场所得。

     这些年来他一直很少动用。

     不过这次却正是派上了用场。

     衍星图宛若画卷叙叙展开。那苍穹之上星辰闪烁,宛若有着一方天宇演化而出。

     这绝对是一件至宝。

     不然怎么能演化出星宇?

     当初也是萧云实力不够,无法将其威力发挥出来。

     如今他的灵魂堪比王者,这衍星图一出,顿时将方圆数百里的虚空都给笼罩在当中。

     衍星图一出,天狼山脉,乃至另外九大势力的修者都被封困在当中。

     “这是阵法?”阵法之内。各派的长者眸露肃然。

     此时众人抬头看去,所见的是那浩瀚的星空以及无尽的星辰。

     在这里看不到尽头,有着一种茫然无绪的感觉。

     “这萧云手段逆天啊!”各派的长者喃喃自语,他还算淡定,因为他们与武宗仇怨并不大。

     “我们被困了?”然而,天狼山脉的人却是惶恐无比。

     本来还可以遁逃出去。

     不想却被阵法困住,如今那岂不是任人宰割了?

     天狼山脉虚空阵法笼罩四方。

     此刻,那山巅之上,任少风等人已经被解救了出来。

     任可盈也得以脱身。

     “天狼山脉的人都被困住了吗?”众人抬头,瞅向那阵图时眸露复杂之色。

     而此刻,远处虚空,萧云回头。

     “今天,为我武宗一雪前耻之日,诸位师兄弟,一起来阵法之内报仇雪恨吧!”

     萧云回头,向着那身后的武宗弟子开口。

     “好!”

     “报仇雪恨!”当下,那四千多弟子,一个个眸露振奋。

     咻!

     在老宗主带领下,四千多人遁飞而至。

     任少风等人也被搀扶而来。

     此刻的他们也是不甚唏嘘。

     “萧师兄!”赵政眸光一闪,向着萧云呼道。

     对于这个师兄,他充满了敬意。

     他们两人可是一起踏入天都域的啊!

     望着这些故人,萧云不甚唏嘘。

     “都进去吧!”而后他眸光一凝说道。

     嗡!

     前方的阵法泛起了一阵涟漪。

     “让我武宗多年来所压抑的怒火,在今天彻底爆发吧!”

     “嗯!”闻言那四千弟子皆是一个个眸露振奋,他们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老宗主一马当先,没入了阵法之内。

     而后。四千多人尽数进入当中。

     “师姐,你们也进去吧!”萧云向着那受伤的任可盈道。

     而后,他向着任少风等没有见过面的师兄点头示意。

     “我武宗,以你为荣!”任少风开口,在瞅了一眼萧云后便是没入了气旋之内。

     呼!

     阵法之内,一阵涟漪泛起,而后武宗的弟子尽数进入当中。

     当武宗的弟子进入当中后。天狼山脉的人开始慌张了起来。

     天狼山脉人数虽然不如各大宗派有十几万弟子。

     可是他们也有数万人马。

     在刚才,几乎大部分的族人都出现在了这山巅。

     他们为的是见证天狼山脉最辉煌的时候。

     哪知变故骤起。萧云杀来,连那影门的强者都不堪一击。

     也是如此,这些人尽数被困。

     天狼山脉的人开始慌张了起来。

     另外九大势力的修者也是噤若寒蝉。

     此刻,武宗的弟子气势汹汹,让他们感到心悸。

     “天狼山脉!”谢老宗主眸光一闪,才出现在这片阵法空间而已,他便锁定了天狼山脉的人,在那里,天狼山脉的老族长一脸阴沉。也是将这突然出现的武宗人马盯着。

     “武宗!”见谢老宗主气势汹汹的模样,这天狼山脉的族长轻轻一叹。

     “天狼山脉勾结影门欲残害我武宗弟子,屡次欺我武宗无人,如今我派天才归来,当在此与天狼山脉做个了结,一雪前耻!”谢老宗主眸光睥睨瞅向了另外九大派的修者。

     与此同时,在他身上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势迸发而出。

     这是婴墟境才有的气势。

     当这气势迸发而出后一件王兵出现在老宗主之手。

     “这谢老宗主也踏足了婴墟境?”

     “他不是重伤了吗?”感受着谢老宗主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九大势力的修者一惊。

     “杀!”谢老宗主眸光一凝,那白须飞扬,步伐一动,就杀向了天狼山脉人群。

     “杀!”

     “一雪前耻!”

     “为郝师兄报仇!”

     “为那些殒落的师兄弟报仇!”武宗的弟子一个个眸光猩红,杀向了天狼山脉族人。

     “战!”天狼山脉的人立即应战。

     只是他们才走出四千人,后方的人就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束缚。

     “我们无法动身了?”这些修者一惊。

     而萧云则是双手背负。环视四方。

     他并没有出手解决这些人。

     他要让武宗的弟子与天狼山脉的人一战。

     唯有战斗才可以让他们保持血性。

     唯有如此,才可以让他们在战斗当中突破。

     当然,他的灵识释放出来,完全可以掌控这片战场。

     纵使武宗弟子有难,他也可以出手。

     砰!

     随着两道惊人的虹光撞击,大战拉开了序幕。

     武宗弟子一个个气势如虹,杀气冲天。出手之时几乎是果决无比。

     那模样,就宛若一支虎狼之师。

     反观天狼山脉的族人,他们却是忧心忡忡,眉宇间充满了绝望,已认为自己必死,战意全无,唯有少数人还想杀出一条,只是面对武宗的弟子,却是溃不成军。

     啊!

     阵法空间,惨叫声不断,天狼山脉的弟子一个个倒下。

     在当中甚至还包括一些别的门派,来投奔天狼山脉的弟子。

     片刻之间,这批天狼山脉的人便已经殒落。

     “天狼山脉,完了!”见此,各派弟子心中暗忖。

     而后,萧云将眸光落在了剩下的人身上。

     他心神一动,立即有四千人被解开了束缚。

     这些人眸光转动,心中惶恐。

     可是,在这种时候谁愿意坐以待毙?

     无奈之下,众人只得出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