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两百零八章 再入天都
    “深不可测?”在听得欧阳宗主之言后,天元宗的修者纷纷露出惊讶之色。<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他们可是知道这宗主何等的强大。

     当年萧云离开时欧阳宗主就已经触及了宫府境reads;。

     而后萧云拜入武宗,被赐下了许多的灵丹妙药,以示奖励。

     凭此,欧阳宗主已经踏足了宫府境。

     就连这踏足了宫府境的宗主都说这青年深不可测,那该是达到了何等境界?

     难道是婴墟境?

     想到这里,他们那颗心就忍不住一颤。

     “萧师兄,的确是人中之龙啊!”许多天元宗的弟子眸露羡慕。

     “我……果然是配不上他啊!”许多女子弟暗自神伤。

     此时想来,当初那青年在天元宗崛起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不想几年过去,却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当然,若是让他们知道萧云已经达到婴墟七重,那灵魂之强,更是可堪比神通境强者后,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更别提萧云已经力败过诸多王者天才,还斩过皇者了呢?

     “却不知这萧云留下了什么宝物!”当萧云离去后,欧阳宗主才打开了那储物袋。

     只是,他的心神才渗入里面,那颗心便是一震。

     饶是这欧阳尘为一宗之主,早就养成了上位者的气质,达到了波澜不惊的地步。

     可此时他依旧是忍不住脸色骤变。

     “怎么了?”旁边的长老纷纷眸露询问。

     “没有什么!”欧阳尘许久后才恢复平静,只是他那内心当中却有着惊涛骇浪掀起,“这气息,俨然是超越顶级灵兵了,这应该是一件王级的灵兵啊!这萧云居然将这等灵兵留下?”

     在这储物袋内有三件灵宝。

     一件是兵器,一件是铠甲,还有一件盾牌。

     这种宝物,便是神通境的强者都为之眼热。

     可是这青年却留下了三件!

     这楸么能不让欧阳尘感到震惊?

     “会不会是这萧云给错了储物袋啊?”欧阳尘一怔,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待得他想追上前询问,却发现那青年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纵使他将灵识释放出去,也无法感应到对方的存在。

     “好快!”欧阳尘心惊,只得放弃去追寻萧云的打算。

     而后他继续查看储物袋内的东西。[八零电子书]

     在里面还有许多丹药。

     “凭此,我天元宗必可成为南疆,甚至是南荒的主宰!”在瞧得那些丹药后,欧阳尘内心一震,只觉有着一股豪气冲天,“这萧云将是我天元宗踏足辉煌时代的贡献者!”

     而后,他立即开始闭关。

     “那血睛冥蛟已经不在了?”而此时,萧云出现在了黑云窟附近。

     当初在这里他发现了一尊沉睡的血睛冥蛟。

     只是此时来看,却已经不见了对方的踪迹。

     “该去天都域了。”摇了摇头,萧云便就此离开此地。

     ……

     天都域。

     宇文氏某处大殿之内。

     “宇文行,殒落了!”大殿之内,几尊皇者相聚在一起。

     “殒落了?”闻言,大殿之内,诸皇皆惊。

     这宇文行可是一尊准通天境的修者,这等存在,怎会如此轻易殒落?

     “他不是去寻找那萧云的至亲了吗?”一个皇者问道,“他怎么会殒落?”

     他很难想象,这堂堂的准通天境强者,会在离开天都之后殒落reads;。

     在那不毛之地,谁可将之斩杀。

     “你们看!”而此时,一个皇者手掌一动。

     嗡!

     顿时,在他身前的虚空,演化出了一副画面。

     这是宇文行被斩时的画面。

     在宇文行面前,那个留着火色长发的青年显得特别的妖异。

     “是这个青年!”在瞧得这个青年之后,宇文氏的皇者皆为之动容,“在不久前,他在吞天至尊那传承之地斩了凌氏的一个准通天境后辈,引起了一片波澜,他怎么会和宇文行遇上。”

     大殿当中,诸皇皆是露出不解。

     “你们看这青年的神情!”那皇者说道。

     此人名为宇文颜,正是曾经在天埑山脉偷袭过萧云的皇者。

     “这青年的神情?”闻言,许多人不由仔细盯着萧云。

     “这神情?”许多人眸露狐疑,却又不好妄作决断。

     “宇文行,他们前往了南荒,据说那里是萧云的故土所在。”宇文颜提醒道。

     “你的意思是,这青年是萧云?”闻言,大殿之内的皇者皆惊。

     “不错!”宇文颜点头。

     “这青年应该就是萧战天之子!”那高位上的宇文氏族长,宇文昊天也是一脸肃然。

     “此时看来,这青年的确与那萧云有着几分相似!”大殿之内的皇者纷纷点头。

     宇文氏,一共有着六位皇者reads;。

     不过大殿之内只有五位到齐,还有着一位老祖并没有出面。

     “这萧云,还活着吗?”

     “他居然斩了宇文行?”大殿之内,气氛略显凝重。

     当初萧云斩了诸皇,让天都震动。

     可是这些皇者都知道这青年是动用了神器,才有这般气势。

     而在姚氏一战,萧云显然已经失去了动用神器的能力。

     如今归来,他还可以斩准通天境强者?

     “难道他还有能力可催动神兵?”宇文氏诸皇一脸肃然。

     “这个难说。”宇文颜说道。

     对于这个青年,他如今也是充满了忌惮。

     “我们该如何?”一个皇者询问道。

     对于这个青年,他们可谓是又忌惮,又害怕。

     “唉,若是当年琅琊没有对萧战天下手该多好啊?”一个皇者叹息道。

     若是如此,他们此时也就无须害怕这青年找上门了。

     “既已成事实,此事休提!”高位上,宇文昊天眸光一闪,沉声道。

     闻言,那皇者不再多言。

     此时这宇文琅琊正在冲击通天境。

     而且已经要成功了。

     若是他冲击通天境成功,那么他们宇文氏就有七尊皇者了。

     再者,宇文琅琊血脉极为浓郁,一旦称皇,以后那潜力也是不可限量。

     所以诸老自然不愿意提及这些伤感情的事情。

     毕竟,一个氏族还是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才行。

     不然等他们这些老皇殒落,整个氏族都将后继无力。

     “我们要不要联手姚氏与萧氏?”当中一个皇者说道,“这萧云曾力斩姚氏诸皇,若是我们将萧云归来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必然会出手,到时候,我们不就知道了他似乎还有着一战诸皇者之力?”

     “此法可行!”闻言,另外一个皇者点头。

     因为萧云曾经斩过皇者,所以他们并不敢去冒险。

     否则一旦有什么不对,被斩了,那看可就悔不当初了。

     “这办法确实不错,可是,若这萧云已无力斩皇,他被那姚氏的人拿下,又当如何?”宇文颜摇头,感觉此事并不可行,若是他们只是想斩杀这个青年,这到无所谓。

     可是,他们之所以会让人去南荒寻找萧云的至亲,推演这青年的生死,最关键的还是想获得这青年身上的神兵,可一旦这青年被别的皇者斩杀,那可就麻烦了啊!

     纵使姚氏如今势微,可毕竟还有四尊皇者坐镇。

     若让他们获得了神兵,谁可掠夺?

     “这也是。”闻言,那几个长者皆是摇头,感觉这的确太冒失了。

     莫说神兵,就算让一个皇者携伪神兵出手,都不是一?的人可与之争锋。

     若一个皇者掌控了神兵,足以横扫诸皇。

     “那怎么办?”诸皇感到有些棘手。

     高位上,宇文昊天一脸淡然,那眸光睥睨,大有着掌控天下之势,他眸光一闪,说道,“我等可赐下皇道禁器,让族中伪皇去试探这萧云的虚实,然后再做打算。”

     “不错,我等可赐下器禁器,让族中后辈去试探。”闻言,诸皇脸色一喜。

     宇文氏传承万载,族中之底蕴绝非寻常人可比。

     当然,那些禁器,也不是一般人可得。

     只是此时诸皇都点头,自然是可以随意赐予那些后辈了。

     “那么此事便这么决断吧!”宇文昊天眸光炽盛,当中如同有着一轮太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他扫视着殿中诸皇,沉声道,“记住,此事绝不可外传,这关系着我宇文氏的兴盛,为一次难得的机缘,谁若泄密,纵使为皇,也当诛!”

     他话语如雷,冷厉无比,宛若一尊君王一般充满了一股无上威严。

     “是!”大殿之内,诸皇点头,皆是一脸肃然。

     他们也是知道此事对于宇文氏的意义所在。

     天都域,南部边陲。

     这片天地的某处山巅之上,突然有着一道虹光落下。

     这是两个年过二十的青年。

     这两人赫然便是萧云与吞天雀了。

     “终于是再次踏足了天都域啊!”萧云遥望着前方那片一望无际的山峦,内心不甚唏嘘,当年他梦想着踏入天都域,经过重重磨难,终于是在玄元战场脱颖而出。

     而后,他拜入了武宗。

     萧云在武宗的时间并不长,可那段时间却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回忆。

     特别是南幽之变,。

     那次,小师妹为了他而沉睡,那宗主更是不惜耗竭本源,为他寻了一个出路。

     这成为他心中的一大遗憾。

     如今再次踏足天都域,这些往事,不知觉的一一涌上了心头。

     “却不知如今的武宗如何了?”萧云眸光微动,想起了那些曾经一起成长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