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两百一十八章 武宗来人【求月票】
    校场的虚空,一共出现了八个铁笼。 (w )

     这些铁笼散发出惊人的波动。

     那波动居然堪比王兵。

     咚!

     铁笼落地,发出巨响,伴随的还有着一股恐怖的波动。

     那波动震荡开来,将高台上各派修者的衣袍卷起。

     “好强大的波动!”许多人身子一颤,连忙后退,那眸子当中尽是露出惊骇之色。

     待得众人定睛一看,却见得那些铁笼之内,皆困有两个修者。

     八个铁笼便是十个六个修者。

     “以王道级别的铁笼囚人,这天狼山脉好大的手笔!”各派长者内心皆是一震。

     这种宝物,虽然各派都有。

     可是谁有那么大的手笔?

     这可只是囚人的铁笼而已啊!

     “那不是任少风吗?”有人眸光一动,便将视线落在了当中一个铁笼之内。

     在里面有着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正被铁链束缚。

     这青年身穿白衣,可惜此时那衣衫已经被血迹染红。

     与他囚在一起的是武不凡,如今的他青衫也被鲜血染红。

     两人眸子眯着,气息孱弱。

     “果然都是武宗的天才啊!”众人眸光一扫,就发现了一个个熟悉的青年。

     当然,里面还有着一个长者,那正是吴殿主。

     此时这些人都身受重伤,气息孱弱到了极点。

     “看来武宗真是要完了!”许多人心中一叹。

     各大派的宗主都一脸肃然,脸色并不好看。

     虽然他们与武宗并没有太多交情,却感到兔死狐悲。

     “这些人欲杀我族人,故而今天将在此处决,为的便是以正我南部边陲之气。”

     秦山沉声道。

     “当然,若是武宗愿意臣服我天狼山脉,此事也并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话语当中,显然蕴含着深意。

     武宗虽然没落,可毕竟是一个大派。

     它都臣服了,那另外一些门派将如何?

     闻言。各派的长者一脸沉吟。

     此时这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怪异。

     “却不知武宗会如何?”有长者心中暗忖。

     他们眸光掠动,却久久不见远处有着人影遁来。

     “再过一个时辰,我儿将迎娶武宗弟子,任可盈,这也是表达我天狼山脉的仁慈之心,若武宗肯来。那么我们两方还可以凭此化干戈为玉帛,可若他们不来。那么这些人将在午时处决。”

     秦山沉声道。

     而此时,虚空当中光影一闪,有着一座红色的花轿飘然落地。

     与此同时,一个青年男子也是漫步而来。

     这男子正是天狼山脉的秦飞公子,如今已是元婴九重境的强者。

     “一个时辰之后,轿中美人便归我秦飞所有!”落地之后,秦飞瞥了一眼那花轿,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对于任可盈。他早就已经是垂涎三尺,怎奈那影门的修者在此。

     因为顾忌那些强者,所以秦飞根本不敢妄动这任可盈。

     时间悄然流逝。

     可是,武宗的弟子还没有来。

     “如今武宗怎么还没有来?”

     等候许久,却不见武宗来人,许多修者眸露诧异。

     “这天狼山脉强者如云,只怕武宗的人不敢来此!”

     “若我是武宗的宗主。只怕也不敢来此。”

     “可他们不来,那些天才弟子便将被处死啊!”

     各派的弟子开始议论。

     “若武宗不来,天狼山脉将如何?”各派的长者却是一脸沉吟。

     他们关心的是天狼山脉的态度。

     若这天狼山脉仅仅是要武宗臣服,他们并没有什么可说。

     可若是要统御他们各大宗派,那自然是不乐意了。

     只是在见到天狼山脉的实力之后,他们也是有所顾忌。

     “这武宗不来了吗?”而此时。高台之上那秦山双手背负,嘴角勾起了一抹狞笑。

     “难道以为不来,就可躲过这一劫吗?”他冷冷一笑。

     天狼山脉外围。

     此时,还有着一个准宫府境的修者在此等候。

     在他身边有着几个长者跟随。

     “这么久了,看来那武宗的人不会来了!”

     此时众人带着几分不耐烦,喃喃道。

     “如今已近午时,在过片刻便将处决那武宗的人了吧?”

     “嘿嘿。这次武宗可要完了!”

     “如今我们天狼山脉必将雄霸这片区域!”天狼山脉的人都一脸火热。

     嗡!

     蓦地,前方虚空一阵涟漪泛起。

     而后一道道身影出现在了这片虚空。

     “有人来了!”

     “是武宗的人?”当那涟漪泛起,天狼山脉的人皆是眸光一动。

     “终于来了吗?”那为首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狞笑。

     其余人也是满脸戏谑的盯着前方。

     如今的武宗,俨然已经没有被这些人所放在眼中。

     呼,呼!

     而此时,一群修者向此遁来。

     “好多的人!”

     “居然有四千多人?”在瞧得那些向此漫步而来的人后,天狼山脉的人一怔。

     “他们这是要来与我天狼山脉决战吗?”众人一脸诧异。

     “决战?”闻言,那为首的准宫府境男子冷冷一笑。

     “就凭他们,有这个资格吗?”

     “也是!”闻言,天狼山脉的人也就没有多想了。

     连任少风等人都顷刻被拿下了,武宗还有谁值得忌惮?

     那几个老骨头吗?

     区区半步婴墟境,又能如何?

     所以众人都没有将武宗的人放在心上。

     而此时老宗主带领着武宗的弟子已经向此遁来。

     “呵呵,这不是谢老宗主吗?”这准宫府境的男子咧嘴一笑道,“你率领这么多人来此,这是要归顺我天狼山脉吗?”他一脸玩味的扫视着老宗主和武宗的弟子。

     “听消息说武宗如今的弟子不足五千,看来都来了。”旁边一个元婴境修者小声道。

     “看来他们是倾巢而出啊!”天狼山脉的人皆露出满脸玩味的笑容。

     “老夫来此,带足了诚意,只求贵族可饶我武宗那些弟子一命!”谢老宗主气息内敛,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此时看来就宛若一个油尽灯枯的老人,他语气低微,道。

     这般模样,俨然是放下了身段,是要求和的趋势。

     而在他身边那些长老一个个神情悲凉,那些弟子也是神色黯然。

     这般模样,使得天狼山脉的人一个个皆是得意而笑。

     “看来武宗真是要来归降了!”众人心中暗忖。

     “那任少风等人罪不可赦,不过看老宗主如此诚意,说不定我族长会饶他们一命,如今午时将至,免得这些人被处决,老宗主还是赶紧入我族内吧。”那准宫府境的修者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