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两百一十九章 归降?
    老宗主带着四千多名弟子到来。 (w )

     这般阵势,让天狼山脉的人一怔。

     不过当天狼山脉的人瞧得武宗弟子那安然的神情后,也就放松了警惕。

     如今的武宗已经不足为惧。

     “还请阁下带路!”老宗主姿态很低,向着那准宫府境修者说道。

     “请吧!”那准宫府境的男子淡淡的说道。

     而后老宗主带领着武宗的弟子进入了天狼山脉区域。

     而此刻,那高台之上。

     “如今午时已到,看来武宗的人是不会来了!”各派大长者眸光一凝,瞅向了高台。

     “还没有来吗?”秦山一脸阴沉。

     随后他眸光一凝,便将视线落在了前方那八个铁笼之上。

     此刻,任少风等人眸子微微睁开。

     只是他们的气息却依旧很孱弱。

     可在他们那眸子当中却有着如狼一般的光芒闪烁。

     不难想象,若是还有着一分力气在,他们必会与天狼山脉的人来个玉石俱焚。

     可惜,如今的他们不仅重伤,那铁笼之内还有着符文释放出禁制之力束缚着他们。

     “既然武宗的人放弃了你们,那么,你们便就此饮恨于我这天狼山巅吧!”秦山眸光一冷,一股肃杀之气蓦地从他的身上弥漫开来,整个山巅,气氛当即为之一变。

     “这秦山要开刀了吗?”各派长者眸光一凝。

     呜呜!

     此时那花轿之内,任可盈使劲挣扎。

     那股突然散发出的气息,让得她知道,这天狼山脉的人要开始斩杀她的师兄弟了。

     可惜,她的身子被束缚,根本无法动弹,连说话都无法说。

     嗡!

     秦山大手一动,掐了手诀。

     顿时,八个铁笼顶部的铁框打开。

     任少风等人身上的束缚终于是开始减弱。

     不过铁笼并没有彻底散去,依旧还有禁制之文宛若铁链一般将任少风等人束缚。

     只是他们身上的真元已可略微流转。气息也恢复了那么一丝。

     “诸位,武宗爽约,已弃你们于不顾,你们还要为这样的宗门卖命吗?”秦山眸光一动,视线在那八个铁笼当中扫过,“我天狼山脉求贤若渴,如今老夫给你们一个机会。若愿归降,可饶你们一命。”

     “做梦。我武宗弟子个个铁骨铮铮,你要杀便杀,恨只恨我等实力不济,无法与那等顶级势力抗衡,不然你天狼山脉,早已亡矣!”任少风眸光上扬,运足了一口气,冷哼道,“身为武宗弟子。不能为宗门一雪前耻,为我今生遗憾,可恨,可叹啊!”

     任少风仰天而叹。

     他心中甚不是滋味,那眸子当中有着雾气朦胧。

     “义父,是我对不住你!”他满脸悔意。

     当初他一意孤行,要离开武宗去寻找武道巅峰。

     为此。他让那待他如亲子的师尊以及义父黯然神伤。

     在得知武宗的噩耗之后,他立即归来,要为宗门一雪前耻。

     本以为已经触及神通境的他必可为武宗一雪前耻。

     甚至他已经决定,灭了天狼山脉后留在武宗。

     这只为了弥补他义父的遗憾。

     为此,他愿意放弃他那武道巅峰之梦。

     怎奈,天狼山脉有盖世强者坐镇。使得他陷入了敌人之手。

     不仅如此,连义父的女儿,自己那从小长大的妹妹也陷入了敌手。

     “我对不起你啊!”任少风眸光微动,瞅向了不远处的花轿。

     他知道,那里面的人正是他的义妹,任可盈。

     念及这里,他那眸子当中不由有泪滑落。

     他不仅未能替武宗出头。连义父的女儿都没有保住,他殒落后,又该如何面对那待他如亲子的义父?

     此时的任少风,心情甚不是滋味。

     饶是以前的他宛若铁汉,不惧生死,可此时依旧是泪如雨下。

     “唉。”见此,旁边的武不凡长叹,也是一脸悲凉。

     任少风比武不凡年长,可他们关系也如同兄弟。

     武不凡从小就将任少风当成了追赶的对象。

     这也是他所崇敬的对象。

     可此时那不苟言笑,颇为严厉的师兄却有泪留下。

     这该是多么可悲可叹的一件事情?

     “恨只恨天不佑我,任师兄,我们来世,一样做师兄弟!”武不凡瞅向旁边道。

     “若有来世,若武宗未灭,我愿再做武宗弟子!”任少风眸光一凝,“若义父再让我担任宗主之位,我定义不容辞!”只是他心中却知道,从今天开始,一切都将化为烟云。

     “唉!”另外几个铁笼内的青年也是不由长叹一声。

     只是没有人愿意归降。

     这些人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既然来了这,又岂会在乎生死?

     “可恨,可恨我们的实力不够啊!”另外一个铁笼内,寂无长叹道。

     “若是萧云师兄在,我们武宗又岂会沦落至此?”赵政一叹,露出满脸的遗憾。

     在提及萧云时他眸子当中尽是闪烁着精光。

     可惜这个师兄消失一两年,已经了无踪迹。

     “希望萧师兄未死,以后为我等报仇,为武宗一雪前耻!”寂无说道。

     “嗯。”赵政点头,而后不语,只是冷冷的盯着那秦山。

     见武宗的弟子皆是态度冷硬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后,秦山那脸色显得无比的阴沉了起来。

     这些青年都天赋异禀,若肯归顺,他们天狼山脉将势力倍增。

     怎奈!

     “既然你们冥顽不灵,那么便准备受死吧!”在深深吸了口气后,秦山冷冷的说道。

     “我武宗弟子何惧一死?”

     “我武宗弟子何惧一死?”当这秦山的话语落下,任少风,寂无等人皆是提起一口气高声道,纵使身死,他们也要死得其所,要留下那铮铮铁骨,岂能向敌人卑躬屈膝?

     “这些武宗的弟子倒是忠义!”各派的长者皆是眸光一闪,心中也甚不是滋味。

     “若我门下有这等忠义的天才弟子。那该多好?”玄天宗的宗主微微摇头。

     “忠义?忠义有什么用?这些人本有着大好前程,那任少风更是有机会踏足王道。”在这些长者一脸遗憾时,一些青年弟子却是心中冷冷道,“为了所谓的忠义葬送自己的前程乃至生命,简直是愚蠢至极。”

     “忠义与活着哪个重要?”而此时周青心中暗忖。

     这些师兄的气节让他佩服。

     甚至有着那么一刻,他也想着若是自己与之一起,那该是多么的热血沸腾。

     可一想到死亡。他退怯了。

     “值得吗?”刘羽等前武宗弟子都在暗忖。

     “冥顽不灵,既然如此。老夫便送你们一程!”秦山眸光一冷,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当这气息弥漫开来之后,场中九大派的修者一个个绷紧了神经,皆眸露忌惮。

     “这是婴墟境的气势吗?”无数人眸露惊惧。

     “婴墟境,不是我等可敌啊!”纵使连九大派的宗主都一脸忌惮,感觉莫名心慌。

     “武宗到!”也就在这秦山准备出手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远处的虚空震荡开来。

     “武宗到了?”当这声音震荡开来之后,各派的修者都不由循声望去。

     “来了吗?”就连正准备出手的秦山。他那眉头也是不由一挑,循声望去。

     咻,咻!

     两个呼吸时间过去,却见得远处的虚空出现了一个个黑影。

     再过了一个呼吸,那黑影开始清晰了起来,一个个人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前方人影闪烁,不断变得清晰起来。武宗的弟子彻底的呈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好多人!”在瞧得那些遁来的武宗弟子后,高台上各大派的修者皆是被震了一震。

     这里每个门派都派了数百名弟子来此。

     相对于他们门下那十几万的人马,简直是不值一提。

     可是此时武宗却足足来了四千多人。

     他们可是知道,武宗所剩下的弟子总共也就是这么一点了啊!

     “这是倾巢而出吗?”各派的宗主面面相觑。

     同时,他们也在猜测武宗的来意。

     若说是来此决战,显然是不智。

     要知道。天狼山脉可是有婴墟境强者坐镇。

     连任少风那等触及神通境的强者都被拿下了,他们来此又能干什么?

     在绝对的力量之下纵使你有十万人马那也是徒劳。

     “武宗的人是来归降吗?”所以,许多人一脸错愕,如此想到。

     “来了吗?”见此,就连那秦山都不由一阵错愕,而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弧度。

     他的气息也是慢慢的收敛了些许。

     “老宗主?”在听得那声音后,铁笼之内的任少风等人都是一怔。

     在瞧得那数千人马后。他们那颗心却是无比的愧疚。

     “这是要归降吗?”武不凡眼角挑动,心情莫名,有着一种哀伤涌现。

     为了他们,就这样断送武宗,值得吗?

     虚空当中,老宗主带领着四千多门人,立身在高台的前方。

     场中的气氛为之一变。

     “我武宗到了!”谢老宗主一脸肃然,他环视了一眼四方,而后沉声道。

     只是此刻的他,姿态似乎并没有众人想象的那般低下。

     “这武宗到底是要归降,还是想背水一战?”各派的长者心中狐疑。

     “来了便好。”对于谢老宗主的态度,秦山并没有在意,他眉头一挑,说道,“却不知谢老宗主带着门下弟子倾巢而出,这是要归降我天狼山脉,还是要与我等决战了?”

     他嘴角露出嘲弄之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