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两百一十六章 杨我武宗之威
    咻,咻!

     武宗虚空,一个个修者遁向前方,那破空之声阵阵,让得虚空当中卷起了滚滚气流。 (w )

     这般阵势,太惊人了,简直如同要出战一般。

     只是片刻间,四千多人便遁至了那片虚空。

     而此刻,萧云已经在山巅等候众人。

     此刻的萧云衣袍迎风舞动,他鬓发飞扬,肌肤上似有神曦缭绕。

     远远看去,似一个神子立于山巅。

     在他身上有着一股特殊的气质弥漫开来。

     那是一种王者之势,给人一种高山仰止,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如此人物,哪里像是一个凡人?

     这明明如同一个神子临尘啊!

     “那是萧师兄?”故而,在见得那个青年之后,许多修者远远的就愣在了虚空。

     众人似乎很难想象,可以在世间看到这样的人物。

     “这真是萧师兄!”然而,有人眸露火热,不由惊呼。

     这是曾经见过萧云的人。

     事实上,在武宗不认识萧云的人很少。

     特别是年轻一代。

     当初武宗核心弟子之战,萧云可是技压群雄。

     那一战让萧云扬名。

     “这就是萧云,我们的萧师兄!”见有人愣在了原地,在萧云身边,郭子文高声道。

     此时的他显得很兴奋。

     “真是萧师兄?”见此,许多人都愣了愣。

     “哈哈,真是萧师兄!”在略微愣神后许多人都恢复了神态,而后开始有人大笑。

     “萧师兄……如今萧师兄似乎比以前更强了啊!”

     不少人感觉如梦似幻。

     几年不见,如今的萧云简直判若两人。

     “萧师兄,真是你吗?”还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我,萧云,武宗弟子萧云!”见众人这兴奋的模样,萧云眸光转动,沉声道。

     他音波如雷,落入每个人耳中。

     萧云。武宗弟子萧云!

     这音波缭绕在耳,使得无数人感觉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这个天才终于回归了啊!

     “萧师兄,你终于来了啊!”许多人一脸唏嘘。

     “萧师兄,我武宗,如今……如今已经快亡了啊!”

     也有人忍不住热泪满溢的说道。

     身为武者,都知道流血不流泪,可是此时依旧有无数人开始落泪。

     如今的武宗。真的要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啊!

     “我来了!”萧云附和,心中甚不是滋味。

     “萧师兄。任师兄与任师姐他们被天狼山脉抓走了,过几天,他们就要被处决了。”

     有人一脸忧愁,说道。

     “我会救他们出来的!”萧云环视着这些师兄弟,一字一顿的说道。

     “嗯!”闻言,许多人精神一震。

     “萧师兄,听闻你曾斩过皇?”有人抬头,询问问道。

     “不错。”萧云点头,不置可否。

     “萧师兄。请您杨我武宗之威,灭尽天狼山脉之敌!”顿时,那青年眸光一凝沉声道。

     他身子一动,单膝下跪,向着萧云拱手。

     “不错,萧师兄,请您杨我武宗之威。灭尽天狼山脉之敌!”

     此人开口,立即有人附和。

     “萧师兄,请您杨我武宗之威,灭尽天狼山脉之敌!”

     当第一个人开口之后,人群当中,不断有人开口。

     而后。那些师弟,皆开始单膝跪于地,向着萧云沉声道。

     “萧师兄,请您杨我武宗之威,灭尽天狼山脉之敌!”在见得那些师兄弟单膝跪地请命之后,那郭子文,陈炎峰等人也是眸露火热。纷纷开口,他们单膝下跪,向着萧云拱手。

     刷,刷!

     顿时,虚空当中,一个个青年跪伏于地。

     那般景象,如同波澜起伏。

     萧师兄,请您杨我武宗之威,灭尽天狼山脉之敌!

     这音波,也是在武宗的虚空震荡不绝。

     音波缭绕,无数个修者开口。

     纵使是那些长者也是跪伏在地。

     如今,众人眸光火热,微微上扬,瞅向前方青年时如同看到了希望。

     武宗的弟子,压抑得太久了。

     本以为任少风等人归来,可灭天狼山脉。

     可惜,事与愿违,天狼山脉不仅没有被灭,还有两个天才师兄殒落。

     这使得武宗的弟子感到了茫然,心中唯有悲凉,已经看不到了希望。

     如今萧云归来,众人那冷却的血液,终于是开始有着沸腾的迹象。

     这个师兄可是斩过皇者,若他出面,天狼山脉岂会不灭?

     虚空当中,音波还在回荡。

     萧云望着那一个个跪伏在地,眸光火热的师兄弟,他那体内的血液也是沸腾了起来。

     “诸位师兄弟请起,我萧云保证,必会救出诸位被擒的师兄弟,天狼山脉当灭,只要有我萧云在,武宗便无人敢犯,我武宗弟子无人可欺,我武宗之威将名震四方!”

     萧云扫视着这些师兄弟,他嘴角开启,字字如雷,那话语当中也是充满了血气。

     我武宗之威,将名震四方!

     最后的一句话,宛若雷鸣一般在虚空当中回荡。

     “名震四方!”

     “名震四方!”闻言,四千多名弟子齐声开口。

     众人一个个热血沸腾,那眸子当中尽是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一股莫名战意涌现。

     一股豪气从他们的骨子里冲天而起。

     整个虚空,为之沸腾。

     “好,好!”远处山巅,老宗主在瞧得这一幕后连说两个好字。

     便是此刻的他,都感觉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武宗太需要这样的一个人了。

     “诸位请起!”望着那些热血沸腾的师兄弟,萧云伸出手掌,再次开口。

     “是!”四千余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而后他们的身子也是整齐的立起。

     此刻,这些弟子一个个都挺直了腰杆,那眉宇之间尽是弥漫出一股蓬勃朝气。

     如今的他们,身上再也看不到了一丝颓废之色。

     见此,萧云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们很不错。”萧云眸光掠动,扫视这些师兄弟。沉声道,“我知道这三年来,武宗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你们此刻还能在武宗,足以说明你们是有情有义的好男儿,为此,武宗。绝不会亏待你们。”

     “只要我萧云活着,武宗便不会灭。你们也将得到最好的培养,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萧云的话语传遍四方,使得武宗士气倍增。

     这可是天都域的传奇人物。

     有他开口,谁还有顾忌?

     甚至,此间的人都将萧云视为了崇拜的偶像。

     成为了追逐的目标。

     如今这偶像在前,那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目标,看到了自己的信念。

     那种感觉,难以言说。

     “我们愿意与武宗共存亡!”一时间,无数人开口。音波如雷,响彻四方。

     “好!”萧云点头,而后说道,“七天之后,天狼山脉,便是我武宗杨威之时。”

     “七天之后!”闻言,许多人一脸火热。

     “终于要到这一天了吗?”甚至。还有人流泪。

     这一天,等候实在太久了。

     “为了能够将天狼山脉之敌一网打尽,所以我归来的消息不可外传,为确保万无一失,诸位这些天行动可能要受到限制,那传讯之牌也当上缴。以确保此事圆满。”萧云沉声道,“这并不是不信任你们,而是我武宗的仇,必须在这次彻底雪清!”

     “为一雪前耻,我等愿意将一切事物交出!”萧云的话语落下,却没有人反对。

     当下有人主动上交宝物。

     而此刻,几位长老已经遁来。

     “这是我的腰牌。储物袋!”

     “这是我的腰牌,储物袋!”一个个修者都将自己的东西交出。

     不仅如此,他们此时还在观察着旁边的人。

     似乎对方只要有什么异动,便要将之揭发。

     萧云并没有开口。

     可是众人却很自觉的相互监督了起来。

     因为,他们太渴望一雪前耻了。

     他们太想将天狼山脉的人尽数歼灭了。

     这几年的隐忍,使得这些人心中的仇恨俨然达到了一个。

     如今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他们又怎么会容许出现一点纰漏?

     只是片刻,所有人都将可以传讯之物交出。

     几位长老一一检查,而后将可传讯之物收起,至于那些兵刃,丹药则是还给了众人。

     见这些师兄弟如此配合,萧云也是微微点头。

     事实上,此时的他灵魂是何等的强大?

     不要这些人相互监督,他就可以观察到每个人的异动。

     只要有人将灵识释放出去,要去传讯,他就可以感知到。

     可这些师兄弟的举动依旧让他感动。

     ……

     “诸位先养精蓄锐,七天之后,我们将前往天狼山脉,灭敌!”而后,萧云说道。

     “是!”武宗的弟子应声,陆续散去。

     旁边,郭子文等人瞅向萧云时一脸火热。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感觉如梦似幻。

     先前武宗还死气沉沉,许多人都在纠结。

     可是眨眼间,四千多弟子就一个个感觉到精力充沛,体内的血液似乎在沸腾。

     “你们都踏足了元婴境,不过还不够!”萧云瞅向这些师兄弟。

     “我们自然是无法与萧师兄堪比!”郭子文等人憨厚一笑。

     “接下我将为你们炼制些丹药!”萧云眸光一凝,瞅向了旁边的四长老说道,“长老,你可先罗列出一些天才弟子的名单,以及一些常年困在准元婴境,困在元婴九重圆满的弟子的名单。”

     “武宗那些药材,也都筹集起来!”萧云向着长老下了一个个命令。

     “是!”

     “我马上去!”几位长老立即动身。

     “求月票,杨我武宗之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