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两百二十章 我们是来灭天狼山脉的
    武宗四千多弟子出现在天狼山巅。

     见此,秦山不以为然,还嘴露嘲讽之色。

     对于武宗的人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中。

     纵使这十大派一起出手,他都不会在意。

     而那九大门派的宗主却是紧紧的盯着谢老宗主。

     他们也很想知道这老宗主来此到底是什么态度。

     “老朽率领门中全部弟子来此,自然是带足了诚意。”谢老宗主态度冷淡,他眸光一动,扫视着四方,道,“我宗内的弟子都在这里?”他在确定门人此时的处境。

     “呵呵,都在此。”秦山一笑道,“本座正准备处决这几人,不过如今谢老宗主带足了诚意来此,本座到可以考虑是否留他们一命,当然,那前提便是你们武宗臣服于我天狼山脉。”

     “否则,这些人皆杀无赦!”他顿了顿后说道。

     “臣服于天狼山脉?”谢老宗主眉头微动。

     “呵呵,却不知这老宗主会如何办?”见谢老宗主眉头耸动的模样,许多人眸露戏谑。

     “我看武宗必降!”炼元宗一个弟子嘴角一扯,说道。

     “如今天狼山脉势大,武宗若不降,这点人马,只怕都要陨落于此。”

     “这老宗主率领武宗弟子倾巢而出,如此阵势,明显就是来归降的,此刻迟疑不过是想要某个好处吧!”有人双手抱胸,淡淡的说道,在他们看来,如今的武宗与天狼山脉根本不在一个级别。

     “武宗也敢与我天狼山脉争锋?”高台之上,天狼山脉的青年眸光上扬,皆是一脸冷笑,“从今天开始,武宗将彻底成为过去,我天狼山脉要成为这南部边陲之地的主宰!”

     如今天狼山脉的人都一个个傲气冲天。

     特别是那秦飞。

     如今的他可谓是春风得意。

     今天他将获得这十一大势力当中的第一美人。

     以后更将成为这片区域的主宰。

     人生达到这个地步,夫复何求?

     这片虚空。议论声不断。

     所有人都将视线汇集在了谢老宗主身上。

     “宗主,我等死不足惜,可是武宗之名不能废啊!”

     铁笼之内,任少风高呼。

     “不错,纵使武宗灭亡,也不当臣服于他人啊!”武不凡也是大呼。

     “我等宁死,也不愿意让武宗之名蒙羞!”

     其它青年纷纷附和。

     他们声嘶力竭。想要阻止老宗主归降武宗。

     “多嘴!”在听得这些弟子开口之后,秦山眉头一皱。一股强大的气势向着那八个铁笼压迫而下。

     在这气势之下,场中那九大门派的修者都一个个噤若寒蝉,都停止了议论。

     “这些人居然还敢开口?”许多人心中暗忖。

     “真是不知死活啊!”各派的弟子冷冷的扫了一眼任少风他们。

     都到了这个时候,有活路已经不错了,居然还想着什么武宗名声?

     如今的武宗还有出路吗?

     许多人一脸鄙夷。

     嗡!

     然而就在此时,武宗人群当中一个青年迈步而出。

     呼!

     一股强大的气息波动随之席卷开来,这气息将整个校场笼罩。

     嗡!

     气息碰撞,那高台上的秦山身子一颤,体内的气息逆转。身子连退出了百米之外。

     在这气息下,任少风等人的压迫骤然消散。

     “压迫没有了?”武不凡眸露诧异,不由抬头望去。

     “怎么回事?”那九大派的长者一脸诧异。

     “这波动似乎比秦山还强?”玄天宗的宗主一脸惊讶。

     那些青年弟子此时更是脸色煞白。

     刚才那两股气息撞击,使得他们体内气血翻滚。

     甚至有人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咚咚!

     秦山脚步一顿,将身形稳定了下来。

     而后他猛地的抬头,那眸光便是落在了前方虚空当中。

     在那里,正有着一个青年迈步而出。

     刷。刷!

     一时间,十方势力的修者都将眸光落在了这个青年身上。

     “这是……”在见得这个青年之后,无数个修者那脸上的表情开始凝固。

     “是萧云,萧师兄!”刘羽眸光一闪,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萧云!”周青也张大了嘴巴。

     “这是萧云?”各派的弟子都用一种极其惊讶的表情盯着那个突然出现的青年。

     那惊呼声也如同惊雷一般响彻这片虚空。

     此刻,这片虚空似乎为之凝固。众人那心跳声都可以清晰听见。

     萧云!

     这是多么熟悉的一个名字啊!

     当初他在武宗崛起。

     而后在十一方势力的宗门评级盛会当中脱颖而出。

     连玄天宗那个拥有混元天体的蓝成风都败于他手。

     可以说,但凡是各派的天才都听过萧云之名。

     这里的青年,许多都见过萧云的风姿。

     “他就是那个让得我族前族长殒落的萧云?”

     天狼山脉许多青年瞅向萧云时目眦欲裂。

     “他居然还敢来?”

     许多人恨不得食萧云之血。

     然而,对于这些眸光,萧云却是视若无睹。

     只见得他一步迈出,那眸光睥睨,扫视四方。而后冷冷的盯着那秦山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武宗来此,不是归降,而是来……杀人!”他的话语一字一顿,说得很慢。

     不仅如此,那语气也很冷。

     特别是最后那一句吐出之时,一股浓郁的杀意随之从萧云的身上弥漫开来。

     这种杀意使得全场的修者灵魂都感到颤栗。

     “好浓郁的杀意!”众人心头一颤。

     而后他们才回过神来,听明白了萧云的话语。

     “不是来归降,而是来杀人?”许多人一阵错愕,而后带着满脸震惊的表情盯着萧云。

     “他……他们真的是来与天狼山脉决一死战的吗?”

     无数到眸光,带着错愕之意瞅向武宗的弟子。

     而此刻,武宗那些弟子哪还有着什么黯然的表情。

     四千多人,一个个眸光猩红,瞅向天狼山脉的人时有着浓郁的杀意弥漫开来。

     到了此刻,众人似乎明白。武宗来此,并不是归降啊!

     “来杀人?”在听得萧云这冰冷的话语之后,秦山那眉头也是一跳,心中有着些许恐惧浮现,“就凭你?”不过在想起了族内所坐镇的强者之后,他的底气也是稍微有所提升。

     “凭我……足以灭你天狼山脉!”萧云眉头轻挑,那灵识释放出来。笼罩了整个山巅,在这种强大的灵识之下。虚空当中的空气都似乎为之凝固,那气流已不在流转。

     “好强大的气势,似已经封锁了这片虚空!”

     “这萧云达到了什么境界?”当萧云这股气势弥漫开来之后,各派的弟子眸露惊讶。

     “传说这萧云曾经力斩过皇者!”玄天宗的宗主眸光一凝,瞅向萧云时露出满脸肃然。

     蓝成风拜入了天都大教,加上他们玄天宗在天都也有人,所以这些消息还是知道。

     如今在瞧得萧云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之后,他那颗心一颤,马上想起了那个让天都都为之振动的三皇事件。想到这里,此时他也是明白为何武宗敢让门下的弟子倾巢而出了。

     “看来他们是有足够的把握啊!”玄天宗的宗主心中暗忖。

     而后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那眸光瞅向前方虚空青年时充满了期许之色。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青年是否真的如传言般那么逆天。

     若是如此,他可是乐见于此啊!

     对于天狼山脉,他并没有多少好感。

     旁边另外八大势力的长者也是满脸期许的盯着萧云。

     他们怕的就是没有戏份看。

     “却不知天狼山脉,有什么强者坐镇?”顿时。有许多人暗暗瞅向了天狼山脉。

     “萧云!”也就在众人都将眸光落在秦山身上时,在这校场的后方,那天狼殿深处,一道低沉的声音蓦地响起,而后,一股浩瀚王威震荡开来。这王威惊人,席卷四方。

     在这威势之下,那高台之上的修者皆噤若寒蝉。

     “这是什么人物?”玄天宗宗主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了一股恐惧。

     “如此气势,莫非是神通境强者?”各派的掌门都一脸忌惮。

     呼!

     而后在那大殿之内,有着三道人影闪烁而出。

     这是三个身穿幽袍,头戴斗笠的修者。

     在他们那斗笠之上有着光纹流转。使人无法窥探其容貌。

     不过当这三人出现的刹那,整个天地的空气都为之一动。

     “有影门的大人出现,看这萧云还如何张狂?”见这三尊大人出现,秦山嘴角露笑。

     天狼山脉的弟子都脸露恭敬。

     与此同时,他们瞅向前方萧云时嘴角也勾起了冰冷的弧度。

     他们可是见识过这三个大人的实力。

     当初那任少风等人来袭,那是何等的气势汹汹?

     纵使秦山都不堪一击。

     可是那大人只是随手一动,便将这些人尽数拿下。

     三个头戴斗笠的长者出现在了高台的上空,距离萧云也仅仅只有两千米的距离。

     “影门!”萧云眸光一闪,瞅向这三尊长者时那眸子当中有着寒芒闪烁。

     就是这个势力使得武宗落魄,宗主被困,小师妹沉睡。

     这才是罪魁祸首!

     “呵呵,萧云!”为首的幽袍男子狰狞而笑。

     “如此气息,已非普通神通境,你们却会来此?”萧云冷冷的盯着这些人说道。

     从气息来看,为首的这个男子至少也是准通天境的强者了。

     要知道,当初那荀舵主等人才不过准婴墟境而已。

     此次会有这等强者降临这南部边陲之地,太过蹊跷了。

     “我影门神通广大,自可推演出你的生死!”那幽袍男子狰狞一笑。

     “月底了大家看看自己还有多少月票,有月票别忘记投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