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7章 有我在,你不必如此
    “这麒麟公主与那萧云是朋友,没有想到,她此时却沦落至此,本来我欠了萧云的救命之情,理应帮他的朋友才是,只是这古琅天乃是战体古氏祖地的天才子弟,战体一族在六月净土,也是一个强大的氏族。△,”

     袁天罡一叹。

     他们天罡神体祖地也在六月净土。

     可是他在那里没有根底,此次也只是进入了北玄域的分支罢了。

     若不是来到天武城,他还没有机会见到祖地的人。

     更别说和那古琅天有什么交情了。

     所以这让他感到很是无奈。

     不是六月净土那些人杰连与这古琅天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此次他能坐在这里,也是因为他在北玄域的天武会内脱颖而出,才有那么一丝机会。

     纵使是这样,那六月净土的人都不屑看他一眼。

     “呵呵,古兄真是有福气,居然能收下这等女子。”擎天族的青年朗声而笑道,“愚弟对这妖族的女子也是极有兴趣,却不知古兄可还有门路,能否寻得那么一女?”说话时,他露出满脸羡慕之色,妖族距离中天域很远。

     想要遇到这样拥有纯血的女子太难了。

     再者,麒麟族也不是常人可招惹。

     妖族的势力,也是并不比人族差多少啊!

     甚至,妖族更加狂霸,一旦惹火了它们,将引来难以承受的怒火。

     所以在这片天地,很少有人能收下这种纯血麒麟为后宫。

     “呵呵,我也只是碰巧遇到这么一个麒麟族骄人罢了。”

     古琅天眸子微眯,轻笑道。

     只是在他那眸子当中却尽是得意之色。

     对于许多人族子弟而言,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毕竟,麒麟的身份可是摆在那里。

     “那真是可惜了。”闻言,擎天族的青年一叹。

     “呵呵,若是秦兄喜欢,以后愚兄倒是不介意将之让予你。”那古琅天一笑道。

     “哦。”闻言,那擎天族青年眼睛一亮,“当真?”

     “那是自然。”古琅天笑道,“不过,这得以后在说。”

     他呵呵一笑。

     似乎在他眼中,那麒麟公主只是一个玩物罢了。

     “古兄仗义,来,老弟敬你一杯!”当下那擎天族的青年举杯,眼角的眸光不由瞅向了前方的麒麟公主。

     “还不去给诸位公子倒酒!”此时,那古琅天眸光一冷,沉声道。

     在瞅向麒麟公主时,他尽是露出不耐烦之色。

     他拿下这女子已经很久了。

     本来他是想要征服这女子,让她心甘情愿,从了自己。

     可是这麒麟公主极为刚烈,誓死不从。

     这让古琅天蹙眉。

     因为修炼问题,他也并没有太过着急。

     哪知,在闭关一段时间后,这女子还是如此。

     到了此刻,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这次一定要将她拿下。”古琅天心中暗忖。

     听古琅天开口,麒麟公主蹙眉,并不想去给人斟酒。

     在妖域,她可是堂堂的公主,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岂受过这种罪?

     “怎么,你不愿意?”见麒麟公主迟疑,古琅天眉头一皱,传音道,“别忘了,你的兄长也在我手中,若是你在如此不识好歹,本公子可不会再心慈手软了,快去,给这些人斟酒,若是本公子高兴了,或许会让你兄长好过一些。”

     如今,他带出麒麟公主,请这些人相聚,就是来炫耀。

     炫耀他收了一尊麒麟。

     若是这麒麟公主不听话,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

     “哥哥。”闻言,麒麟公主蹙眉。

     她感到心伤。

     若不是她兄长也落在了这些人手中,她早就自绝了,哪会苟活到现在啊!

     轻抿了嘴唇,麒麟公主只得迈动着莲步,向着台下而去。

     “这就对了。”见此,古琅天微微一笑,“若你今天从了我,本公子自会解除掉给你兄长烙印下的禁纹。”

     “当然,若你再骨头硬,扭扭捏捏,就休怪本公子无情了,我不仅会杀了你兄长,还会将你送给这些人。”

     他继续传音,想趁此击垮麒麟公主的心里防御。

     听得这古琅天的传音,那正迈步而下的麒麟公主娇躯一颤。

     此刻她的心似在滴血,那眼角有泪,却又只得强忍住不流。

     她心中的苦楚无人得知。

     “唉。”旁边,那袁天罡一叹。

     “她不是踏足了那坠星海的古迹吗?怎么会沦落至此?”田青山一脸狐疑。

     他又是瞅了瞅旁边的袁天罡。

     对于那古地发生的事情他充满了好奇。

     那时,众人都以为这些天才要殒落了。

     可此时看来,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却不知那萧云是否还活着?”田青山心中暗忖。

     此时麒麟公主迈步,走到了擎天族的位置所在。

     她捻起那酒壶。

     哪知,擎天族那个青年却是伸出了手掌。

     他将麒麟公主的玉手握住。

     这顿时让麒麟公主脸色骤变,将玉手收回。

     “呵呵!”秦氏的青年一笑,就此松开了手掌。

     前方的古琅天却是淡淡一笑。

     身为古氏的天才,他不缺女人。

     如今想要征服麒麟公主,也只是为了面子。

     这番带她出来,也是为了在这些大族子弟面前炫耀罢了。

     在他而言,这样的女子就如同衣服,随时可扔。

     他只是享受征服的过程罢了。

     可是麒麟公主此时那玉手却在发抖,她的心怒到了极点,牙关都在打颤。

     她冷冷的盯着擎天族的青年,眸中杀意凛然。

     若不是因为自己被下了禁纹。

     若不是因为自己兄长还在古氏的手中,她真的想拼命一战!

     就算死,也要出了这口气。

     甚至,她在很多时候,都想要豁出去了。

     可她最后还是忍住了。

     因为她心中还有眷恋,不止是她哥哥,还有她心中的眷恋。

     可今天不一样。

     今天这古琅天太过分了,让她如此。

     还要让她服从,献出自己的清白之身。

     不然就要杀了她哥哥。

     这让她感到愤怒之余也是一阵无助。

     此时的她已经做好了打算,若是此人真要如此,她也就只有誓死不从了。

     “居然生气了?”而在麒麟公主迟疑时,秦氏的天才却是眸光一沉,“你一个婢女,古兄的玩物,也敢对本公子露出杀意?”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这麒麟公主眸中的杀意,这让他盛怒,他可是擎天族的天才,颇为有身份。

     纵使在六月净土,他也是一个人物。

     可此时却被一个侍婢如此,冷眼对待。

     这让他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

     要知道,这麒麟公主对古琅天还是言听计从。

     可对自己却如此。

     这是在说他不如这古琅天吗?

     “古兄,似乎这麒麟族的女子,你还没有完全驯服啊!”秦海眸光一冷,瞅向高台,道,“若是古兄无法将之驯服,不如交给愚弟,让愚弟今天好好调教她一番如何?”话语落下,他瞅向了麒麟公主,在他眸子当中有着邪恶的光芒闪烁。

     “还不给客人斟酒!”此时,高台上,古琅天眸光也是一冷,传音道,“你不要你哥哥的命了吗?”

     他语中带着威胁。

     闻言,麒麟公主眸露挣扎。

     她是真的恨不得出手,可是此时却不能如此。

     怒火被压制下来,可是她那抿着朱唇的牙齿却是将唇角咬出了血迹。

     一丝腥气弥漫开来。

     对面,袁天罡见后一叹。

     有几个天才也是眸露不忍。

     可更多的人是冷眼旁观。

     对于这些大族子弟而言,他们高高在上,就是神子,血脉尊贵,其它的人不过是蝼蚁罢了。

     纵使麒麟族强大。

     可是,他们依旧看不起麒麟族。

     妖族,兽也,当收来当坐骑才是。

     在他们这些超级势力中,皆是以收下这种圣兽为坐骑为荣。

     只是这些妖族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所以很少有人可以拿下这种纯血妖族。

     如今麒麟公主被抓,众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怜悯之心。

     至于田青山他们,也只有沉默。

     如秦封他们,都是冷眼旁观。

     这里的冷漠,使得麒麟公主更加的无助。

     在这种无助之下,她感觉到了生活的茫然。

     她眸光眨动,瞅了一眼那秦海。

     此时秦海一脸傲慢的盯着麒麟公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另外一边,古琅天却是一脸冷硬,态度极为强硬。

     抿了抿嘴唇,麒麟公主那眸子中的怒意与绝然开始暗淡了下来。

     取而代之的漠然。

     似乎,她选择了妥协。

     “哼。”见麒麟公主似乎妥协,那秦海嘴角勾起了一抹狞笑。

     在他看来,这次是妥协斟酒,下次就是……

     所以他笑了。

     麒麟公主捻起酒壶,就要斟酒。

     “有我在,你不必如此!”也就在麒麟公主准备斟酒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脑海当中。

     当这声音传入脑海,她那娇躯一颤,捻着酒壶的玉手也在抖动。

     这是因为激动而抖动。

     那酒壶内的酒水不自觉的洒落在那桌几上。

     酒香弥漫,酒液流满了那桌几。

     “你怎么倒酒的?”见此秦海勃然大怒,当下便是起身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迸发而出。

     他宛若发怒的狮子盯着麒麟公主。

     怒火涌现而出。

     他是真的怒了。

     刚才这麒麟公主对自己眸露杀意也就罢了。

     此时倒个酒也洒满一桌。

     这是看不起他秦海吗?

     这让秦海感觉自己颜面尽失。

     所以,他立即恼羞成怒了起来。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