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05章 天神兵也没有用
    战斧兵灵出手,激发了神斧之力。∈♀,

     凭此,那战斧威力滔天,大有开天辟地之势。

     郑远衫手持战斧,如神临世,那一斧真的劈开了虚空。

     斧芒裂空,斩向萧云。

     在此刻,众人似乎看到了萧云被劈成两瓣的一幕。

     “可惜了,如此天才,本应该在圣域崛起,成为一方巨头才是,可如今还没有踏足神道就要殒落,真是可惜啊!”有半神低语,一脸叹息,如此惊才绝艳的天才却不能成长起来,人世当中,最遗憾的就莫过于遇到此等事情了。

     “萧公子!”而此时,绝沉鱼忍不住失声惊呼。

     幻翼族一些女子也是开口,皆为萧云担心。

     不仅是她们,还有一些大族的女子也是忍不住握紧了玉手,显得紧张无比。

     她们也不想这个青年遇难。

     因为如这样惊才绝艳的青年太少了,很少有人可以如萧云这样让她们动心,让她们为之狂热了。

     可以说,巨斧斩下,牵引了无数人的神经,让无数人提心吊胆。

     刷!

     巨斧光芒斩来,气势凌厉无比。

     它还在远处,可是那所拥有的盖世神力却让萧云的肌肤都为之生疼。

     甚至,他的肌肤开始龟裂。

     不难想象,那巨斧斩下时会何等恐怖。

     “兵灵出手,已不是我等能敌。”此时,长生龟开口。

     幻影虫也表示无奈。

     “兵灵催动神兵出手了吗?”可是萧云并没有慌张,他眸子微眯,凝视前方。只是静静的感应着那种力量,那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笑容,当初在姚氏时,有一件神兵也蕴含兵灵。

     只是那时候天地规则对神力的束缚还很强,所以那兵灵并没有协助那姚氏的老皇出手。

     可如今不一样了。

     现在天地规则对神力的束缚逐渐减弱,已经有人可以成就半神,要触及神道了。

     此时,兵灵也可以勉强施展出自己的一丝神力。

     显而易见,此刻这郑远衫手中的战斧便是如此。

     战斧内的兵灵出力,要协助郑远衫拿下萧云。

     “只是你区区一个天神级别的兵灵,也敢在我面前显威?”战斧威势很强,摄人心魄,可是萧云出时那眸子当中却是有着冷冽的眸光闪烁,他嘴角勾起冷冽的弧度,并没有退避,反而是向着前方一步迈出,当他迈步而出时,他身边突然有着飓风呼啸。

     呼呼!

     飓风呼啸,化为了一个巨大的气旋。

     这气旋一闪,便是连接了天地,向着前方卷去,要将那当空斩来的战斧给吞没。

     “这……”见此,许多人一愣。

     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这萧云不躲避也就罢了,他既然主动出手,应该是有什么手段才是,可此时却演化出神通气旋,去吞噬那战斧,这战斧是那么好吞噬的吗?

     这可是天神兵,如今兵灵还协助出手了啊!

     “这萧云傻了吗?”有人低声道。

     本来他们见萧云迈步向前,还充满了期许,以为这青年是准备使出杀手锏,来个绝地大反击了。

     可此时看来,这是送死啊!

     这样的吞噬气旋,能抵挡那战斧之威?

     “唉。”有人叹息。

     嗡!

     气旋卷去,真的不能抵挡那战斧之威。

     只见得寒芒一闪,那战斧迸发出的神芒之刃就撕裂了吞噬气旋演化出的气旋之纹。

     而后它没入了那吞噬气旋之内,直取萧云本尊。

     “我看你还如何挡我?”此时,那郑远衫嘴角也是勾起了狰狞的笑容,“若将你斩杀,那神兵自然还在,不会被粉碎,不过那混元之石,却不知被他收在了哪里?”

     郑远衫此时已经在考虑如何寻找萧云的神物。

     而此时,吞天气旋之内。

     那吞噬之纹根本无法接近那战斧,直接就被那神芒之刃撕裂。

     如此一来,它根本无法吞噬,削弱那战斧之力。

     这就是力量达到了极致,已可碾压一切。

     “天神兵的确不错。”萧云淡淡一笑。

     而后他手掌一动。

     呼!

     在他步伐猛地向着前方迈出。

     “咦!”见萧云漫步而出,郑远衫眸露诧异。

     因为凭借着与战斧的联系,他的心神看到了萧云的这一切。

     “这小子难道不怕死?”他满脸狐疑。

     “不对!”那兵灵却是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呼!

     却见得萧云步伐迈动,他身子闪烁,似化为了一尊宝塔。

     宝塔很高,顶天立地,上面有着幽纹闪烁,刻着古老的符篆。

     一股浩瀚神威随之震荡开来。

     当这神威震荡开来,整片天地为之一变。

     呼呼!

     顿时,风云呼啸,狂风肆虐。

     远远看去,只见得在萧云所在的那片虚空有着乱流突起。

     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随之迸发而出。

     在这一刻,方圆万里都有狂风之呼啸。

     那城内,一些凡人都被波及,卷飞了十几米。

     这还是因为相隔太远。

     至于附近的人,他们感觉自己的心神都似乎要被一股伟力牵引而出。

     在这一刻,众多半神皆惊。

     无数修者带着满脸恐惧抬望虚空。

     “那是什么?”

     “那是一个巨大的气旋!”

     “那气旋连接了天地,它真的要吞没一切吗?”许多人内心惶恐。

     “这威势……”此时,就连绝鸿等人也是心惊胆战。

     他们也被那突然出现的吞噬气势所震。

     最为惊讶的莫过于郑远衫了。

     “这是什么回事?”此时他清晰的感觉到那巨灵战斧所释放出的神力开始被牵引吞噬。

     本来气势惊人似可开天的一击,威力莫名的下降。

     就连他都感觉到自己的真元在流逝,自己的元婴似要被牵引而出,没入前方那突然出现的巨大气旋内,没入那尊巨塔之内,一种大恐惧,涌入心头,让他感到不安。

     而此时,萧云迈步。

     他就如同化身成为了一尊巨塔,行走在虚空当中。

     他所过之处,附近气旋搅动,恐怖的力量在吞噬一切。

     那种威势不知比那巨灵战斧强大了多少。

     此时众人已经感觉不到了巨灵战斧之威,完全被这吞噬之力所震住了心神。

     显然,这是吞天至尊在出手协助萧云。

     吞天至尊,他也是这吞天神塔的塔灵。

     只是他的存在比那巨灵战斧的存在还要玄妙。

     吞天至尊是以身为塔,以塔为身,炼成了本命神器。

     如此,神塔所孕育出的塔灵蕴含着他的心神,如同他的一尊分身。

     此刻,那战斧已经斩来了。

     吞天神塔一闪,迎击而去。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

     却见得战斧撕裂了吞噬之纹,斩在神塔之上。

     可是神塔一震,释放出了一股伟力。

     那神力滔天,震得战斧嗡鸣,直接倒飞而出。

     紧随着,一股恐怖的波动席卷而出。

     这波动如同巨浪,要将前方的天地淹没。

     远处,郑远衫根本来不及避退,他直接被掀飞。

     噗!

     鲜血从他口中吐出。

     他的骨骼都被那股浩瀚的神力震得断裂。

     “这……”鲜血吐出,身子倒飞,郑远衫眸中露出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就那么盯着前方虚空,似乎还没有从这溃败当中清醒过来。

     他的心充满了狐疑。

     “兵灵已经出手,我怎会被击飞?这是一种什么力量?”郑远衫内心难以平静。

     不仅是他,远处那几个掠阵的巨灵族半神早就已经大惊失色。

     从那吞噬之威展现时他们就感觉到了不妙,连连躲到远处。

     可是他们还对那巨灵战斧抱了一丝希望。

     因为这毕竟是天神兵。

     如今天神兵都出手相助了,怎么会有溃败的道理?

     可是结果却出乎人预料。

     这天神兵败的比他们想象中还惨。

     这根本是不堪一击啊!

     “郑远衫被击飞了!”

     “天神兵之兵灵出力,也无法奈何那萧云吗?”

     而此时,那些观战的修者却是完全呆住了。

     他们双眸眨也不眨,就那么盯着前方。

     盯着那被击飞,口吐鲜血的郑远衫。

     在他们眼中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刚才那天神兵的兵灵出力,那是何等威势盖天?

     可怎么眨眼间就被压制了下来了?

     “这萧云到底有什么底蕴?”

     “他是什么人?”许多人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一切,太震撼人心了。

     纵使半神瞅向萧云时也是充满了敬畏。

     “萧公子真厉害!”

     “连天神兵都可以力败吗?”除了震惊,绝沉鱼等人却是眸露火热。

     甚至,在她们眸中还有着狂热之色浮现。

     她们紧紧的盯着前方虚空。

     在那里浮现出了一个伟岸的身影。

     在她们眼中,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是一个让她们怦然心动的存在。

     呼!

     也就在全场一片震惊时,萧云趁势出手。

     他步伐迈出,向着那郑远衫而去。

     远远看去,他一步迈出,却如同一个巨大的气旋席卷而出。

     如今的萧云身化吞天气旋,也化为了吞天神塔。

     仅仅是一个呼吸间而已,那气旋就欺近了郑远衫。

     “这……”当那气旋卷来,郑远衫眸露恐惧之色。

     前方的气旋连接了天地,神威震荡,有着气吞星河之势。

     在这种气势之下,他根本无力一战。

     他感觉就算再多几个半神也会被吞噬。

     “前辈,助我!”郑远衫眸露惊恐,连忙开口。

     数百年来,他还是第一感到如此恐惧。

     “该死的!”巨斧兵灵怒哼一声。

     无奈之下,它也是竭力出手。

     本来它只是催动一丝神力。

     如今那神力不断释放出来,那巨灵战斧的气势倍增。

     郑远衫那脸上的惊恐之色才慢慢的消散。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