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9章 神兵?
    “今天你们都得死!”

     当这声音落下,在萧云眉心始源令牌浮现,一股浩瀚神威震荡开来。¢£¢£,

     这令牌悬浮在他头顶,绽放着朦朦的始源神纹。

     如今萧云的灵魂达到了半步婴墟境,始源令牌的威力也是被他再次挖掘出了一分。

     始源令牌出现,那威势惊天,浩瀚神威震荡开来,让得这片阵法空间都是一颤。

     那皇阵所带来的压迫顿时减弱。

     一股神威震荡开来,便是连那姚青阳心头都是一跳。

     “这是完整的神令?”从这始源令之上他感觉到了一股神灵才有的规则之力。

     那种神威震荡开来,侵入他识海,使得他的灵魂都在颤栗。

     凭借着心神感知,此令牌显然不是当初那萧战天所催动的残兵可比。

     这是一件完整的神兵!

     “这萧云怎有这等底蕴?”姚青阳眸露诧异。

     要知道,当初萧战天已经是无敌王者,可称为伪皇的存在了,便是如此存在才在神殒禁地获得一些神之残兵,这萧云才不过半步婴墟境,他又凭什么可以获得完整的神兵了?

     神兵可不是一般人能掌控啊!

     甚至,一些皇者都无法接近神兵分毫,将被那神威所排斥。

     “这萧云有着逆天机缘!”顿时,场中的王者眼瞳皆是骤然一缩,露出满脸肃然。

     “还好,他不过半步婴墟境,纵使有神兵也无法发挥出当中的威力,若是达到当年萧战天那级别,他手持完整神兵,那么事情将有变,现在么?一切还在掌控之中。”

     在略微惊诧之后,姚青阳便是恢复了神色。

     而此时,那阵法演化出的攻击只是略微一顿,便向着萧云杀去。

     咻,咻!

     一根根碧矛洞穿而下,将虚空都穿透了,恐怖的皇威让人心惊胆战。

     面对这种皇威,萧云也是眉头微跳。

     若是在以前,他根本无法抵挡。

     可是这半年来他的灵魂不断变强,俨然达到了半步婴墟之境。

     他心神一动,始源令一闪,化为一枚百丈大小的巨令悬浮在头顶,浩瀚的始源之气弥漫开来,宛若演化出了一片朦胧的空间,当中神纹交织,形成了一个天然屏障抵挡着那阵法攻击。

     轰!

     一根根碧矛洞穿而下,没入那始源神纹之内后如同没入了大海,仅仅是使得那片朦胧的神纹一颤,在旁边震荡起一股恐怖的涟漪,而后那攻击便是再也无法得见了。

     一座皇阵演化出的攻击居然无法伤的萧云。

     见此,姚氏的人一个个皆是眸露惊讶。

     不仅如此,此时萧雄老皇的虚影迈步而出,他大手当空拍去,直接将那命器的绝杀一击给击溃,浩瀚的战意席卷开来,如同惊涛骇浪般淹没四方,纵使那姚青阳的命器变幻莫测,却也无法杀破那战意天地,从而伤到那后方的萧云,反而使其也是连连后退。

     只是伪皇的他也无法抵挡太多的皇者余波。

     “没有想到你居然有这等底牌。”见大阵无法伤到萧云,姚青阳眸露肃然。

     不过他并没有慌张。

     “你不过半步婴墟境,定然无法持久催动神令,再者,你这命牌也有耗竭本源之力的时刻,等你气力耗竭之时,又如何与我争锋?呵呵,就凭你也想杀光这里的人?”

     姚青阳冷笑。

     他一脸笃定,催动那命器向着前方杀去。

     咻,咻!

     那碧枝闪烁,如同灵蛇洞穿虚空,以各种角度杀向萧云。

     与此同时,那大阵蠕动,不断有着阵法攻击轰击而下。

     在这般轰击之下,始源令颤动,萧云的眸光变得无比冷冽了起来。

     的确,想要催动始源令得耗竭大量的心神。

     他这皇者命牌也有耗竭之时,若不能瞬息将这姚青阳斩杀,对于他来说极为不利。

     “灵魂衔接!”蓦地,萧云眸光一闪,向着识海之内的长生龟,幻影虫发出了命令。

     经过半年调息,长生龟已经恢复了九成伤势。

     幻影虫更是一直处于巅峰状态。

     长生龟为半步通天境的存在!

     幻影虫也触及半步通天境了。

     “好!”在收到萧云的命令之后,两兽开始催动灵魂。

     顿时,在萧云识海之内,三道灵魂开始进行衔接。

     这是一次巨大的冒险。

     若是双方气息稍微不对,就会造成灵魂紊乱。

     只是萧云在这两兽灵魂当中种下了魂心印,他根本不惧两兽有什么异心。

     再者,如今的萧云获得了阴灵族的秘术,他进行灵魂衔接之时,只是分出了自己一部分灵魂而已,纵使出现问题,他也只是伤到灵魂,并不会使得灵魂就此湮灭。

     而此时,外面萧云依旧在抵挡姚青阳的攻击。

     轰!

     巨响震天,萧雄老皇的身子不断暗淡,命牌的气势锐减。

     当初萧云已经动用了几次命牌,耗竭了不少本源之力。

     如今再次与这种级别的存在争锋,那命牌当中那本源之力在极速耗竭。

     姚氏一座悬空台之上。

     在山巅上,一个留着碧须的皇者眸光睥睨,那眸光似乎洞穿了虚空,落在了远处。

     “阵法已经开启,还散发出了皇威,想必青阳已经出手,若不出意外,只需要片刻就可将那萧云斩杀,届时只要取其精血,便可推演出那萧战天是否还活着。”

     这老皇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只要萧战天的精血没有耗竭,纵使他身死,也可以推演出他殒落之地,届时可凭此进入神之禁地。”想到那登天之秘,此老那眸子当中便有着炙热的光芒闪烁而出。

     达到了这个级别,若是不能再进一步,依旧将殒落。

     所以压在他们头上的目标也就只剩下成神与长生了!

     轰!

     而在此时,那阵法之内,萧雄老皇的身影一颤,气势越发孱弱了起来。

     在萧云身前,那枚命牌的气势也逐渐锐减。

     “呵呵,如今你这命牌气势不在,顶多只可以在催动一次堪比皇者的攻击,而我的命器却依旧还蕴含着浓郁的本源之力,接下来,你就准备受死吧!这天地间再也无人可救你!”

     姚青阳狰狞一笑。

     只见得他步伐迈动,猛地向着前方跨出一步。

     咻!

     与此同时,碧光一闪,便向着萧云洞穿而去。

     浩瀚碧光,如同大海所掀起的骇浪将萧雄老皇那虚影所释放出来的皇威一点点湮灭。

     砰!

     最终,萧雄老皇的身影溃散。

     那枚命牌也在一道碧光的洞穿之下就此崩碎。

     命牌崩碎,闪烁着耀眼晶光,最后那碧枝一闪,直取萧云的眉心。

     “萧云一死,将再也没有了后患!”姚青阳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容。

     “今天死的将是你!”然而就在此时,萧云眸光一闪,一股浩瀚的威压席卷而出。

     他的气势在此时节节攀升,使得身边的虚空都在颤抖,荡起一阵可怕的涟漪波动。

     一股强大的灵魂力迸发而出。

     那等威势,直逼皇者!

     强大的灵魂力注入了头顶的始源令当中。

     嗡!

     一片始源神纹绽放开来,将萧云完全笼罩。

     而此时,那姚青阳的攻击如同陷入泥沼。

     “被抵挡了下来?”姚青阳皱眉,眸露惊讶之色,“他的气势在瞬间攀升了?”

     不仅如此,一股强大的灵魂之力从萧云识海压迫而下。

     那灵魂力使得虚空在颤抖。

     “好强大的灵魂压迫!”远处的王者皆眸露惊讶。

     长生龟与幻影虫与之灵魂衔接,使得萧云的灵魂力攀升。

     此时的他气势惊人,俨然有了接近皇者的灵魂气势。

     他一步迈出,那始源令绽放出无尽的始源神纹。

     此时,那始源神纹绽放开来,将阵法当中的攻击轻易化解。

     皇道阵法也无法伤及萧云分毫。

     “这怎么可能?”姚青阳一脸惊讶,很难想象,一个半步婴墟境的青年怎能将神令的威力催动到这种地步,如此气势,便是王者也无法达到,甚至唯有皇者才可以啊!

     “现在才是开始!”萧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而后他眸光一闪。

     在他识海之内一张古弓闪烁而出。

     古弓刻满古老的纹路,那些文字与铭文根本不是当世人所能明悟。

     只是看上一眼,这纹路就可让人沉沦。

     当中所蕴含的大道气息,让人恨不得沉浸当中去参悟。

     朦胧的始源之气在弓身缭绕,如同那大道之纹环绕四方。

     这正是始源弓。

     始源弓出现,神威震荡,有着让人心悸的波动弥漫开来。

     若说始源令蕴含着浩瀚神威,有掌天地之势,让人不由生出一股膜拜神灵之心。

     那这始源弓所散发出的神威却是直刺灵魂,让人心生恐惧。

     当中所蕴含的那杀伐之气就连神灵都要颤栗。

     因为这本就是一张染过神血的神弓。

     始源令却只是一枚神令。

     当始源弓出现的刹那,那来自姚青阳命器之上的浩瀚皇威开始一点点的溃散了开来。

     惊人的神威压迫而下,使得后方的王者吐血。

     噗,噗!

     那姚盛等人纷纷吐血。

     甚至他们感觉自己的本源之力停滞,如同被一股莫名的规则之力束缚。

     “这是一张神弓吗?”诸王心惊,眸露惶恐之色。

     “一枚神令,一张神弓……”姚青阳此时脸色骤变,那眸光都变得呆滞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要知道,神兵可是神灵的兵器。

     这等神物都有着器灵蕴含,绝不是一般的人可有。

     纵使是皇者都很难接近神兵。

     可是这青年却手持一枚神令,一张神弓。

     如此一幕,完全改变了姚青阳对神物的认知。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