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6章 萧母?
    神箭射来,姚氏老祖一脸惊讶。¢£¢£,

     他连忙出手,前方化为一个领域,阻止神箭之威。

     与此同时,身前有着盾牌浮现。

     他大手一动,当空拍出,立即有着万千碧浪向前倾覆而下,发出了强悍的攻击。

     只是瞬息,这老祖就做出了种种防备。

     砰!

     只是那神箭一闪,威势滔天,不仅破除了诸多攻击,就连他那盾牌都破碎了。

     轰!

     一股恐怖的波动冲击而来,将之震飞。

     噗!

     一口鲜血从这老祖口中吐出。

     “老祖!”在见得老祖被击退后,姚氏的人皆眸露惊讶。

     “老祖也无法拿下他吗?”就连姚氏的族长也是一脸震惊。

     同时他心中庆幸,若是自己先前遇到了这等攻击,只怕也殒落了。

     “没有将之灭杀?!”萧云略露遗憾。

     这次他还保留了几分实力。

     “得撤了!”长生龟说道。

     “嗯。”萧云点头。

     就在萧云要离开时,他的腰牌颤动。

     带着几分诧异,萧云将心神沉入当中。

     “萧公子,挟持我离去!”腰牌之内,传来柳寒烟的声音。

     “挟持?”萧云眉头一动,视线所及正看到柳寒烟在远处盯着自己。

     从这女子当中他看到了焦急之色。

     略微沉吟,遁天梭一闪,他便出现在了柳寒烟身边。

     一股浩瀚神威倾覆而下,柳寒烟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栗。

     “萧云!”当那神威倾覆而下时,旁边的雪皇脸色骤变。

     刚才她在为老祖受伤感到震惊,并没有关注到萧云。

     哪知只是瞬息这青年就出现在了旁边。

     “得罪了!”萧云眸光一凝,识海内一片光纹卷出,将柳寒烟摄入了身边。

     仅仅是瞬息,萧云就挟持了柳寒烟。

     “萧云,快放开寒烟!”雪皇蹙眉,那冰冷的语气当中流露出几分紧张之色。

     这可是一个有着生命武魂百分之十九传承值的天之娇女。

     如此人物,若是好生培养,定可称皇。

     若是柳寒烟有个三长两短,对于姚氏而言,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这小子挟持了寒烟小姐!”突然的变故引来了姚氏许多人关注。

     “好卑鄙的家伙!”顿时,姚氏诸多青年冷喝。

     就连姚氏的老祖也是为之变色。

     姚氏已经殒落了两个皇者。

     若是这个天之娇女在殒落,他们姚氏将后继无人啊!

     他们都活了九百多岁了,若等他们坐化,姚氏凭借那仅有的两个皇者又能如何?

     “萧云,速速将寒烟放了!”此时,姚氏的族长也是一脸肃然。

     这种天才,在姚氏可是难得一见啊!

     “你们莫要妄动,否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萧云语气冰冷,那音波响彻九天。

     下一刻遁天梭一闪,他便消失在原地。

     “怎么办?”

     “若是寒烟小姐被抹杀,我姚氏可真是损失惨重啊!”许多姚氏族人皆为之惊慌。

     对于一个大族而言,新鲜血液显然是支撑他们长盛不衰的唯一保证。

     否则若族中无皇,纵使有神阵护持又如何?

     神阵可不是普通修者能催动啊!

     “这家伙想挟持寒烟离去。”姚氏族长一脸阴沉,“若让他离开,我姚氏两个皇者就白白殒落了,那神兵将不在是我姚氏的掌中之物。”他开始左右权衡了起来。

     此战之后,萧云拥有神兵的消息肯定会传遍天都。

     到时候各族皆动,他们姚氏想要独享神兵显然是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想到这里,姚氏族长的眸光彻底阴森了起来。

     下一刻他身子一动,消失在原地。

     砰!

     姚氏,青月台。

     一只大手落下,浩瀚皇威倾覆而下。

     “发生了什么事?”此时在那青台山巅之上,一个浑身有着碧光缭绕的绝代佳人抬头。

     这女子正是姚青月。

     刚才族中大战惊动了她,只是她的居所被大阵所困,导致她根本无法离开,只得在山巅遥望远处的情况,可惜阵法隔绝了她的灵识,她根本就无法感应到大战中心的事情。

     此刻一只大手落下,让她诧异。

     嗡!

     那大手一闪,破开了阵法,而后皇威浩瀚,将姚青月的身子束缚。

     接下来她被那大手摄出青月台。

     而此时,姚氏族长的大手一闪,在他身边俨然多了一个女子。

     “萧云,速速将寒烟放了,不然你母亲将性命不保!”姚氏族长冷哼,音波响彻四方。

     “我母亲!”此时萧云催动遁天梭,正赶往他母亲所在的居所。

     哪知他才出现,姚氏族长的声音便是响彻开来。

     待得他眸光一动,便是看到了一个身穿青色长裙的绝代女子被姚氏的族长挟持着。

     虽然未曾真正见到自己的母亲。

     可是萧云却早已凭借幻影神眸得悉了母亲的容颜。

     此时姚青月被碧光笼罩。

     可是从从那气质当中,他依旧可以看到母亲所有的影子。

     再者,那种来自血脉的亲切感,让他更是确定那就是他的母亲。

     只是此时他母亲居然被人挟持。

     而且还是一个皇者。

     当年的事情要重演吗?

     萧云目眦欲裂,眸中有着浓郁的杀气弥漫。

     “老匹夫,你好卑鄙!”萧云眸光如刃,冷冷的盯着那姚氏族长。

     此时姚氏的老祖眉头微皱。

     只是在瞅了一眼萧云身上的神兵之后,他也没有多言。

     只要获得了这两件神兵,无耻一点也是无妨。

     “这姚氏居然挟持自己族中昔日的天之娇女,他们可真是无耻啊!”

     “据说当年就是姚氏的诸多天才挟持青月小姐,以此伏击战王,没有想到当年的事情再次上演,姚氏在各大族中算是温和的存在,可是那骨子里却是卑鄙龌龊!”

     各族的王者暗自议论。

     在利益的面前姚氏那柔和的伪装终于被撕去,如今露出了狰狞的一面。

     “这下麻烦了。”此时柳寒烟也是为之蹙眉。

     姚氏族长会挟持姚青月来威胁萧云的举动超出了她的预料。

     她也小觑了姚氏人的无耻之心。

     “这……是我儿么?”而此时姚青月那睫毛眨动,那有着碧纹闪烁的眸子当中掀起了一阵涟漪,她遥望着前方的青年,那颗心显得无比的激动,当年一战,丈夫喋血离去。

     与此同时,那个还不到一岁的儿子也是离开了天都。

     此后她被姚氏软禁,不得外出。

     从族人的口中她得知丈夫陷入了古禁地生死未卜。

     可是她儿子的生死却是未知。

     这让姚青月时常挂念。

     同时,儿子也成为了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撑。

     面前的青年与丈夫有着八分相似。

     再者,从附近那些议论声当中,姚青月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真是自己的儿子冒着风险踏入了姚氏。

     可是姚氏卑鄙,伏击了他儿子,引发了大战。

     望着前方那个凌空而立,长发飞扬的青年,姚青月此时的心情无比的复杂。

     在她心中有着激动。

     那个让她日月思念的儿子终于长大成人了。

     而且瞧那模样,他亦是人中之龙,不比当年的战王差。

     有儿如此,让她欣慰之余,内心也无比的骄傲。

     只是此时……

     此时她们母子相见却陷入了一个危机当中。

     这让人叹息。

     “母亲!”萧母的表情与眸光波动完全被萧云收入眼中。

     凭借幻影神眸,他可以堪破诸多迷雾,看到母亲的容颜。

     在瞧得母亲那眸子所弥漫出来的波动后,萧云那颗心也是莫名的激动。

     此时,他的血液在沸腾。

     可是他又有着无奈,整个人似要癫狂。

     才见到母亲,可是母亲却被人挟持。

     是他害了母亲吗?

     萧云内心难以平静。

     “唉。”远处萧元卿轻轻一叹,露出满脸无奈。

     他知道萧云渴望的就是与母亲相见。

     可如今这结果却并不怎么乐观。

     这青年的下场或许会比他父亲更悲凉。

     “萧云,还不将寒烟放了,否则你母亲将在你母亲喋血!”见萧云情绪有变,姚氏族长一脸冷厉,身上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势弥漫开来,此时他充满了自信,有着一种掌控一切的气势。

     从萧云所流露出的表情来看,他知道这个青年也如他父亲那般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为了他母亲,想必会不得不束手就擒。

     如此一来,不仅是神殿的秘密,就连两件神兵都将落入他姚氏手中。

     甚至在这青年身上或许还有伪神器存在。

     想到这里,姚氏族长嘴角勾起了一抹狰狞的笑容。

     如今的萧云就如同一座神藏,得到了他,姚氏足以在天地称雄。

     为此损失两个皇者也值得了。

     “放了寒烟!”萧云眸光微动,从那复杂的情绪当中退出。

     他眸光微动,瞅向了身边的少女。

     “你若放了我定将无法离开姚氏!”柳寒烟黛眉紧锁,传音道,“届时你必将饮恨于此,你母亲一样将被软禁,所以你放了我根本无法改变什么,不如就此离去,等你有实力之后在归来?”

     对于姚氏,柳寒烟还是有着几分感情。

     只是此时姚氏族长为了神兵,不惜挟持姚氏族人的作法让她反感。

     或许某一天她也会遭到这样的待遇?

     再者,萧云曾在金龙墓地助她脱困,柳寒烟一直心生感激,甚至有着爱慕之意。

     如今见萧云将要蒙难,她想也没有想就站了出来。

     此时的她心中只是想让这个青年遁离姚氏。

     “可是我若不放了你,我母亲必将遭到狠手!”对于当中的道理,萧云也知道。

     只是他却不能眼睁睁的见自己母亲蒙难。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