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7章 围剿长生龟
    在那强大的余波之下,柳寒烟吐血,气息略显孱弱。︾7頂︾7点︾7,

     就连她那皇者命牌的光纹也是暗淡。

     此时那命牌再也无法催动出皇者级别的攻击了。

     毕竟这种命牌里面的本源之力有限,无法持续使用。

     “可惜。”见此,柳寒烟眸露叹息。

     这长生龟之强超出了她的想象。

     还没有踏入皇道,却可与皇道的强者争锋,如此存在,不愧为天地神龟!

     “那长生龟受伤了!”在柳寒烟叹息的时候,远处一些青年却是眸露火热。

     当中有着三目神狼一脉的青年,也有朱氏的青年,还有古氏的青年。

     这些大族子弟,许多人都身份非凡,携带着禁器来此。

     “当趁此拿下这长生龟!”当下,许多人心动。

     甚至有人触动了伪皇级别的命牌。

     这是朱氏的一个青年,他名为朱长天!

     朱长天步伐迈出,直接催动了一件伪皇之器。

     这是他一个嫡系长辈留给的禁器,为的就是保他在金龙禁地平安。

     嗡!

     顿时,虚空当中,无穷光纹绽放,宛若演化出了一方世界。

     在这光纹当中有着日月沉浮。

     日月震天!

     待得步伐迈出,接近那长生龟之后,朱长天立即出手。

     轰!

     虚空当中,日月沉浮,携带着无上气势向着那长生龟镇压而下。

     见这朱长天出手,许多大族的青年也是一脸火热。

     他们手中已经取出了至宝,随时准备出手。

     “他娘的,当老龟是好欺负吗?”见这朱长天出手,那长生龟大怒,它压制伤势,全身绽放出金色的光纹,与此同时,那长生树一动,向着镇压而下的日月洞穿而去。

     长生树神纹绽放,宛若一杆神枪,直接洞穿虚空,待得它与那日月武魂接触的刹那,一片神纹绽放开来,恐怖的波动湮灭一切,那日月直接被崩碎,浩瀚的波动席卷开来。

     “好强!”朱长天眸露骇然,连忙后退。

     与此同时,一件王兵被他祭出。

     这是一面巨盾,光芒一闪,便飘向前方,开始抵挡着那浩瀚的余波。

     砰!

     只是那浩瀚余波冲击而来,气势如山,直接将王兵崩碎。

     纵使是王兵,也不能抵挡这等恐怖的余波。

     饶是朱长天身形爆退,依旧被波及,整个人倒飞千米,口中有着鲜血吐出。

     “长天公子!”许多朱氏的青年连忙迎去。

     “我没有事。”朱长风眸光微动,瞅向前方时露出满脸凝重。

     这长生龟已经受伤,却还有这等战力,让他感到惊讶。

     要知道,刚才他这可是伪皇命牌啊!

     可以想象,这长生龟该是何等强悍。

     一击之下后,朱长天不在出手,开始退到边缘之处。

     那朱傲天等人皆不敢贸然前进。

     他们没有皇者给予至宝,皆不敢以身犯危!

     将朱长天击退之后,那长生龟也没有在出手。

     它身子一动,便向着前方遁去。

     此时湖水翻滚,无数的金龙鲤遁离。

     “今天你就别逃了!”就在长生龟遁逃之时,又有轻喝声响起。

     却见得是一个身穿金衣的男子正漫步而来。

     此人气息雄浑,身上有着金光缭绕,一股战之气息弥漫开来,让人忌惮。

     这是古氏战族的天才,名为古珑!

     古珑脸庞白皙,那长发飞扬时金光闪烁,又不失英武之气。

     此时他一步迈出,在那手心光纹一闪,一道金光划过虚空,直接向着那长生龟洞穿而去,这是一杆长枪,当中蕴含着一股道韵,乃是一个触及皇道的强者留下的武学印记。

     咻!

     长枪洞穿虚空,有着道纹绽放,虚空都被洞穿了。

     只是瞬息,这长枪就出现在了长生龟身边。

     “他娘的,一个个当老龟好欺负吗?”见又有人出手,长生龟大怒,它的身子光纹闪烁,几乎都快有千丈大小了,它龟爪抬起,当空便是拍去,那光纹一闪巨掌便将那长枪击飞。

     而后,长生龟身子一动,向着众人腾飞而来。

     只见得它巨掌拍来,有着耀眼的金纹绽放开来,似要淹没天地。

     与此同时它那金色的龟尾一甩,横扫四方。

     呼!

     那龟尾如同神鞭,席卷四方。

     几乎整个湖泊都被它尾巴所触及。

     达到神通境后,完全可以杀人于千里之外。

     这长生龟已经触及了皇道,那神通更是惊人。

     此时它全力出手,谁人可抵挡?

     恐怖的波动弥漫开来,那湖泊边缘处的修者都感到了惶恐。

     “好恐怖的波动!”

     “这便是神通境强者之威吗?”不少人眸露恐惧。

     甚至有人在那威压下,血脉已经开始爆裂,口中有着鲜血吐出。

     有的人直接被那巨尾击碎,化为一片血雾。

     “大家都别藏着掖着了,一起将这长生龟重创,方可将之拿下!”

     “不错,长生龟蕴含着长生奥义,若将之拿下,或许可证道长生!”朱长天与古珑眸光一凝,向着旁边的修者说道,与此同时,他们也连忙将那命牌催动,护持在前。

     湖泊当中,柳寒烟皱眉,再次催动了那命牌。

     此时一个虚影浮现,却无法凝聚成法身了。

     仅仅只有一只大手凝聚成。

     砰!

     这大手一动,向着那长生龟迎击而去。

     与此同时,朱长天等人也是出手。

     这长生龟太强了,若是不竭力出手,他们也将殒落在当中。

     “小云子,还不出手将之拿下?”吞天雀眸露火热。

     “现在还不是时候!”萧云眸光一闪,却是催动遁天梭,来到了湖泊的边缘之处。

     此时出手,纵使拿下了长生龟,也没有什么好处。

     毕竟,这等天地神龟,不管是谁拥有都将引起四方火热。

     甚至会有皇者出手掠夺。

     所以萧云并不打算此时出手。

     遁天梭一闪,立即带着萧云遁离到了这湖泊的边缘之处。

     而萧锋等人早就已经退倒了边缘之处。

     甚至,他们已经到了那通道之内,远离湖泊,还取出了王兵,以护持己身。

     砰!

     湖泊中心处,巨响震天,数名天才出手,合力抵挡长生龟,在那片发生恐怖的对决。

     长生龟纵使受伤,却依旧战力无敌,将一件件王兵击碎,当中许多青年喋血。

     就连那柳寒烟也是吐血,那命牌的威力变得越发孱弱了起来。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出手,也有人退了开来。

     这些人显然是不想在这种时候耗竭自己的底牌。

     砰!

     那片虚空金光绽放,浩瀚的波动如同骇浪一般怒卷开来。

     那恐怖的波动卷入虚空,足有十几高。

     朱长天,古珑,还有几个大族的青年纷纷被震退。

     反观另外一边,那长生龟身子一闪,化为磨盘大小,嗖的一声便是没入了前方湖内。

     “追!”当这长生龟没入了湖底后,立即有人遁向前方。

     这些人都是刚才没有出手的人。

     此时见长生龟重伤,立即就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走!”此时,萧云眸光一动,催动着遁天梭,几乎瞬息就出现在了长生龟没入的湖边,然后他化为一道虹光没入了湖底,如今长生龟受伤,正是出手追击的时候。

     咻,咻!

     与此同时,有着十几道光芒跟随没入湖底。

     那柳寒烟黛眉微蹙,她身上碧光闪烁,气息逐渐恢复,而后也没入了湖底。

     柳寒烟拥有着生命武魂,伤势几乎很快就可以恢复。

     那朱长天等人跟随而去。

     “我们要不要去?”萧锋向着萧凌云问道。

     “去吧!”萧凌云略微沉吟,旋即点头道。

     他们手中也有王道级别的禁器。

     当然,也有许多人没有敢贸然前去。

     就在刚才,那长生龟出手,不知殒落了多少人。

     此时剩下的人也有许多受伤,他们实在不敢在冒险了。

     嗡!

     而此时,长生龟化为一道金色光影,向着湖底前方遁去。

     它似乎在遁逃。

     刚才几个天才一起出手,都催动了各自的底牌,使得长生龟的伤势更加的严重了。

     “追!”各族的青年竭力前进。

     有人直接开辟道路,使得前方水流分开。

     也有人动用至宝,直接穿梭而去。

     萧云跟随而去。

     不过,他速度并没有太快。

     因为此时长生龟虽然受伤,却并不代表它已经没有了战力。

     若是跟得太紧,反而会让自己成为炮灰。

     果然,前方几人跟得太紧,引起了长生龟愤怒。

     “他娘的,真以为老龟好欺负?”长生龟眸光一狞,全身光纹一闪,那尾巴怒卷,向着后方横扫而去,顿时,湖水翻滚,掀起百丈高,一股浩瀚的波动席卷开来势可湮灭天地。

     尾巴所过之处,湖底的水流几乎完全分开。

     “快闪!”顿时,那些紧紧跟随着长生龟的人连忙大叫。

     砰!

     巨响震天,湖底依旧有十几个人反应不过来,直接被那金色的尾巴击碎。

     一片血雾如同烟火绽放开来。

     纵使准婴墟境修者也无法抵挡这等攻击。

     后面一些人的王兵都碎了。

     只是在催动这攻击之下,那长生龟的气息更加孱弱。

     “得赶紧找个地方疗伤。”长生龟眸光一闪,身子化为一道影子,立即遁离

     只是一闪,它就消失原地。

     而后,在前方出现了一个洞穴。

     这是湖底的一个洞穴。

     呼!

     长生龟一闪,就没入了洞穴之内。

     “追!”在长生龟没入洞穴之后,众人连忙跟随而去。

     长生龟的诱惑太大了,纵使危险,依旧有人不畏死。

     “这是长生龟的老巢吗?”顿时,一个个青年没入了那洞穴之内。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