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6章 皇者法身显威【求月票】
    当柳寒烟那玉手当中的命牌浮现出来之后,一股浩瀚的皇威也是开始弥漫开来。

     “这是皇威!”在感受到那波动后,附近那些修者皆眸露惊讶。

     “皇者留下的命牌吗?”见此,就连萧云那眸光也是不由一凝。

     类似的命牌他也有。

     只是此时,他并不打算就此催动。

     “先静观其变。”萧云退到后方,暗自沉吟。

     若此时出手对他不利。

     皇威浩荡,湖泊当中的青年纷纷后退。

     没有人敢在此时撄锋。

     到了此刻,众人也明白了为何这柳寒烟会如此气定神闲,要让那长生龟跟随她而去。

     有皇者留下的命牌在手,又有什么可惧的?

     “皇威?”当那命牌浮现的时候,就连那长生龟那双眼瞳当中也是浮现出了凝重之色。

     “你若此时归顺于我,还有着机会。”柳寒烟漫步而去,她如同一个碧波仙子,显得无比的恬静,饶是此时皇威加身,她依旧如此,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在我族中,可有着不少生命之果,可供你享用!”她一步步走去,淡淡的开口,那口中的话语充满了自信,虽然带着几分询问之意,可在这语气当中,却不难听出那收服长生龟的决心。

     “哼,区区皇者留下的命牌而已,也想让本神屈服,简直是笑话!”见柳寒烟一步步走来,长生龟也并没有畏惧,它为堂堂的天地神龟,血脉高贵无比,岂会被一个小丫头唬住?

     “那么,就休怪我无情了。”柳寒烟眸光一凝,身前的命牌光纹一闪,便是漂浮于虚空,当这命牌漂浮于虚空之后,一片碧光绽放,一个身姿丰腴的美艳妇人便是浮现在空。

     这妇人身穿长裙,体态丰腴,充满了成熟的气息。

     她一步步向前走去,那眸子当中有着一股无上威严弥漫开来。

     那等威严,使得湖泊附近的青年皆是眸露忌惮。

     皇者之威,足以震慑群雄。

     何况他们只是一些宫府,准婴墟境的低阶修者了?

     何为命牌?

     这是皇者以自身本源之力留下的法牌。

     凭此,可以催动出皇者的绝世一击。

     也可以凭借当中的本源之力演化出皇者的虚影法身,以此应敌。

     虽然不如本尊那么强大,却依旧足够横扫皇者以下的修者了。

     甚至那些强大的皇者命牌所演化出来的攻击足以应付那些初入皇道的强者了。

     从这柳寒烟催动的这枚命牌来看,这皇者的实力显然不差。

     “这是雪祖啊!”当这皇者出现后,许多姚氏的青年眸露敬畏。

     虽然这皇者被碧光所缭绕,无法看到她的容颜,可是姚氏的那些后辈子弟依旧可以从那气息当中感应到特有的气息,这雪祖,可是姚氏的一位老皇,已经有近五百岁了。

     她实力之强,便是在皇者当中也可称雄。

     那皇者一步迈出,大手一动,便向着前方的长生龟抓去。

     嗡!

     虚空一颤,碧光闪烁,若仔细看去,那碧光当中如同有着一根根枝条延伸出去。

     这些枝条化为巨网,封锁了一方,完全将长生龟的去路阻截。

     “那是生命武魂之枝吗?”见此,萧云心头一动,“生命武魂还可以如此运用?”

     就在此时,长生龟全身金色的光纹绽放,有着神威弥漫。

     那神威一荡,便是将那巨手所绽放的碧光击溃。

     不仅如此,它背后的长生树一闪,如同长矛一般向着那巨手洞穿而去。

     砰!

     一声巨响传出,那长生树一动,将那皇者的巨手击退。

     那片虚空碧色的光纹与金色的光纹交织,化为了一片恐怖的风暴之海。

     “退,快退!”几乎各族的天才都连忙向着远处遁去。

     “这长生龟达到了皇者级别吗?”在遁离之时,众人心中也是惊讶不已。

     那皇者出手,居然被震退了?

     如此战力,显然是达到了皇者级别啊!

     一头达到皇者级别的长生龟?

     想到这里,许多人心头骇然。

     如此强大的存在,谁可收服?

     “不对,那长生龟也被震退了!”在后退之时,有人眸光一动,当中闪烁着精光。

     此时那长生龟一颤,被震飞了一千七百米。

     而柳寒烟那命牌演化出来的皇者只是手掌微微一颤罢了。

     如此看来,显然是柳寒烟这命牌当中的攻击要强大。

     “这是一尊老皇留下的命牌!”而此时,长生龟眸光一动,露出一丝怯意。

     它此时也只是触及了皇道罢了,还不是真正的皇者,根本无法与那些老皇堪比。

     纵使对方留下的一道命牌,也是极强啊!

     “撤!”长生龟眸光一动,便是转身欲跑。

     “想跑?”见长生龟要跑,柳寒烟却是脸露寒意。

     只见得前方那皇者步伐一动,手掌伸出,只是瞬息就出现在了那长生龟的附近。

     皇者出手,那速度之快,达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他娘的,你还真以为本神怕了你不成?”长生龟怒吼,它那龟爪一动,便是化为一只巨掌向着那皇者迎击而去,只听得一声巨响震荡开来,这片空间都似乎要崩溃。

     湖泊当中河水翻滚,不少岛礁崩裂。

     那顶部有着阵纹弥漫,抵挡下了大量的余波。

     不然,如此一击,足以让山脉都崩碎了。

     “这金龙墓当中的阵纹真强!”远处的修者心中暗忖。

     此时他们看到了这湖泊顶部有着光纹闪烁。

     那光纹当中居然有着一丝近乎神性的气息。

     嗡嗡!

     虚空当中涟漪泛起,裂缝蔓延。

     如此攻击,就连那柳寒烟都是微微蹙眉。

     不过她并没有畏惧,身上碧光闪烁,似催动出了一件至宝抵挡那些余波。

     此次为了获得这长生龟,她可是准备了许久啊!

     也是皇者不可入此,不然那族中的皇者要亲自来此了。

     一击之后,那雪皇继续出手。

     她双手牵引,碧光缭绕,如同化为了一片天地,要将长生龟束缚。

     在那碧光当中,蕴含着晦涩的奥义。

     “我倒要看看,你这命牌可以催动几次?”长生龟眸中带怒,它身上金光闪烁,原本只是磨盘大小的身子,顿时化为了一只百丈大金龟,在它背上金光缭绕,化为一片金纹。

     那些金纹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龟壳悬浮在空。

     这龟壳有着神纹缭绕,散发出晦涩的气息波动。

     那种波动,让人感到忌惮。

     这长生龟纵使还只是初步触及皇道,可它天生不凡,足以越级而战了。

     也是它境界不稳固,甚至还没有达到真正的皇者级别。

     顶多就算是一个伪皇罢了。

     不然,谁可与之争锋?

     龟壳出现,使得长生龟气势倍增,那宛若柱子一般的龟掌猛的向着前方拍去。

     前方碧光直接被击溃。

     而此时,那雪皇也是强势出手。

     她双手结印,一个碧光闪烁的巨印落下。

     这巨印符文缭绕,里面有着一株苍天巨树,在演化着生命奥义,蕴含着无穷道韵。

     “这是生命神印!”远处,姚氏的子弟惊呼。

     生命神印,蕴含着生命奥义,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催动而出。

     虽然只是生之奥义,可它攻伐起来,依旧强势无比。

     在那巨印当中,有者一根跟枝条洞穿而出。

     这些枝条直接洞穿了虚空,击在那那龟壳之上。

     这咚咚!

     碧枝如枪,一根根击在了龟壳之上,纵使龟壳防御惊人,可也经不住如此狂霸的攻击,再者,这可是皇者一击,那威力之强足以崩碎一方虚空了,又岂是一般的修者可抵挡?

     可是这长生龟那演化出来的龟壳居然抵挡了下来。

     一次,两次。

     它足足抵挡了六十七条碧枝的攻击才开始不支。

     而此时,那龟壳光纹一闪,在抵挡了九十八次攻击后猛地崩碎。

     那生命神印也是镇压而下。

     砰!

     虚空颤抖,那湖泊当中的水流四散,露出了那深达万米的湖底。

     那湖底有着裂缝蔓延,整个湖泊所在的区域都在颤抖。

     那湖泊里的那些青年早就远远的呆在远处。

     饶是如此,萧云等人此时都催动了王兵抵挡那种余波。

     呼!

     在这种攻伐之下,长生龟被震飞,那口中吐出了金色的血液。

     在它那龟背之上有着些许裂纹浮现。

     就连那长生树光芒都暗淡了起来。

     显然,这次让它受伤不轻。

     不仅是长生龟,就连那柳寒烟都被震飞。

     纵使她有着皇者留下的禁器,至宝护身,却也无法抵挡如此恐怖的余波。

     她身子颤抖,被震飞两千米,那朱唇启动,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此时,她那命牌光纹暗淡,那演化出的皇者身影也是就此消散。

     只是那命牌气息还在。

     “缚灵手!”命牌被催动,一个虚影演化出来,她大手一动,向着长生龟抓去。

     “他娘的,不给你点厉害看看,还以为老龟好欺负啊?”长生龟大怒,它全身光纹绽放,那长生树上面有着身为闪烁,那神纹一动,化为一杆长枪便是向着那大手洞穿而去。

     砰!

     神纹一闪,将那大手击溃。

     一股浩瀚的神威震荡开来,直接将那皇者的虚影击溃。

     一股浩瀚神威向着那柳寒烟席卷而去。

     “挡!”到了此刻,柳寒烟也是露出满脸肃然。

     她玉手一动,身前出现一面禁牌。

     只是,这禁牌才催动而出,就被那长生树洞穿。

     可在这种缓冲之下,那长生树的威力也开始减弱。

     砰!

     浩瀚的余波,席卷开来,将柳寒烟淹没。

     噗!

     在这种神威之下,柳寒烟身子一颤,口中有着鲜血吐出。

     这一次,她终于是受了不轻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