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4章 挑拨!
    嗡!

     萧云的灵魂一闪,没入了识海之内。¤頂點小說,

     而此时那邪魅跟随而来。

     此时萧云没有催动始源令,故而这邪魅根本无所畏惧。

     呼!

     萧云的灵魂才进入识海之内就感觉到有着一股浩瀚王威席卷而来。

     心神一动,他就发现了那跟随而来的邪魅。

     “来了吗?”当那邪魅没入识海之后,萧云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始源神纹,封!”萧云心神一动,识海之内立即便有着始源阵纹闪烁。

     阵纹如网,似可封锁天地。

     只是一闪,那邪魅便被束缚。

     纵使这邪魅有着王者之势,可在这始源阵纹之下依旧是不堪一击。

     “一尊邪魅?”而此时那幻婴虫眸子睁开,有些火热的盯着那邪魅。

     这邪魅很强,可也蕴含着浓郁的灵魂精气。

     若能将之炼制成丹,必可让修为暴涨。

     这绝对是难得的药引。

     “先将其残识抹去!”萧云心神一动,便开始运转吞天灭神诀。

     灭神诀运转,融入了始源阵内开始抹杀那邪魅的残识。

     这邪魅反抗,绽放出恐怖的波动。

     这等存在实力太强了,若是没有阵法束缚萧云根本无法接近。

     只是有着阵法压制,灭神诀的作用开始展现。

     呼呼!

     神诀运转,宛若化为了一个气旋在吞噬那邪魅的残识。

     这些残识被炼化,化为了精纯的魂力。

     而这些魂力则被萧云吸收。

     “婴墟,当是融入天地!”萧云此时在继续感悟。

     “可如何才算融合天地了?难道是归入天地?”

     略微沉吟,萧云试着感应天地。

     轰!

     也就在此时,他所在的山峦摇晃,大地颤抖。

     “发生什么事情了?”萧云眸露诧异。

     惊讶之下他霍然起身,向着前方走去。

     此时许多棺椁倒下,禁纹松动,有残留魂识弥漫开来,在此间不断有着邪魂凝聚。

     邪魂相互吞噬,化为了几尊堪比王者的存在。

     萧云才走出数百米就有邪魂扑来。

     它们似乎感应到了萧云的生命气息,要将之夺舍。

     “既然你们送上门,我就不客气了。”萧云略微沉吟,直接打开眉心,任由这些邪魂的魂力侵入,在见得自己的魂力侵入这人类识海之后,它立即化为一到光芒没入识海。

     而在后面还有两尊邪魂没来。

     似乎它们都想争夺这人类的身躯。

     “三尊邪魂?”见此,萧云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弧度。

     识海之内阵纹一闪,三尊邪魂连续被束缚。

     “待得将其炼化,便可以此为药引炼制丹药了。”萧云心中微喜。

     这绝对是提升灵魂的绝佳药引。

     若是配合一些灵萃,可以使得幻影虫和长生龟的伤势恢复几分。

     在将这些邪魂收拾后,萧云迈步,走出了这里。

     而后他经过祭台,走过木桥。

     在这里已经看不到那几个长老。

     轰隆隆!

     而巨响之声依旧响彻不停。

     萧云踏上那台阶进入通道时有着裂缝蔓延而下。

     嗡!

     在他前方裂缝蔓延,不断延伸,整个大地都似乎在崩裂。

     “发生什么事情了?”萧云一脸诧异。

     而后前方光芒闪烁,那石门居然已经崩碎。

     那守护此地的老人已经不在。

     轰!

     就在萧云走出洞窟时,前方有着一只巨掌横扫而来。

     一片黑影席卷而来,而后前方的那高达万丈的巨山就在萧云的眼前直接被击得崩塌。

     山石溅飞,山渊都差点被巨石淹没。

     萧云催动遁天梭连忙消失在原地。

     轰!

     下一刻,前方的断山落下,直接将葬地洞窟都堵住了。

     而前方的山峰居然已经被横着击断。

     不仅如此,一股浩瀚的余波卷来,如同飓风席卷,使得四方的树木全部拔地而起。

     “好恐怖的波动!”萧云出现在万米之外,依旧被一股强大的波动所冲击。

     而后他眸光一凝,便是看到了前方有着一尊身高百丈的牛首大妖正手持着一尊黑钟横扫四方,在那里一个个海狸族的长者喋血,不少人殒落,纵使那海狸族的族长都被击飞。

     咚咚!

     无数人落地,大地在颤抖,鲜血染红了大地。

     经过一番大战,海狸族的人已经溃败。

     “就凭你们也想抵挡本王?”黑风牛王眸光睥睨,扫视四方,冷哼道,“今天本王将血洗海狸族,为我三弟报仇!”一股强大的灵识从它身上弥漫开来,那灵识笼罩了整个海狸岛。

     呼!

     此时有人想遁逃,可是黑风牛王大手一探,直接将几个婴墟境的中年男子给捏碎。

     在神通境强者的意念之下,根本无人可从此地遁逃。

     “神通境强者非我等可敌啊!”海狸族的长老纷纷眸露绝望。

     刚才他们竭力出手,都不惜耗竭了本源精血。

     可是却依旧无法与这王者一战。

     神通境修者之强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特别是这黑风牛王,他可不是普通的大妖。

     这一脉便是在妖域都颇具盛名。

     再者,这黑风牛王还获得了一丝上古神兽夔牛的精血。

     “神通境!”远处的萧云在见得此幕后眉头不由一皱。

     “此人为牛妖,莫非是那黑角的族人?”

     想到这里,他嘴角不由浮现出些许苦涩的笑容。

     本以为那黑角只是一个海盗,不曾想会有着一个王者级别的族人。

     如今这牛妖来此,想必是为了黑角了。

     “咦!”也就在此时,那黑风牛王眸光一闪,视线锁定在了那数万米之外的萧云。

     “是你!”在见得萧云之后一股暴戾之气当即便是从它的身上迸发而出。

     与此同时,王威弥漫,强大的气机将远处的萧云锁定,整片虚空都有着一种要凝固的迹象。

     “是萧云!”当这王威弥漫开来后,那海狸族的人眸露诧异。

     而后众人眸光一转,便是发现了那突然出现在空的萧云。

     “他出来了!”此时大长老眸光闪烁,他气息已经很孱弱了,在见得那突然出现的萧云之后,那眸子当中也是有着诧异之色浮现,显然是萧云的出现出乎了他的预料。

     萧云淡淡的瞅了一眼那海狸族的人,而后他的视线便落在了前方的黑风牛王身上。

     “是你斩了我三弟!”黑风牛王眸光一冷,他一步迈出,便向着前方的萧云走去。

     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机锁定前方虚空。

     在这种气机之下一般的人根本无法遁逃。

     “不错,就是他斩了你三弟,他并非我海狸族之人!”海狸族一个长老连忙说道。

     “牛王要报仇,找他便可,我海狸族实在是无辜啊!”

     “牛王此子身怀重宝,你若将之斩杀,必可有所收获。”长老也是眸光一闪沉声道。

     “这些家伙!”在听得这些声音之后萧云那眸光彻底冰冷了起来。

     他知道,这些人肯定是想让他与黑风大战。

     如此他们海狸族才可以从中获得好处。

     事实上,海狸族的几位长者正有此意。

     特别是大长老。

     当初连他都无法进入那葬地,可是这萧云却安然归来。

     凭此,他可以判断出手这青年手中必有底牌。

     那手段俨然超出了准神通境的强者。

     如此一来,或许可以让萧云与黑风牛王两败俱伤。

     只是这海狸族的这种心思又怎么能瞒得过黑风牛王了。

     “这青年身上有至宝本王自然知道。”黑风牛王那迈动的脚步蓦地的一顿,它眸光斜瞥,冷冷扫视了一眼那几个开口的长老,“就你们也想糊弄本王,今天不仅是他,你们海狸族也得死。”

     待得那话语落下,它大手一动就向着大长老探去。

     大手横来,那利爪闪烁着寒芒,直接将那大长老一掌击飞。

     噗!

     这一击大长老口吐鲜血,骨骼不知断裂多少,那元婴都被震碎了。

     神通境强者一击根本就不是此时的他可以抵挡。

     “大长老!”见此,旁边许多海狸族人都眸露悲意。

     而此时,那黑风牛王继续出手。

     它那大钟一轮,直接向着刚才开口让它对付萧云的砸去。

     见此,海狸族的人纷纷出手。

     只是此时众人都耗竭了本源,气势不在,根本无法抵挡这黑风牛王如此强势一击。

     轰!

     只见得光芒一闪,海狸族的数名长老直接被轰成了血雨。

     “就凭你们也想左右本王的想法?”在解决这些人后,黑风牛王冷哼了一句。

     随后它眸光一闪,瞅向了前方的萧云。

     “接下来,便是轮到你了。”一股森然的杀意弥漫开来。

     见这黑风牛王将气机锁定了自己,萧云却是一脸淡然。

     “死!”黑风牛王眸光一闪,他抡起那黑色的大钟直接便向着萧云砸去。

     黑色的大钟能有百丈高,绽放出无尽的黑芒,简直如同一尊邪钟横扫而来,散发出恐怖的气息波动,那波动所过之处,四方飓风搅动,前方的山石被卷飞,断峰崩裂。

     啊!

     甚至,海狸族许多长者直接被那飓风给卷入虚空,体内的血脉爆裂,就此殒落。

     “这……”许多人眸露惊惧。

     “这青年也完了。”海狸族的族长身形爆退,与此同时他心中微微一叹。

     本来这青年是他族中的恩人。

     可是事情转变,却使得他们海狸族要与之一起覆亡。

     咻!

     然而那大钟镇压而下时萧云的身子却是消失在原地。

     “这里方圆千里皆可在本王的灵识笼罩当中,你又能逃到哪里去?”见萧云身子消散,黑风牛王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狰狞的笑容,它的气机紧紧锁定着四方的空间。

     在这种气机之下就连地上的蚂蚁所散发出的波动都无法逃过它的感知。

     【求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