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49章 战王无敌
    楚老宫主率领着天宫诸皇漫步而来。

     这老人也近九百岁了。

     他有着无暇天阳之体。

     若不是因为圣域之门没有开启,他只怕早就进入了圣域。

     如今天地规则之力逐渐减弱,他也是踏足了半步神灵。

     虽然他比夜霸天踏入这境界晚,却并不代表他就比夜霸天差。

     甚至,天阳神体比起夜灵天体,明显就是要强。

     也是如此,夜氏才会一直依附楚氏。

     天宫诸皇出现,瞅向前方,皆是一脸肃然。

     “阁下来我天宫作甚?”楚老宫主眸光一闪,沉声道。

     此时,在他掌心拖着一尊宫殿。

     这宫殿光纹缭绕,有着神威震荡。

     这是一尊神殿,为楚氏的先祖所留。

     这也是天宫的镇宫之宝。

     “呵呵,来此作甚?”萧战天朗声而笑道,“你天宫两次讨伐我儿,今天我萧战天来此,便是要灭你天宫。”

     话语落下,他那脚掌迈出,便是一步向着前方踏去、

     一股浩瀚神威也是随之从萧战天身上迸发而出。

     “这……”见萧战天二话不说,直接出手,天宫诸皇皆惊。

     “出手吧!”萧战天沉声道,“敢动我儿,你们便当为此付出代价!”

     “修得张狂,今天老朽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敢扬言灭我天宫!”

     楚老宫主眸光一沉。

     在他背后金光闪烁,演化出了一片金色的天地。

     那金色的太阳悬浮在这天地之内。

     一股炙热的气息弥漫开来。

     整个天地,温度倍增,似乎真的有着一轮太阳凭空出现。

     这轮太阳散发出近乎大道的气息,似可焚烧煮海。

     天宫诸皇皆退,不敢呆在旁边。

     半步神灵之威,俨然不是他们可承受。

     再者,这种级别的大战,也不是他们可以插手了。

     半步神境,已如同神灵,可俯视众生。

     在这种存在之下,皇者都如同蝼蚁。

     除非那种盖世皇者,已触及了神道奥义。

     如萧枫老皇。

     不然无人可与之争锋。

     当天阳神体之威被催动而出后,这楚老宫主手掌一动,那尊宫殿一闪,当中神纹缭绕,便是没入身后天地。

     而后,这宫殿悬浮在那轮天阳之下。

     如此,在他演化出的天地之内,就形成了天阳悬浮于宫殿之上的景观。

     那天阳光纹闪烁,有着一股大道之力不断注入宫殿之内。

     在这种力量之下,那宫殿的气势不断倍增,化为了一尊高达千丈的巨殿。

     神兵之威,俨然被逐渐发挥了出来。

     这便是天阳神体与这宫殿的奥妙之处。

     此乃楚氏天宫先祖当年的至强手段。

     呼!

     没有过多的话语,这楚老宫主大手一动,背后那神通天地一闪,便是化为一片金色的天地向着萧战天席卷而去,一股天地之势顿时封锁四方,耀眼的光芒笼罩天地,使得这片区域,完全化为了一个金阳之海。

     而萧战天,则是被那金阳所绽放出的光纹笼罩。

     那光芒所过,虚空都要被焚为虚无。

     这天阳之力,为至阳之力,比许多真火还恐怖,可焚万物。

     “天阳神体?”感受着这种力量,萧云眸子微眯。

     此老的气势,当真是比起那夜霸天还狂霸。

     特别是这天阳镇压而下时,真的好像有着一轮太阳落下。

     不仅如此,在那太阳之下,那尊能有千丈高的巨大宫殿也是携带着浩瀚神威向着前方的萧战天镇压而下。

     这宫殿落下,将虚空都震的崩碎。

     一个巨大的口子蔓延开来,有着空间裂缝搅动。

     这种攻击,连虚空都无法承受,力量已经达到了极致。

     然而,萧战天却是一脸淡然。

     他步伐迈动,身子便是没入了那金阳之下。

     而后,他大手一动,当空击去。

     只是一掌,那金阳就被击飞。

     下一刻,他眸光一闪,掌心光纹一闪,那朦胧的气旋浮现,一杆战戟出现。

     这战戟很古老了,上面刻着常人难以认出古文。

     手握战戟,萧战天整个人气势飙升。

     在他那眸子当中也是流露出几分追忆之色。

     在他脑海当中,浮现出了一个男子,手持战戟大杀四方的场景。

     在画面当中,有着无数神魔殒落。

     唯有他屹立九天。

     “笑问苍天,天下谁为王,唯我战天!”萧战天眸光一动,当下手掌反转,那战戟光芒绽放,便是向着那尊镇压而下的宫殿斜斩去,当这战戟斩向虚空时,在萧战天脑海,有着画面浮现,那也是一个男子手持战戟的模样。

     这一戟战下,两道身影似在融合。

     一种莫名的感觉涌入他的心中。

     刷!

     也就是在此时,战戟划过虚空,神芒吞吐,将那尊宫殿所绽放出的神芒撕裂。

     叮!

     而后,这战戟一闪,便是斩在那宫殿之上、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这音波清脆,伴随着一片涟漪。

     只见得那尊宫殿金光如同浪花荡漾开来,一股浩瀚的神力随之震荡开来,如同灭世风暴席卷四方。

     在这种波动之下,附近的山巅直接被削去了一截。

     甚至,还有着许多的山巅被崩碎,化为了齑粉。

     而那尊宫殿猛地一颤,直接被斩飞。

     下一刻,那神力震荡,将那金阳绽放出来的光芒湮灭。

     一股惊人的力量席卷开来,有着势不可挡之势。

     在这种气势之下,天宫的楚皇心惊。

     他身形连忙爆退,一脸惊讶。

     “此人怎会如此强大?”他一脸惊骇。

     远处那些天宫的皇者也是震惊无比。

     刚才这楚老皇这一击是何等的强大?

     那天阳镇压而下,天地都似要被焚烧了。

     那宫殿落下,神威盖世,谁可抵挡?

     可便是如此强悍的攻伐,却被对方如此轻易的击溃?

     “这萧战天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天宫诸皇胆寒,瞅向远处那个男子时脸色都发青了。

     这样的人物,怎会是天都可有?

     便是连那楚老皇也是眸露惶恐。

     “父亲的战力,的确不是半步神灵可比。”萧云心中暗忖。

     “萧爹爹真厉害!”萧灵儿瞧得眉飞色舞。

     “这萧战天,难道真达到了准神之境?”便是那左阾霜也是一脸狐疑,“只是,如今这片天地的天地之力还存在,怎么可能有准神出现?便是在我圣域,那些人也是被卡在半步神灵境,唯有那些老祖宗才自封于禁地之内。”

     可是这萧战天战力之强,却已经超出了半神。

     “天宫当灭!”萧战天眸光一凝,步伐迈动,便是继续出手。

     只见得他手持战戟杀向了前方。

     那战戟划过虚空,看起来如同流星赶月。

     可是那戟芒过后,那泛起的涟漪却带着一种大道的气息。

     虽然萧战天出手看似很简单,可总是给人一种蕴含大道的感觉。

     “如此戟法,似乎不是半步神灵可以感悟出来啊!”左阾霜喃喃道,“这当中明显蕴含着神之奥义。”

     她心中狐疑。

     这种武学,应该是神灵才有。

     萧战天杀去,楚氏老皇不得不出手。

     天阳演化,宫殿镇压。

     只是,纵使他竭力出手,依旧不能敌。

     他与萧战天似乎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

     宫殿被斩飞,楚老宫主口吐鲜血,那身子被一股伟力震得踉跄而退。

     他步伐每退一步,那虚空就被踩得崩碎。

     恐怖的力量震荡开来。

     “老宫主!”见此,诸皇皆惊,一种惊惧涌入心头。

     连他们这踏入了半步神灵老宫主都如此不堪一击,天宫,还有谁可与之争锋?

     到了此刻,众人终于是知道,为何在提及萧战天时会如此恐惧了。

     不等楚老宫主出手,萧战天继续出手。

     那战戟斩来,要将这老宫主劈杀。

     惊恐之下,在天宫深处,几尊皇者连忙催动神阵。

     顿时,虚空当中神光绽放,浮现出一轮太阳。

     这太阳一闪,就向着萧战天镇压而下。

     与之一起的还有着一片金色的神芒。

     这神芒裂空,每一击都可秒杀皇者了。

     此时,萧云等人也被这攻击笼罩。

     只是,他演化出吞天气旋。

     这片虚空,气旋搅动,将那神芒尽数吞没。

     萧灵儿等人根本动都没有动。

     这种攻击,已是无法伤及萧云。

     至于萧战天!

     他身上蓦地绽放出一片光纹,一股滔天战意冲天而去。

     这战意所过,如同狂涛,居然将那神芒淹没。

     这种攻击,根本无法伤及分毫。

     毕竟,这神阵虽强,却只是一些皇者间接催动而已。

     这种攻击,比起楚老皇的攻击差太多了。

     萧战天几乎是无视那神阵的偷袭,直接杀向楚老皇。

     如此一幕,瞧得天宫的皇者目瞪口呆。

     “这也太彪悍了吧!”

     “当世有谁可与之争锋?”

     天宫诸皇皆惊。

     不等诸皇惊叹,萧战天已经杀了过去。

     那楚老宫主皱眉。

     那滔天杀意将之淹没。

     当中那股战意让他胆寒。

     眼前的男子如同一个战神,不可抵挡。

     “我为天宫之主,你不可杀我!”天宫老皇惊惧,“我楚氏可是有人在圣域九阳圣宫,你若杀我,九阳圣宫必不会放过你。”在萧战天如此气势之下,就这老皇俨然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在接近,他连忙开口威胁。

     到了此刻,他不得不搬出天宫的后台了。

     “九阳圣宫?”萧战天眸子微眯,喃喃一句,“是九阳的传承么?”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