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96章 罪大恶极
    夜霸天身坐宝座,背后竖起华盖,这化盖光纹闪烁,散发出一股浩瀚神威。

     这也是一件伪神兵。

     他以此阵势而来,便是代表着天都主宰,要彰显天宫之威。

     在他身边,还有一辆飞辇,那王座之上,楚云飞端坐。

     在他头顶悬浮着一宝,却是一轮圆盘,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使之如同沐浴在神辉之下,宛若神子临尘。

     这是一件伪神兵,有着浩瀚的波动弥漫开来。

     他此时就如同一个神子,那飞辇仅仅在夜霸天后方三尺而已。

     在他身边,还有八辆战场排列在侧。

     战车为金精炼制,那握手雕刻着龙虎异兽,皆散发出一股狂霸之气。

     这是天宫八皇,那战车皆是伪神级别的兵器了。

     一旦全力催动,这战车将发挥出惊天之威,可助人一战!

     随后端坐的却是各族的皇者了。

     古氏的古烈元端坐在一脸金色战车之内,他身穿金色长袍,头戴金冠,那眸子当中闪烁着凌厉的气势。

     仅仅是一道眸光而已,却可撕裂虚空。

     在他身边,为李氏的老皇,他也是端坐在一辆战车之上。

     只是他的战车古纹缭绕,绽放出一片光纹,使得这战车完全被光纹笼罩,让人无法看清楚当中的事物。

     另外,宇文氏也派出了一个老皇。

     这是一个通天八重境的老皇,此时他端坐在旁边,那眸子开阖,宛若有着金阳闪烁。

     不过,他此时表情却略显凝重。

     这次宇文氏并没有请出神兵,让他有些郁闷。

     “若拿下那萧云,好处只怕要被其他人给瓜分了。”宇文老皇心中暗叹。

     没有携神兵而来,他也只要暗自叹息了。

     除此外,旁边太虚门,小西天教的皇者皆端坐在飞辇之内。

     太虚门是一个身穿道袍的长者,他眸光如剑,面沉似水,可是却有着通天九重境的修为。

     小西天教是一个身穿兽皮战甲的男子,它身形强壮,端坐那里时就宛若一座山岳,一股强大的气势弥漫开来,让人只觉有着山岳压身,这也是一个通天九重境的修者,此时瞅向雪天门时那眸子当中看不出任何波动。

     只是从他那气势来看,他似乎大有着一种可掌天下的气势,似乎已经做好一战的准备。

     在这些皇者的飞辇战车内,还有着一些后辈子弟侧立。

     几乎,各派都有天才弟子来此。

     如朱氏,朱傲天,朱宇等人皆已到来。

     这些人对于此战,也是感到无奈。

     纵使他们不想族人对付萧云,可是他们天赋不够,份量不足,显然是无法改变族中长者的决策了。

     小西天教内,那金九一脸尴尬。

     当初在天都城他还答应过了萧灵儿要站在她哥哥这边。

     可是如今小西天教的长者居然也有出手之意。

     只是,在小西天教,他虽然是真传弟子,却也还无法改变这些长者的决定。

     除非他有着无暇体质。

     太虚门,那长眉等人也在。

     几乎天都域的天才都来了这里。

     这可是一场神兵对决之战,为千年难得一见,各族都特地让自己的后辈子弟来长长见识。

     所以,不仅是这些上古大族来此汇集。

     在天都域,几乎有无数势力来此。

     有的没有皇者坐镇,就派出了伪皇来此,也算是向天宫表达忠心。

     总之,在这虚空当中,有着两百来辆飞辇。

     还有许多修者是乘着异兽而来。

     无数王者列于这些战车之后。

     那王威与皇威汇集在一起,使得方圆万里,一片寂静。

     天地都似乎要凝固了起来。

     如此阵势,当真如同兵临城下,要去讨伐大敌。

     “来了么?”对面雪山之上,雪门主眸光一凝,喃喃道。

     “来的人还真是够多的啊!”萧云眸子微眯,那眸子当中有着冷厉的光芒闪烁,“他们就那么想夺我神兵,还是畏惧天宫之势?”在这语气当中,也是带着些许自嘲之色,若是他足够强大,纵使天宫讨伐,又有谁敢附和?

     “雪门主,请出来一见!”在对面,夜霸天起身,那低沉的声音响彻天地,如同雷鸣滚滚。

     虽然相隔四千里,可是那声音依旧传入了雪天门之内。

     雪门主眸光微动。

     “我们出去应战吧!”雪老门主说道。

     而后山巅之上,诸皇点头,皆是迈步。

     在穿过护山大阵后,诸皇来到了外面。

     萧云与萧母也跟随而去。

     至于里面,那七尊皇者主持着神阵,随时准备出手应敌。

     “出来了!”见雪天门诸皇出面,远处天都各方势力的皇者皆是眸光一动。

     那些后辈子弟则是眸露火热。

     “那是萧云!”

     “他居然还敢出来,难道不怕吗?”在见得那迈步而出的萧云之后,立即有王者惊呼。

     而雪天门之内,此时也有无数弟子在关注着此事。

     在一座大殿外,有着一面雪镜光纹闪烁,演化出了外面的画面。

     在瞧得各族皇者兵临,许多雪天门的弟子都一脸担忧。

     “在各族的压迫之下,雪天门能抵挡吗?”许多人心中没有底,感到了恐慌。

     要知道,雪天门虽强,可是那太虚门,那小西天教,九清宫,都甚至还要比他们强上几分啊!

     可以说雪天门是这四个势力最弱的一个。

     如今整个天都的势力来讨伐,他们能抵挡吗?

     对此,雪天门诸皇却似乎早已经不在乎了。

     他们迈步而出,走出了雪天门十里。

     雪门主身穿白色的宫装,白衣飘飘,显得美艳而充满了韵味,她立身于前,凝视着前方那各族汇集的皇者。

     “夜皇统帅各族来此,要讨伐我雪天门,不知此时还有什么话要说?”雪门主声音如铃,清脆悦耳,却又充满了一股穿透力,那声音不高,却使得方圆万里的人都可以听到,在达到通天九重境后,对天地感悟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

     “雪门主为女中豪杰,曾经在天都也是一个人物,如今天地将变,未来神路将要开启,你我皆有机会踏足神道,你此时何苦为了一个贼子自毁前程?”夜皇语气铿锵有力,音波如刃,当中充满了一股狂霸之气。

     “这萧云,连斩姚氏诸皇,罪大恶极,为我天都之祸,若不将之铲除,未来我天都不知还有多少人要惨遭毒手?还请雪门主莫要庇护恶人,与天下为敌,否则不仅将毁掉自己的前程,便连雪天门在万年基业也将毁于一旦。”

     “呵呵,好一句罪大恶极?”闻言,雪门主却是朗声而笑,而后她眸光一凝,当中寒气缭绕,一股冰封天下的气势弥漫开来,整个天地,方圆万里都似要被冰封,却见得她凝视着对面的夜皇,一字一句的说道,“任谁都知道,在二十几年前萧战天获得关于神殿的消息,却被姚氏的大舅哥出卖,联合宇文氏,萧氏的宇文琅琊与萧玄一起出手,更是以姚青月为人质,将之引入姚氏一处大阵之内,而后伏击于他,这一战让当年那个横扫天都同代无敌手的盖世人杰喋血离开天都,最后萧战天陷入古禁地,如今生死未卜。”

     “为此,曾经为姚氏的天之娇女,拥有着接近先祖传承的姚青月,却被姚氏囚禁了二十余年。”

     雪门主语气一顿,谈及这些往事,纵使是她这个身外人,也感到愤怒不已。

     一个大舅哥,却去伏击自己的妹夫。

     还以自己妹妹为人质。

     人心至此,还有什么可说的?

     此言一出,各族沉寂,特别是那些后辈子弟,一个个显得颇为尴尬。

     因为他们也听说了这些事情。

     闻言,就连夜霸天也是眉头微皱。

     对于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去了解。

     楚云飞自然也不会将之说出来了。

     “三年前,萧战天之子,萧云名扬天都,被世人寄予厚望,认为其可直追萧战天,姚氏以化解当年恩怨为名,邀请萧云入姚氏,谁曾想在他前往见其母时,姚氏的人再次伏击,要将之斩草除根,不得已这萧云才反击,以未曾踏足婴墟境的修为连斩诸皇,这才重伤遁离,试问,若不是他底蕴浑厚,谁可在皇者下活命?”

     雪门主继续开口,那话语义愤填膺,还有着怒气冲天,“两年后,他再次回归天都,欲救回那为了护他离开姚氏而自绝的母亲,可是,期间姚氏已经联合宇文氏,要将之斩杀,夺其神兵,不得已,萧云再次出手,连斩两皇!”

     “呵呵,若是这样的人也是罪大恶极的话,你天宫又是什么?”雪门主反问道,“难道身为弱者,就应该竖起脖子任人斩杀么?你天宫倒是正义,为何三年前不出面?你天宫正义,为何又不为这青年责难宇文氏,萧氏?”

     雪门主字字诛心,说得夜霸天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在雪天门内,许多弟子也听到了雪门主的话。

     得知此事后,众人先前的恐惧已经不在,转而的是愤怒。

     这天宫,简直是欺人太甚啊!

     “可惜我等不是皇者啊!”

     “若是我为皇,必要出去一战!”甚至,有人叹息,恨自己实力不够,不然必人是要站出去的。

     “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你天宫要仗势夺神兵,却假借姚氏之名,还言称他人为贼,简直是可笑之至!”雪门主继续开口,那话语当中带着几分嘲笑之意,对于这天宫,她显然没有一点好感,早就决定一战。

     【三更到,各位兄弟姐妹,我们距离前面只有几十票,大家看看自己有月票不,有的话,全部给不死武尊吧】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