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38章 卑鄙无耻
    神殒禁地外,虚空都被夜霸天的夜灵天体神通笼罩。△↗,

     此时,他与蓝衫男子大战的余波依旧在震荡。

     只是,此刻蓝衫男子却是神态有变,因为远处的议论声而变得气息暴躁了起来。

     “谁是萧枫?”他大声喊道,眸光迷离,扫向了远处那些议论的皇者。

     “您便是萧枫啊!”萧无涯开口道,“你为我萧氏皇者,难道您不记得了么?我是无涯啊!”

     “萧枫?啊!啊!”听得这些话,这蓝衫男子头痛欲裂。

     “原来他是萧枫!”而此刻,夜霸天眼睛一亮。

     对于这个皇者的名头,他也是略知一二。

     这是萧氏的一个盖世人杰,一心向往武道。

     可惜,在近五百年前消失了。

     当下,他开始仔细打量前方的男子。

     此时,他们才进行了猛烈交锋,双方分开。

     如今前方余波已经消散。

     “现在是出手的机会!”当下,夜霸天眼睛一亮,便是将眸光锁定在了前方的萧枫身上。

     心神一动,夜霸天立即出手。

     夜轮一闪,斩向前方失神的萧枫。

     “不好,前辈受到了刺激!”见此,萧云脸色大变。

     当初,他询问这蓝衫男子也差点使他崩溃。

     如今,在萧无涯这般刺激下,怎能不出事?

     恐怖的气息席卷而来,那萧枫眸光一闪,这才恢复神色。

     他大手一动,指骨横击,与夜轮发出猛烈的交锋。

     砰!

     巨响震天,浩瀚神威震荡开来。

     夜霸天这次偷袭被抵挡了下来。

     只是萧枫老人却被震飞七千米,口中有血吐出。

     显然,这仓促一击,根本无法与夜霸天争锋。

     “被抵挡了下来吗?”见此,夜霸天皱眉。

     “可惜。”萧无涯心中暗忖,眸中闪过一丝遗憾。

     萧枫起身,眸光闪烁,战意依旧惊人。

     只是他瞅向前方时,那眸光却带着几分迷茫。

     显然,他还没有回过神来。

     见此,萧无涯眼睛一亮。

     “夜皇,还请手下留情,这是我族的枫皇,他此时只怕失忆了。”萧无涯高声道。

     他有着通天九重境。

     这声音滚滚,响彻九霄,如雷入耳。

     “枫皇,枫皇……”这声音传来,如雷鸣,在萧枫老人脑海中嗡鸣,在他脑海之内,似乎有着无数的声音响起,一个个模糊的身影出现,许多记忆也是凭空出现,只是,在此时,他却又是神情呆滞,忘记了此时正在大战。

     “好机会!”夜霸天眼睛一亮。

     而后一股滔天气势凝聚。

     “哼,谁敢阻我,杀无赦!”夜霸天冷哼一声,再次出手。

     这一次,夜幕天地倾覆而下,一股恐怖的力量趁机将萧枫老皇的力量束缚。

     而后,夜轮斩下。

     这一击,蕴含着无穷伟力,似可撕裂星河。

     浩瀚的神威震荡开来,使得人的灵魂都在颤栗,无数的皇者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一击,谁可抵挡?”

     “这些那枫皇危险了!”许多人心中暗忖之余也是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这种变故太快了。

     任谁也没有想到这踏入半步神灵境的夜皇居然也会出手偷袭。

     只见得一道月光划过虚空,斩向这老皇。

     “不好!”见此,萧雄老皇暗呼不好。

     “该死的,那萧无涯绝对是故意如此!”萧云一脸阴沉。

     他眸光一凝,再也顾不得太多,便是向着前方掠去。

     而此时,萧枫老皇也是感觉到了危机。

     此刻,他眸光一闪,瞅向前方。

     “我原来是萧枫!此人是夜霸天?”萧枫老皇眸光一闪,想起了许多往事。

     可惜,如今夜轮已经斩下。

     “战!”然而萧枫老皇眸光一闪,便立即战意凛然。

     他武魂手持长戈,当空迎击而去。

     本尊也是悍然出手。

     那骨指一闪,破碎那恐怖的天地之力,击向夜轮。

     砰!

     又是一次惊人的交锋。

     那片天地都被恐怖的波动击碎。

     不等萧云接近,一股浩瀚神威震荡开来。

     他的身子直接被震飞。

     当他被震飞时,依稀看到前方有着一个人影也是倒飞而出。

     “前辈!”当下,萧云悲呼。

     那人影是萧枫老人。

     纵使他在关键时刻恢复了神智。

     可在仓促之下又怎能抵挡下夜霸天这绝杀一击?

     噗!

     萧枫老人倒飞,他武魂一闪,没入识海。

     与此同时,他口中鲜血喷洒而出,脸色苍白,一副受伤极重的模样。

     连续被夜霸天偷袭两次,他又怎能不伤?

     这可是半步神灵境强者啊!

     “败了?”见那萧枫老皇吐血倒飞,远处那些皇者皆是一怔。

     许多人感到莫名。

     在先前,这萧枫老皇气势是何等惊人?

     他虽然还没有完全踏入半步神灵境,却也可以一战夜霸天了。

     甚至,一些皇者还发现了他境界在不断提升,一副随时要踏入半步神灵境的样子。

     不难想象,他一旦踏足半步神灵境,是否会碾压这夜霸天?

     可如今一败,莫说踏足半步神灵境,他还能活吗?

     夜霸天岂会放过这种机会?

     “啊!”在萧氏族人当中,萧雄老皇长啸,他目眦欲裂,那眸光一闪,瞅向了旁边的萧无涯。

     “萧无涯,你这是要故意害死萧枫前辈么?”萧雄暴怒,识海之内战意迸发而出,一副要与萧无涯大战的模样,此时的他,真的恨不得将这萧无涯斩杀于此,好不容易,当年族中的老皇出现,还一副战力盖世的模样。

     可是却因为萧无涯开口,干扰他大战,让他心神失守,被夜霸天偷袭。

     如今,这一切,似乎全部完了!

     若是这老皇踏入半步神灵境,那萧氏将何等辉煌?

     要知道,刚才他已经可与夜霸天一战了啊!

     “无涯,你这是故意的吧!”旁边,那萧渊也是一脸阴沉。

     此刻,各族的皇者都盯着萧无涯。

     许多人心中暗忖,也在思量这萧无涯是否是故意。

     可若说是故意,谁会那么傻?

     谁会故意害自己族内的一个盖世皇者?

     “当年萧无涯与这萧枫老皇看好的一个后辈,萧长风争夺族长继承人之位,所以这萧无涯与这萧枫老皇关系并不好、”有老皇低语,“据说当年的武王就是被这萧无涯与人联手,一起伏杀的,而那时这萧枫老皇陷入了古禁地之内,如今萧枫老皇出来,多半会追究那件事情。”

     “要知道,那萧长风当年可是备受这萧枫老皇的喜爱啊!”

     有人在旁边低语,说出了一段秘辛。

     当年萧无涯趁着萧枫老皇进入禁地时伏击了武王。

     而如今这萧枫老皇展现出了盖世之威,一旦他要追究当年的事情,这萧无涯,能逃过吗?

     显然是不可能。

     “看来真的是这萧无涯故意如此啊!”

     “那是当然,不然他会那么好心替这萧枫老皇求情?”

     “再者,若不是他惊呼,萧枫老皇怎么会败?”

     旁边各族议论纷纷。

     “胡说,我怎么可能会故意如此?”而此时,萧无涯冷哼,那通天九重境的修为也是爆发而出,他厉声道,“萧枫前辈归来,为我族喜事,刚才本皇也是担心他才会开口,先前你们不是也很激动吗?”他语气很高,没有一丝低头的意思。

     “你……”萧雄暴怒,却也是一脸无奈。

     此刻,还能怎么样?

     他虽然也踏入了通天九重境,可战力却不如这个后辈。

     再者,两人一旦大战,殒落一个,萧氏以后又当如何?

     旁边的萧渊也是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刚才萧无涯虽然有错,可谁都没有证据说是他故意如此。

     要知道,刚才他可是在替那萧枫老皇求情啊!

     带着几分叹息,诸皇连忙将视线落在了前方。

     而此时,却见得萧枫老皇身形爆退。

     另外一边,夜霸天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次,看你还如何与我一战!”夜霸天一脸狰狞。

     “敢挡我者,死!”

     他眸光一冷,那步伐迈出,就向着前方漫步而去。

     此刻,萧枫老皇已经受伤,他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刚才一战,连他都被这个老皇的战力给震住了。

     他可是无暇体质,而这个老皇虽然惊才绝艳,却并没有无暇体质啊!

     如今却达到这个程度,他怎能不害怕?

     一旦此老踏足半步神灵境,必将撼动他在天都的主宰地位。

     他一步迈出,就携带着浩瀚神威欺近前方。

     “无耻!”见此,萧云眸中怒火中烧。

     堂堂的半步神灵境强者,却屡次出手偷袭,如此行为,让人不耻。

     萧云身子一动,化为一动长虹,掠向前方。

     在他身上吞天气旋演化而出,将那余波不断化解。

     瞬息间,他就出现在了萧枫老皇的身边。

     “前辈,你速速退去!”萧云眸光一凝,当下便是大手一卷,将萧枫老皇的身子包裹。

     而后,他的手掌无限延伸,将这老皇送到了千里之外。

     如今达到神通九重境的,已经具备了杀人于千里之外的神通。

     “你……”见这个后辈居然挺身而出,将自己送入千里之外,这老皇眸露惊讶之色。

     相比刚才自己那些族人故意出言,扰乱他的心神,这个后辈,显然是可爱的得多了。

     “只是……”萧枫老皇皱眉,为萧云担忧。

     如今那夜皇已经欺身而来。

     这个后辈,又怎能抵挡?

     “呵呵,你还挺讲义气的。”见萧云出现,夜皇眸子微眯,狞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便先斩你,在去解决那老鬼。”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