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40章 盖代人杰
    在姜有道的压迫之下。…≦,

     在失败之下,萧云开始寻找自己这神通天地的不足。

     终于,他有所领悟。

     只见得他身边有着浩瀚的混元之气震荡开来,化为了一片朦胧天地。

     在这混元之气内蕴含着一股让人无法言说的大道之威。

     这混元之气震荡之时天地为之一变,萧云的身子也变得朦胧了起来,他逐渐的融入了那个混元天地之内。

     下一刻,一个混元天地演化而出。

     这个天地无边无际,一片朦胧,没有了冰火神通沉浮,没有了凤凰展翅,也没有了麒麟咆哮,一切归于了虚无,有的只是一个朦胧的天地,有的是一种最原始的道威。

     那种浩瀚之力震荡开来,使得前方那轮回之力受阻。

     “这……”当这力量震荡开来,姜有道眸露诧异。

     只是此时的他的六道天地已经镇压而下。

     “就该如此!”而此时那朦胧天地之内传来了萧云的声音。

     那天地一变,化为了萧云。

     只是此时他被那混元之纹缭绕,身如天地,朦朦胧胧,让人无法看到他的身子。

     “六道轮回吗?”萧云抬头,瞅向那镇压而来的六道轮回世界,那眸光蓦地一闪。

     随后他步伐迈出,身上的混元之纹震荡之时他大手当空击去。

     这一掌击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神通,看不到冰火奥义,感受不到浩瀚战意,有的只是一个朦朦胧胧的天地。

     可是当这朦胧的天地落下时,那所绽放出的大道之威却是将那六道轮回世界之力给震溃。

     那混元之纹震荡开来,将那轮回之力吞没,最后一点点化解融入了那混元之内。

     “天地万物,皆归于始!”只见得萧云嘴角开阖,宛若大道一般的声音震荡开来。

     随后他的步伐继续迈出,那大手强势镇压而下。

     嗡!

     当那大手落下,虚空嗡的一声好像镜子破碎。

     随后那六道轮回之力被击得倒卷。

     六个大世界与轮回天地一颤,连连后退,不能抵挡萧云那一掌所带来的浩瀚伟力。

     可是萧云这大手却是趁势而去。

     “这……”顿时,场外那些观战的修者彻底愣住了。

     在刚才这萧云还处于下风,一副将要落败的样子。

     可这才多久,他就气势骤变,判若两人。

     这一掌击去更是将六道轮回天地都给震退。

     这种改变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这还是那萧云吗?”许仪文那美眸瞪得老大。

     周启文等人也是一脸震撼。

     “他这也太生猛了吧!”叶飞剑眉一皱,眸露惊讶。

     “他……他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强大了?”各族的天才面面相觑,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嗡!

     而在各族修者眸露震惊之时巨手落下,击在了六道轮回天地之上。

     混元之纹携带着浩瀚伟力震压而下,直接就将那轮回通道击溃。

     当轮回通道溃散之后那巨手趁势而去,落在了那六大世界天地之上。

     轰!

     这巨手落下,宛若一片混元天地镇压而下,当他触及那六道世界之时那片虚空一震,随后便是看到六道世界天地崩碎,六个世界好像是六面镜子一般寸寸崩碎。

     一股惊人的波动也是随之席卷八方,在战台虚空掀起恐怖的骇浪。

     呼!

     当这六道世界崩碎的刹那,姜有道的身子也是随之出现。

     只见得他身子宛若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那嘴角鲜血如箭,喷吐而出。

     在鲜血吐出后,一股恐怖的混元波动将之包裹。

     姜有道感觉自己置身在一个莫名的天地长河之内,那身子有着要被那混元之力融合,归入混元的迹象。

     这种感觉让他心头一跳。

     他竭力运转催动六道轮回奥义抵挡。

     可是那种奥义却被那混元长河吞没。

     “这是什么大道!”在感受这种情况后,姜有道大惊失色。

     在他内心第一次涌现了惶恐。

     他的眉头也是第一次皱得如此之紧。

     而此时萧云那身子一震,混元之气搅动,如同一个气旋将那余波完全吞没,归于混元。

     随后他眸光一凝,瞅向了前方。

     在他这眸光当中有着一种登临大道的感觉。

     “天地,便当如此!”萧云喃喃道。

     在这一刻,他对自己所感悟的天地大道充满了信心。

     这就是他一直所要寻找的大道!

     他大手一动,那包裹着姜有道的混元长河倒卷,没入了他体内。

     随后姜有道的身子凭空出现。

     只是此时的姜有道长发凌乱,显得极为狼狈。

     这一战的结果连他都没有想到。

     “这一战……我败了!”在深深吸了口气后姜有道眸光上扬,瞅向那个漫步而来,宛若君王一般睥睨八方的青年,叹息道,“你这天地大道,为我从未见过,着实逆天。”

     在以前,他一直独立山巅,难求一败,可如今真败了之后,那心中却还是有着几分失落。

     “承让!”萧云向着姜有道抱拳,说道,“六道轮回也为当之无愧的上古十大武魂之首!”

     虽然此战胜,可六道轮回之强萧云却是深有感触。

     若不是他在与阳凌天一战时有所领悟,他根本就没有与这姜有道进行巅峰对决的资格。

     若不是刚才他又有所领悟,也不可能力败姜有道。

     所以对于这个对手,萧云也是很敬重。

     可以说,若是没有姜有道这个对手萧云也很难走到现在这一步。

     “呵呵,你之天赋,是我见过的天骄当之无愧的王者,这一战,我败,也不冤!”

     姜有道笑道。

     虽然心中还是有着几分苦涩,可他也明白萧云并不是庸人。

     至少刚才一战他就清晰的感觉到了萧云道境的变化。

     这种突然领悟太过难得。

     显然,以前的萧云是缺少天才磨砺才没有如圣域的天才那般年少时就惊才绝艳,如今在这种天才争锋之中,他的潜力被一点点激发了出来,如今也该是他露出那锋芒的时候了。

     对于真正的天才,姜有道也自会带着几分敬意。

     “恭喜你,此次问鼎!”随后姜有道向着萧云抱拳。

     萧云回礼。

     而此时那神墟台那顶部的巨碑上,光纹已经闪烁,那排位为之变化。

     萧云二字赫然位列第一。

     下面的便是姜有道,阳凌天,青冥公子,龙枭公子,楚云飞……

     当这排名彻底确定之时,也就意味着此次神墟道台之战彻底落幕了。

     望着那确定的排位,各族的修者那颗心莫名的震动。

     特别是那萧云二字不断的冲击着他们的灵魂。

     这个名字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人内心难以平静。

     “萧云获得了第一?”

     “轮回武魂一脉当代的天之骄子姜有道居然败了?”

     各族修者抬望虚空,望着那道之战台,望着那神墟巨碑,无数人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刚才那萧云明明已经重伤吐血,不堪一击了啊!”

     “他怎么会反败为胜?”

     到了此刻,众人依旧难以相信萧云会胜。

     “我族的六道轮回神通怎么会败?有道公子怎么会败?”六道轮回武魂一脉的姜氏子弟此时更是一个个如同失魂落魄,这个结果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如同沉重的打击。

     在他们眼中,六道轮回神通就是至高神通,不可一败!

     再者,姜有道是真正的人杰,他又怎么会败?

     还是败给一个来自域外的青年?

     “哈哈,我天武会终于出了一个盖代人杰!”

     “这萧公子问鼎第一,是为了我们这些人争了口气啊!”

     “谁说出身卑微就不能翱翔九天?这萧公子来自神殒大陆,那可是一个天地元气贫瘠之地,各族血脉稀薄,可他一样走到了这一步,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血脉不一定就是至高王者,天赋才是王道。”

     甚至有人直接高呼。

     当那话语落下时有热泪流下。

     在圣域,从来就是血脉至高。

     那些出自祖地的人往往要高人一等,他们就如同神子俯视着众生。

     对此,那些出身普通的人感到极为无力。

     他们想要证明自己,却又是感到难如登天。

     萧云的崛起让他们看到了一丝希望。

     在他们看来,萧云能冲入前十已经算是为他们正名了。

     在随后晋级前五后,众人无比兴奋,感觉到不可思议。

     至于夺冠,他们几乎没有想过。

     因为那前面几人太强了。

     特别是阳凌天和姜有道。

     可此时姜有道败了,萧云夺冠。

     众人怎么能不兴奋?

     可以说,在圣域这万年来还没有一个从神殒大陆走出的天才能走到萧云这一步。

     萧云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导致各族的天才都被这个事实给震住了,感觉有些虚幻。

     “冠!”

     “萧公子夺冠了啊!”萧氏的子弟也是深深吸了口气,一种幸福之感涌入心头。

     对于萧氏而言,这绝对也是一个荣耀。

     虽然萧氏很强,可比起六道轮回武魂一脉却还是差了些。

     多次神墟道台之战,萧氏的子弟也未曾触及冠位。

     可以说,此次萧云为萧氏赢得了一个无数子弟梦想的荣耀。

     “这家伙居然夺冠了!”许仪文抿着嘴,心中有着几分不忿。

     如今这萧云夺冠,成为圣域当之无愧的盖代人杰。

     以此时萧云的身份,也够资格追求她们九清圣宫的凌兮准圣女了。

     “萧云一步步走来,终于在圣域崛起,力压同代,他靠的不是血脉,【虽然有个逆天的父亲,可他完全是被放养】靠的只是他的道心,那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的道心,才让他抓住了每次机遇,在凭借着惊人的天赋,不断求学,求知,才找到自己的道,如今,终于是夺冠,让人不甚唏嘘之余,顺便求张月票。”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