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9.第689章 大战骤起
    天狼山脉十几个人出手,袭向萧云。

     虽然秦天荀没有见过萧云,却从族中的人提及过他的手段以及相貌。

     如今相遇,他已经猜出了萧云的身份。

     这些人对武宗有仇怨,见萧云底蕴浑厚,想借此将之除去。

     故而他们几乎没有一丝迟疑,立即出手。

     此时,在萧云身边只有任可馨一人。

     那陈炎峰等人刚好在上方看到了这一幕。

     “可恶!”武宗的弟子冷哼。

     刚才萧云与任可馨速度太快,导致众人没有追上。

     “你们欺我武宗无人吗?”陈炎峰大喝身上火炎绽放,如同一尊火神杀了过去。

     郭子文等人出手,要扭转局势。

     可是在上方陆续有天狼山脉与匪寇的人赶来。

     见下方大战已起,那些人也陆续出手。

     “想救人,没门!”天狼山脉的人出手,向着武宗的人偷袭而来。

     那些匪寇也出手,一起联手对付武宗的弟子。

     一战混战就此展开。

     而萧云面对那种攻势,他无所畏惧向着转身杀了过去。

     他手持长戟杀向那朱长阴。

     以武融道,斩裂苍穹!

     天炎戟舞动,光芒撕裂虚空,击退了那旗幡。

     砰!

     长幡抖动,一股浩瀚的武道之力弥漫开来,朱长阴被震退百米。

     可是眨眼间,那秦天荀出手。

     此人竭力出手,那天狼爪很大,却是爪向了任可馨。

     不仅是他,还有三人一起向着任可馨出手。

     “天狼山脉,你们好大胆子!”见此人对付任可馨,萧云眸光一闪,那拳头一动,轰向虚空,直接将那天狼之爪击退,随后他身子一闪,出现在了那任可馨的身边。

     “小师妹,你可有事?”萧云一脸肃然,问道。

     “没事,这些家伙还伤不了我。”任可馨眸光闪烁,当中有着冷冽的光芒浮现。

     只是此时,那天狼山脉的人继续出手。

     轰!

     巨响震天,有着狼啸震荡,狂暴的攻击如同暴风雨一般向着萧云袭去。

     万灵天炎印!

     萧云出手,应付这些人时从容不迫。

     “此人身上肯定还有至宝。”见萧云化解了诸多攻击,朱长阴眸光一冷,心中暗忖着,“若我将之斩杀,应该可以获得不少东西,纵使此次不能获得石婴也不会空手而归。”

     眸光一闪,他那手掌一翻,有着一枚灵印出现。

     这灵印气息晦涩,有着一条条黑色的纹路缠绕在当中。

     这些纹路如同怨灵之魂,气息渗入。

     阴煞绝生印!

     朱长阴眸光一冷,那灵印光纹一闪,当即便是化为一枚巨印向着萧云偷袭而去。

     此时,那天狼山脉的人正出手,对付萧云。

     两方出手,还都是准元婴境强者,纵使萧云也难以应付。

     嗡!

     只见得虚空震荡,他才击退那秦天荀,一枚巨印便向着他镇压而下。

     “萧师弟,小心!”见那法印镇压而下,任可馨眸光一凝,手持着一杆长枪便是杀去。

     长枪光芒一闪,似有着一尊火鸾出现。

     唳!

     一声长鸣响起,那火鸾扑向前方的巨印。

     “丫头你这是找死,给我镇压!”见任可馨出手,朱长风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

     只见得他手诀引动,那枚巨印绽放出无尽黑色的阴煞之气将那火鸾淹没。

     叮!

     紧随着,一声脆响传出,巨印将长枪震退,无尽的煞气将任可馨淹没。

     嗡!

     在任可馨身上有着一片符文绽放开来。

     这是宝甲绽放出的符文。

     可惜,那枚灵印太强了,为朱长阴在一处遗迹当中所得。

     那无尽煞气可腐蚀一切,当中还凝聚了一种阴魂毒瘴之气,连元婴境修者都不敢沾染。

     咳咳!

     煞气袭来,没入了任可馨口中,她眸光暗淡,呼吸变得开始有些短促了起来。

     不仅如此,她身上的气息也在减弱。

     那煞气凝聚了万尸毒气,为一片古战场中所得,极为阴毒,可绝人生机。

     “这是什么煞气?”任可馨那长长的睫毛眨动,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凝重。

     那气息不仅侵蚀着她的肌体,还在侵蚀她的心神。

     当气息减弱,那枚巨印结结实实的拍在了任可馨的胸前。

     砰!

     一声巨响传出,这蓝发少女被击飞,一杆长枪脱手而出。

     噗!

     在她嘴角有着鲜血涌出。

     “小师妹!”不远处,正被秦天荀等人纠缠的萧云见此,目眦欲裂。

     这一切发生太突然了。

     几方势力出手,超乎他的预料。

     这朱长阴偷袭,任可馨竟然站了出去为自己抵挡这一击,更是让萧云始料不及。

     咚!

     虚空当中,倩影后退,被震飞了出去,蓝发飘飘,留下一道凄美的身影。

     只见得任可馨颇为无力的坠落在下方的寒渊当中。

     “啊!”萧云仰天长啸,双眸扫视四方,他如同一尊困兽,发出了一声怒吼。

     “今天,不斩尔等,我萧云誓不为人!”萧云长发舞动,整个人似乎要疯了。

     他一步迈出,那虚空在颤抖,在他身上弥漫出恐怖的波动。

     只见得火纹闪烁,天炎神铠演化而出。

     那铠甲火纹缭绕,他就如同一尊火神,持枪而立。

     呼!

     与此同时,萧云眉心光芒一闪,衍星图浮现,向着前方叙叙展开。

     一股滔天战意在萧云身上凝聚。

     “这是阵图!”远处,冷九霄心中惊讶,连忙向着远处遁去。

     见萧云状若发狂,许多人纷纷后退,不敢久留。

     “这小子!”那秦天荀眉头微皱,心头也是一悸。

     此时的萧云散发出的气息波动太恐怖了。

     不仅有着无穷杀意凝聚,在萧云身上还爆发出了惊天战意。

     他那睥睨四方的眸光让人感到心惊胆战。

     “这青年的气势好恐怖!”朱长阴也皱起了眉头。

     衍星图弥漫开来,笼罩了四方。

     虽然有人退走,却也有人屹立在此。

     秦天荀与之六名准元婴境的青年在此。

     朱长阴与十二名准元婴境的匪寇也没有走。

     虽然萧云此时气势吓人,可是这些人并不认为这个青年可以以寡敌众。

     特别是朱长阴,他那阴煞绝生印当中蕴含的阴煞之气可是能让元婴境修者忌惮啊!

     衍星图演化出了一片空间,将这二十人笼罩在当中。

     “好,很好,你们都没有走!”萧云眸光冰冷,将这些人冷冷的盯着,浓郁的杀气从他的身上弥漫开来,“既然如此,今天你们就在葬身于此吧。”萧云的声音很冷,如同死神的审判。

     在萧云身边,伊伊轮着大鼎也是眸露凶光。

     吞天雀火光闪烁,那眸子如同火渊要吞没一切。

     “就凭你,只怕还不够。”朱长阴眸光冷冽,那身前有着一枚巨印浮现。

     无尽的煞气弥漫开来,使得天狼山脉的人都站立到了另外一边。

     秦天荀眸光闪烁,将萧云盯着。

     此时他已经知道这青年是谁,决心要除掉他。

     若是除掉了这青年,他们天狼山脉在评级盛会当中必可取缔武宗。

     所以他打算联合这些匪寇,一起出手。

     朱长风一步迈出,那巨印散发出无尽的煞气向着萧云镇压而去。

     巨印落下,无尽煞气倾覆而下,如同一片炼狱,在当中竟然还有着一种腐蚀的死亡气息弥漫开来,那是从古战场一些尸骸之地的煞气凝聚而成,故而蕴含死亡怨气,一旦被沾染,将被腐蚀生机。

     也是这朱长阴天生蕴含阴煞之体,不然也无法获得这等宝物。

     “以我天狼血脉,催动无上狼爪!”另外一边,秦天荀眸光一凝,他以天狼血脉催动那件天阶灵器,使之化为了一只巨爪,从另外一边向着萧云探去,要将之抹杀。

     两个强者出手,都动用了最强的手段。

     如此攻击,若不是元婴境强者谁可抵挡?

     对此萧云却是一脸平静,那眸子当中唯有一丝冷厉浮现。

     机关兽傀!

     他眸光一闪,那机关兽傀掠出,向着秦天荀迎击而去。

     他大步迈动,自己却是掠向了朱长阴。

     浓郁的杀意从萧云身上弥漫开来。

     刚才便是此人偷袭,击伤了任可馨。

     域场之力!

     识海之内域场之力席卷开来,笼罩了一方。

     那朱长阴身后的那片虚空都似乎凝固,许多人感到体内的气息被莫名的束缚了起来。

     “这是什么力量?”朱长阴心中一惊。

     不过他并没有慌张。

     如今那阴煞绝生印镇压而下,并没有被那力量完全束缚。

     那种阴煞之气只要弥漫开来,沾染一丝,对方战力便将下降,甚至被阴煞腐蚀。

     如此,战局依旧在掌控之中。

     只是这一切,似乎并没有朱长阴想的那么简单。

     只见那巨印落下,萧云无所畏惧。

     灭神之矛!

     萧云任由那无尽的煞气将自己笼罩,他眉心光芒一闪,一根短矛便是闪烁而出。

     刷!

     灭神之矛凌厉无比,携带着一股屠神之势射去。

     只见得前方泛起一阵涟漪,那枚巨印被洞穿。

     砰!

     阴煞绝生印被洞穿,里面有着浩瀚的阴煞之气弥漫开来。

     那种阴煞之气极为惊人,每一丝都如同罡风,可撕裂虚空,当中那种阴煞之气弥漫开来,让人心神昏沉,呼吸困难,这气息似乎沾染一丝都可以腐蚀人的心神血脉。

     见此,附近的人纷纷后退。

     “这家伙竟有此底蕴。”见自己的阴煞印被击溃,朱长阴心中先是一惊。

     这枚阴煞绝生印,威力可是极强啊!

     不过在瞧得那阴煞印当中迸发出来的恐怖阴煞之气将萧云淹没后,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狰狞的笑容,“如此多的阴煞之气倾覆而下,就连元婴境修者都难逃厄难,我看你能坚持多久?”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