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7.第707章 天狼殿
    “啊!”虚空当中,天狼山脉的长者怒吼,他眸光猩红,背后有着狼影浮现。

     “小辈,你当血债血偿!”此人怒吼,如同一尊远古天狼,向着杨执事杀来。

     杨执事持枪,双眸凌厉,有着一股武道气势凝聚,那长枪光芒闪烁,势可崩山。

     轰隆隆!

     两尊元婴境强者大战,气势惊人,惊动了四野。

     浮云山脉内,妖兽惊恐,发出哀嚎。

     这种强者大战产生的波动让妖兽都感到心惊。

     好在两人在远处虚空大战,并没有波及下来。

     不然这种波动足以殃及无辜。

     这可是两尊长者,远非刚踏入元婴境的修者可比。

     “两位,你们过界了!”就在此时,山脉深处有着一只巨爪探出,一股浓郁的妖气弥漫开来,那种气息充满了暴戾,隐约间还有着一种恐怖的狂霸之气肆虐天际。

     整片天地都似乎被锁定。

     在这里的人,感觉心神,真元都无法控制。

     一种渺小之感油然而生。

     “这是什么级别的强者?”许多人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如此气势,俨然不是一般的元婴境修者可有。

     “半步宫府境?”当那巨爪出手后,杨执事和天狼山脉的长者都是眼皮一跳,各自分开。

     “这是一尊大妖?”萧云眼瞳一缩。

     那巨爪散发出的气息波动远远超越了杨执事。

     这种存在远不是一般的元婴境修者可比。

     杨执事虽然实力不凡,可终究还没有触及那个境界。

     “皆各自退去阁!”那大妖开口,话语冷漠,充满了一股毋庸置疑的味道。

     只是它并没有贸然出手。

     虽然它实力不凡,可武宗,天狼山脉的人底蕴也是不错。

     若此时镇压这两方势力的人,会引来无尽麻烦。

     “此次无意冒犯,还请见谅。”杨执事抱拳,旋即向着峡谷漫步而去。

     那天狼山脉的长者皱眉。

     虽然他此时怒火冲天,却也不敢继续出手。

     不然触及到了浮云山脉那大妖的底线,后果难以预料。

     对于这些妖修来说,领土意识极强,不容人侵犯。

     “人都在这里?”杨执事落地,扫向众人,问道。

     “都在!”郭子文等人带着伤躯走来,说道。

     “好,此次历练结束,归宗!”杨执事大手一拂,脚下出现一艘灵舟。

     萧云与任可馨等人皆被卷入当中。

     此时,任可馨抱着伊伊,小家伙与之表现得很亲昵。

     萧云木立一旁,脸色略显冷厉。

     这一战,让他内心难以平静。

     虽说斩了元婴境的强者,战绩惊人。

     可是面对以上的修者他依旧还不足。

     若非杨执事及时出手,他根本无法掌控局势。

     所以萧云并没有一丝骄狂。

     他知道,自己的路还很长。

     “走!”杨执事扫视了一眼这些青年,旋即微微点头,待得一声轻喝传出遁向远处。

     “武宗?”见杨执事带着武宗的弟子离去,天狼山脉的长者一脸阴沉。

     这一次他天狼山脉算是彻底栽了。

     此人一直关注此战,他本以为可以凭借秦天照之手除去萧云,哪知会是这样的结果。

     最后纵使他出手,依旧被阻。

     结果连秦天照都被斩了。

     想一想,便是憋气不已。

     “走!”最后,此人带着一脸阴森,带着天狼山脉的青年就此离去。

     那魂宗的人也是陆续离去。

     只是这一战,萧云之名注定将被天都南部各大势力所知晓。

     咻!

     飞舟之上,武宗的弟子盘膝在当中,皆在疗伤。

     这次峡谷之战,郭子文等人都受伤不轻。

     秦天照的实力太强,俨然不是众人可抵挡。

     当然,经过此战,众人也更好的认识了自己与元婴境的差距。

     萧云盘膝在飞舟上,闭目凝神。

     此次踏入准元婴境,他感触颇多。

     不仅是对天地奥义,还是自身的感触,都达到了一个高度。

     如今的他,急需突破。

     眨眼间,三天时间过去。

     飞舟的速度开始变缓。

     “现在虽然踏入了准元婴境,却还没有达到圆满。”萧云眸子睁开轻吐了口气。

     想要凝聚最强元婴就必须不断积蓄,使自己达到极致。

     显然,仅仅是炼化了石婴萧云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

     这不仅需要真元达到极致,感悟,也需要达到极致。

     “一切都得积累。”萧身,环视四方。

     此时前方云雾蠕动,那熟悉的山峦近在眼前。

     郭子文等人也是起身,当瞧得那熟悉的山峦后心中微喜。

     那感觉,就如同在外奔波,终于归家。

     这一次,众人有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对武宗格外亲切。

     萧云也是如此。

     杨执事带着萧云等人遁入武殿一处校场。

     此时,几位长者已经在等候。

     “不错,此次历练,算是圆满!”见众人安全归来,任宗主微微点头。

     只是他眸光眨动,视线在任可馨身上多停留了几分。

     若仔细看去,任宗主的眸子当中有着些许情绪波动。

     这种情绪被萧云扑捉到了眼中。

     “难道小师妹的封印正是任宗主所布?”萧云心中狐疑。

     不过他也没有多问。

     “给他们每人奖励灵器,丹药……”最后,任宗主吩咐一句便就此离去。

     对于浮云山脉的事情,并没有多问。

     仿佛这位宗主有着掌控一切的气势,故而不问。

     最后,郭子文等人纷纷离去。

     经过此役,他们也知道了自己的不足,想要去弥补。

     “小师弟,你能将着雪白小兽送给我么?”在萧云要去天武阁时,任可馨眨巴着那蓝色的眸子,可怜兮兮的将萧云盯着,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很难拒绝这丫头的恳求。

     “送给你?”闻言,萧云一阵头大。

     虽说和这小师妹关系有些进展,可是让他把伊伊送了,心有不舍。

     呀!

     伊伊轻呀一声,连忙挣脱任可馨的怀抱,掠在了萧云的肩膀上。

     小家伙眸光闪烁,瞅向任可馨时就好像在盯着一个诱拐小兽的坏姐姐一样。

     那眸子当中尽是警惕之色。

     “哼,可恶的小兽。”见此,任可馨气得连连磨牙,“姐姐有那么恐怖么?”

     小丫头感到很郁闷。

     当初这小兽在自己那里骗吃骗喝时可乖巧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看,这是伊伊不肯,我也没有办法。”萧云摊了摊手掌呵呵一笑。

     伊伊此时脸露憨笑,那小脑袋瓜子不停的磨蹭着萧云的脖子。

     这让任可馨很是受伤。

     “哼,你不将这你欺负我。”略微郁闷,任可馨那蓝色的眸子当中蓦地有着狡黠的光芒闪烁,她美眸抬起,望着面对萧云说道,在她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欺负你?”

     闻言,萧云一脸委屈。

     “大小姐,我可没有欺负你啊!”萧云很无语。

     “你还没有欺负我,在那冰窟,你都……”任可馨说着,脸色都羞红了起来。

     “没有,这是没有的事情,那都是幻象,这个,我肚子饿了,小师妹下次再聊啊!”

     萧云老脸一红,连连反驳。

     最后他索性遁离此地。

     要是继续说下去,那还得了。

     谁知道任宗主有没有在关注自己的女儿了。

     要是他知道自己将他女儿看了个遍,会不会将他一巴掌拍死?

     想到这里,萧云脊髓发寒,眨眼睛就消失于此。

     “胆小鬼!”见萧云一溜烟的遁离此地,任可馨抿着小嘴,嘴角间露出甜蜜的笑容。

     在她脑海,依旧浮现着萧云狼狈离去的身影。

     只是当那青年差点消散在空后,她略感空虚,宛若失去了什么。

     “我怎么会想着这家伙?”任可馨摇了摇头,旋即露出满脸灿烂的笑容遁向居所。

     ……

     回到天武阁,萧云很快便开始闭关。

     “此时我最强大的底牌为冰魄武魂,当中有着天纹蕴含,为元婴境强者才有的符文。”

     萧云梳理着自己的底牌。

     经过之前一战,万灵天炎印已经耗竭,想要凝聚得有着浩瀚的天炎才行。

     玄冥武魂不凡,可终究是没有达到元婴级别,还是差了一些。

     生命武魂战力未显。

     战武魂气势越发浓郁,可大幅度催动武印。

     这些都是萧云的底牌。

     当然,真正力量惊人的是天幽寒水。

     “这天幽寒水可对付一般元婴境修者。”萧云内视着识海内的噬天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能力斩秦天照,正是将几种底牌完美的配合,才达到了那种效果。

     “天炎神铠的防御力也可勉强抵挡元婴境的气势压迫,唯一欠缺的就是境界了。”

     心神微动,萧云取出了一瓶石液。

     这些石液每一滴都珍贵无比。

     除去给予任可馨疗伤的,萧云还有三百六十瓶。

     “凭借这些石液我应该可以达到准元婴圆满之境。”萧云暗忖。

     旋即他取出一滴石液。

     石液粘稠,宛若晶石,一股馥郁芬芳之气弥漫开来。

     呀!

     伊伊嘴馋,也是忍不住抿了抿嘴。

     随后小家伙取出一个玉瓶,开始服用石液。

     这是它偷偷留下的。

     “你这小家伙还有私货?”见此,吞天雀大叫。

     ……

     在萧云闭关之际,天狼山脉,那山巅处一座悬浮于空的大殿。

     这大殿名为天狼殿!

     大殿幽深无比,充满了戾气。

     远远看去,整个大殿如同一尊狼首。

     那入口之处,正是狼口。

     在大殿之内,有着一个长者端坐在殿堂上的一尊王座之上。

     在下首,有着一个身穿幽泡,身子朦胧的长者端坐。

     那个长者给人一种虚浮如影的感觉。

     双方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族,族长,大事不好了!”此时,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走到大殿门口。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