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9.第699章 擒拿石婴
    “一切交给我吧。”在众人愁眉苦脸的时候,任可馨颇为霸气的说道。

     只见得她眸子眨动,当中有着蓝色的神纹缭绕。

     一股晦涩的波动随之从她眸子当中弥漫开来。

     那种波动使得旁边那些武宗的弟子都一阵心惊。

     “小师妹的神眸之力变强了?”

     郭子文眸露诧异。

     “好强大的神眸气息!”就连陈炎峰也是一脸肃然。

     此时任可馨身上的气息太强大了,就连他都感到不如。

     任可馨眸光掠动,扫视四方,当中光纹闪烁似可洞穿天地。

     她只是略微一扫,就可以感知这片区域的诸多细小波动。

     那种洞察力比修者的灵识还要强大。

     “这片区域没有。”只是略微扫视,任可馨便是如此说道。

     “走,我们去另外一边!”随后,任可馨那娇躯一动,向着另外一片区域遁去。

     武宗的弟子紧随而去。

     萧云耸了耸肩也跟随而去。

     石林很大,到处都是巨石以及山脉。

     在这片区域不止有武宗的人在搜寻石婴的下落,魂宗,天狼山脉,以及那些匪寇都在搜寻,对此众人都充满了热情,因为据说那石婴当初进入寒渊山脉遭到了一灵兽袭击。

     最后石婴遁离,自身也是受伤重伤。

     “石婴受伤了吗?”萧云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心中更是充满了期许。

     若是如此,对付石婴比想象中将要容易一些了。

     “这石婴在一处矿脉内!”蓦地,任可馨眸光一凝,发现了石婴的气息。

     “矿脉?”许多人眼睛一亮,露出满脸欣喜。

     “就在那里!”任可馨指着下方一座矿脉说道。

     这是一座废弃的矿脉,里面阴风阵阵,显得极为渗人。

     不大一会,众人就来到了矿脉的上空。

     “大家跟我来。”任可馨身在前方,带领着众人进入里面。

     瞧这架势,小丫头俨然是要当那大姐大。

     对此,萧云很无语,却是紧紧的跟在这小师妹身边,免得有什么意外。

     毕竟那石婴战力不凡,可不是一般人能对付!

     矿脉早已经废弃,里面却依旧有着浓郁的元气弥漫开来。

     萧云跟随着任可馨向着矿脉下走去。

     终于,他们来到了深达千米之地。

     四方尽是矿石,有的依旧闪烁着光华,如同晶石。

     在矿洞中心处,有着一个小池,里面元气缭绕,池水汩汩。

     “这是一个元脉之眼!”见此,萧云眼睛一亮。

     同时在里面他还感觉到了石婴的气息。

     “那石婴在里面吸收天地精气?”郭子文眸露诧异。

     “这石婴就躲在这元脉之眼内。”任可馨眸子眨动,当中也是有着些许凝重浮现。

     石婴虽然受伤,却依旧不凡。

     毕竟它渡过了天劫,算是元婴境的存在了!

     萧云将灵识释放出来,仔细感应。

     虽然石婴深入了这元泉当中,可它身上的气息波动依旧可以感知一二。

     “这石婴实力在不断恢复,你们还是退到矿外较好。”萧云收回心神,向着旁边的师兄弟说道,在这石婴身上他感觉到了明显高于准元婴境的气势,真大战起来很不妙。

     特别是在这种矿脉深处。

     “好!”闻言,许多人主动退出了矿脉。

     呼!

     哪知,就在这些人退出矿脉时,那元泉内光纹一闪,一股晦涩的波动弥漫开来。

     这是一片赤纹,它席卷开来,如同利刃,可切割虚空。

     “小心!”

     “石婴出手了!”惊呼声骤然响起。

     众人连忙护住己身。

     武宗许多青年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掀飞了出去。

     不少人口中吐血,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击所伤。

     咻!

     随后光芒一闪,一尊石婴便遁向了矿脉外面。

     “它竟然跑了!”见此,武宗的弟子惊呼。

     “这家伙果然完全具备了灵性!”

     萧云一脸肃然,“追!”

     最后他身子一动,化为一道流光向着洞外遁去。

     任可馨紧紧跟随在萧云身边。

     矿脉外,一道赤光划过虚空,石婴就此遁离。

     那速度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咻!”萧云紧随而来。

     天幽寒莲!

     在萧云脚下,冰莲绽放,化为一个巨大的莲台。

     “我也要去。”任可馨玉足一动,落在了莲台之上。

     咻!

     萧云心神一动,催动那莲台向着前方的石婴追去。

     只是瞬息,他就消失在了这处废矿。

     “萧师弟这灵器速度好快!”见萧云遁出,郭子文一脸惊讶。

     “追!”

     众人都取出自己的灵器遁向了远处。

     虽然无法对付石婴,可是他们能发现石婴的踪迹也是好的。

     在一处虚空,萧云极速追向那石婴。

     在前方,一道赤光离他越来越近。

     “距离石婴不过五百米。”萧云仔细感应着双方的差距。

     这天幽冰莲的速度超乎了他的想象。

     “萧师弟,快点,快点,再快点就可以追上它了。”任可馨在旁边颇为激动的说道。

     萧云一阵无语。

     只是此时他心神没入天幽冰莲内,开始竭力催动上面的符文。

     呼!

     他的速度再次加快。

     “这小子的速度好快!”在前方,石婴露出担忧的情绪波动。

     同时,石婴赤纹绽放也在竭力遁飞。

     “两百米!”随后,双方差距被拉到了两百米,此时萧云眸光一凝,“该出手了。”

     衍星图!

     萧云心神一动,识海之内衍星图被催动而出。

     此图一出,如同一副画卷一般叙叙展开。

     只是瞬息,它便将那石婴所笼罩。

     嗡!

     随后光纹一闪,一个阵法空间被演化而出。

     “阵法!”石婴露出惊惧。

     “给我破!”最后,它全身绽放出赤纹,化为一道长虹向着前方撕裂而去。

     它企图破开阵法。

     “武印!”就在石婴出手之际,武印被催动而出。

     当武印出现的刹那,那武道域场之力弥漫开来使得石婴的气势略减。

     “小师妹,你暂且退到一边。”萧云大手一拂,让任可馨留在原地。

     与此同时,萧云的身子向着前方遁去。

     只是瞬息,他就出现在了石婴十米之外。

     砰!

     此时武印镇压而下,石婴将之击退。

     那强大的域场之力还无法镇压这石婴。

     “天幽寒水!”对此,萧云似有所预料,他眉心光纹一闪。

     呼!

     噬天兰出现,摇曳着青光,一股寒气随之弥漫开来。

     随后便可以看到有着天幽寒水倾覆而下。

     当这天幽寒水倾覆而下后,前方那片虚空都被冰封。

     此时石婴刚好击退武印,这天幽寒水便是倾覆而下。

     一股极寒之气要将它的本源冰封。

     “这是什么奇水?”石婴惊讶不已。

     它全身绽放出符文,想要抵挡。

     可是那天幽寒水不仅可以冰封人的本源,还可以腐蚀一切。

     石婴的符文才绽放出来就被腐蚀。

     “不愧为连那元婴境雪熊都忌惮的奇水!”见此,萧云微微点头。

     石婴不断耗竭本源,企图抵挡那天幽寒水。

     “这石婴有着元婴境修为,可抵挡化解天幽寒水的力量,不过却也不能以此对付它了。”

     若在继续以此对付这石婴,只怕会将其本源耗竭。

     如此一来,纵使擒拿下这石婴也无用。

     “冰魄武魂,冰封!”萧云识海之内,冰魄武魂绽放出一道光纹向着石婴落下。

     另外,那天幽寒水被噬天兰收回。

     冰纹绽放,那弥漫的寒气将那石婴的本源一点点冰封了起来。

     “就这么解决了?”在不远处,任可馨感受着石婴气息的变化,露出满脸诧异。

     此时石婴气势不在,俨然没有了一战之力。

     只是那石婴长啸,绽放出无尽的赤纹,依旧在负隅顽抗。

     “若是这样下去,石婴的本源必将被耗竭。”见石婴负隅顽抗,萧云眉头微皱。

     若是继续下去,石婴本源耗竭,纵使将之拿下也失去了应有的神效了。

     如此一来,等于白忙活一场。

     “必须先将其灵识抹灭。”萧云眸光一凝。

     只有如此,才可以获得石婴的本源。

     只是要抹灭它的灵识显然没有那么容易。

     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萧云眸光转动,露出一脸沉吟。

     现在,他有两个方案。

     第一,带着石婴立即遁离此地,然后在寻找一个地方抹灭其灵识。

     可这将带来的后果将是石婴将耗竭本源。

     另外一个方案是,原地炼化石婴,如此可将之利益最大化。

     可这当中存在在风险。

     “若是有人来袭,只怕将很麻烦。”萧云一脸沉吟。

     这里深入了浮云山脉,想要遁离,也得一天时间。

     那时候石婴只怕已经无用了。

     “小师弟,你在想什么了?”见萧云一脸沉吟,任可馨眨动着那灵动的眸子说道。

     “有什么事,只管和师姐说。”小丫头露出一脸无邪的笑容。

     “我要炼化这石婴,需要人护法。”萧云说道。

     “护法?”闻言,小丫头那眸子滴溜溜转动,旋即道,“此事交给我便是了。”

     “交给你?”萧云有些迟疑。

     “那是自然。”任可馨眉头一扬,说道,“你可别小看我,我手段可是不少,当初受伤只是因为轻敌罢了。”

     见任可馨信心满满,萧云也是微微一愣。

     莫非这丫头真有底牌?

     一想到她的身份,萧云旋即释然。

     她这毕竟是宗主之女,应该有自保之力。

     上次想必是大意了。

     “你就放心吧。”见萧云动摇,任可馨眸子眯起,眉头笑成月牙状,“师姐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小丫头眸子当中甚至有着几分期许之色涌现,如今她终于可以保护这个青年了啊!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