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5.第705章 惊天一击
    峡谷当中,炙热的火炎倒卷,被萧云摄入识海。

     这些火炎已经无法对秦天照造成伤害,摄入火海还可以保留几分实力。

     随着火炎倒卷,峡谷当中的火光也是逐渐暗淡了下来。

     望着那个安然无恙的萧云,以及满脸惊惧的秦天照,附近的修者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刚才交锋,似乎萧云占据了上风。

     也就在众人心中惊讶时,萧云脚掌又是一动。

     嗡!

     萧云一步迈出,虚空颤动,一股道韵弥漫开来,他似与这片天地相融。

     武印!

     当他一步迈出之际,武印一闪,从识海当中弥漫开来,一股浩瀚的武道之意笼罩四方。

     伴随这武道真意的还有着一股域场之力。

     如今踏入准元婴境,战武魂的力量跟随着提升。

     武魂之力提升,萧云可催动武印的力量就多了一分。

     所以这一次那武道域场之力明显有着那么一丝提升。

     虽然只是一丝,可对于萧云而言已经是有着莫大的作用了。

     因为一丝进步,就可以多影响那元婴境的气息波动。

     嗡!

     域场之力倾覆而下,这片虚空一颤,那才稳住身形的秦天照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以及体内真元都被一种力量束缚,那种莫名的压力让他感到不安。

     “这是什么力量?”秦天照心头一颤,那张高傲的脸庞上开始有着惊慌之色浮现。

     强者一战,实力就算是骤降一分,也将带来致命的伤害啊!

     也不等秦天照多想,萧云步伐已经在极速接近。

     魂海滔天!

     当武印催动出来后,萧云接着催动了这魂道秘术。

     魂海滔天一出,浩瀚魂元倾覆而下。

     “魂道秘术!”魂海才倾覆而下,秦天照心头一颤,连忙清醒了过来。

     “天狼啸!”惊慌下,他连忙催动天狼啸。

     呜!

     音波震荡,席卷四方,那浩瀚魂元竟然溃散。

     “元婴境强者感知与灵魂力都极强,很难偷袭。”见魂道秘术失效,萧云微微一叹。

     此时,滚滚音波震荡而来,虚空都在颤抖。

     那音波,足以震伤准元婴境修者。

     “天狼啸?”面对那浩瀚音波,萧云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天炎神铠!

     神铠演化而出,萧云一步迈出,任由那音波冲击在身上。

     砰砰!

     音波冲击而来,气势极强,震得天炎神开火光暗淡。

     只是也仅仅如此而已。

     在火渊深处重新凝炼火纹,且以妖火淬体后萧云的防御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境地,要知道,当初那火渊的压迫可是比这元婴一重境的修者不知强大多少啊!

     在那种情况下萧云的坚持了下来,何况现在?

     “武印,镇压!”

     萧云迈步而出,武印催动,向着秦天照镇压而下。

     武印光芒闪烁,有着浩瀚的武道之威倾覆而下。

     那域场之力也被催动到了极限。

     在两重力量下,峡谷当中音波符文尽数溃散。

     天狼爪!

     见武印镇压而下,秦天照连忙催动天狼爪。

     那巨爪一动,似要撕裂苍穹。

     砰!

     只见得寒光一闪,竟是撕裂了域场之力将那武印震飞。

     呼!

     见秦天照将武印震飞,天狼山脉的人都松了口气。

     “没有这灵印束缚,天照公子应该无惧这萧云。”一些青年暗道。

     刚才武印悬空,那种域场之力弥漫开来便是连他们都感到心惊胆战。

     到了此刻,他们竟然对那萧云充满了畏惧,再也不敢扬言说秦天照可碾压后者了。

     因为萧云的手段实在太过惊人。

     也就在天狼山脉的人暗自松了口气时,萧云脚掌迈动已经欺到了秦天照十米之外。

     到了此刻,他眉心光纹一闪。

     嗡!

     在萧云眉心,一个气旋演化出来,玄妙的纹路流转,一株青兰在当中摇曳不停。

     天幽寒水!

     青兰摇曳,有着幽水倾覆而下。

     “这是什么水?”天幽寒水才倾覆而下,秦天照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凭借着元婴境的强大感知力,他发现了那水中所蕴含的那股极为晦涩的气息波动。

     惊惧之下,他那狼爪一动,向着那天幽寒水抵挡而去。

     此时他才抵挡武印,根本来不及催动其它灵器。

     “不对!”天幽寒水落下,秦天照的脸色就彻底一变。

     那水很奇特,看似平平无奇,可触及狼爪后就散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寒意。

     当中诡异的寒纹弥漫,侵入他体内,要将他的血液以及真元尽数冰封。

     与此同时,水中还有着一股腐蚀之力,开始腐蚀着他的狼爪。

     滋滋!

     只是瞬息,他那天狼爪皮毛已经被腐蚀,露出了骨骼。

     “这是什么奇水!”秦天照惊呼,露出满脸骇然之色。

     “天幽寒水!”萧云漫步而来,淡淡的说道。

     与此同时,噬天兰不断摇曳,有着天幽寒水洒落。

     这次那天幽寒水的目标是秦天照的本事。

     惊惧之下,秦天照连忙将那古钟催动,悬浮在头顶。

     在骨钟内有着符文演化,绽放出无尽光纹将之护持。

     滋滋!

     天幽寒水落下,开始腐蚀骨钟绽放出来的符文。

     甚至有些地方沾染的天幽寒水太多,铭刻在骨钟上的纹路都被腐蚀了。

     一股冰寒之纹弥漫开来要将骨钟冰封。

     秦天照大惊失色,竭力催动血脉之力,演化出狼身从那骨钟内退出。

     “想逃?”萧云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只见他手掌一动,一指虚点而出。

     咻!

     破空声骤然响起,只见得一道指芒洞穿虚空,向着前方弥漫开来。

     一道冰纹从这指芒当中席卷而出。

     当那冰纹出现,整个峡谷的空气骤然变冷。

     一种如同大道的气息从冰纹当中弥漫开来,那气息似要冰封一切。

     整个峡谷,似要化为一个冰封的世界。

     这是冰魄武魂之力!

     “这是元婴境才有的气息?”当那冰纹浮现,秦天照心中惊惧。

     这种气息唯有元婴境才有。

     甚至那冰纹所拥有的气息比一般元婴境还强。

     “你怎么能催动这等攻击?”秦天照满脸诧异的将萧云盯着。

     只是此时冰纹席卷而来,那虚空有着冰晶凝聚,若化为了冰之世界。

     寒意弥漫,在秦天照的身上开始有着冰霜浮现。

     待得那冰纹触及他身上后,那冰晶开始如同藤蔓一般攀爬而生。

     寒气侵入体内,要冰封秦天照的血脉力量。

     “给我退!”秦天照一脸肃然,血脉之力运转,元婴力席卷开来,要驱除寒纹。

     如此,那种冰晶凝聚的速度才暂时缓慢。

     可那冰晶并没有消散。

     很显然,秦天照想要驱除这冰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远处的修者望着这一幕彻底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天照公子被冰封住了真元?”天狼山脉人群当中有着哗然声响起。

     众人皆带着满脸不可思议的将前方盯着。

     堂堂元婴境强者,此时却被冰封,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了。

     如此一幕,太过震撼。

     “这萧云太逆天了!”

     冷九霄心头一紧。

     “若是他参加宗门评级盛会,希望莫要与之一战。”

     此时在冷九霄心中有着寒意滋生。

     不难想象,若是与这萧云一战,多半是去找虐。

     “这冰魄武魂虽然力量不及巅峰时刻十分之一,可道纹犹在,依旧不失强者之势!”

     见秦天照被冰纹束缚,无法反抗,萧云微微点头。

     冰魄武魂的主人身前极强,武魂的境界很高。

     可惜,经过多年消磨,它已经不复当年了。

     纵使如此,这冰魄武魂依旧不是常人可比。

     按照此时的情况估计,冰魄武魂依旧可战元婴境强者。

     “若我踏入元婴境可更好的掌控这武魂。”萧云心中暗忖,眸中尽是自信的神色。

     呢喃一句后,萧云眸光一闪,瞅向了那秦天照。

     “也该结束了!”萧云眸光一冷。

     天幽寒水!

     噬天兰摇曳,天幽寒水向着秦天照头顶倾覆而下。

     此时秦天照无暇分身,一旦这天幽寒水落下,他必将被腐蚀。

     “不!”望着那落下的天幽寒水,秦天照惊呼,眸光都猩红了起来。

     他体内血脉之力运转企图摆脱冰纹的束缚。

     可惜,他刚才动用了三次天狼之身,耗竭了大量的本源力量,导致如今气血不足。

     “天照公子!”天狼山脉的人惊呼,也知道了此时情况危急。

     “竖子,敢尔!”

     也就在此时,一声冷哼声响起,震荡虚空。

     这声音滚滚,宛若惊雷,直入人心。

     嗡!

     在这音波下,萧云的心神一颤。

     不仅如此,整片苍穹都是为之颤抖,有着恐怖的威势倾覆而下。

     “好强大的气势!”萧云连退十七米,眸中露出惊讶之色。

     这种气势绝对超出了元婴一重境的修者。

     甚至达到了萧云无法企及的地步。

     “这气息,应该是一些长者才有!”萧云遥望虚空,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安的预感。

     刷!

     也就在此时,前方虚空有着一个长者漫步而来。

     当这长者出现的刹那,一只巨大的狼爪穿过虚空,要向着萧云抓来。

     一股恐怖的天地之势将萧云锁定。

     在这一刻,萧云感觉到了由心的无力。

     这是境界的差距,他感觉自己的真元都无法运转了。

     “是我族中长者!”当这巨爪出现的刹那,天狼山脉的修者皆是一喜。

     “呵呵,萧云,如今我族中长者来此,我看你如何动我?”感受着那熟悉的气息秦天照欣喜若狂,眸中的惊惧消散,一抹近乎狰狞的笑容从他的脸庞上一点点的攀爬而升。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