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9章 吞天立威!
    吞天火纹卷来将鹏远束缚。

     顿时,鹏远连忙演化出大鹏真身,竭力催动双翼横扫,想要将那火纹撕裂。

     到了此刻,它再也不敢托大了。

     可是,此时它却再也无法撕裂那火炎了。

     到了此刻,它似乎明白了什么。

     “刚才这褚天鸣故意没有出全力,就是要引我进入当中?”鹏远眸露惊惧。

     到了此刻,它已经明白了吞天雀的用心。

     “给我破!”惊惧之下,它体内的血气催动,竭力出手,要撕裂那束缚着它的火之气旋,可惜它的确是不凡,可吞天雀的也不是一般的灵魂体,纵使没有了肉身,凭借着吞天神通,它依旧可以将对手的精气吞噬,化为自己的力量补给,如此并不会出现不支的情况。

     若是对方没有被困住,那就很难有这优势。

     可以说鹏远会这么轻易被吞天雀束缚完全是它轻敌所致。

     当然,吞天雀的灵魂异常强大。

     它曾与萧云一起进入了始源之地。

     在那里它也吞噬了始源之气,使得灵魂发生了蜕变。

     还有,它与萧云一起获得了无数灵萃,使得灵魂逆天。

     上次在麒麟密境,它又以麒麟真火淬炼灵魂,吸收了大量的麒麟精气。

     不仅如此,它还吞噬炼化了麒麟真火。

     那可是神之真火,纵使薄弱却也很逆天了。

     要知道,吞天雀所去的麒麟池可不是那鹏远等人可比啊!

     它不仅去了靠前的麒麟池,还去了神台下那三个麒麟池之一。

     在那里的麒麟真火,纵使是一丝也异常强大。

     里面的麒麟精气让它的灵魂无比夯实。

     如此,战台之上火在气旋搅动,完全将鹏远束缚。

     外界,众人可以凭借阵法的传输清晰的感觉到那气旋当中所传来的恐怖气息。

     那种气息似可焚尽一切。

     “这……这褚天鸣的气势怎么突然攀升了?”当那恐怖的气息传出去后,各大妖族那些观战的青年皆是眸露惊讶之色,那种气息居然使得它们都感觉到心惊胆战。

     “鹏远公子未能将之一举击败?”那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可是气旋却依旧连涟漪都没有泛起,可见那鹏远并没有占据到一丝便宜,顿时,刚才那些还期许着鹏远斩伤吞天雀的青年皆一脸诧异。

     “只是灵魂,却依旧还有这气势!”便是那十大公子也为之动容。

     “看来这褚天鸣近年来也并没有虚度。”神凰公子喃喃道。

     到了此刻,它对褚天鸣已刮目相看。

     “它刚才在隐藏实力!”鹏傲天眼瞳一缩,当中有着冷厉的光芒闪烁。

     它紧握着的酒杯,砰然被捏碎。

     本想让鹏远教训下这褚天鸣,不想却会是这结果。

     瞧现在的情况,那鹏远显然是无法破开那吞噬气旋了啊!

     高台之上,那方才还眸露紧张的褚父那眸光逐渐变得柔和起来。

     “呵呵,看来天鸣是有着几分把握。”旁边的孔四爷朗声而笑。

     它可是皇者,只是略微感应便发现了吞天雀的虚实。

     “这褚天鸣炼化了麒麟真火?”而在旁边那金翅大鹏一脉的那尊皇者此时脸色却是阴沉无比,在刚才它还准备调笑那褚氏的几位长者一番,可不想才眨眼间就发生了转变。

     战台之上,火光闪烁,依旧没有泛起一阵涟漪。

     “啊!”在当中,有着鹏远的咆哮声传出。

     在它这咆哮当中充满了不甘和无奈。

     如今它竭力出手却依旧无法破开那吞噬气旋。

     吞天一脉那吞天神通之强让它感到心惊胆战。

     “看来鸣弟到有着几分底蕴。”褚天照眸光微动,淡淡而笑。

     不过也仅仅是如此。

     它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情绪波动。

     纵使这族弟此时灵魂逆天。

     可褚天鸣失去了肉身这个事实无法弥补。

     如此,它的成就也将有限。

     所以褚天照根本没有将吞天放在眼里。

     “我认输!”而此时,在那战台之内,鹏远的声音传出。

     在挣扎了许久,它终于是无法支持了。

     若继续下去,它肉身再强也要被那吞天神通给炼化。

     吞天雀一脉这神通太恐怖了。

     不仅可吞噬万物,那本源火纹还有着焚化一切,炼化一切的气势。

     两者融合,谁可抵挡?

     到了此刻,鹏远也算是明白了吞天雀之威。

     这样的神通,太过恐怖了。

     当鹏远认输之后,吞天雀那本源火纹的气息才逐渐内敛。

     呼!

     而后光影闪烁,它化为了一只火雀。

     在战台之上鹏远出现。

     此时的鹏远颇为狼狈,它衣衫都被焚为了虚无,身上金光闪烁,那是血脉演化出的翎羽,它的脸色也是苍白到了极限,如今的它,战力早就已经不复婴墟境了。

     它眸光上扬在瞅了一眼吞天雀后颇为狼狈的退出了天妖台。

     下一刻,天妖台光影闪烁,鹏远狼狈退出。

     “这鹏远败了?”当鹏远退出之后,场中一片哗然。

     众人皆是带着满脸不可置信的眸光瞅向鹏远。

     刚才这青年是何等的气势凌人。

     它那金翅横扫,连虚空都可撕裂,怎么就败了呢?

     还是败给一个失去了肉身的存在?

     “这褚天鸣真的那么强吗?”顿时,各族的青年都不由向着那战台上瞅去。

     如今众人瞅向吞天雀的眸光俨然多了几分敬畏。

     “能凭借灵魂形态力败鹏远,是个人物啊!”便是连那些长者都微微点头。

     到了此刻,众人不得不承认这青年天赋不错。

     不难想象,若是它肉身尚在,那该达到何等程度?

     它是否能位列此届天妖榜前十,成为十大公子了?

     “纵使它天赋再强亦是枉然。”也人摇头,依旧不看好吞天雀。

     “呵呵,天鸣贤侄不愧为吞天一脉的后起之秀,此战胜,已可排位于天妖榜前二十了。”孔四爷朗声一笑,道,“天鸣,下来吧!”它此番开口,似并不想吞天雀继续一战。

     要知道,虽然吞天雀败了鹏远。

     可在上面那些排位前十的存在,实力之强可不是鹏远可比。

     若继续战下去,吞天雀以灵魂形态,必然将败。

     故而它才开口。

     吞天雀眸光闪烁,扫视了四方,略微沉吟,便准备离去。

     它虽然自傲,可是却并不鲁莽。

     它知道自己战力再强,依旧无法碾压诸敌,一切都得等重塑肉身在说。

     “萧公子,还是你看得准啊!”此时,那孔雀族一些少女盈盈一笑。

     只是萧云此时却是眉头一弯,视线落在了旁边一位青年身上。

     见萧云这般模样,孔莹莹露出诧异之色。

     众女眸光微动,循着萧云的眸光瞅去。

     却见得那里,那鹏傲天眸光闪烁,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

     显然,它想出手了。

     而此时,吞天雀正准备离开天妖台。

     略微沉吟,那鹏傲天霍然起身。

     “哈哈,天鸣贤弟得麒麟真火,神通不凡,愚兄一时技痒,想要领教一下吞天神通,却不知贤弟可愿意赐教?”鹏傲天起身,它嘴角露笑,眸光向着前方的天妖台瞅去。

     而此时,吞天雀刚从那天妖台内踏出。

     在听得这鹏傲天的话后,吞天雀眸光一冷。

     “这鹏傲天居然要挑战褚天鸣!”闻言,场中立即有着惊呼声响起。

     这鹏傲天可是上一届天妖榜排位第七的存在。

     它的排位比孔雀公子还高。

     当然,那时孔雀公子低调,也不见得出了全力,这排名也不能真正确定谁之高低。

     可这也足以说明这鹏傲天是何等的强大。

     任何能踏足排位前十的人都天之骄子啊!

     此人出手,这是要碾压褚天鸣吗?

     顿时,所有人都明白了这鹏傲天出手是何意。

     此人肯定是想借此让褚天鸣颜面尽失。

     刚才那鹏远出手就是列子。

     在这鹏傲天开口后吞天雀的脚步一顿,它眸光略显阴森,冷冷的盯着这个青年。

     若仔细看去,在它眸子当中显然是有着一丝杀意一闪即逝。

     若是它肉身还在,它绝对不会有着一丝迟疑,立即与这鹏傲天一战。

     可此时它肉身不在,而这鹏傲天却是准神通境的强者。

     纵使有那境界压制,它也很难讨好。

     毕竟此人比鹏远强大啊!

     “鹏傲天!”当这鹏傲天起身后,孔雀公主那双眸子当中也是有着怒意涌现。

     附近的修者则是表情各异。

     有的人对鹏傲天的行为不耻,有的人却是看戏。

     “这是欺人太甚吗?”此刻,萧云那双眸子当中也是有着冷冽的光芒闪烁。

     妖域的这些公子,好无耻!

     “这家伙估计是想借此打击天鸣公子。”旁边的孔莹莹喃喃道。

     萧云身边许多妖族女子都是露出满脸鄙视。

     “这褚天鸣还敢应战吗?”此时,许多妖族的青年带着满脸好奇盯着吞天雀。

     先前吞天雀应战的确让它们感到惊讶。

     可此时,它们却充满了期许。

     它们倒想要看看这个失去了肉身的天才,到底有着几分魄力。

     要知道,这鹏傲天可是上一届的十大公子之一啊!

     如此人物,战力之强便是在妖域年轻一代也是屈指可数。

     以这鹏傲天的底蕴只怕随时都可踏足王道。

     当世有几个青年敢与这种人物一战?

     “我儿!”此时,那高台上的褚父眉头都皱了起来。

     吞天雀能战胜鹏远,它已经很满意了,也隐约有些自豪。

     可若让自己儿子去对战这鹏傲天,却让它有些心疼。

     毕竟这鹏傲天可不是一般天才。

     它儿子也并不是全盛时期。

     若吞天雀有着肉身,它自会放心让儿子与人一战。

     纵使一败也只是一场磨砺。

     可此时……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