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5章 鼠神遗迹?
    陌生空间之内到处都是那陷空禁纹,使得孔雀族的大妖更加小心翼翼了起来。≧小說,

     因为此地之凶险超出了它们的想象。

     纵使萧云迈步也是小心无比。

     随着它们不断前进,前方的虚空直接出现了一个个气旋。

     那是空间气旋,似乎要吞没一切。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在见得这些气旋之后,孔雀族的人皆眸露惊惧之色。

     它们虽然绕着那些气旋而走,却依旧有着要被吞入当中的感觉。

     甚至,它们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栗。

     “这里太恐怖了。”许多大妖眸露恐惧。

     “你们还是入我塔内吧!”见此,萧云向众妖说道。

     “好,好。”闻言,这些大妖连连点头。

     孔七公子则是选择在外面。

     它到想看看外面的情况。

     “这……这莫非是那陷空鼠神的遗迹?”外界,有着大妖眸露好奇。

     此时它们也看到了那空间之内所演化出来的一个个空间气旋。

     那种波动,就连它们都感觉到心惊胆战。

     “这的确是传说中的陷空禁纹。”

     鼠族许多大妖低声道。

     “瞧这禁纹密集的程度应该接近鼠神的遗迹所在了。”噬金鼠的皇者也是眸光一闪。

     也就在此时,他的腰牌颤动。

     “怎么了?”萧云眸露询问。

     “哈哈,我兄长来了!”孔七公子取出骨牌,在感应一番之后眸露喜色。

     “你兄长!?”萧云眉头一弯。

     “我兄长已经踏足了皇道,他来到了我们先前大战所在,他斩了那天灵鼠一脉的皇。”孔七公子笑道,“如今他通过一件至宝推演出了我的所在,所以给我发来了消息,让我们想办法离开此地去汇合。”

     “踏足了皇道吗?”闻言,萧云眉头一弯。

     “天鸣,你姐也来了。”同时,孔七公子向着褚天鸣说道。

     “我姐?”闻言,吞天雀那眸子当中不由露出些许追忆之色。

     那年少时的许多回忆涌上心头。

     那些回忆让它不甚唏嘘。

     这些年来它独自在外,经历了人生的最大磨难。

     如今要得见亲人,它也是满心感慨。

     “小弟,以后阿姐必会成为皇者,那时再也没有人敢看不起你我了。”它犹记得年少时,那阿姐在耳边说的话如今依旧历历在目,只是那时候的它,也是颇为倨傲。

     “我要自己成皇,到时候保护阿姐和阿爹!”那时的吞天雀年纪虽小,却充满了韧性。

     可惜,不管是妖族,还是人族,血脉的传承高低对未来成就的束缚实在太大了。

     纵使它的血脉仅仅比那堂兄差一丝,却终究是无法超越对方。

     想到那些往事,吞天雀感觉一阵心酸。

     “如今的我,只怕彻底被那褚天照给比下去了吧?”吞天雀心中苦涩无比。

     失去了肉身的它,纵使获得了麒麟血气与真火,使得灵魂强大无比。

     可它终究是少了肉身。

     “你不要多想,待得我们离开此地,你阿姐见到你后想必会无比的高兴。”孔七公子笑道,“此时的她可是已经迈入准通天境,有着机会踏足皇道,呵呵,你们姐弟也不算丢了你世叔的脸。”

     “准通天境吗?”吞天雀点了点头,随后陷入了沉吟。

     “这吞天雀的姐姐倒是天赋不错。”萧云心中暗忖。

     不过他父亲当年却是更加逆天。

     萧战天当年二十四岁称王,二十七岁横扫王者无敌手,俨然已经触及了皇道。

     若是让他继续成长下去,或许三十岁便可称皇。

     怎奈他在姚氏被伏击重伤,又陷入了古禁地。

     不然他必可成为天都域的传奇人物。

     “除了了阿姐,还有谁来了?”在略微唏嘘之后,吞天雀问道。

     在它那眸子当中有着些许期许之色。

     “世叔并没有来此。”孔七公子似知道吞天雀说想,说道,“不过它应该会赶来的。”

     吞天雀微微点头,眸中却是有着些许失落之色浮现。

     “现在外面局势如此?”萧云询问道。

     “现在外面汇集了诸多的皇者,想必都是为了神殿而来。”孔七公子说道。

     “都想获得那神殿吗?”萧云微微点头,对此早就有所预料。

     “那麒麟族的人也来了。”孔七公子手摸着下巴,瞅向萧云道。

     在它那眸子当中有着几分怪异的光芒闪烁。

     “麒麟族的人来了吗?”闻言,萧云眉头也是一弯,“这倒是一个麻烦啊!”

     “你放心,有我孔雀族在,别人也不敢如何。”孔七公子道,“当然,前提是你得放了麒麟公主。”提及这麒麟公主,孔七公子也是苦涩一笑,面对这种天之娇女他也不敢唐突。

     可是这萧云居然将之拿下了?

     “先看看如何离开此地吧。”萧云摇了摇头,心中也是苦涩一笑。

     当初那麒麟公主太狠了。

     在那麒麟池时这丫头出手,差点让萧云饮恨。

     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放了这丫头,以后麻烦肯定也不会少。

     将之拿下,那麒麟族的人至少还会投鼠忌器。

     “大不了,到时候我离开这妖域。”萧云心中暗忖。

     他不是妖域之人,随时可以离开。

     也是如此,他才决定先将这麒麟公主拿下。

     “这里禁纹重重,只怕很难出去啊!”而此时,孔七公子忧心忡忡的盯着前方。

     如今在前方禁纹重重,一个个气旋在搅动,恐怖的波动弥漫开来,让人灵魂都不寒而栗,那种气旋当中还带着些许神之规则之力,那种力量已不是普通的修者可抵挡。

     就连萧云也是一脸肃然。

     在不断前行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禁纹。

     那禁纹宛若天幕一般抵挡在前。

     远远看去,那就宛若一个空间气旋,随时都等待着吞噬天地万物。

     “前方已无路了啊!”望着那个巨大的气旋,孔七公子眼皮不由一跳。

     “这当中有着神之气息。”萧云略微感应,而后说道,“或许里面有着神之遗迹存在。”

     多次接触过神之遗迹的萧云对这种波动已经是颇为清楚。

     “神之遗迹?”孔七公子头皮发毛,“是那陷空神鼠吗?”

     “你们可敢入此?”萧云询问道。

     “如今我们已经陷入了这里,还有退路吗?”孔七公子苦涩一笑。

     “怕什么,那么多的路都走过了,拼吧!”吞天雀咧嘴道。

     “你们进入塔内吧!”萧云说道。

     “好。”孔七公子点头。

     如今它也不敢托大。

     因为前方那气旋太恐怖了。

     呼!

     孔七公子和吞天雀身子一闪,没入了吞天塔之内。

     此时,它们都带着了那片空间之内。

     至于麒麟公主则依旧被束缚着。

     只是她体内的伤势却随着她不断融合,炼化那些麒麟真火与血气而不断复原。

     当吞天雀和孔七公子没入吞天塔内后,萧云眸光一凝,视线便落在了前方的气旋内。

     那气旋很大,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波动。

     “希望可不会殒落。”萧云心中暗忖,而后一步迈出,踏入了那禁纹演化出的气旋内。

     “嗡!”只见得前方光纹一闪,萧云便是被吞没。

     一股浩瀚的神之气息随之弥漫开来。

     始源神纹!

     当那神之气息倾覆而下后萧云立即催动始源神纹抵御那种神之规则之力。

     在始源神纹之下,那种规则之力被阻止在外。

     可是萧云的身子却被那禁纹摄入了深处。

     它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无边的黑洞之内。

     而此时,外界那两面骨镜蓦地一颤,原本演化出来的画面在萧云没入那气旋后随之消失。

     “这家伙居然闯入了那禁纹内!”许多大妖眸露惊讶。

     “神之禁纹隔绝了天机,断绝了联系,如今已经无法勘察这青年的生死了!”麒麟族的长者微微一叹,甚至,旁边那琳儿以腰牌感应,也无法感觉到那麒麟公主的灵魂气息。

     似乎一切都被隔绝了起来。

     “希望小弟能平安无事。”褚天霞一脸担忧。

     “这小子,可别害了我家公主啊!”在见得萧云没入了那气旋之内后,那琳儿却是不由咬了咬牙,气得晒帮鼓起,玉足连跺,恨不得将萧云给狠狠的揍那么一顿才好。

     那几尊皇者也是满脸无奈。

     虽然担心,可是此时它们也无法掌控那里的局势。

     而此时萧云却是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那气旋搅动,似乎要将他牵引到一个空间陷阱之内。

     起初,他还感觉到了时间在流逝。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萧云只感觉到黑暗。

     前方似乎拥有也没有边际。

     这让得它心神不由开始慌乱了起来。

     在这种慌乱之下,他开始感应那吞天塔。

     怎知,此时他居然无法感应吞天塔。

     仿佛一切灵识都被那神之规则所隔绝。

     纵使始源神纹也无法抵挡那种神力了。

     “这就是空间陷阱吗?”萧云心头不由一寒。

     对于陷空鼠他并不了解。

     可是他也知道,这是一种很神奇的种族。

     传说这陷空鼠可以布置空间陷阱,就连神灵误入了当中都将被活活的给炼死。

     显然,他此时就陷入了空间陷阱之内。

     “我真要死在这里吗?”萧云心头一颤。

     时间流逝,萧云的心开始慌乱。

     “不能乱,纵使陷入了空间之内又如何?”稍许之后,萧云才将那情绪给平息下来。

     “我就不信,这陷阱真的会无边无际。”萧云心中暗忖。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