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00章 不甘【求月票】
    萧云和吞天至尊竭力出手。※%※%,

     可是衍天魔尊太强悍了。

     他那大手落下,直接让萧云和吞天至尊都感到了吃力。

     “萧公子!”远处许多神子都为萧云担忧。

     如白虎族的太琛等人。

     “小云子能敌吗?”吞天雀更是满脸担忧。

     萧云虽然很强,可终究不是神灵,此时他面对衍天至尊,就如同以卵击石。

     在那强大的神道力量压迫下,萧云立即牵引天谴之地的力量。

     当天谴之力加身,萧云的气势立即暴涨。

     随后,他眸光一凝,手持始源弓。

     嗡!

     始源弓在手,被萧云拉开,立即有始源神纹蠕动,绽放出浩瀚的道威。

     这道威才一释放出来,立即就和前方神路那垂落下来的大道神纹共鸣,引起了悸动。

     一股天地道威笼罩萧云,有着要加诸于他身的迹象。

     如此,他所受到的压迫立即减弱了许多。

     “融大道天威!”萧云立即运转混元天地。

     与此同时,还有阴阳神纹在他眉心闪烁,弥漫出大道天威。

     混元大道很强,萧云认为它可超越万源大道。

     可是他终究修为低了,使得这大道还不完整,连规则都不曾有。

     所以他此时得引出阴阳神纹。

     毕竟,这神纹可是有着道威存在。

     果然,在阴阳神纹的牵引下,那大道天威悸动,如感应道了熟悉的力量。

     那种恐怖的天道力量很自然的融入萧云体内。

     顿时,萧云感觉自己似乎与天道融合,一种神力无穷的感觉涌入心头。

     甚至,他心神一动,能感应无尽界域。

     如圣域,如天都域,如神殒大陆的妖域。

     甚至,那玄域,灵域,等等界域都被他所感应到了。

     “这便是天道,掌控着一切!”萧云内心一动,有所感悟。

     在心中明悟时,萧云手掌中的始源弓也被他一点点的拉开。

     在始源弓拉开的时候,有大道天威被弓上的神纹吸收。

     始源弓颤鸣,气势也在不断的攀升。

     里面的弓灵似乎在逐渐复苏。

     顿时,浩瀚的道威从始源弓内震荡开来。

     这种道威震荡,立即将衍天魔尊那大手所拥有的万源道威给抵挡了下来。

     “果然可行。”萧云微微松了口气。

     他出手前便有过推演,认为如此可行。

     达到他这个级别,每次出手,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推演出手后的种种结果,以此判断结果。

     如今总算是没有失策。

     咻!

     弓弦一闪,始源箭便是向着前方那当空击来的大手射击而去。

     “大道天威居然被他引入自身?”对面,衍天魔尊眸露惊讶之色,在第一时间他就感应到了天地气息的变化,“这弓箭所释放出的道威好纯粹,这是什么神兵?”而后,始源弓释放出的道威更是让他震撼。

     不过,此时始源箭已经穿过了虚空,直取他的大手。

     “就算你拥有至宝,可区区虚神,又能如何?”衍天魔尊冷笑。

     只见得他大手当中有无尽神纹喷薄而出。

     这些神纹交织,化为了规则,在逆乱天地。

     当中轮回奥义让前方的力量变化。

     六道世界直接镇压而下。

     始源箭嗡鸣,释放出恐怖的道威。

     里面的弓灵似乎复苏,释放出了恐怖的力量。

     那神箭洞穿各族规则之力,要破尽天地。

     在衍天魔尊大手当中,一个个神通大道携带着神道规则链条倾覆而下。

     砰,砰!

     那片虚空爆炸,发出猛烈的交锋,星河在倒卷,恐怖的力量震荡八方,一条条裂缝如狂龙乱舞让人胆寒,远处的神灵都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后方的神路绽放出无尽道纹,化为了光幕,抵挡这种波动。

     随后,那种恐怖的余波逐渐平息。

     那掀起万丈高的星河巨浪不在,露出了衍天魔尊和那化身为万丈气旋的萧云。

     “这后生居然可和衍天魔尊争锋?”

     见那气旋犹在,还有无尽道威震荡,魔族的神灵皆是露出惊讶之色。

     “这青年是谁?”还有人忍不住惊呼,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此时在远处的战场当中,衍天魔尊仅仅凭借一个灵身就稳稳压住了姜子虚这个天尊。

     可此时却又后生和他的本尊争锋。

     就算能对抗一招半式,也足以惊世了。

     冥族的人更是满脸询问。

     “这青年是萧云!”有人道,“他曾得恒帝关照。”

     “萧云吗?”许多冥族子弟不由将萧云记在了心中。

     “你这是帝兵?”此时衍天魔尊大手已收回,他那双如有世界沉浮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前方的萧云。

     盯着他手中的始源弓。

     盯着他头顶悬浮的始源令。

     “自是帝兵。”萧云一脸冰冷的说道。

     虽然他无法确定始源令和始源弓是什么兵器,可他却认为,绝不会比帝兵差。

     “可惜,始源令和始源弓虽然有所复苏,却明显无法碾压这衍天魔尊。”萧云心中一叹。

     首先,这是他境界还不够。

     其次,始源令和始源弓的器灵明显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此时复苏也显得有些无力。

     这才导致刚才这次交手未能碾压衍天魔尊。

     “没有想到你一个后生,连神格都还没有凝聚,便已有帝兵在手,真是让人羡慕啊!”衍天魔尊眸子微眯,道,“不过今天之后,你这帝兵便是本座的了。”当这话语落下,他那眸光一沉。

     “凝万源,我为大道!”低沉的声音从衍天魔尊口中吐出。

     只见得他那大步猛地向前迈出。

     当这步伐迈出,衍天魔尊身上立即有万千大道神纹腾升。

     每一个神纹腾升,都伴随着道音响起。

     那音波震荡,如万道共鸣。

     一股无上气息席卷开来,让远处的神灵都肃然起敬。

     那模样,简直真的如同大道降临。

     “这衍天魔尊要全力出手了。”当这道音响起,各族的神灵都不由侧目看来。

     在他们那眸子当中有着敬畏弥漫。

     人族这边的神灵都感到心神颤栗。

     无数道眸光汇集而来。

     嗡!

     却见得衍天魔尊身边那些神纹腾升,又融合一起,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道纹。

     这些道纹闪烁,化为了一个大世界。

     而后,衍天魔尊大步迈出,那道纹闪烁,如被他融合。

     可下一刻看去,却又不见了衍天魔尊的身子,连那道纹都不见了。

     可是众人却能感觉到一股让人无法抵抗的道威。

     如今的衍天魔尊,似乎真的化身了大道。

     可是萧云却能清晰的看到他正一步步迈来。

     在衍天魔尊迈步而来时,一种天地规则之力随之向着萧云倾覆而下。

     甚至,本来还在加诸他身的大道之力都被隔断了。

     萧云的战力锐减。

     “这便是万源大道吗?”萧云内心掀起了阵阵波澜。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

     虽然萧云也可融天地大道之力,却无法达到衍天魔尊这样运用自如。

     “区区后生,也想与本座争锋?”衍天魔尊一步步迈来,瞅向萧云时如君王一般高冷。

     他那声音有一种主宰万物生命的气势。

     “能殒落在本座的万源大道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气。”

     当低沉的话语落下,衍天魔尊的大手便是当空落下。

     这大手落下,如天地大道倾覆而下。

     那规则之力让吞天神塔上的力量被一点点禁锢。

     他的本尊显化而出。

     始源令的光纹也是逐渐暗淡。

     萧云想拉开始源弓,可他却感觉有一股大道之力将自己的手掌束缚,根本无力出手。

     不难想象,瞬息之后,他就将被这那大手击杀。

     “这……”在这一刻,萧云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区区虚神,在至尊面前,真的不堪一击。

     就算他拥有帝兵也是无用。

     如今的衍天魔尊可是身如大道,战力只怕要接近大帝了。

     大帝不出,谁可与之争锋?

     “萧云……”

     “萧兄!”

     远处,各族的神子,人杰都在悲呼。

     “小云子!”吞天雀目眦欲裂,悲呼道,“我恨啊!”

     它只恨自己实力太低,不能和至尊争锋。

     此时,那些神灵也是满脸悲伤。

     瞧那场景,这个被大帝看好的后生,随时都要殒落在衍天魔尊之手啊!

     “萧云哥哥!”铭子羽那颗心也是一紧。

     他眸光闪烁,遥望远处,希望恒帝能出手。

     可惜,他心中却也知道,有魔帝牵制,恒帝多半是无法出手了。

     “难道……就这样落幕了吗?”望着那只越来越接近萧云的大手,萧潜龙一叹。

     “可惜,可叹啊!”姜问天等神子感到悲凉无比。

     “难道我人族就没有其他大帝了吗?”有人忍不住悲呼,似乎问天。

     人族传承悠久,不知有多少氏族,出了多少盖代人物。

     可就真的只有那么一个大帝吗?

     心中呐喊时,诸神也是感到无力。

     “阴阳宝鉴?”萧云此时也是感到了死亡笼罩而下。

     如此,他立即沟通阴阳宝鉴。

     可是,他的心神沉入阴阳宝鉴内,立即感觉到四方的虚空被大道禁锢。

     他根本无法以阴阳宝鉴逆乱天地而逃。

     “终究还是境界不够啊!”萧云长叹,那颗心中也是有凉意涌现。

     不成大帝,他终究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更别说保护亲人了。

     叹息之时,萧云抬头,凝视着那衍天魔尊。

     在他眸子当中有着无尽的不甘之意涌现。

     他的神道之路才开始。

     他怎么能如此殒落?

     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

     他不甘……

     真的不甘啊!

     “哎呀,我不甘就这么死了呀,大家快给月票,让我满血吧。”萧云满脸不甘,带着幽怨的瞅向后方的读者,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