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水无月
    淮上河乃是一条东西纵横的大河,最宽有十余里,最狭隘的地方也有五六里。这本是安阳国与北方蛮山国的边界。

     此刻再也没有蛮山国,安阳国了。当日魔道二十八宗门联手攻打风天大陆北方的许多大小国家,消灭了蛮山国,安阳国等诸多国家,形成了魔道联盟。

     与南方神风国等正道国家,形成了正魔两大势力。而现在的安阳国一带是属于二十八魔道宗门中的魔天宗的势力范围。

     原先的国家没了,这让百姓们十分的惶恐。不过该生活的还是要生活的,随着时间的流失,生产渐渐的恢复了。

     赤峰渡,这是淮上河众多的渡口之一,南北的距离有七里左右。附近南岸的人,如果需要去北方,便只能乘坐渡船了。

     此刻渡口内便有许多渡船,以及众多想要登上北岸的人。老张便是其中一艘渡船的主人,他做这一行已经半辈子了。

     没赚到多少钱,混口饭吃而已。因而老张十分的在意渡船的上座率,每一次都是等渡船满员了,这才开船。

     而此刻距离满员还差两个人,老张便在船头张望,等待客人。一些等了许久的客人不时的不耐烦的催促老张快点开船,老张却是我行我素。

     “有客人来了。”老张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笑容,只见南方正有一大一小两个人朝着渡口而来。

     大的是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容貌八分英俊,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走路有些慢悠悠的。

     小的则是一个少女,十三岁的模样,穿着绿色小裙子,娇俏可爱,肌肤雪白。走路的时候一蹦一跳。

     “客人快些,就要开船了。”老张吆喝道。

     “来了。”少年应了一声,一把抱起旁边的少女,足下一踏整个人凌空腾起,眨眼间便落在了渡船上。

     整个风天大陆以强者为尊,修炼者不知凡几。甚至这一次渡船上,也有许多修炼者,老张早就见怪不怪了。对着少年露出了一口大黄牙,笑着说道:“两位,一百两银子。”

     “找钱!”少年怀中的少女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在腰间小荷包上摸索了一阵,取出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脆生生道。

     “好嘞。”老张笑开了花,取出散碎银票找给了少女,然后吆喝一声,众多的员工一起动手,渡船便往北方飘去。

     少年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李纯光,春儿。在猕猴峰上呆了九个月,李纯光自身实力已经巩固了入身一重,有了一点自保之力便呆不住了,下山打探消息。

     得知现在魔正两大联盟形成,局势日渐平稳。又打探了一下安阳国原来的皇帝,贵族都迁徙去了南方,万年侯李氏损失了一部分力量,也失去了封地,但是并没有伤筋动骨。

     李纯光猜测李图霸那小子应该是没事,便放下心来。李纯光没有去南方的打算,又听说最近的魔天宗正在招募人手弟子,李纯光便带着春儿一起去北方了。

     “魔道!”李纯光怀抱着春儿,望向北方茫茫长河,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去了魔宗他有的是办法收敛资源,从而大大的加快修炼的速度。

     那才是真正的龙入大海,逍遥自在。

     “这位朋友,你也是去魔天宗吗?”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李纯光的心境。李纯光转过头看去。

     这是一个年纪比他小二三岁的少年,长的不俗,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十分的华贵,前后左右跟着七八个随从模样的人。

     李纯光眸光一闪,感觉到这些随从的元力都是不俗,最差的也是入身级别的。而这少年则是生元五重,在他这个年纪算是不错的了。

     “是啊,小兄弟也是吗?”李纯光笑着点点头,然后出于礼貌也问道。

     “是的。”少年露出了高兴之色,随即露出了少许矜持,说道:“我本是原安阳国城阳伯族子弟,水无月。安阳国被攻破,我们城阳伯族便被魔天宗看中,收为麾下。为现在魔天宗麾下显赫一族,我这一次去魔天宗便是要散去正元,修炼魔元。”

     “喔。”李纯光不咸不淡的喔了一声,城阳伯没听说过,以前他在吴京城见过的权贵最差的也是侯爵一层的。至于散去正元修炼魔元,这在等级低的修炼者身上非常常见,许多人都在这个时期投奔魔道的。

     “以后我们就是同门师兄弟了。”水无月应该是个没有太多走动经历的单纯少年,没察觉到李纯光的淡淡疏远,犹自兴奋的说道。

     “是个十分单纯有朝气的小伙子。”李纯光承认自己是有点喜欢这类人的,单纯没危险啊。

     “少爷,莫要跟他说话,以他的年纪才生元三重而已,入了魔天宗也不过是下等弟子而已。您与他说话是弱了身份。”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李纯光掩饰了自己的修为,只是以生元三重的修为行走大陆,好处显而易见,容易被人忽略,坏处嘛,就是容易被人轻视。

     李纯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开口说话的人,是水无月的八个随从之一。一个额骨很高,三角眼,嘴唇很薄,一看就觉得是个刻薄人的壮汉。

     不过修为不错,应该有入身二重。是目前整个风天大陆较为中流砥柱的级别。

     春儿瞪了一眼这人,气鼓鼓的鼓着腮帮子。

     “王正,你怎么能这么跟人说话?”水无月双眸一瞪,对王正呵斥道。

     “我没有说错,出门前伯爷就交代了,风天大陆以强者为尊,魔道更是变本加厉。少爷您应该交好那些资质好的,修为高的。而不是与这等凡才交往,更何况他不过生元三重的修为,刚才却对少爷表示了疏远,实在是个蠢货。这等人不值得交往。”

     王正昂着头一脸的高傲,轻蔑的扫了一眼李纯光道。

     “王正,住口。”水无月脸上露出了怒容,大声的呵斥道。然后冲着李纯光拱手作揖,诚恳道歉道:“家奴不逊,实在是我没有教育好,请兄台不要见怪。”

     “无所谓。”李纯光耸了耸肩,伸手捏了捏春儿鼓着的腮帮子,肉肉的好舒服,不在意的笑着。

     随即却又淡淡的说道:“谁会在意一条疯狗的乱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