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进步神速
    精明这种属性,有的会是天生的。而有的则是后天形成的,有的人活的越长久,就越发精明。

     所以说有一句俗语,人老成精。而万岁魔头足足有数万岁,被称作是妖精也不足为奇。

     看着陈动眸光闪烁的模样,李纯光便猜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点头说道:“你猜测的不错,那几道气息都是我的护卫,而现在他们撤走的距离够远了,如果你能够擒拿下我,那么你就有了谈判的资格。”

     “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蠢蛋?”陈东极为震惊,这个小子居然将一切都说了。不过也正好,我心安了许多。

     陈东面上现出了一抹狞笑,右足一踏,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冲向了李纯光,手中的铁剑直刺李纯光。

     虽然是简单的直刺,但是却有一股惊人的气势,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剑招。

     而这也恰恰是李纯光所需要的,他这一次挑选出来的穷凶极恶之辈,除了修为上与他相似之外,所练的武功也都是极为精粹。

     根据情报所显露的,这陈东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一门上流剑法的残招,残招厉害,加上轻功好,陈东才能一次次的从府尹衙门的捕快追捕中逃脱,甚至剑下有了捕快的鲜血。

     “刺剑势!!”随着一剑刺来,陈东发出了一声高吟,似龙飞腾,气势更加锐利,无匹锋芒。

     一剑袭来,就连地上的枯枝烂叶也是飞舞,又随着剑锋破开。

     “好个刺剑势,这门剑法不错。”远处,一颗大树树枝上,陈老踏在树枝最柔软细小的顶端,轻盈的仿佛是柳絮,柔韧的树枝顶端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那些奉命追捕的护卫已经调走,留下来观战的只有他一人。

     看着这一门剑法的气势,陈老也不住惊叹了起来。与此同时,体内的元力灌注双足,若是情况不对,他会立刻飞奔而去,救下李纯光。

     便是连李纯光也露出了郑重之色,虽然在无数岁月中,李纯光见到的敌人所使用的招数,几乎都碾压这一招。

     但是在现在的境界下,现在手中可怜的手段中。这一剑绝对不可小视。不过,这也正是他所需要的。

     要不然,怎么能称之为练手?

     “白虹贯日。”李纯光心中大喝,右臂一展,追风剑法中的白虹贯日一招被使出,也是一招直刺,仿佛是一道白光冲向太阳,气势同样雄浑。

     “叮!”剑尖与剑尖在空中相击,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叮响,两柄剑同时弯曲成弧形,李纯光,陈东齐齐发出一声闷哼,只觉得手臂中一股巨力袭来,迅速袭向胸口,脸色不免白了一白。

     这一招直刺是力与力的较量,而较量的结果却是旗鼓相当。

     “霸剑势!”陈东整个人倒飞而回,人在空中双手握剑,一剑劈杀而来,圆弧剑芒闪耀,一剑霸天。

     “剑若风戾。”李纯光轻轻一笑,以攻对攻,追风剑法二十四路,一剑快似一剑,从没有防御剑法。

     “叮叮叮!”剑在空中疾风暴雨的撞击,在清脆悦耳的剑交声中,火星四溅。二人从空中到地上,再到空中,短短时间内便交手了百次之多。

     越是交战,陈东的心中越是震惊,因为他能感觉到对面这怪物越来越强了。陈东对战经验极为丰富,在这一方面也算是天赋异禀。

     但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在交战开始的时候,陈东便觉察到对方的剑法很强,但似乎比不上他奇遇得到的剑招强横。

     只是对方似乎用剑十分老辣,仿佛是在此道中浸淫了十多年的高手。陈东第一个感觉,这一次的争杀,极有可能两败俱伤。

     若是往常,陈东会立刻逃走,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对方可是有数位高手随身保护的存在,若是不能拿下这少年,他可能逃脱。

     所以陈东发狠与李纯光拼命,但是时间越久,陈东求救越震惊,因为李纯光在剑法的运用上越发的纯熟了,仿佛是每使出一招都在进步,每一次元力的运用,都越是熟练。

     如果说刚交战的时候,李纯光只是修炼这门剑法十年,那么现在李纯光修炼的便是二十年。

     “怪物!”终于,在李纯光一剑削掉了陈东左边衣袖的时候,陈东忍不住大叫一声,足下一点,转身而走。

     眨眼间,陈东便已经飘然远去。

     “彩霞步!”李纯光早就防备着陈东逃走了,足下一点,彩霞步使出,这一门步伐既有对敌时候的玄奥,也有简单的速度。

     眨眼间,李纯光便追上了陈东。陈东听见风声回头一看,顿时亡魂大冒,他自认为轻功好,但没想到这少年轻功更好。

     慌乱间,陈东一剑回刺,这一剑与刚才决死的一剑“刺剑势”,威力已经天差地别。李纯光不由失望摇头,淡淡道:“送你上路。”

     彩霞步一踏,李纯光轻如柳絮的往左移位,轻巧的躲开这一剑,右臂一振,手中剑仿佛弹簧一般,刺入了陈东的胸膛。

     “你这厮!”陈东胸口喷血,嘴角也溢出了一口鲜血,瞪大了一双眼珠,吐出了最后一句遗言。

     李纯光拔出了长剑,然后一脚踢飞了陈东的尸体,踢入了旁边的溪水内。连入土为安也免了。

     “做人不能太高调,作恶更是如此,你一夜之间灭八口之门,先奸后杀。不被人追杀死才怪了,想当年老子只是练了一本魔功,也没作恶,就被正道之人喊打喊杀,差点死翘翘。”

     李纯光不无鄙夷的淡淡道,随即,李纯光西边蹲下,将染血的长剑清洗了一遍,又寻了一块石头,盘腿坐下,思考刚才争杀的一幕幕,思索着其中得失。

     光练不实战,那不过是纸老虎而已。在这一战中,李纯光的进步不是陈东的错觉,李纯光对于元力的运用,剑招的运用,都很有心得。

     而战后思考,则是万岁魔头的一大光荣传统。有句话说的好,学会了不思考,早晚会忘得干净。

     这一次追杀飞天怪陈东,所获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