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万岁重生
    “呜呜呜,少爷,您终于醒了。”

     人称万岁魔头的李纯光在一阵少女的嘤嘤哭泣声被惊醒,顿时感觉到一阵不耐烦,不痛快。

     “谁在老子耳边哭泣?”

     其实李纯光这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并无乱造杀孽,作恶多端。但是因为路基填的不好,修炼之初,便是得了一本魔功。

     练了一身魔元,就被打上了魔道的标签,与那些根正苗红的正道人士便区分了开来,被那些除魔卫士喊打喊杀。

     久而久之,李纯光便干脆以魔道人士自居了。做事说话便偏向魔道,只是刀子嘴豆腐心,为人又仗义,身边亲近之人都昵称他为大好人。

     修炼上虽然有些曲折,但也算勇猛精进,三百年结婴,五千年飞升。入了魔界,沉浮五万年,终于纵横一方,号做万岁魔头。

     本来李纯光的人生便是继续庄康大道,虽不说寿与天齐,统御九天。但也是寿元绵长,权高威重。

     但是命运总喜欢开玩笑,李纯光在一次应该是轻轻松松的冒险之中,意外死了。至于怎么死的,李纯光那是个莫名其妙。

     “对了,老子不是死了吗?一个照面,不对,只是看到了一抹亮光,好漂亮的亮光,好玄妙的亮光。便死了。一具千锤百炼的魔躯化作飞灰,法力无边的魔婴眨眼消融,我怎么可能还活着?”

     醒来的刹那,李纯光脑中略混沌,但清醒过来之后,却是立刻就记起来了自己在魔界的那最后一刹那。

     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他堂堂万岁魔头,乃是纵横魔界的一方之霸主,雄杰。

     却连对方的面都没看到,甚至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是仙?是魔???或者是什么奇特的生命,干脆或者是自然的伟力。

     一概不清楚,就稀里糊涂的翘辫子了。

     这是什么情况?

     而且,我为什么还活着?

     “少爷,少爷,您怎么了,您莫要吓春儿啊。”便在这时,嘤嘤哭泣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更带了些许惶恐。

     似是天塌了一般。

     正疑惑的李纯光顿时心头一怒,嗔目望去。然后满腔的怒火,便是冰雪消融了。在他面前哭泣的是一位十三四岁的小萝莉。

     一张精致的小脸蛋,红唇欲滴,头上竖着丫鬟髻,上身穿着碎花长袖,下身绿色裙子。身子娇小玲珑。

     端是大叔绝品。

     只是此刻一张小脸上尽是诚惶诚恐,娇躯略颤,端是让人心中怜意大起。

     万岁魔头李纯光刀子嘴豆腐心,亲近之人称之为大好人,一生不屑于欺凌弱小。此刻见这小姑娘的惶恐的面容,便以为是自己的口气吓坏了人家。

     顿时大觉得尴尬,暗骂一声,“老子几万年的节操,顿时碎了一地。”为了弥补过错,李纯光挤出自认为还算和蔼的笑容,说道:“小姑娘莫哭了,我虽然长的丑,但绝对是好人。”

     “噗嗤!”小姑娘顿时笑了,破涕为笑,仿佛是百花绽放,娇艳无双。

     “好纯真,好美丽的笑容。”李纯光不由看呆了。纵横魔界无数岁月,李纯光见过无数的绝**女,但这些绝色虽然一个个艳丽,娇媚,风骚柔媚入骨。

     却少有纯真之女。

     “我一定不在魔界了,魔界不可能有这等纯真之女。”

     李纯光心中想着,随即疑惑浮现。“我又是在哪里???我怎么没死呢?”

     ………

     一座花园内,李纯光坐在躺椅上,有美萝莉作伴。春天的阳光十分的柔和,照在身上并不火毒,反而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春天的风,十分的清爽。

     这座花园假山精致,流水悦耳动听,花娇艳,树也奇。

     只是画风不对。

     “我真的不在魔界了,而且我不是我了。”李纯光伸出自己的手,本来他的手应该是古铜色的,充满了力量感。

     而这一双手却是纤细,细皮嫩肉。

     一身无穷无尽的魔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的他无比的虚弱,虚弱的仿佛是一头蚂蚁。

     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李纯光,他不再是他了。

     他居然魂穿了。

     穿越到了一个叫做“风天大陆”的世界,安阳国,镇军大将军万年侯李向堑的嫡子,同样名李纯光的少年身上。

     如同是梦幻一样。

     一个魔界的绝顶强者,成了一个羸弱的凡人。这不是梦幻,又是什么?

     “不过也挺新奇的,虽然失了力量,但是重走当年的路,一步步踏上巅峰,似乎也是不错。”

     “而且,我也知道了魔界内,有那一道光,可以斩杀绝顶强者的光芒。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想战胜那道光,真是斗志充满了体内啊。”

     李纯光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双手握拳,幼稚的向天挥了挥,有时候万岁魔头,便是如此可爱。

     “废物!”这时候,一声恶意满满的冷哼声响起。

     李纯光讶然的抬头看去,只见他身前站着一个少年,这少年眉目似剑,英俊挺拔,给人以一种强力勇猛的感觉。

     此刻正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眸光看着李纯光,浓浓的不屑简直是如同狂风暴雪一般,扑面而来。

     不过李纯光讶异多过愤怒,他先是惊奇的看了一眼这少年,然后转过头问身畔的春儿道:“他是谁?为什么要骂我?”

     作为魔界的绝顶强者,李纯光已经很多年没被人骂过了,尤其是弱的跟蚂蚁一样的家伙,真觉得十分惊奇。

     “少爷,那是大公子。”春儿偷偷的看了一眼少年,然后又似受惊了的兔子一般,迅速的转过头来,胆怯的对李纯光说道。

     这段时间,春儿已经接受了自家少爷失忆的“事实”了。但有时候仍然觉得十分头疼,少爷居然不认识老爷,不认识夫人,连眼前这个将他打成重伤的大少爷也不认识了。

     春儿有时候会觉得脑门儿疼。

     春儿是知道李纯光失忆了,但是李风霜却是不知道。李风霜只以为是李纯光在羞辱他。

     明明是认识,而且是熟的不能再熟的两个人。忽然在街上碰面了,大庭广众之下,一个人忽然说道:“这个人是谁啊,我认识吗?”

     仿佛另一个人是在独自犬吠一般,这是何等的羞辱。

     当场李风霜的眼睛就红了,一双手握拳,手中青筋暴起,仿佛是发狂的野兽一般,对李纯光说道:“别以为你是嫡出就代表一切,我安阳国以强者为尊,只要我表现的比你强,强大十倍,百倍。父亲万年侯的爵位,便由我来继承。而这一日不远了,三月后,便是考校之时,到时候在天子,在文武百官的面前,我要将你踩在脚下,让你成为丧家之犬。”

     放下这句狠话之后,李风霜便气哼哼的离开了。

     而李纯光则是一脸的懵逼,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不过李纯光好歹也是纵横无数年的老魔头,还是抓住了几个关键字,嫡子!爵位!

     李纯光露出了一抹新奇的笑容,摸了摸下巴,想着,“这个安阳国,大将军府家,似乎挺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