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李大嘴
    李纯光的卧室内。

     “好了,不要再撅着嘴了,都能挂酱油了。”李纯光好笑的看着春儿撅起来,仿佛能挂酱油的小嘴,伸手捏了捏她柔软的腮帮子,肉肉的。

     “哼,那帮人真是乱嚼舌根,要婢子说应该统统的赶出府去。”春儿犹自是气愤难平,挥了挥手秀气的小手。

     “有道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无用功而已。他们想说什么,就让他们去说吧。”李纯光好笑道。

     “婢子很生气。”春儿的小嘴撅的更高了。主仆二人说的,便是府内的议论声。李纯光到底也是万年侯府内的嫡子,那些议论李纯光眼高手低的话,自然不可制止的传入了李纯光的耳朵中。

     作为忠心耿耿的小婢女,春儿很生气。作为主角,李纯光倒是无所谓。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生气会老的快的。”李纯光继续哄道。

     “春儿巴不得早早长大。”春儿鼓着腮帮子道。

     干脆利落的话,击败了李纯光。瞅瞅春儿的年纪,这些话确实是吓不到她呐。李纯光缓缓起身,淡淡笑道:“无需生气,无需愤怒。因为不值得生气。春儿。”李纯光认真的看着春儿,春儿不解的抬起小脑袋。

     “高高在上的神灵,会因为凡人的些许议论而生气嘛?”李纯光问道。话有些深奥,春儿有些懵逼,但似乎略有些懂了。

     心中的气愤,散去了不少。

     “哈哈哈,这才像话嘛,你可是我李纯光的贴身小婢女,要有傲气。”李纯光哈哈大笑,揉了揉春儿的小脑袋。

     “哈哈哈哈,李笨蛋,李笨蛋,我滚刀肉回来了。”就在这时,一声夸张的吆喝声响起,刺的人耳膜隐隐发疼。

     “这谁啊?!”李纯光不解的看向春儿。春儿小嘴抽了抽,露出了与年纪极为不符的忧伤之色,说道:“李大嘴。”

     “李大嘴?”李纯光一脸的问号。随即,春儿解释了一下这所谓的李大嘴。李大嘴是外号,他的本名叫李图霸。

     万年侯李氏,乃是传承了许多代的大家族。不过子孙繁衍,事到如今也分了主家与宗亲。

     主家人丁单薄,李纯光父亲辈有李天堑,李天华二人,而李纯光的这一辈,便只有李纯光,李风霜,以及二叔李天华的独子李图霸三人了。

     这李图霸除了一张大嘴巴,以及惯会惹是生非之外,能力却是不俗。一身元力已经是处在五重巅峰,随时可以进入六重。

     一手霸天刀法出神入化,为李府内能称得上场面的小辈。正是这样的人,与李纯光的关系却是不错。

     前段日子李图霸出门去了,现下应该是回来了。

     “这李大嘴不仅一张大嘴不把门,惹是生非。还常常拉着少爷一起去闯祸,婢子不喜欢他。”春儿嘟着粉嫩的小嘴儿,一脸不乐意。

     “小春儿哥可都是听见了,哥的心真是好痛。”便在这时,一个夸张的声音响起。李纯光抬眼看去,便见一个少年捂着胸口,一脸的痛苦,一双眼睛却是充满了笑意。

     这是一个极出色的少年,容貌俊秀,身形修长,一身极尊贵的锦袍,让人不禁喝彩,好一位公子哥儿。

     只是腰间带刀,而且身上隐隐透着一股杀气,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

     “哼。”春儿冷哼一声,别过头。她很讨厌,很讨厌这个常常带着少爷去惹事的家伙。

     “春儿不理图霸哥哥,图霸哥哥好可怜。”李图霸可怜兮兮的装可怜,春儿继续给后脑勺。

     装可怜失败,李图霸有些悻悻的。他可是真是喜欢这只可爱的小萝莉,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听说李风霜那贱货惹你了?”李图霸昂起头来,看向李纯光一脸的跋扈。

     “三个月后,君前比试。”李纯光耸了耸肩道。虽然第一次认识这货,但是李纯光对这货的感觉不错。

     “贱婢生的贱种,也敢染指我万年李氏的爵位,权势。简直可笑。”李图霸一双眸子中闪着杀气,随即认真问李纯光道:“要不要我找人废了他?”

     在势家权贵的眸中,庶出孽子便是庶出孽子,永远也不可能与嫡子比肩。李图霸便是典型的这类人,同为叔伯兄弟。

     即便是李纯光纨绔不堪,他也认李纯光这个兄弟,认为是李纯光是他大伯李天堑的嫡子,理所当然的继承爵位,李家权势。

     反之李风霜不过是贱狗。虽然李图霸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李风霜这贱种确实是天赋出众,而且努力勤奋超过他。

     对此,李纯光不以为意,笑道:“自己的事情,自然是自己处理,找人废了他多没趣??再说了,对方可是与陈龙且的女儿眉来眼去,废了他,惹怒丞相陈龙且,岂不是要糟糕?”

     “那算什么,你可是大将军,万年侯大伯的嫡子。与那丞相是分庭抗礼。”李图霸不屑道。

     随即,李图霸捏着下巴,饶有兴趣的上上下下打量着李纯光。李纯光心想,“看来是我表现的与原来的李纯光有些不同,引得他意外了。不过肉身是原来的肉身,他只会有些意外,但会接受的。”

     李纯光非常的镇定。

     李图霸打量了李纯光片刻,忽然一拍李纯光的肩膀,咧嘴笑道:“好兄弟,你变了,变好了。有志气,这才是咱李图霸的兄弟,我万年侯家的嫡子。”

     紧接着眉头一皱,说道:“只是你志气好,但是天赋比不了那贱种。而且你现在才生元二重,与那贱种相差了四重之多,就算努力修炼恐怕也是追不上。”

     李图霸一拍大腿,兴冲冲的拉着李纯光的手往外走,头也不回道:“走,我们去外边逛逛,买点药什么的,涨涨元力修为。”

     “李大嘴,你又要带着少爷去闯祸了。”春儿张张嘴,想要伸手去拉李纯光,却只是触到了一片衣袖。

     小嘴一扁,差点哭了。

     “我是帮你少爷呢。”李图霸没好气的回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