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龙兮凤兮
    而决斗是不等人的。

     当李纯光一剑若风的时候,便代表决斗开始了。

     “叮叮叮!”火星四溅,两个绝快的身影,以浮光一般的速度挥动着手中的剑刃,一次次的元力爆发,便是一次绝强的杀招。

     而论剑法,李纯光则有压倒性的优势,他不是天才,却是一个数万岁的老魔头重生,只需要稍稍认真,便能抵得上别人十年苦功,追杀七个通缉犯,让李纯光对于追风剑法的领悟力,到达了圆满的地步。

     这是别人二十年,或者三十年才能到达的境界。

     而李风霜才不过十几岁而已,就算他三岁练剑,日夜苦练,大概也能抵得上十五年时间。

     岁月如刀,姜却是老的辣。

     “风声鹤戾!”

     “追风袭月!”

     李纯光将一套二十四路的追风剑法施展的完美,配着体内的元力爆发,手腕强劲的爆发力,让他的剑法几乎若神。

     一招又一招,很快就将李风霜打的十分狼狈。

     若非李风霜的青龙剑法比追风剑法强横,李风霜的剑法练的也不错,这时候恐怕已经败下阵来了。

     而这才多久的时间?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

     这时刚刚从李纯光这个纨绔子弟,蠢货,忽然变成了一个天才的震惊中刚刚的回过神来的在场众人,再一次陷入了震惊之中,而且这一次的震惊更加的强烈。

     “不可能,他的元力绝对是到达了生元境六重的级别,不知道先前是用什么方法遮盖了修为。在他的年纪这已经是天赋不错了,但是他的剑法怎么可能如此出众?就像是一个浸淫这门剑法三十年时间的名宿一样。”

     一名颇有眼光的老权贵,震惊的看着如风中之神,剑中之仙一般施展追风剑法的少年,满脸的震惊。

     “追风剑法我也见过,但他用的绝对是最完美的。单论剑法,就算是老夫上去,恐怕也奈何不了他。”

     九卿之一,郎中令武功侯张不疑乃是用剑的高手,他的剑法在整个安阳国有着非常巨大的知名度,但此刻却做出了这般的评价。

     “这是哪里来的妖孽???怎么一直默默无闻????这样的天才子弟,若生在我家,必定宠爱万分,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摔了。别说是爵位继承权早就内定,便是让庶出子弟拔了一根汗毛都会雷霆震怒,怎么!”

     与此同时,众多世家族长,文武高官们纷纷将眸光转向了大将军李天堑,眸光中泛着诡异之色。

     便是连那似乎睡着的老司徒,吴军也是如此。

     李天堑是个实力与智力不错的人,否则就算是万年侯李氏是个强横的老牌世家贵族,也容不得他染指大将军这等武将最高职位。

     因此疑惑也越深,这李天堑怎么就在这件事情上犯了糊涂呢?

     此刻李天堑也是眸光圆瞪,仿佛是铜陵一般,看着场内似风似神的少年身影,李天堑根本不能与记忆中的纨绔子弟联系起来。

     “这还是我的那个愚蠢的儿子吗?”李天堑不禁自问。若是早知道这个儿子有如此实力,他又何必让李风霜上位呢?

     这样的天才,难道还不能成为李氏的顶梁柱?

     李天堑的心中无比后悔,迎着众多世家族长高官武将们的眸光,更是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当然,李天堑的心中也浮现出一些疑惑,一些自责。“为什么,为什么他以前像是一个纨绔子弟,是故意装的吗???我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防备我?”

     各种滋味从李天堑的心间扶起,后悔,自责,甚至怀疑自己身为一个父亲是不是称职,合格。

     而其实他不知道,此时此刻场内的人乃是照耀万古,为魔界金字塔上层的存在,在魔界也是一个禁忌。

     压根儿就不是他生的儿子。

     相比于李天堑,陈龙且却是几乎要骂娘了,别看陈龙且现在一副儒士打扮,但其实年轻的时候,乃是以脾气火爆著称的。

     狠狠的瞪了一眼陷入情绪之中的李天堑,陈龙且心中骂着,“你这鼠目寸光之辈,明明有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却看不见,非要提拔庶子。搞得我也下了坑,让星瑶去与李风霜接触,早知道就让星瑶与李纯光接触了。”

     安阳国内的政治局势是皇帝与世家共治天下,而丞相与大将军联姻,则代表着一种权利势力的膨胀。

     安阳康感觉到威胁并不是空穴来风,陈龙且是个野心极大的人,尤其手中还握着极大的势力,上阳侯陈氏。

     一旦与李氏联合,推翻安阳氏的统治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陈星瑶便是在他的派遣下与李风霜接触的,否则陈家嫡女,怎么可能真对李氏庶子另眼相看?

     不过让陈龙且心下稍安的是,他知道李风霜已经生元七重,并且女儿赠给李风霜吹毛断发宝剑的事情。

     “小子,若有胆色就将他杀了,否则你就算比试胜利,恐怕也保不住继承权。想要做老夫的女婿,你应该有这份狠辣。”

     陈龙且冷眸看着场上的李风霜。

     “哈哈哈哈!真是有趣的很呐。本来是一场闹剧,现在成了龙争虎斗。”安阳康则是十分的愉悦,差点要大笑起来。

     本以为陈氏,李氏的联合注定了,他即将要面对大将军,丞相的联手。没想到其中出现了这样的变故。

     “这真是一个天才。”安阳康看向李纯光的眸光充满了一种欣赏,心中不由浮现了一个念头,他看了一眼身畔的安阳飞花,想着:“朕这女儿封号为万年公主,他则是万年侯的继承人,莫非是天作之合?”

     老牌权贵们惊呆了,震惊了,少年们也是如此,他们更加震惊,望着场内剑出如风的少年,许多权贵子弟们都涌现出了自惭形秽之色。

     “这是草包?那我们算什么?”

     “卧槽,李笨蛋居然这么厉害????!”李图霸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做梦都没想到这一幕。当然反应过来之后,他便愤恨无比。

     “李笨蛋这个混蛋骗我,害我担心这么久,不行,回去后一定要让他请客,吃他个破产。”

     刹那间草包变天才,丑小鸭变白天鹅,野鸡成了凤凰,翱翔九天。

     或许有人还会说李纯光是个纨绔,但绝无人敢说这是愚蠢的蠢货。

     安阳国,不仅是安阳国,走到哪里都是实力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