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胜败
    “不可能这草包的剑法怎么可能这么凌厉,元力怎么可能这么深厚?”若说最不可置信的,当属李风霜了,他是从小与李纯光一起长大的,亲眼看着李纯光纨绔顽劣,事到如今,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莫非世间真有妖孽,就算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玩乐上,但只用极少的时间修炼,就可以了。

     又想起自己没日没夜的勤奋苦修,一股不甘,妒忌,妒恨随之浮现,李风霜发出了一声怒吼,“杀了你。”

     体内生元七重的元力骤然爆发,一剑荡去。破空之时空气扭曲,仿佛形成了一股剑浪,剑吟之声仿佛龙吟。

     青龙剑法,飞龙探爪!

     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凶狠气势,李纯光怡然不惧,手腕回旋,一剑削去,追风剑法中最强的追风赶月,同样挥出。

     “叮!”一声清脆悦耳的剑刃交击声中,李纯光整个人横飞了出去,在空中翻转了三次,落在地上又向后退了十步,仍然卸不掉承受的力道,嘴角溢出了一抹鲜血。

     “真是七重。”李纯光伸手摸了摸溢出的鲜血,笑着说道。李纯光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性,毕竟李风霜处在生元六重巅峰已经许久了。

     突破进入七重,并不算什么。

     “刚才只是因为内心自尊,才压制了七重的修为,用六重的元力来与我斗剑吗?”李纯光又想到。

     对方是七重,七重与六重之间的距离,乃是天差地别,除了极少数妖孽,绝难以越级挑战。

     李纯光却也是不惧的。他毕竟是正魔双修,虽然体内元力颇为冲突,但现在还不算太剧烈,正元用完,可以用魔元。

     而且所修炼的又都是仙界,魔界都顶尖的混元大河功,万象魔功,论威力可能比不上七重,但是持久力绝对是对等的。

     换句话说,李纯光是那极少数的人之一。

     李纯光正在擦血的时候,李风霜已经舍弃了手中的长剑,右手向后背一捞,一把闪闪发光的宝剑陡然出窍。

     “咻!”一声剑啸响起,李风霜以一招青龙出海,袭向了李纯光。

     “看你背两把剑就知道有猫腻了。”李纯光轻蔑一笑,也舍弃了手中的长剑,右掌探出,竟向剑刃袭去。

     “竟以血肉之躯对抗剑锋?”

     “看李风霜手中之剑应该是吹毛断发的宝剑。”

     许多人站了起来,皱起眉头看着,十分不理解李纯光的作为,下一刻,他们的神色骤变,失声道:“居然挡住了。”

     只见李纯光右掌翻飞,袭在了剑刃上,李风霜以雄厚元力催动宝剑,自然难以挡其锋芒。

     而李纯光所学的罗风漫天掌法,却刚好是技巧型的武功。感觉到手中袭来的巨力,李纯光掌间元力一吐,手腕微微一转,李风霜威力莫大的一剑,仿佛遇到了一颗圆球,轻轻的被圆球挡开。

     荡开李风霜宝剑之后,李纯光立刻欺身上前,左掌翻飞,一化作二,二化作四,漫天的掌影,袭向了李风霜。

     “怎么可能!”李风霜本以为这一剑定然是建功之时,毕竟他是以生元七重配上宝剑,施展的一招青龙出海。

     但是李纯光却以肉掌拦截下来了,并以此反击。

     这完全出乎了李风霜的意料之外。甚至于让他大脑有片刻的当即,而在决斗中走神,绝对是致命的。

     李纯光的左掌,又从四化作二,二化作一,最终一掌印在了李风霜的胸口,体内魔元吞吐,尽数打入李风霜的五脏六腑,嚼碎李风霜的生机。

     “哇!”李风霜张口吐出了一口伴随着内脏的鲜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之后,李风霜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子,却无济于事。

     “怎么可能!”

     “你已经说第二句怎么可能了。这天地广大神秘的事情,打破真理的力量多的是,你知道个屁。”李纯光没有掩饰自己的轻蔑。

     生元七重,生元六重之间的差距无比巨大,纵使李纯光修炼的乃是仙界,魔界顶尖的功法,但也不能完全弥补这种差距,只是缩小差距而已。

     若是李风霜以元力护体,李纯光还奈何不了他。但是李风霜将一切都放在了那一剑上,以为剑下必定见血,胜败已分。

     一个走神,才给了李纯光以可趁之机。

     而李纯光本来准备了两大杀招,罗风漫天掌法,彩霞步法,本来计划是以彩霞步法游走,找破绽杀了李风霜。

     但是现在却只拿出了罗风漫天掌法,等于是只用了一只手。

     这让李纯光生出了一种,“老子还没用力,你却死翘翘了的遗憾感。”

     “走了李大嘴,谢谢你的天蚕手套,我请你吃大餐去。聚德楼顶层豪华套餐。”李纯光哈哈一笑,将手中无色的天蚕手套取下,放入怀中,纵身一跃,昂首向皇宫门口走去,视在场的世家权贵,皇帝老儿如无物。

     这是理所当然的,对于万岁魔头来说,李风霜算得了什么,李天堑算得了什么,皇帝老儿算得了什么。

     这一次的君前比试,李纯光不是因为爵位的价值,而是因为不习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而已。

     他对于万年侯的爵位,也是充满了轻蔑。这种凡间爵位,给老子老子也不要。

     在场众人,李纯光所重视的只有一人,真心为他好,在决斗十几天前花了大工夫,收拢了一双刀枪不入的天蚕手套给他的李图霸。

     当然就算没这一双手套,李纯光也能击杀李风霜,但要费劲许多不是。

     “聚德楼?顶层豪华套餐?”李图霸一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口水立刻流了满嘴,怪叫一声,连忙纵身跟上。

     聚德楼是整个吴京城内最顶尖的酒楼,最差的一桌酒菜,也需要一万两白银。顶层的豪华包厢套餐,起家是三万两,最贵可以吃到十万两白银。

     李图霸长这么大,还只去过一次顶层呢。

     李纯光,李图霸兄弟二人这么走了,其实是有些失礼的。但是此刻却没有人关注他们了,所有人都是沉浸在震惊之中。

     六重对七重,居然胜了。

     刚才那是什么掌法,罗风漫天掌法????藏在万年侯府内,无数年没有人能练成极考验天赋的掌法?

     追风剑法,同样老辣的罗风漫天掌法,以生元六重击杀生元七重。今天的阳光仿佛是为李纯光绽放的,他聚敛了所有的阳光。

     仿佛天地间的唯一。

     “除了陈龙且那去投了仙门的长子之外,整个安阳国内怕是没有比得上李纯光的天才了。”

     所有安阳国位高权重的人物都用惊叹的眸光看向李纯光,又同时用怜悯的眸光看向李天堑。

     “这个可怜的大将军,庶子与嫡子的争夺分出胜负了。但是结局却是大出乎意料,他该怎么弥补与这个天才儿子之间的裂痕呢????这下有得他头痛了。”

     当然有人心思就要更复杂了。

     “他似乎是没有订婚。”老司徒吴军睁着一双充满了狡诈的眸子,浑身上下散发着老狐狸一般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