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大将军府内,李纯光院子内。李纯光躺在躺椅上,懒洋洋的晒太阳,身旁小春儿剥开一颗葡萄,然后喂给李纯光吃。

     大少爷的日子过的十分逍遥。也不是李纯光惫懒,而是最近超级生元丸吃的多了,效果越发微弱了,李纯光便干脆暂时放下修炼,休息几天。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身畔茶几上除了葡萄等水果之外,还有几张烫金的请柬与一张黑色的请柬。

     “少爷真不去吗???宴会上可是有很多好吃的。”春儿眼馋的看着那几张请柬说道。

     “那是去相亲,少爷我进得去也吃得开,你去了也吃不上啊。别想了。”李纯光觉得好笑,伸出手刮了刮春儿的小鼻子。

     “也可以打包带回来给春儿吃啊。”春儿歪着小脑袋,不甘心道。

     “你这个贪吃的小妮子。”李纯光被逗乐了。最近这段时间,李纯光在府内呆的惬意,外边却是风起云涌。

     这吴京城内的权贵们可都是闻风而动,包括那当今的皇帝安阳康,一张张请柬过来,邀请李纯光去吃饭。

     一位位与李家沾亲带故的贵妇人们将大将军府门都给踏破了,明晃晃的对李天堑表达,要做媒人。

     总而言之,现在这吴京城内有许多的人恨不得将李纯光给拉过来,绑在他们女儿的床铺上,做了乘龙快婿。

     昔日的草包,现在成了香饽饽。

     李纯光对于这种相亲似的宴会并不感兴趣,他对女人其实也不太感兴趣,主要是麻木了。

     这数万年的魔道生涯,他见过太多的绝色,仙女,魔女,百花绽放一般。经历的多了,也就淡然了。

     所以谁想要**李纯光,绝对是要碰壁的。当然,春儿这类小萝莉是例外,他不喜欢美丽的女人,却喜欢单纯可爱的小萝莉。

     “李笨蛋,李笨蛋。”一声标志性的嚷嚷声响起,李图霸毫不意外的出现在了李纯光的前边,不客气的拨了个香蕉吃,狼吞虎咽。

     “吃货。”李纯光笑骂了一声。

     “皇帝还不差遣饿兵呢,你派我去调查李风霜,还不让我吃饱饭了。”李图霸嘟囔道。

     “情况怎么样?”李纯光收起了惫懒之色,眸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一切都正常,就一点。原来李风霜在三岁的时候修炼过一门元力秘策,结果进度只是普普通通而已。那时候大伯对李风霜不太重视,所以这件事情很少人知道。”李图霸的脸上露出了奇怪之色。

     这很奇怪,一个本该普普通通的资质的人,为什么会突飞猛进。李纯光的脸上却露出了似笑非笑之色,猜中了。

     应该是有人帮了李风霜一把,目的是为了谋夺大将军世子的位置。而一旦大将军动摇了,那么整个安阳国就会大乱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李纯光唏嘘了一声,然后认真的对李图霸道:“图霸,最近这段时间别到处疯玩了,好生呆在家里边,迎变吧。”

     “迎变????”李图霸一呆,一脸懵逼。这太平天下,有什么好变的。不过他素来与李纯光亲近,又见识过李纯光的妖孽,便也信了,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中。

     ………

     天空乌云盖星月,今夜的夜色十分深沉,西北风吹的有大,呼呼作响。是个风高天黑,杀人的好日子。

     大将军府,李纯光的卧室内。

     躺在床上睡觉的李纯光忽然睁开了眼睛,下一刻,一道无匹的剑风将整个卧室斩为两断。

     “轰隆!”整座卧室从中破开,向两边倒去。黑暗中,一柄锋利的剑刃直袭李纯光而来,意图将李纯光斩杀当场。

     “嘿!”李纯光嘿然一笑,正在这时又一柄剑出现了,挡在了来袭的剑刃之上,叮咚一声巨响中,一股气浪形成冲击波,将整座房子掀翻,破坏。

     是陈老。

     李纯光闭起了眼睛,呼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唏嘘之色,“好熟悉的味道,是魔元啊。”

     再睁开眼睛,陈老已经与一个黑衣人斗在了一处,剑气冲天,威力大到可以破坏一座城池。

     这已经不属于凡人的力量,已经摸到了真正修炼者的边缘了。李纯光看了片刻就没兴趣了,他看着已经被破坏的卧室,连忙纵身一跃,来到了不远处还保存完好的一座小屋子内。

     “是打雷吗少爷?少爷怕吗?要不要春儿陪你?”小春儿揉了揉睡眼,看着突然出现在她床边的李纯光一点都不惊讶,反而安慰道。

     “走了,蠢丫头。”李纯光笑骂一声,一个熊抱托着春儿的臀,抱女儿一般把春儿抱在了怀中,然后一个纵身出了房间,又一跃,站在了屋顶。

     此刻整个吴京城内都是混乱的,可以听见尖叫声,哭喊声,以及元力,魔力对撞的轰鸣声。

     大将军府内,也绝不是只有陈老与这黑衣人的交战,有同样级别的几处战场,李纯光还听到了李天堑的怒吼声。

     整个大将军府,有一种要破碎的感觉。

     不过李纯光却是一点都不在意,在意的唯一两个人一个抱在怀中,一个李图霸也提点过了,李纯光相信那小子是机灵的。

     “有一种见证历史的感觉,从此后风天大陆又再一次陷入了魔道的阴影之中了吗?”李纯光耸了耸肩。

     “走了陈老,这一次水不知道有多深,鸟人才知道这安阳都城守不守得住,突出去再说。”

     李纯光对着激战中的陈老大叫了一声,整个人纵身一跃,冲向了茫茫的黑暗之中。

     “少爷你先走。”陈老一声大喝,元力爆发更加激烈,手中的剑仿佛擎天巨剑,威力无匹。

     “杀了我徒弟想走!”黑衣人发出了一声狞笑,极力想破开陈老,去追击李纯光,却被不能奈何陈老,只能干瞪眼。

     “李风霜的师傅吗?幸好我早有准备,否则不知道怎么死的。”听到那黑衣人的狞笑声,李纯光嘀咕了一声,撒开脚丫子,施展彩霞步,走的却更快了。

     既然预见了这一场变革,李纯光自然早有准备,这几天他都让陈老在他们房内守着,结果李纯光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