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疑惑
    皇宫外,李纯光,李图霸并肩走在大道上,李纯光的心情还不错,而李图霸则是喋喋不休的说着。

     一边说李笨蛋你太不够意思了,明明这么牛逼,却装作草包,最最气人的是连我也瞒着。

     一边又说,那李风霜终于成了一条死狗,真是太解气了。

     又兴奋又埋怨的样子十分的滑稽。而这时李纯光伸出自己的右手,握住又张开,面上露出了一抹疑惑。

     正喋喋不休的李图霸看见了李纯光脸上的疑惑,不由一愣神道:“笨蛋,你现在成功击杀了宿敌李风霜,获得了万年侯爵位的继承权,即将走上人生巅峰,怎么还再想什么呢。”

     李纯光被李图霸这句人生巅峰给逗笑了,开玩笑,这就人生巅峰了?小小的万年侯爵位?

     我可是万岁魔头。

     “没什么。”李纯光摇摇头笑着说道。

     “肯定有事!”李图霸瞪大了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李纯光。但是李纯光却只是笑着,李图霸顿时闷闷不乐,觉得不太愉快。

     李纯光没鸟李图霸,只是在心中想着。“应该不是错觉吧,我在魔元注入李风霜体内的时候,感觉到了一股血腥阴冷的气息。这应该是魔道的气息,但是李风霜修炼的却明明是正元,莫非是用了魔道手段,迅速的提升实力?”

     李纯光穿越来这安阳国也有三个月了,但是三个月的时间内,却从没有听说过魔道的消息,他本以为这个大陆,或许是没有魔道的存在。

     而现在似乎有了一些苗头。

     当然,李纯光对于这个世界有没有魔道的存在不感兴趣,他反正是不喜欢魔道的。那帮家伙成天杀,杀,杀,一天屠一城,一年屠一国,兴致好了,血祭方圆百万里内的生灵,完成什么邪恶的法术。

     一帮疯子。

     没这帮魔道,世界也就清净许多了。不过现在是李风霜似乎与魔道有些渊源,李纯光又掌杀了李风霜,总该有些警惕。

     想到这里,李纯光又对李图霸道:“笨蛋,你帮我查一查李风霜。”

     “调查一个死人?”李图霸一脸你秀逗了的表情。

     “叫你查你就查,小心我给你穿小鞋,要知道我以后可是李氏的掌舵人,你得听我的。”李纯光任性道。

     “尼玛,一过河就拆桥了,忘记了你兄弟我鞍前马后的功劳了吗?”李图霸愤愤不平道。

     “谁叫你是弟弟,我是哥哥呢。”李纯光摸了摸李图霸的头,猖狂的笑了一笑,向前走去。

     这时聚德楼到了。兄弟二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直达顶层,并点了一套豪华套餐。价格也不是太贵,也就十五万两而已。

     结果这十五万两大部分都进了李图霸的胃里,一边吃一边嘟囔道:“叫你指挥我,我吃吃吃,吃穷你。”

     “大嘴巴你吃你的吧。”李纯光笑骂道。兄弟二人一边笑闹,一边吃干净了这一桌价值十五万两的酒席,吃的李图霸的小肚皮圆滚滚的。

     最后李纯光结账的时候,又让打包了一份价值一万两的糕点提溜在手中。李纯光可没忘记那个穿越来之后就跟在他身后的贴身小跟班,萝莉中的兔子,他的小春儿。

     兄弟二人回到大将军府的时候,大将军府内的气氛十分的诡异,人人都用畏惧,敬畏,恐怖的眼神看向李纯光。

     匆匆一看便匆匆的低着头离开了,没有个护卫,仆人,侍女,供奉,门客看李纯光超过一秒钟的。

     “这帮人什么眼神。”李图霸不满的嘟囔道。

     “不错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可都是一脸幸灾乐祸。”李纯光乐呵呵道。

     若让世人嘲笑我,诽谤我,讥讽我,还不如让世人恐惧我,敬畏我,奉承我。

     这是李纯光性格中最像魔道的一部分。入了府内,李纯光与李图霸便分开了,分开前,李纯光交代李图霸调查李风霜的事情不要忘记了。

     得到的回应是一句懒洋洋的“知道了。”

     “少爷!!!”刚回到自己的院子,便见到了惦着脚尖,在院门口翘首以盼的小春儿。不等李纯光回应,春儿便撒开小短腿飞奔了过来,似乳燕投怀一般投入了李纯光的怀中。

     “我以为,我以为要与少爷一起流浪去了。”小春儿抽泣着,小肩膀一抖一抖的,但又哭中带笑,小声说道:“我都准备好了私房钱,打包好了衣服。哪里想到,哪里想到。”

     春儿一双漂亮的秀美弯弯的,透着一股调皮活泼的笑意,却又眼角含着泪,小模样可人极了。

     此等萝莉,谁不疼爱哪。李纯光举起右手的包裹,捏了捏春儿那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打趣道:“知道春儿疼少爷,你看,少爷也疼春儿啊。”

     “聚德楼的糕点!!”春儿发出了一声娇呼,一把抢过包裹抱在怀中,一副死也不撒手的模样。

     “去吃吧,以后想吃,就跟少爷说,少爷给你买。”李纯光宠溺的刮了刮春儿的小鼻子,说道。

     “一起吃。”春儿却牵着李纯光的手,一脸欢快的拉着李纯光进了餐厅。当然,这一份糕点大部分都进了春儿的小肚皮里边,不过她的小肚皮还是平坦的很,不知道吃下去的糕点去了哪里了。

     一边往嘴里塞着糕点,腮帮子鼓鼓的。春儿一边对李纯光府内发生的事情,却原来李纯光兄弟二人去吃了一顿饭的过程,府内却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自然是李天堑带着李风霜的尸体回来,让整个大将军府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嫩嫩多术烧业内素噶填踩(人人都说少爷你是个天才)。”春儿一脸骄傲道,腮帮子鼓鼓的说话都不清楚了。

     李纯光摸了摸鼻子,想着府内人畏惧的眸光,“这个蠢萌的丫头听到的都是好听话,那些府内人怕是在心中骂我是杀了亲兄弟的刽子手吧。”

     至于第二件事情,李纯光则是有些唏嘘了。李风霜的娘,也就是李天堑的小妾,见了儿子的尸体后当场晕了过去,被人抬回房。下人再见的时候,小妾已经拿了白布上吊自尽了。

     再看的小春儿吃的腮帮子鼓鼓的模样,李纯光心中不由感叹了一声,“这就是成王败寇啊,而且不仅是自身,连身边人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幸好我是万岁魔头,而不是那个草包,否则小春儿可要哭鼻子了。”李纯光捏着下巴,有点臭屁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