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番外:顾煜钧X周牧野
    周牧野第一次见到顾煜钧时,顾煜钧看上去惨兮兮的,裹在襁褓里,没穿衣服,皮肤皱巴巴的,黑里泛着红,头上脸上还都是没洗干净的黏液,头发上还有血迹,眼睛似乎被糊住睁不开,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张着没有牙齿里面全部都是粉色的嘴巴难受的哭,声音很小,像是猫叫一般。

     这个时候,周牧野四岁,顾煜钧不到一小时。

     大人们忙着,周牧野因为太困被抱到一间房里放到了炕上旁边躺着的正是顾煜钧。

     这是他当时生活了四年的短暂人生里,见过的最丑的生物,在之后也再没见过这样的……

     这让他做了一晚上奇奇怪怪的梦,梦里都是这只嘤嘤哭着的小猴子…

     “这是弟弟,他刚出生,还很脆弱,你以后要保护他,和他做好朋友,好吗?”早上醒来,周牧野睁开眼又看到了小红皮猴子,比之前干净了些,还是很丑,他瞪大眼睛看着他,显得有些憔悴的顾钦过去伸手将他抱起边给他穿衣服边说着。

     “嗯”周牧野很认真的点点头。顾钦哥哥对他很好,给他留好吃的,还帮他洗澡,穿干净衣服,比不靠谱二叔好多了,他很听顾钦哥哥的话…

     之后周牧野时不时都会见到顾煜钧。顾钦给他起小名点点,是小不点的简称,大家都叫他点点,周牧野也叫他点点。

     越接触,周牧野越觉得顾煜钧可怜,他不会说话,他不会抬头,他不会翻身,他看不到距离太远的东西,他拉了粑粑不会擦…

     所以周牧野一直坚守着对顾钦的承诺,保护这个脆弱的小东西。

     可是有那么一次,他眼看着顾煜钧被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抢走,人小力弱,他根本够都够不到,很丢人的哭了,看到顾钦回来也只能哭着。

     这对小小的周牧野来说相当的糟糕,他没有保护好小家伙,眼看着他哭着被抱走…

     所以之后他更加的小心,认真,卖力的吃饭,希望可以长得高高的,力气变的大大的,来保护他。

     周牧野经常被要去各处跑“生意”的二叔周方朔送到顾钦这里,眼看着皱巴巴的小猴子一天一个样子,像是吹气一般,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爱笑的娃娃,一个技能,一个技能的学,渐渐的能跟着他跑,还能听懂他的话了,简直是非常神奇…

     周牧野很有成就感,因为小家伙的很多技能是他教的,比如很多东西的叫法,比如说用吸管喝水,比如说洗脸要卷袖子,比如说站着撒尿不湿裤子…

     小顾煜钧特别喜欢周牧野,除了爸爸,他最喜欢和他玩儿了,有什么好吃的也有给他留着,忍着口水等他来了给他。周牧野不像周围的小家伙那么脏,也不像周围的小家伙那样一起玩儿时还要和他抢东西,周牧野还会在别的小孩欺负他的时候欺负回去…

     顾煜钧看上去很好脾气很爱笑的样子,小家伙其实很挑剔的,他从一岁左右会亲人开始,便只会亲看起来顺眼干净的,除了爸爸顾钦,就是沈修诚,另外一个人便是周牧野了,这让周牧野感觉自己在小家伙心中的地位很不同,美滋滋的,照看顾煜钧越发的精心。

     周牧野原本以为两个人会一直在一起,他会将他所有会的东西都交给他,他们一起长大,没想到,在七七年时,沈修诚叫走了周方朔,周方朔临走时将他送到了爷爷奶奶那里。

     虽然已经六岁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可是还不到自主的时候,只能和顾煜钧分开了。周牧野很不开心,和顾煜钧再见时差点哭了,顾煜钧还笑呵呵的给他两边脸颊嘴唇都盖上章子…

     这个时候的周牧野已经懂事了,他很舍不得顾钦还有小家伙,离开的日子,也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思念,后来,周牧野在一年级暑假时磨着爷爷带他回了桃花村一趟,没想到原来的地方,小家伙早就不在了,连认识的秋阿姨也不在了,二叔又远在别的地方,他便和顾煜钧失去了联系…

     因为顾钦秘密出国连沈修诚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更别说是周牧野了,直到沈修诚找到顾钦他们,周牧野还是没得到丝毫消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顾钦和小家伙都变成记忆,即使其他记忆再模糊,这段记忆却依然清晰,只是被压在了心底。

     周牧野上高中时的一天,周方朔突然回来对他说让他去学校时照看下上初一的一个叫顾煜钧的小家伙,周方朔也没多说什么,周牧野并没有怎么在意,对于点点的大名顾煜钧他还是有些陌生的,更何况过了这么多年。

     周牧野虽然不是太情愿,还是在第二天上学时特意去周方朔的初中部班级看了下。

     这所学校是一所私人学校,师资力量很雄厚,教学质量也好,所以能进来的人非富即贵,要不然就是学习超级好的小天才。即使老师再管,还是有些蛮横无理处于中二期的少年闲的没事做喜欢找茬的。

     周牧野去初中部时路过厕所便听到了不怎么和谐的声音,他本来要走的,却听到了关键人名,似乎正是他要找的顾煜钧。

     “顾煜钧,你知道我的鞋子有多贵吗?你赔的起吗?长的帅就可以很拽吗?”厕所里一个长的矮胖的少年横眉竖眼的说道,他和几个少年正围着另外一个少年。

     那少年身材修长,穿着校服显得有些瘦,面容白净秀气,眼中带着笑,眼底有卧蚕,长的精致漂亮,看上去温良无害,很好欺负的样子,正是新来学校的顾煜钧。因为在美帝长大,吃的喝的也比较好,发育的比那些小孩好点,个头高,长的也好看,被这几个少年羡慕嫉妒恨,被堵在厕所找茬。

     “我记得我没踩你的鞋子,你是不是脑袋不好用?”顾煜钧被堵着并没有害怕,只是微微笑着问道,跟着冷面霸总沈修诚长大,被他训练独立能力,他还是有些生存技能的,以保护爸爸为目标进行了一系列包括跆拳道,拳击,马术,击剑,射击等等训练可不是白训练的。

     “你个小白脸,你才脑袋不管用!我的鞋子你赔不赔,不陪今天就把你按到马桶里□□?!”那少年恶狠狠的说道。

     “是吗?不要开玩笑了”顾煜钧的笑容越发的柔和,眯着的眼睛里有着寒光闪烁。

     “什么开玩笑,我从来不开玩笑!这是外国进口鞋,一双五百多!你赔是不赔?”那少年继续道。

     “看他样子也赔不起,不和他啰嗦了,我们上吧”另外一个少年说道。顾煜钧来上学前学校老师就将校服送过去了,为了不搞特殊化他也是穿着校服来的,身上也没什么饰品,鞋子还是何小娟给他做的布鞋…

     “你们想干嘛?!”在他们要动手时周牧野走了进来,周牧野已经十五岁上高一了,他的个子也长到了一米七多,神情冷峻,看上去像个大人了。他乍看到里面的顾煜钧觉得特别熟悉,很有亲切感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你少管闲事,你知道我们东哥是谁吗?”一个少年看到周牧野有些害怕却没退缩壮着胆子说了句。

     “我管你们是谁!想打架是吧?”周牧野说完这句话便动手了,他不怎么喜欢说话,对付这几个不懂事的小孩还是打了屁股知道疼了才能记住。

     顾煜钧本来对付这几个小孩是绰绰有余的,没想到半路出来一个见义勇为的,乐的不脏手,笑眯眯的看着周牧野三拳两脚将几个小孩打趴下。

     “我是周牧野,顾煜钧是我朋友,以后谁敢动他,就是和我做对!”周牧野打完冷冷的说了句,看上去很酷。

     那几个哀嚎的小孩一听是周牧野顿时害怕起来连忙点头表示下回绝对不再犯,开玩笑,周牧野可是高中部的老大都不敢惹的人,他们几个小菜鸟就更别提了。

     “我叫周牧野,二叔是周方朔,你知道吧?”赶走了几个小孩,带着顾煜钧出了厕所,周牧野做了自我介绍。

     “小周周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一直笑眯眯的顾煜钧听到周牧野很帅气的自报名字就知道了,他两三岁时其实没什么记忆了,只是临上学前,顾钦对他说他儿时的小伙伴周牧野在高中部上学,会去找他,他才知道的,看到周牧野的样子只觉得很熟悉,完全记不起来以前的事儿了。

     “你是?”周牧野有些诧异。

     “我的小名叫点点”顾煜钧说道。

     “小点点,你长这么大了”顾煜钧这么一说,周牧野才算是联想起来,很是惊讶。

     周牧野的印象里,顾煜钧一直是一个脸圆嘟嘟,有着一双笑眯眯眼睛靠近了满满都是奶味儿的小肉团子,没想到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纤长的少年,不变的是,他们都喜欢笑,而且,笑的都很好看…

     知道了顾煜钧的身份,周牧野对顾煜钧愈加亲切起来。之前有些忙还被沈修诚天天压榨的顾钦没来得及过来看周牧野,在过了几天后,才将两人叫在一起吃饭。

     顾钦一直当顾煜钧是孩子,即使长的再大还是不放心,所以又叮嘱周牧野要在学校多看顾下顾煜钧,帮他补习下功课什么的。

     周牧野将看上去温良无害的顾煜钧也当成了小孩子,他做的很尽心,将顾煜钧周围的危险隐患断绝的干干净净。在顾煜钧住校期间,给顾煜钧补习课程,打饭,收拾房间,晒被子,洗衣服等等,简直堪称全职“奶妈”…

     顾煜钧在美国没有住校过,在家里还要帮着照顾好几个小的,回国后,住校生活有如此“保姆”哥哥他乐的清闲,这种“米虫”一样的日子,持续到周牧野要去上大学时结束了。

     顾煜钧没有周牧野“伺候”感觉很不方便,在学校收了不少小弟帮他跑腿做事,不过怎么都没周牧野称心,毕竟周牧野是完全自愿还是百分之百为他着想的…

     于是不怎么喜欢国内应试制度,学习不紧不慢专攻课外的顾煜钧发奋了一年,在十五岁那年考上了周牧野所在的学校。

     按年龄应该上高一的顾煜钧上了大一,让顾钦担心不已,不免将人送到学校后又拉来周牧野叮嘱了一番。

     十八岁的周牧野已经长到一米八多了,微卷的头发留到半长,五官的棱角出来,有些不羁,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年龄,看上去像是一个流浪的艺术家。

     一米七多还在发育的顾煜钧因为面相原因在周牧野跟前就是只小白兔,他也乐的做个小白兔,到了大学,他又开始了“混吃等死”的逍遥日子。

     为了方便周牧野“照顾”,顾煜钧索性住到了周牧野那里,那是学美术的周牧野为了安静画画租赁的房子。

     周牧野学的还是美术,他虽然外表看上去冷峻不羁,似乎什么都无所谓,看懂他的画的人才知道他的心思有多细腻,感情有多丰沛,狂放的热情在二维世界绽放,细腻的思索也在二维世界表达。

     他所住的地方也是尽量舒服,装修配色,坐卧都干净整洁,让人舒服,顾煜钧一到便喜欢上这个地方。

     周牧野看着一脸懵懂无辜样才十五岁就来上大学的小孩很自觉的搬着行李到了他的房子里,然后很自觉的脱衣服洗澡,换了睡衣钻进了他的被窝不到几秒就呼吸均匀呼呼大睡,有些头疼。

     周牧野不可能拒绝顾钦让他照顾小孩的请求,更不可能放着看上去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让他在普遍比他大好几岁的大学独自生活,可是就这么接受,他很是为难。

     因为他有一个秘密,他喜欢同性,只对同性有感觉,这个秘密还是顾煜钧这个小不点让他明白的。

     从国外回来的顾煜钧虽然没有变身亲吻狂魔,却也比一般人热情,对待熟悉的人见面就要拥抱,亲吻面颊,和他熟悉后,也如此对他,刚开始他真没觉得什么。可是后来一次,顾煜钧暑假离开他去美国了一趟,回来特别想念他,扑到他身上抱住他就亲脸亲额头亲除了嘴唇以外的脸部所有位置,当时他就尴尬的硬了。

     小家伙对待他也从来没顾忌,洗澡也要让他进去搓个背,光着修长好看的身体在他面前晃悠,放假回家累了就要他背,整个人贴在他背上,每次都让他大汗淋漓,暗骂自己太龌龊…

     虽然顾煜钧长的高,可是到底才十二三岁,还是小孩子,周牧野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更不敢在顾煜钧面前表现分毫,直到上了大学,他才松了口气,终于摆脱那种折磨了,没想到这才一年,小孩就跟过来了…

     经过这么久,他也确定了自己的性向,他对那些女人一点感觉也没有,只对男人有感觉,最有感觉的就是这个小家伙,可是看小家伙那懵懂样,他感觉若是将小家伙拖下水简直是种罪孽…

     算了吧,折磨就折磨吧,忍一忍吧,周牧野只能咬牙挺住,睡一张床是不可能的,他还是睡客厅吧…

     顾煜钧现在十五岁,在某些方面他很成熟,在感情方面,的确有些懵懂,做什么事儿也都是随性随心,此时他只知道他很喜欢和周牧野呆在一起,不管怎么说都要想办法和他一起…

     顾煜钧因为长的秀气好看,年龄又小,嘴巴也甜,姐姐哥哥一叫顿时让别人心里舒坦的很,在班级里特别受欢迎,连男生都对这个对谁都一张无害的笑脸的男生生不起什么敌意来,毕竟才十五岁的小屁孩…

     顾煜钧的大学生活过的还是比较惬意的,唯一让他不太爽的是,周牧野现在对他有点不太“尽心”了,搓背也不搓了,走路累了也不背了,打篮球也不一起打了,吃饭觉得好吃喂他一口还嫌弃他的口水了…

     他仿佛看见周牧野的脸上对他写着大写的“嫌弃”,问了他怎么了,还不坦率,让顾煜钧有些郁闷,人长大了思想就是复杂,顾煜钧懒的理会他,继续自己无忧无虑的潇洒生活。

     顾煜钧在大二时交了个女朋友,是一个大一的新生,虽然算是学妹还是比顾煜钧大了两岁。这个女孩子的身份有些特殊,她是周牧野同母异父的妹妹,长得和周牧野有些像,同样微卷的头发,同样眼尾上翘的凤眼,更女性化的面容让她显得很漂亮,顾煜钧看着觉得很舒服,那女孩子向他表白后,他就跟那女孩子交往了,那女孩子也是个大胆的,和顾煜钧公然开启了小恩爱模式。

     在顾煜钧兴冲冲的将女朋友带来让本来还憋着自己等着小朋友长大的周牧野有如万箭穿心,若是顾煜钧领来的是个男的,他早就将人抢过来了,可是他领来的是个女的,不管女的是什么身份,都说明小孩是正常的,他只能自己独自吞下苦果。

     周牧野当时正被一个男生追着,是他们美术系的一个学长,叫伊桓,他并没有答应他,在顾煜钧领来女朋友后的第二天周牧野虽然还没答应和伊桓在一起,却也不再排斥伊桓的靠近,决定也开始自己的一场恋爱,来结束对小家伙的感情。

     只是没想到,顾煜钧和那女孩子恋爱了没一个月便分手了,分手的原因比较让周牧野无语,学校里一个暴发户也看上了那女孩,送了女孩很多当时的名牌衣服和金首饰,那女孩为难了许久便和顾煜钧提分手了。

     “哥,我还挺喜欢她的,也挺聊的来的,你说她怎么就要跟我分手?我送她的东西她一点也不喜欢还还给我了!她喜欢什么可以对我说啊,你说我要不要也学那个人送他一些她喜欢的?”顾煜钧分手后很自然的去找周牧野倾诉。

     顾煜钧只送那女孩子一条项链,那是镶着真钻石的白金项链而且是著名设计设计的,是他托爸爸在国外买的,是那暴发户送给女孩子的所有东西加起来的几十倍!

     不过以那女孩的眼力根本没看出来,因为顾煜钧说不值钱,她也以为不值钱。顾煜钧说不值钱,是他在金钱上的确没什么概念,觉得那东西比起他对女孩子的感情来说真的不值钱,那点小钱,还不到他每年分红的零头…

     “傻瓜,不是他不喜欢你送的东西,而是他不知道你送的东西的价值,为了这种女人也不值得伤心…你说,你送她一座金山,她喜欢你了,另外一个人送她两座金山,她又喜欢另外一个人了,她喜欢的根本不是你,而是金山本身吧?你说是不是?”周牧野说道,心想幸好她不知道,若是知道还不得黏上这个小白痴啊…

     周牧野的母亲在周牧野小时候和周家断绝关系嫁了别人,所以周牧野才在父亲去世后一直跟着二叔,他对母亲并没有什么感情,对这个妹妹更如同陌生人一样。

     “真的吗?她不是那样的人吧”顾煜钧有些不信。

     “真的假的,你试试就知道了…”周牧野看顾煜钧的样子直在心中叹气,小家伙果然是小家伙,根本没长大…

     顾煜钧听周牧野这么说,还真的去试了,顾钦让他不要太高调的,他也习惯低调了,所以也没有很张扬,只是很土豪的给同班的十几个很照顾他的姐姐,一人买了一条金项链,这种东西很容易辨得清真假,而且在人们心里又特别贵重…

     这些个姐姐很快便将消息传了出去,也将顾煜钧送那女孩子的项链到底是什么牌子,价值多少钱也传了出去,不出周牧野的预料,没几天,那女孩子再次找到了顾煜钧要重归于好,女孩哭的很可怜,顾煜钧已经不想和女孩相处了,可是看她的样子怎么也不忍心拒绝她,便又和她好了…

     周牧野觉得很无语,想劝劝他,可是小孩像是没受情伤一样继续和那女孩交往,看上去挺开心的,让周牧野很失落,觉得顾煜钧真的很喜欢那女孩子,连女孩的品性都不在乎了…

     那天顾煜钧再次和那女孩出去约会后周牧野在租住的房子画画静心,一直追着周牧野的伊桓找来,周牧野有些心烦喝了点酒,和主动过来的伊桓吻在了一起。

     顾煜钧和那女孩重新约会后觉得特没意思,只是随便转了转便送女孩子回去了,心情不怎么好的顾煜钧回到住的地方,开门便看到,周牧野和人拥抱接吻,顿时傻眼了,驻足到周牧野发现他,才后知后觉的说着对不起跑了出去。

     跑出去好远后顾煜钧停在一个角落按在自己的心口,感觉很闷很闷,脑袋里嗡嗡作响,周牧野和别人亲吻的画面定格一样停在他的脑海里刺激的他头疼。

     他懵懂的心一下子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掉了一层毛玻璃,清晰起来。

     他喜欢的不是那个女孩子,只是喜欢她长的有些像周牧野的眉眼,喜欢她用和周牧野一样的眼睛带着崇拜和爱恋看着他!他不喜欢看到周牧野和别人亲热,那是只有他才可以亲的人!

     因为周围的长辈,顾钦和沈修诚,顾猛和卫末,都是同性相爱,顾煜钧对于同性在一起没什么排斥的,顾钦对他的教育是顺其自然,对任何事情都不要大惊小怪,在不了解的时候带有偏见。沈修诚对他的教育是,想要什么就努力争取,不必在意不相干人的想法。

     所以顾煜钧在发现自己喜欢周牧野后很快就淡定下来,然后心急火燎起来,得赶紧回去别让他们亲了啊!

     顾煜钧正要往回赶,才发现自己被包围了,是那个暴发户趁着天黑带着五六个人来堵他。

     那些人都带着棒球棍,一脸凶相,顾煜钧也不怕他们,在美国,跟着沈修诚连带枪的火拼都见识过,这只能是小场面了。

     顾煜钧还没有动,周牧野便赶来了,他听到人声看到顾煜钧被好几个人围住顿时吓了一跳冲了进去护住了顾煜钧,恰好被其中一人挥起的棒球棍打到了头,顿时鲜血直流,本来头就因为喝了点酒晕乎乎的周牧野更晕了。

     周牧野被顾煜钧看到和别人接吻相当尴尬,被小孩那黑亮的眼睛带着惊讶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做了亏心事的感觉,看到小孩跑了出去,也跟了过来。

     “钧钧,你快走,我来对付他们…”周牧野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视线手擦了下挡在顾煜钧跟前说道。

     顾煜钧本来看到周牧野急急忙忙的赶来露出了笑的,看到周牧野额头上暗色的血迹,神色变的阴冷。

     “找死!”顾煜钧低低的说了句,长久以来被周牧野保护起来藏在肉垫中的尖利爪子露了出来,只是将周牧野拉到了一边,捏了捏拳头,长腿踢出,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夺走了一只棒球棍,顾煜钧的动作干净利落,出手狠辣准确,几乎是一下一个人,没几秒几个人全部倒下了。

     “账先记着!”顾煜钧对倒地的几人说了句忙过去将刚才被他拉过去没站稳倒在了地上正起来的周牧野。

     “我先送你去诊所”没等周牧野反应过来顾煜钧已经抱起了周牧野跑起来了。

     “钧钧,放下,我能走…”周牧野还没看清楚发生什么事儿呢就被抱了起来,还是公主抱,还是被顾煜钧公主抱,虽然有些晕乎还是臊的很。

     “别动,马上就到了…”顾煜钧将周牧野抱到了最近的诊所做了止血包扎,又带周牧野去医院拍了片子才将人带了回来。

     洗漱后,顾煜钧要将周牧野带到卧室睡觉,周牧野不肯,顾煜钧抱住他树懒一样就是不松手。

     “钧钧,我没事的,医生都说是皮外伤了…你不用担心”周牧野还想硬气一点,看到顾煜钧两眼泪汪汪的样儿赶紧安慰他。刚才小孩一路风风火火,看上去特别紧张,到底是照顾了这么久的小孩,对他的感情是不掺假的,这足以让他自-慰了。

     “我害怕,想抱着你睡”顾煜钧眼中露出恳求,眼中的湿润是他偷偷揉出来的,不过他心里的确挺害怕的,爸爸说沈修诚爸爸那个时候就是被周二叔打了一棍子,先是眼睛看不见,后来眼睛好了,又不认识人了,顾子琛和卫子珩长的差别那么大,他一直没分清楚过…

     他现在的样子和刚才送周牧野去医院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这弱弱小白兔样儿正是他吃定周牧野的杀器,他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先打打前站…

     “害怕什么?傻瓜”周牧野有些心软回抱了下小孩。

     “你流血了,受伤了…”顾煜钧扁着嘴巴说道。

     “都是皮外伤没几天就好了”周牧野拍着身上挂着的树懒说道。

     “你刚才和别人亲,不要我了…”顾煜钧看着周牧野的神情说道。

     “呃…我怎么会不要你,你是我最亲的弟弟,乖了,别乱想,刚才那,是个意外…”周牧野感觉怪怪的还是安慰道。

     “那你以后别和别人亲了,只能和我亲…”顾煜钧眨巴着纯良的大眼睛说着,吻了下周牧野的脸。

     “……”周牧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若是另外一个长的和他差不多高的男的这么幼稚的问他,他肯定会一脚踹死那个人,不过这个人是顾煜钧,用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他,仿佛他要是不答应就是抛弃了他,真的是让人头疼…

     看到周牧野犹豫,顾煜钧表情像是受伤了一般,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别哭,我答应你…”周牧野看顾煜钧这样答应道,他感觉他也亲不了另外的人了,会有阴影…

     “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我害怕…”顾煜钧拖着周牧野往屋子里去,周牧野也困了,便也不坚持了和顾煜钧进了卧室。

     自从这天晚上后,顾煜钧和那个女孩子分手了,周牧野也没再和伊桓来往了,而顾煜钧每天睡前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把周牧野骗到卧室床上和自己一起睡。

     周牧野感觉事情的节奏越来越不对了,同睡一张床分了两个被子睡,为什么每天早上都是和某个看上去很无辜的小家伙抱在一起睡?抱一起睡也就算了,某小孩硬了还要他帮忙撸,说自己不会,若是别人早就揍死了,长到十六岁不会撸骗谁呢,不过看某小孩的单纯无辜样暂且信他吧…

     于是事情从单方面帮忙,变成了互相帮忙,从亲亲面颊额头,到“一不小心”滑到唇上…

     某只小孩暗自得意,习惯了拥抱,习惯了撸-炮,习惯了亲吻,终于把恋人能做的事儿都一个个做了,开始最后一步吧…

     “我想要,我们做吧”某次周牧野酣睡时被某小孩缠到身上,亲亲摸摸后,某小孩用变声后性感的低音炮对周牧野说道。

     “不行,你还不到十八岁!”周牧野已经被顾煜钧点燃,不过还没失去理智。

     “你的意思是说不是不能做,只是要等到我十八岁吗?”顾煜钧拱在周牧野的颈窝里低声问道。

     “钧钧,你知道做-爱意味着什么吗?”周牧野没理会小孩的绕口令只是沉声问道。

     “对你负责,负一辈子的责…”顾煜钧说道。

     “……”周牧野有些无语还是耐心的讲道“要相互喜欢对方的人才能做…我们不能…”

     “为什么我们不能,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顾煜钧说道。

     “不是那种喜欢,是恋人之间的喜欢…心里有爱意,才能做,否则和野兽有什么分别?你的第一次要留着给你爱的人,你还小,等下大一点就懂了…”周牧野说教道。

     “……我爱你,我要做你的恋人,你也做我的恋人,好吗?”顾煜钧听着周牧野说教感觉不太妙,似乎他真的在周牧野心里太幼稚了,做戏做过了吗?

     “……你知道什么是恋人吗?……&*&%¥”顾煜钧现在这个时候说,让周牧野有种感觉,这个小家伙就是因为身体憋着想做所以才说爱他要和他做恋人的话…

     顾煜钧趴在周牧野身上继续被周牧野说教,有种自作孽的感觉,只能暂时受教了,以周牧野的性格,十八岁之前做是不可能了,只能等了,黏在他身边,等待也是幸福的…

     一个多月后,顾钦来看顾煜钧,因为之前出国,顾煜钧还让他带女士项链,小羞羞的说自己有女朋友了,让顾钦很期待,忙完就回国来看顾煜钧,没想到顾煜钧给他介绍的不是女朋友,而是男朋友,让顾钦大跌眼镜。

     顾煜钧的取向还是比较明确的,十几岁时在国外还会勾搭小美女,看到身材好的,眼睛就直了,让顾钦还觉得欣慰,总算是个直男了,他还真怕把顾煜钧养成个弯的,没想到直着直着还是弯了,索性对方是周牧野,还算是可靠的,两个人一起长大,一起就一起吧,还能怎么样?

     周牧野没想到顾煜钧一下子想家里人坦白了,真的是臊的要钻地了,总让他感觉,是他把小白兔带歪的,让他觉得十分对不起顾钦。

     周牧野虽然很喜欢顾煜钧,可是就这么突然的公开,小家伙也向他表白了,他还是有种不真实感,总感觉小家伙是孩子心性,随时会跑掉,是以,之后对顾煜钧更好了,有种想让小孩再也离不开他,舍不得走的趋势,不知道小孩早就已经离不开他了。

     顾煜钧十八岁生日是在家里过的,和家里人过完生日,顾煜钧就迫不及待的和周牧野一起到了周牧野新开的画室里,那里最安静。

     “我十八岁了,我十八岁了!”一道房间内,顾煜钧就跳起来抱住了周牧野,此时的顾煜钧已经和周牧野一样高了。

     “是的,你长大了”周牧野抱着顾煜钧有些无语,他从他开心的语气中知道,这孩子这么开心是因为十八岁之后可以做羞羞的事儿了,就这么急着献身吗?

     废话不多说,顾煜钧放开周牧野看了他几秒,两人拥在一起亲吻。

     “我怕疼,能不能让我先来…”周牧野刚摸了下顾煜钧他就颤抖了下带着一双雾蒙蒙的眼恳求道。

     先来?周牧野短暂的失神,看着小孩那样子,心疼,就让他一回吧,于是周牧野默肯了,一回被压终生被压的命运也开始了…

     顾煜钧卖力的讨好着周牧野,让他一时沉迷,才发现,这个看上去弱弱的小孩,竟然这么有力气,这么有技巧,这哪里还是当初撸也不会撸的小孩?!

     “宝贝,我爱你,说你爱我”要进入正题时,顾煜钧捏着周牧野的下颌和他对视,原本纯良的眼里像是燃烧着火焰一般。

     “我也爱你”周牧野被小孩这么叫臊的脸通红,还是回应道,话音刚落便被顾煜钧用力的吻住,两人完成了恋人最重要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