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5, 这样的偶遇是否为一种缘份?
    在听完殿町分享自己这个暑假所经历过的事之后,士道还愣愣的有点回不过神。

     她听过恋爱可以改变一个女人,但这还是她第一次知道恋爱可以改变一个男人。

     眼前这名变得正经无比的友人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听完之后有什么感想吗?”

     殿町笑得很爽朗的说道。

     在别人看来,这可能是一道非常开朗的笑容,但士道知道,殿町喜欢用笑容来掩盖他的悲伤。

     或许在他的故事中提到的那个女孩,真的是他非常珍重的人吧………。重要到让放荡的他一改自己流氓好/色的性格;重要到让他在分开之后也忘不掉她造成的改变。

     士道很懊悔在现在这一刻她不能用五河士道、殿町宏人的朋友的身分陪在他身边。而是必须以一个陌生人、甚至还是一个异性装作莫不在乎得听他说这一切,

     她现在稍微明白了,殿町邀请自己出来做功课可能只是一个借口。

     或许他只是想要一个可以陪他说话的对象吧?

     “那、那个……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身为五河千早的自己应该要说什么才好。

     有那么一瞬间她其实想要告诉殿町自己就是五河士道,不过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是吗…和第一次见面的妳說这些话确实有点唐突,真是非常抱歉。”

     似乎察觉到了自己有点在自我陶醉,殿町发出了道歉。

     “不……我才是,帮不上忙真的非常对不起。”

     有些慌张的/士道赶紧回道。

     “…………………”

     “…………………”

     两人之间又再次陷入了沉默。

     一个是因为没有和女生聊天的经验,一个是因为在用着双重身分和友人面对而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

     虽然两人心中都有着在这之上的顾虑,但不论是受限于此时的心情或是不能告知的原因,他们都没有要说出口的意思。

     “我们来把作业处理一下吧。五河小姐不也是受人之托应要完成吗?”

     持续了太久的沉默,首先受不了的殿町提议道。

     “啊、啊…嗯嗯!”

     基本上可以算是在发呆的士道当然一点意见也没有。不过在她想要拿出放在手提袋里的作业的时候,突然一股生理的需求涌现。

     “那、那个,不好意思…我先上一下厕所。”

     对着殿町这么说完之后士道就离席了。

     在心里面还没有把自己和殿町的关系转变这件事记住的士道在离开的时候就这么把手提袋也放在了椅子上。

     殿町在一瞬间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看向士道的背影。

     “不愧是表兄妹吗,一举一动都这么相似。”

     他突然觉得五河千早的言行和国中时期他刚认识的五河士道非常相似,两人都有着那些让人说不出口的共通点。

     不过有一点,殿町可以清楚的说出来的是:五河千早和士道一样,在聆听别人的话的时候,那投入的神情以及会将别人的事情放在心上的个性。

     “真的一模一样……吗?”

     殿町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打开信箱看着那最上层的收信。

     一封写着:好,中午之后就没什么事了,等等我会去图书馆找妳的信……

     一封有着和五河千早的话相互矛盾内容的信。

     ……………

     说到上厕所这件事,士道自己也是花了不少时间才习惯了琴里教自己的那些步骤。

     站在洗手台前,用手帕将湿漉的手擦干。士道凝视着镜子中那名有着天真脸庞的少女。

     现在这样一看,这张脸确实和真娜有几分相似。

     说实话,她永远也习惯不了自己的这副模样。

     或许是因为过去的时间太长了,她才勉强的接受琴里的提议。如果这个诅咒是灰姑娘的咒语的话,搞不好她早就可以变回男性时的样子了。

     在看着镜子、让思绪乱飘了一阵子后,士道才猛然想起殿町还在等着自己。

     连忙收拾东西并且走出洗手间,士道找寻着回到一楼的楼梯。

     然后……她不小心和一个认识的人对上了视线。

     “二、二叶?!妳怎么会在这里?!”

     几乎是下意识的惊呼,士道完全忘记了图书馆必须保持安静这件事。

     “请、请小声一点的说…”

     看着从隔离的厕所走出来还大吼大叫的士道,二叶愣了愣之后才认出对方。

     并不是二叶不擅长记住别人的长相,而是因为五河千早的样子虽然是由她自己的诅咒所变出来的,但二叶也仅仅只见过一次而已。

     要不是她先叫住自己,二叶或许还真的认不出来。

     而且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她到现在还不变回去……?她记得自己确实有给过士道两枚水晶的才是。

     “那个……妳才是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为什么还没变回去?”

     将手中有些沉重的书本换成了抱的方式拿着,二叶开口问道。

     “有很多原因……这个嘛...简单来说,就是琴里不让我变回去。然后又不小心用这副模样和朋友约好了在这里一起完成暑期作业……所以就…”

     见二叶那副充满好奇的表情,士道还是选择说出了这段难以启齿的糗事。

     虽然她稍微隐瞒了一小部分。毕竟她总不能告诉二叶,自己必须攻略完她之后才能被允许变回去的事啊。

     “诶~是这样啊~”

     二叶拉长了话句的尾音,让她那充满稚气的音色听起来有点卖萌的嫌疑。

     二叶接着立刻换上了她那独特的俏皮笑容,打量着士道的全身。

     “怎、怎么了?”

     士道被二叶的视线看得毛骨悚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那一晚,被两名早就正式出/柜的八舞给盯着看的目光。

     那一晚,看起来非常正经严肃的夕弦居然悄悄地问了她一句:想不想要和我、耶具矢,一起试试?

     在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士道是用着把头给甩下来的冲劲在摇头。

     至于试什么东西,她就没那个勇气问出来。

     而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佛拉克西纳斯的数据指出。在她变成女生之后,精灵之中唯有十香的好感度稍微下降了一点;四糸乃和琴里则是几乎没有变化;而两名八舞…却是以不可挡之势上升了不少的好感。

     这让士道心情非常复杂。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现在这个样子还挺适合士道的呢。”

     在打量了士到身上的装扮一阵子之后,二叶又露出了让人想捏她脸的调皮微笑。

     在刚刚变化的时候,二叶还可以从士道的动作和言行上稍微看到一点男性的影子。不过现在她就几乎看不出来眼前这个人是她知道的那名少年士道。

     简单却又不失美感的夏装、梳的整整齐齐的漂亮长发、流露着温雅气质的一举一动,就像是不知道从哪个贵族家里偷跑出来的大小姐一样,带着一股迷迷糊糊却又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氛围。

     “我不觉得这是一个称赞……”

     听见二叶这么说、又看见她那隐有寓意的笑容,士道无语的说道。

     “那就请妳把它当作是赞美吧~妳现在的打扮真的很漂亮喔!”

     丝毫不在意士道无比纳闷的表情,二叶笑嘻嘻的说道。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二叶看向了士道身后、也是她刚刚从里面走出来的厕所。而理所当然的,门上附着的红色女性头像象征着这是一间女厕。

     二叶又将视线转回士道身上,露出了小恶魔似的微笑。

     “希望妳还喜欢现在的生活。”

     “…………………”

     ………………

     在见到二叶之后,士道又再次彻底的把还有人在等着她的事情给忘了。就这么随着二叶,在书柜之间聊起天来。

     “士道先生,妳还真的是很宠琴里呢?”

     聊到一半,二叶忽然很没头没尾的说道。

     “啊…?什、什么?”

     没反应过来的士道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扯到琴里。

     “我是说,士道先生都愿意接受琴里这么任性的要求,一定是很珍爱琴里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二叶笑得非常高兴。

     和她恶作剧时的微笑不同,即使不借助佛拉克西纳斯的心情指数测量工具,士道也可以轻易地看出二叶心里开心的情绪正透着那抹笑容传达给自己。

     她突然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二叶似乎比自己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更常笑了。

     说真的,二叶的笑容很好看,和她活泼调皮的性格非常相符。比起冷冷得板着脸的样子,士道更喜欢她现在这个表情。

     “什么任性的要求?”

     士道问道。

     “就是…维持现在这个样子啊,这不是妳自己的意愿吧?”

     二叶睁着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士道说道。

     “是、是啊。”

     士道还是没搞清楚为什么二叶会这么开心。

     难道是因为看到自己变成女生她很爽吗?

     “诶嘿嘿。”

     在听到士道同意的话之后,二叶发出了非常孩子气的笑声。

     士道或许不知道,但是二叶会这么开心的原因,是因为在为琴里感到高兴的缘故。

     二叶为琴里能够在士道心中占有足以影响她的地位而感到高兴。

     虽然是一项误会,但二叶一直记着琴里喜欢士道却又因为士道复杂的人际关系而没有进展的事。

     “说起来,二叶妳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见二叶既然不想说,士道也没有要追问的意思。她提出了另一个她好奇的问题。

     二叶可以算是除琴里和狂三之外,她见过最适应人类生活的精灵了......呃,可能现在还多了一个诱宵美九。不过她还是想要更加了解二叶。

     “我来找看有没有有趣的书籍打发时间呀。“

     二叶晃了晃手中的书本说道。

     “原来妳喜欢看书啊?“

     士道有点意外的说道。

     这个时代的小孩子,除了和朋友厮混就是宅在家里打电玩,会喜欢看出而且还是文学类型的书籍的人到底还剩多少呢?

     “嗯!美九在忙的日子我几乎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喔!“

     二叶甜甜的笑道。不过还来不及让士道接话,她就又想起什么似的愣了一下。

     “对了!士道先生不是约了朋友吗?“

     突然想起,二叶问道。

     “啊!对喔,我居然忘了!”

     完全遗忘了某个人的士道被二叶这一提醒弄得跳了起来,接着便非常着急地打了招呼想走。

     “等等,士道先生……!妳的那个朋友,是男生还是女生?妳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二叶叫住了转身想离开的/士道,有点急促的问了两个问题。

     “啊…?我和殿町是国中的时候认识的…呃,然后殿町是男生。”

     不知道二叶为什么要问这件事的/士道愣了愣,倒是很老实得回道。可是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她却突然想到了什么。

     “可不可以…让我看看?!”

     二叶双眼放着兴奋的光芒,用着一副让人舍不得拒绝的可怜表情问道。

     “…………”

     士道沉默的退了一步。不过先不说这里是图书馆,单单是想到以自己人类的体能在二叶有意要追逐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跑的掉的时候,她就放弃了挣扎。

     她居然忘记了二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腐女这件事。

     …………………

     …………………

     不知道殿町君实际上有没有这么聪明啦ww

     不过真的想不起来这个角色到底是什么模样、也实在是懒得再翻原著~干脆就让殿町君因为失恋的事进化成了这样的角色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