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你还是那么绅士,德里克。”女人漫不经心地卷着发尾,望向对方挡护在自己身前的后背,叹息着呢喃,“强大、可靠、又充满了男人味、更是我最爱的巧克力帅哥,为什么我们当初会分手?”

     摩根一怔,扭头看了下自己保护者的姿势,又想到分手时的糟心情形,不由狠抽了下嘴角,“分手?我想大概是因为你隐瞒的拳击冠军身份暴露了,我又在你的旅行袋里发现了枪,你知道,我从不跟配枪的女人谈恋爱。”

     女人的记忆也渐渐回笼,“是呀,吃干抹净,你又用那种理由说分手,害我以为被耍了,就狠狠揍了你一顿。”

     “然后让我顶着黑眼圈,被bau的同事们嘲笑了整整半个月。”摩根翻了个白眼,吐槽。

     他不好跟前女友动手,只好忍受单方面的暴力,那次着实吃了不小的苦头,可即便回忆起了女人的“残暴”,摩根却到底没有移动分毫,依旧维持着保护者的姿势。

     他收紧后腰的枪,目光在劫匪间逡巡,心里充满不爽。

     其实早在两个多月前他就开始申请假期了,可天知道美国为什么那么多全年无休的变态杀人狂,又为什么到处都有悬而未结的连环杀人案。

     这两天组里好不容易没有案子,他磨着霍奇批了假期,紧赶慢赶的买了去伊利诺伊的机票,就打算回老家给母亲过生日。更甚至在飞机里邂逅了许久未见的前任女友,虽然有过不太美好的分手经历,到底旅途顺利。

     可谁成想,就在快要抵达哥谭的时候,他竟“走运”的遭遇了劫机?

     摩根抿了抿唇,心底怒火升腾的同时,又隐约升起了丝不祥。

     像这般开局不顺,总觉得他的整个假期,都会成为悲剧呢!

     摩根边想着,边整个戒备了起来。

     他以为这只是一次单纯的劫机,威尔逊却又有发现。

     这些匪徒们默契度很高,又极有纪律性,所有行动环环相扣显然经过了缜密的谋划,更重要的是,他们一直在寻找什么。

     而那极可能与孩童有关。

     视线扫向被甩到机舱中间的几名幼童,又看向毫不遮掩各自面容的几名劫匪,威尔逊皱紧了眉:而且他们不遮面具,不戴口罩,甚至连副廉价的墨镜都没有,毫无疑问,他们没打算放过飞机里的任何一人。

     这本该是个死局,然而……

     威尔逊动了动身子,看向自己右手边,布鲁斯正大手一按,把膝间少年上探的脑袋压回去,长风衣腰侧的蝙蝠镖已然露出全貌。又瞥了眼过道对面,当初bau里逮捕他的摩根探员,正一脸不爽的摸着后腰,衣服褶皱隆出一块枪托的弧度。最后动了动腕表,后座一脸斯文的盲人先生捏紧了钢制的盲人棍,蠢蠢欲动。那是个奇特的盲人,哥谭里惊鸿一瞥时,他就确信对方感官敏锐,武力强大。而看看不得不面对他们所有人的无知劫匪,不知道为什么,威尔逊突然升起了丝淡淡的怜悯╮(╯▽╰)╭

     正想着,前方最先站起的小头目突然怒目而视,大步朝着自己走来,威尔逊才刚疑惑着收回腕表,就听到了对方不善地斥骂,“蠢货!你下面藏了什么?”

     机会来了。

     威尔逊双目倏而一利。他看着疾步而来的皮夹克,衡量着对方与自己之间迅速缩短的距离。只差三步、两步……

     就是现在!

     分明是毫不相干的一群人,却突然拥有了远超密友的默契,仿佛约好了一般,就像训练过无数次。威尔逊最先暴起,第一次当着蝙蝠侠面,露出了自己的獠牙。不是戈登警署里的出谋划策的急智,也非荒漠古堡前与亲人拳拳到肉的切磋,是那种泛着血腥气息的,真正的手段。

     这个瞬间,小头目恰好迈出最后一步,他斥骂着走来,光裸的手臂肌肉虬结,几乎有威尔逊两倍粗细,他右手横推向威尔逊,另一只手却直直朝蝙蝠侠膝下抓去!

     他看见了缩在那儿的少年!

     嘭的一声闷响,头目紧接着怔住。触手的肌肤坚硬的不似活人,若非对方强劲有力的心跳一下下砸在自己掌心,他几乎以为击打在了钢铁之上。

     紧接着,还未等他吃痛地收回手去,手腕便被一直白皙修长的手掌紧紧攥住,再挣脱不出分毫!

     “抓住你了。”这只手掌指甲略微泛青,指腹生有薄茧,手背和指尖若是细看,还能发现些淡色的陈年细疤。威尔逊挑了挑眉,稍用力一掐,便听皮夹克闷哼一声,额间立时浸满冷汗。

     劫匪怒极要举左手,却见一只覆着黑甲的手臂从风衣中迅速伸出,在他动作前一刻猛地抓住了自己小臂!他看着威尔逊旁边,披着大风衣垂着头的古怪乘客,心一下跌落谷底。

     果然,威尔逊动作不停,抬手在劫匪四肢关节处轻抚,便听几声脆响,劫匪的闷哼终于变为痛吟。

     威尔逊与布鲁斯同时松手,那劫匪便委顿在地,再爬不起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仅发生在一瞬之间,所以当头目倒地之时,距离两人最远的一个皮夹克,正巧腹部被布鲁斯同时发射出的蝙蝠镖击中,失去了全部的攻击力。

     仅剩的皮夹克慌乱间抓向机舱中间的孩童,一根钢棍却拦住了他的去路。

     弗吉一转眼的功夫,好友就蹦出去作死,他简直快要晕掉了,“马特你疯了?那混蛋有枪!”

     马修无视好友天塌一般的低吼,老神在在的将盲人丈戳在劫匪身前,“我觉得你会需要我,在你被抓进监狱以后。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律师。不过很可惜,我不会为人渣辩护。”

     那劫匪看疯子一样看着马修,律师先生单手托了下墨镜,毫无预兆的举起盲人丈,一闷棍敲了下去。

     劫匪下意识的抬臂格挡,骨头的碎裂声紧接着传来,马修棍棍精准的敲击在人体的薄弱处,弗吉看向战局的眼光越发古怪,就在他灵光一闪,仿佛抓到什么之时,劫匪一手握住盲人棍上端,找准时机举起手.枪,可还未扣动扳机,马修便在盲人棍中间一拧,钢棍突地分作两节,上一节犹在劫匪手中,下节却在巧劲下一扭,猛地砸掉了对方的手.枪。

     【还差八百,明天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