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警署分局外的巷道深处,两头英雄外加一只威尔逊缩在阴影里,六目相对一时无言。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三人一凛,齐齐朝巷口看去。来人身着深褐色警服,一路小跑而来,赫然便是黑斑一案后添了道金杠,新晋了警督的詹姆斯·戈登!

     被六只眼睛逼视,戈登呼吸一窒,险些岔了气。好在他和蝙蝠侠合作日久,很快适应了这种“大场面”,抹了把汗,戈登遗憾地摇了摇头,“不是艾伦·怀特,线索断了。”

     对面一阵压抑的沉默,连温度都骤然降低。

     戈登只好解释,“对方用黑客手段做了十几层隐藏,还外置了至少三个虚假地址,bau的技术人员目前还在破译当中,恐怕还需要至少一周才有可能抓到对方的尾巴。”

     “只是有可能?”

     戈登瞅了眼怪叫的威尔逊,沉痛地点了点头。

     见三人面色越发凝重,戈登话锋一转,安慰道:“想开点,至少从网站庞大的流量与在线会员上,能顺藤摸瓜解决不少陈年旧案,也不算毫无进展。”

     虽然从某种角度来看,这完全算不上什么好事,且这些隐藏在网络里的“小喽啰”过于分散,又遍布极广,仅靠一方之力很难全数捕获,fbi们只好将资料下传到各地警署,共同追捕。

     不过比起这些,蝙蝠侠显然更关注那位幕后的建站人,一切罪恶的源头,“给我一份bau公布的测写,然后,你可以走了。”

     马特谴责的看了眼“用过就丢”的蝙蝠侠,也跟着要了份侧写,表示他在地狱厨房的要紧事还有些后续需要处理,必须先行一步,不过他也会帮着留意是否有符合侧写的人出现,如果能有所发现,绝对会在第一时间与大家取得联系。

     没办法,马特本就是为了给委托人寻找证据才来的哥谭,如今罪犯落网,满别墅的证据流入警方,最重要的是那份行贿法官的录音,还没开庭,胜诉似乎就已是板上钉钉,当然得尽快赶回地狱厨房,与委托人女士商讨各种应对事宜。是以才刚说完便挥了挥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几个连纵,借力跳上楼顶,在跳跃间很快消失不见。

     经济危机频频爆发的马特穿着廉价的装备在房顶上跳纵着离开,富豪韦恩则联络来专属战机直接飞走。被二次抛弃的戈登警督抽搐着嘴角,紧接着就收到了威尔逊怜悯的眼神一枚。

     心情……顿时更加微妙了。

     ……

     目送着戈登钻入警车绝尘而去,威尔逊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巷道,抻了抻疲乏的腰肢,更加坚定了回家补眠的决心。他索性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拨给了司机。

     铃声响了很久,就在他不耐的地动动手指,要挂断时,对方接通了。

     “兰尼?”

     听筒里的呼吸骤然乱了节奏。

     威尔逊挑了挑眉,总觉得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要发生了呢!

     #

     仅有三人的封闭空间内,正进行着一场另类的“审讯”。

     入目充斥着冰冷的金属色:隔音防弹材质的墙壁被裹上钢板,泛着银灰的光;钢铁打造的长桌;配置禁锢设施的刑讯椅。再加上头顶之上摇曳着的刺目白光,以及缩在椅子里,一脸茫然的倒霉司机,画面简直惨不忍睹。

     搓了搓手指,蹭了蹭刑讯椅并不柔软的靠背,兰尼心头萧瑟。

     平白无故的被几名蒙面壮汉掳走,还没来得及反抗魔杖就被撅断,最后更被蒙住眼睛,被一路架到了这间冷冻仓库,兰尼一直没搞清楚状况。

     更别提一掀开眼罩就有一光头疤男凶神恶煞的质问他,激动起来还动手动脚,别提多糟心了。

     “绑匪”们意在自家老板,兰尼被数次问到威尔逊的行踪后心生警惕,也怕他们拿到讯息后杀人灭口,越发不敢胡乱回答。到后来甚至感觉有人入侵他的思维,此时的兰尼尚不知道普通人中审讯必备的催眠术,只以为自己被摄魂取念,正惊疑不定麻瓜界怎么会有黑巫师,是否是巫师界出了新状况,叫黑魔王的余党逃了出来,就更不敢随便吐露什么了。

     塔利亚烦躁的抿了抿唇,她颇具气势地上前两步,抬腿踩住了椅面棱间,高跟鞋分开兰尼双腿,上身下压,她语气危险,“最后一遍,威尔逊·奥古在哪!”

     为了找到弟弟,塔利亚也是拼了。她不久前化名泰特来到哥谭,第一时间盘下了这家公司。公司选址在郊区,十分僻静,明面上研究新型能源,暗中却借助人力物力,寻找威尔逊的下落,好在如今他们已掌握了重要的线索……

     就是如今正被他们关在冷冻仓库的的兰尼·卢克,这个他们在胞弟住所发现的青年,也是最有可能知道对方下落的知情者。

     可惜问了许久,兰尼依旧闭口不言。

     塔利亚不知道他们的暴力举动早使兰尼心生警惕,耐心也即将告罄,恰在此时,一阵铃声突兀响起。

     班恩不顾兰尼的挣扎,伸手在声源处摸索起来,很快便拽出了一部银色的手机。

     “谁?”塔利亚问起。

     班恩看了眼屏幕里不停闪烁的来电人备注,回道,“备注‘老板’。”

     被兰尼称作老板的人……

     一个念头忽而闪过,塔利亚的心脏突地剧烈跳动起来,那种血脉间出现过无数次的感应再次向她预警,她一把夺过手机,按下接听键。

     “兰尼?”清越的男声从未听过,可塔利亚就是莫名感到熟悉。

     她深吸了几口气,近乎小心翼翼地回道:“科瑞姆?”

     威尔逊一愣。

     拨错电话的念头在脑海里附一闪现,便被骤然打散,而后便从那堪称久远的记忆中,扒拉出了那段艰涩的过往,和瘦小的光头胞姐口中,时长唤出的亲昵称呼。

     这是属于原身为数不多的甜蜜记忆,哪怕真正的科瑞姆早已逝去多年,威尔逊仍能毫不费力的回忆起,那个满脸不耐却对他温柔以待的姐姐,那个身材高大总保护他们姐弟二人的少年。

     喉咙里仿佛哽住一般,威尔逊突然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也想不出说些什么来回应了。

     因为毕竟,他不是姐姐口里的科瑞姆。

     而那个幼童,早在六岁那年,便永远消逝于再生池外,那片秃鹫狂啸、黄沙漫天的荒野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