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威尔逊暗示韦恩先生不够坦诚,并抓来自爆身份的斯塔克做对比,只可惜这一切并无卵用,蝙蝠侠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从危机解除后就不发一言,除了钢铁侠自报家门时在面具后面翻了好大一颗白眼,也基本面无表情。让试图窥探他神情的围观党们好不可惜。

     索性威尔逊早已暗中得知了对方的身份,对此倒没特别在意。

     天色已经大亮,但毫无疑问,白天的哥谭依旧是蝙蝠侠的天下。所以当他们一行踏入这片土地,不过几分钟后,一辆从车顶到车轮通体漆黑的战车就呼啸着开来,一个炫酷的摆尾,稳稳停在了布鲁斯身前。半个车门从车顶朝上翻,驾驶席位依旧遮挡的严严实实,却露出了副驾驶的整个座位。

     “哇哦,专车接送?”弗吉猫在马特身后啧啧赞叹,男人天生对车情有独钟,更何况是这样一辆威风堂堂性能卓绝的战车。

     加比忧心忡忡的紧贴着蝙蝠侠,手已经小心翼翼捏上了对方的黑披风。他不想被抛下,然而一直避重就轻隐瞒颇多的自己,又显然无法得到更多的信任。

     蝙蝠侠向前迈了一步,加比又紧跟着挨近。

     加比从小就被抛弃,家乡的孤儿院偏远又破败,除了那些被和善人领养离开的幸运儿,其他人大多吃不饱饭,抢夺和偷窃便成了家常便饭。他身材瘦弱,吃饭时总是抢不过别人,有一次饿很了,偷偷去了镇里,他看着壁橱里热气腾腾的干面包,对比着衣着体面的行人和佝偻瘦小的自己,突然就萌生了一股不平。

     为什么他们能吃饱穿暖,自己却要做干不完的活计,吃分配的那点少得可怜的口粮?

     他不知道自己那时的面目有多可憎,贫困却促使着他挪动双腿,朝橱窗走去。

     如果剧本继续进行,也许加比会被商铺老板驱赶打骂,伤痕累累的回去孤儿院被嘲讽羞辱;也可能偷了面包就跑,从此泯然于院里其他偷窃抢夺的坏小孩。可都没有,就在那时,他看到一个落魄的青年比自己先一步得手,他悄无声息的藏起一块干面包,然后慢慢后退拔步而逃。

     青年停在了一处小巷。加比一直跟到了最后,他气喘吁吁的看着青年,肚子里咕噜乱叫。青年是窃贼,这一点毫无疑问,可他却在一阵沉默中将面包一分为二,递给了自己!

     两个人相对着坐在脏兮兮的青石路面上,加比吃到了有生以来最美味的面包。他突然就没有那么怨愤了,加比想着,也记住了青年凝视他的那双眼。

     湛蓝,幽深,像是上等社会价值□□的蓝宝石,又布满着茫然无措,像是找不到归途的旅人。

     那双眼睛他后来通过电视,在韦恩集团继承人布鲁斯·韦恩的脸上看到过,又在此时,从这位黑漆漆的蝙蝠侠身上重现。只不过眼中的感情一变再变,到如今茫然消逝,只余下了怒火与坚定。加比的敏锐叫他第一时间发现窃贼、首富和黑骑士同为一人,虽然不明白韦恩大少为什么要去社会的底层摸爬滚打,也不懂他成为蝙蝠侠让自己伤痕累累的原因,但在之前那个危机的时刻,他唯一愿意相信的,也只有那个给了他半块面包,将他拖离深渊的青年。

     加比不想被丢下,布鲁斯也没打算抛下这个劫机案的关键。他朝后一抓,单手就把加比拎了起来,粗暴的塞进了战车的副驾驶里。

     “把他带回去。”布鲁斯对着战车说道。

     驾驶位的老管家关上了车门,立刻掉头将车开了回去。当然,速度要比蝙蝠侠开时慢了不止两个档位,毕竟阿弗雷德老胳膊老腿,技术虽然还在,却经不起折腾了。

     布鲁斯目送他的战车离开,然后便和这帮共同战斗的临时同伴告了别。他从腰侧掏出爪钩枪,一枪固定在大厦顶端,而后随着牵引拉力朝上飞射而出,很快消失不见。

     而摩根见无法得到加比,也表示了要先行离开。

     “给五十岁左右的女人买生日礼物,有没有什么推荐?”想了下以往每年都送的香水,摩根摸了摸新剃的光头,难得想要推陈出新。

     威尔逊猜测,“你妈?”

     摩根点了点头。

     “有持枪证吗?”

     摩根老实地摇头。然后威尔逊便不负责任地给出了建议,“送把匕首吧,在哥谭生活,没点防身的东西不安全。”

     因为有爸爸生活的痕迹,妈妈一直没有搬出贫民区,摩根想想那里混乱的状况,突然觉得威尔逊的提议十分靠谱,虽然这个时候的他忘记了,他是要给自己的亲妈选生日礼物,也下意识的没去想,年纪不小的温柔女人拆礼物拆出一把刀时的复杂心情╮(╯▽╰)╭

     摩根继蝙蝠侠之后,也急匆匆地离开了,威尔逊看向比摩根还不熟悉的马特弗吉,“你们有什么打算?”

     马特撑了下墨镜,脸准确的朝向威尔逊,“你对哥谭很熟?有没有什么酒店推荐,我和我的搭档初来乍到,需要住上一阵子。”

     “有什么要求?”

     弗吉从马特身后探出了脑袋,“舒适、宽敞、有顶级客房服务、能看付费电视……”

     马特淡定的将弗吉的脑袋塞回去,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能住下两个成年人,并且每天的费用不超过30刀。”

     威尔逊挑了挑眉,信誓旦旦地说:“再往东走一公里,你们会爱上那里的。”

     然后马特便拽着闷闷不乐的弗吉,一直向东,最后停在了一家街角的狭窄旅店旁。这里漆皮剥落,阴暗潮湿,没有热水没有暖气,外加有个醉醺醺的旅店老板和总爱午夜高歌的奇葩老板娘。

     弗吉:…………

     马特安慰他,“至少我们只用花上一百刀,就能收集完资料,打包回家了。”

     想到他们的委托人,弗吉叹了口气,终究委委屈屈的走到柜台,和老板要了钥匙。

     马特和弗吉两人来哥谭,主要是为他们的委托人——可怜的凯恩女士寻找证据,以证明昨天傍晚强.暴了她的罪犯是个穷凶极恶的惯犯,而并非是她上赶着出卖身体,又在事后不满结款金额将恩客告上法庭。

     凯恩的确不是个好女孩,她常常泡吧,也总会有那么几次和看对眼的男人night,但这绝不包括被强硬搭讪,逼着饮酒,以及最后意识朦胧间粗暴的进入,和结束后服食致幻剂的冰冷检测结果。罪犯下了药,并且进行了强.暴,这一点毋庸置疑,凯恩甚至在迷幻间机智的留下了对方的精子,然而一切并无用处,哪怕他们拿出了所有的证据,对方也能厚颜无耻的颠倒黑白,法官顾及罪犯背后的黑道势力,就只能委屈了毫无背景私生活又不那么检点的凯恩。

     凯恩的内心非常强大,她不像很多遭遇相同却在不公与羞辱中退缩的女人,她扳倒罪犯的信念很坚定,马特便决定前往罪犯背后势力的所在地,搜集证据。

     【未完,争取明天补】